正在阅读: 疯狂的岩石“瓶中无酒”,拿什么为“百亿市值”买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疯狂的岩石“瓶中无酒”,拿什么为“百亿市值”买单?

仅仅6000余万元销售规模的白酒业务,配得上这只百亿白酒概念股吗?

文|酒讯 方圆

6月15日,ST岩石以涨停收官“ST”时代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为6月17日的摘帽铺垫好了情绪。不远处,舍得酒业摘帽的准备动作都不及它热闹。

这是独属ST岩石的风景。从“匹凸匹”到“贵酒”,从互联网金融到白酒,ST岩石的主营业务随着名字更换不断调整,即便主业成谜,但也是风口上出色的“舞者”。这一站,靠着大A饮酒之风,其市值被吹上了百亿之巅。

然而,仅仅6000余万元销售规模的白酒业务,配得上这只百亿白酒概念股吗?

01 疯狂的岩石

15年前,一部《疯狂的石头》点燃了演员黄渤的星星之火;15年后,一只疯狂的“ST岩石”让海银系在资本市场砸出了一个巨大漩涡。

6月15日晚间,ST岩石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于6月16日停牌1天,6月17日起复牌并撤销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证券简称由“ST岩石”变更为“岩石股份”。

“喜报”一出,资本市场瞬间沸腾,ST岩石股价以涨停姿态停靠在35.86元/股,市值119.9亿元。满打满算,和白酒上市公司中的青青稞酒、金种子酒之流,也算是在估值上汇合。不过,从经营能力来看,一季度ST岩石的总营收为8739.3万元,而青青稞酒、金种子酒则分别有3.79亿元、2.94亿元的规模。白酒概念股成色堪忧。

ST岩石的疯狂,本就是脱离于经营的。早在2015年,彼时名曰“多伦股份”的ST岩石馋上了P2P的蛋糕,宣布转型互联网金融领域,并将证券名称变更为“匹凸匹”。其股价也在当时迎来腾飞,一度在2015年6月摸高至25.51元/股。

2018年,业外资本涉酒折戟成潮,海航集团与贵州怀酒分手、维维股份剥离贵州醇让资本们瑟瑟发抖。ST岩石逆市而行,宣布布局白酒业务,先是收购白酒销售线上平台贵州贵酒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又是攀上了章贡酒业、高酱酒业此等纯酒血统,岩石股份变得越来越“贵酒”。

但从实质性经营成果来看,ST岩石这只“酒瓶”里的酒,并不好卖。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该公司白酒业务的营收分别为517.84万元、5878.96万元,且仍然处于亏损中。

不同于消费市场的冷淡,资本市场为酒而狂的情绪已经将ST岩石推到了至高境地。酒讯梳理了解到,近一年内(截至6月15日),该公司在244个交易日内收获了50个涨停。股价从8.72元/股涨至35.86元/股,涨幅高达311.24%。

02 迷路的贵酒

资本热情一定程度上来源于舍得酒业的造富传奇。2020年9月22日,舍得酒业因控股股东非法占用上市公司的问题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名称更名为“ST舍得”。238天后,“ST舍得”回归“舍得酒业”,期间,该公司股票暴涨352.54%。摘帽后至今,再度拿下44.25%的区间涨幅。

期待ST岩石成为下一个ST舍得,这是资本疯狂的底层逻辑。但在潮水之下,白酒这一站会不会是ST岩石的终点站,仍然是个迷。

从2020年的营收构成来看,ST岩石的酒类销售占比总营收的比例已经高达73.75%,相比于上年4.74%占比俨然已经成为业绩顶梁柱。但需要注意到的是,ST岩石还未拥有白酒生产基地,主要通过委外贴牌生产再进行销售。

2020年12月14日,ST岩石宣布以现金方式购买控股股东贵酒发展持有的章贡酒业25%股权及长江实业25%股权,交易金额为8600万元。前者为江西赣州本地特产白酒,后者则主要负责章贡酒业的销售和推广。同年底,贵酒发展将其持有的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52%股权无偿赠与公司,交易金额为0元。

自此,这家由零开始“创业”的白酒上市公司有了自己的白酒。

酒讯就目前公司与章贡酒业、高酱酒业的业务磨合情况致电ST岩石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业务已在正常接洽,后续进展需等半年报披露公开。

融泽咨询白酒分析师刘晓威对酒讯分析表示,章贡酒是江西区域市场的二线品牌,产品结构与产品档次并不高;且从章贡品牌来看,并不具备短期内爆发式增长或者迅速全国化的可能性;除此之外,ST岩石本身也并没有白酒销售的核心渠道、运营团队人才等核心资源的加持与匹配。综合看来,ST岩石从零开始做酒,战略可行性极小。

而高酱酒业的存在本身就合理性存疑。此前监管就曾下发问询函指出,高酱酒业2020年度销售金额为4590.56万元,其中90%的销售来源于金花酒业,而金花酒业的主要销售客户及第一大供应商分别是韩宏伟控制的贵酿酒业和贵州贵酿酒业,并且高酱酒业2020年贴牌生产并销售的主要产品与ST岩石关联方产品重叠,构成同业竞争。

ST岩石在其官网上的自我介绍如是说到:公司“深耕上海、面向世界”,以创新型白酒业务为核心,以产业整合为动能,联动上下游,打通全产业链,大力推动产业升级和商业模式创新。

然而,“创新型白酒业务”最为核心的“白酒”都未能解决,创新、深耕乃至面向世界这些香喷喷的大饼要怎么圆出来呢?ST岩石会不会成为下一个ST舍得,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了。

03 失意的资本家

沿着股权关系往上捋,ST岩石的实际控制人为韩啸,为海银金控董事长韩宏伟之子,而海银金控是“海银系”的核心主体。

据不完全统计,以韩宏伟、韩啸为首的“海银系”,控制着大大小小几百家公司,其中以基金公司、互金平台、财富管理公司、小贷公司、担保公司等为主,个中关系盘根错节。该财团曾经一度在金融领域业务开展得风生水起,后因金融去杠杆和严监管的持续推进,慢慢失了光彩。

在接盘ST岩石之前,海银系曾涉足天目药业、东方银星等A股多家上市公司,但没有一家能顺利拿下控股权。

在2016年拿下ST岩石之后,彼时韩宏伟的同学鲜言作为公司实控人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及操纵股,被证监会对其处以约等于匹凸匹市值的罚款;2019年,牛散张绍波因与韩啸关系密切,并认定韩啸是内幕信息所涉收购事项的主要决策者,被证监会处罚。

种种迹象,都将“海银系”推向资本操盘手的位置。ST岩石的形象,也从一个风雨飘摇的“壳王”转变为“海银系”的资本运作平台。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酒讯分析表示,ST岩石是标准的蹭市场热门概念炒作股价。从其历史来看,也说明此次涉足白酒行业,不是出于长期发展实体经济考虑,而是迎合市场热点在二级市场炒作股价。

回看其股价走势,ST岩石此轮行情开始于大股东发布增持计划之际,2021年2月24日,ST岩石发布公告显示,控股股东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鸿褚、上海泓虔,从2月23日起的12个月内,将择机实施增持,由此,ST岩石股价从2月23日开始连续涨停冲高。

酒讯统计了解到,截至目前,上述增持计划共计增持ST岩石2362.87万股。上海鸿褚、上海泓虔还因此进入到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之列。目前,三者共计持有ST岩石股票占比总股本45.31%。

如今ST岩石涉酒,且不谈白酒生意如何,公司的内部管理已陷入混乱。从2019年9月至今,ST岩石11位高管陆续辞职,其中包括两任董事长、两任总经理、两任董秘和三位副总经理,几乎将高管层全部囊括在内。

而这家高管频繁换血的公司,员工仅仅48人,创造出了超过百亿市值。这一场白酒赌博,“海银系”已经赌赢了一半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