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60多年的东京老公园搬到空中,我看到城市公共空间的“近未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60多年的东京老公园搬到空中,我看到城市公共空间的“近未来”

宫下公园站在公共和商业的双重角度为我们揭示了这个时代需要怎样的理想公共空间。

撰文 | 包比 

来源 | 一夜美学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曾简单提过日本的“MIYASHITA PARK(宫下公园)”,这是一个将免费公园、商业、酒店住宿融为一体的“城市森林”。如今商业空间变得公共化,公共空间也变得商业化,二者界限模糊,交织暧昧起来,城市里的消费者变得更加敏感,想要打造其中任何一个空间都越来越难。但宫下公园改造完成后,即使东京疫情严重,也仍有人不断前往打卡,宫下公园站在公共和商业的双重角度为我们揭示了这个时代需要怎样的理想公共空间。

人们在公园里度过时会感到轻松

和日本许多改造重生的公园一样,宫下公园也存储着记忆,带来了新鲜。

1930 年,宫下公园就已经诞生在知名的涩谷十字路口附近,是老涩谷人的童年记忆。为了迎接 1964 年的东京奥运会,宫下公园曾经改建过一次,当时犹如漂浮在涩谷川上一样,是东京第一座空中公园,很是新鲜。巧的是,如今再次改建,依然是为了迎接奥运会而做的规划。

不过这次改造后,宫下公园的确脱胎换骨,进入了公园的“更高级形态”。从公园附近路过而被采访的居民也说:“跟之前的宫下公园相比,完全不一样,吓了一跳,但也觉得很棒。”

宫下公园的位置就在 JR 涩谷站和原宿站之间,在这高楼林立的繁华地带,有一座高四层楼,全长 330 米,被绿植覆盖的立体公园,无论从高空俯瞰还是在一旁仰望,都很吸睛。

宫下公园的公园、商业、酒店分区

宫下公园从 2017 年开始改建,历时 3 年。这一次的升级是系统性的,公园大变脸,停车场被改造,新建的 4 层商业、18 层酒店整合得与公园零距离,这个狭长的区域不知不觉就把休闲、逛街、餐饮、住宿全包圆,你完全可以在城市中心的公园内待一整天。

最瞩目的公园部分位于屋顶,看起来像没有篷布的拱形大棚,这些其实是宫下公园改造特地设计的“林冠”,和真实的树冠组成的林冠形状类似。

由于公园地处空中,为了防止树木倒塌或倾斜对交通、安全产生影响,这些半隐形状态的“林冠”悄悄控制着树木的生长方向。

这种独特的曲线型设计也成为涩谷的新鲜一景,帮助宫下公园坐上涩谷地标性建筑的宝座。同时它营造出氛围感,当你身处绿植之中,望着这些拱形“林冠”时,正是它在提醒着:“你已来到宫下公园”。

瓶颗

除了显而易见的“林冠”,宫下公园的步行网络也做了更新,虽然这种改动视觉上比较隐蔽,但确确实实联通了各种区域,每个人都可以很方便地从周边任何地方抵达、进入宫下公园里。

有两处架设了人行天桥,第 3 层也有横跨道路的桥梁,底层的商铺则是开放的,整个宫下公园都呈现出开放的状态,这是现在的商业空间非常需要的姿态。

商业区域的设计理念比较特别:刺激与舒适完美结合的 4 层公园,听起来就让人有些好奇。大部分都是“户外商场”,餐厅也都设计上“透明化”,让路过的人很容易看清内里的吸引点。在这些商业空间里也可以尽情欣赏明治大街上榉树林荫道和“林冠”的葱葱郁郁,室内与室外像是身处同一片自然中。

瓶颗

值得一提的是,户外的公共空间没有空调系统,也并不需要,或许公园内的植物将会成为一种天然的降温工具,坐在树荫下纳凉,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怀旧感。

这也是一种可持续性的设计,很大可能成为未来的潮流趋势。身处在疫情时代,这样宽敞的室外绿色空间更成为了主流。

在开放的顶楼还有两个亮点。一是付费使用的运动区,包含滑板场、攀岩区和沙场,这或许就是宫下公园设计理念里关于“刺激”的部分。

瓶颗

另一个亮点是艺术家铃木康广创作的八公雕塑“渋谷の方位磁針|ハチの宇宙”,它脚下踩的白色面板是涩谷区的地图图形,外围直径 6 米的指南针则是一个可以坐下休息的长凳。

瓶颗

在这样丰富的城市公园里再建一座可以俯瞰风景的sequence MIYASHITA PARK 酒店,非常精妙,充分利用了宫下公园独有的“公园体验”。

连接短时间停留的游客与住宿旅客的中心点是 sequence MIYASHITA PARK 酒店对所有人都开放的咖啡店 VALLEY PARK STAND,逛累了可以来这里喝杯咖啡,吃点甜品,欣赏宫下公园的绿意。

人们在公园里度过时会感到轻松,sequence 酒店将这种感觉和思维方式称为“PARK MIND”。

以“东京充满感性的房间”为概念,6 至 17 层的客房都简约而有格调,显而易见房间窗户很大,把重头戏留给窗外的风景。

空间上似乎远离了公园,又好像还住在公园里,这对于见怪不怪的城市人来说应该还是值得一试的独特体验。站在 18 楼,甚至可以将涩谷市尽收眼底。

新晋青年艺术家 Shinya Higashi 的《Humans》表达了涩谷市的多样性,这里聚集了无国界和无性别的人们。

酒店里还有名为 The Chain Museum 的小型而独特的博物馆,艺术家们将艺术隐藏在日常、休闲的地方,从办公室和博物馆的后街到风车和无人居住的岛屿的尖端……也在酒店的每个角落。

瓶颗

从建筑的角度来看,屋顶上的宫下公园经过改建确实是脱胎换骨了。

MIXXXX&MEEEET!

在宫下公园的官网上,“MIXXXX&MEEEET!”是一行特别醒目的标题,宫下公园也在各种活动里多次提到这行关键词。将“公园”“商业”“酒店”混合在一起,将多元的文化、信息和人联系在一起,就这样遇见更多可能性。

从整个公园的建筑规划,再具体到入驻公园的商业,我们还能发现不少惊喜。

最具吸引力的当然是位于屋顶公园之中的跨界潮流星巴克,这也是星巴克的第五间公园店。虽然星巴克在日本已经玩出了不少花样,但这次和潮流教父藤原浩的联名还是吸引了涩谷的潮流年轻人们纷至沓来。

整个宫下公园狭长的形态在藤原浩看来很像公路,他以此发散灵感,用海外加油站的概念设计了星巴克。“星巴克”和“加油站”这两个完全不搭边的建筑体组合在一起,产生一种耐人寻味的“违和感”,藤原浩觉得这正是有趣的地方。

こなつmama

在青青草地中,这家星巴克像一个白色的盒子空降在公园中央,没有太多刻意安排,顺其自然地就卖起了咖啡。商店正面和侧面的两个玻璃门完全打开,地板也正好设计成绿色,就像公园里的绿意慢慢地侵占了人类的建筑,身处店内的人则离自然更近了一分。

瓶颗

店内也与往常机器轰鸣、灯光晦暗的木质调星巴克不同,大面积的白色让空间视觉更简单,像慢悠悠的加油站,也像货品稀稀拉拉摆放的潮流买手店。不过这种放缓的步调却正适合宫下公园。无机的白色与饱满的绿色融合在一起,既属于星巴克,也属于宫下公园。

店内还贩售了与藤原浩联名的星巴克周边,黑白两色非常之酷,也是这里独有的一份。

底下的商业部分分为南北两区,约有 90 家品牌来到这里敞开大门。南区是潮流、青年时尚和热闹的美食街区,北区则吸引了一些国际大牌,但国际大牌来到公园也没有摆架子,因此宫下公园的店铺都别有特色。

底层最耀眼的金黄色店铺是路易威登全球第一家男装旗舰店,灯火通明的外立面由扭曲的金属和玻璃制成,路易威登男装艺术总监 Virgil Abloh 和日本艺术家 NIGO 用建筑描绘他们眼中的男装世界,大约 3 米高的“LV Made”鸭子雕塑是店内最吸睛的地方。

Gucci 也不甘示弱,请来设计师横尾忠则和插画家大友克洋之子大友昇平用插画装点外立面,他们将三年前在东京举办的著名的 Hanga Jungle 回顾展中的一个主题与 Gucci 的标志性双 G 图案融合在一起,创作出具有浪漫气息的图案,与路易威登的店面不相上下。

在南区的三楼还有令人惊喜的吉卜力的美式休闲品牌 GBL 一号店,这个品牌创立以来,大多以快闪店或网店的形式出现,如今终于开设了第一家常设店。对于吉卜力的粉丝们来说,这又是一个打卡好地方。

世界上首个纯白T恤专卖店 #FFFFFFT.zip 也临时入驻到宫下公园,仅仅 10 平方米的店内展示和销售着 300 多种不同款式的白T恤,即使不买,沉浸在店铺内也是很震撼的视觉体验。

瓶颗

富有昭和风情的涩谷横丁则是饮食区域竞争力最强的,分享着来自不同区域的乡土料理,装潢也是别具一格。

宫下公园导视设计

尽管宫下公园的整体造型和概念已经很瞩目,低调的导视设计也没有逃过我们的眼睛。

前文我们提过绿色和白色的组合既是星巴克宫下公园店的色彩,也是宫下公园本身所呈现出的色彩形态。因此在导视设计中,绿色和白色成为主角,它们与公园的氛围融为一体。

字体则由三个线条平行组成,中间一条是绿色为核心,两侧的白色线条加以强调,整个视觉清新明快,也具有了未来感。

从细节处的导视设计,到整体将公园、商业、酒店结合的新城市公园概念,宫下公园每一处都散发着吸引力,即使现在处于疫情期间,社交网络上仍有很多人去打卡,而它开放的、户外的形态,也与当下不谋而合。

未来的城市公园、未来的综合商业体会发展到什么奇妙的境地,现在虽然不好下定义,但宫下公园就像整个涩谷区的规划概念一样,让我们看到了“近未来”。

图片来源:getnews.jp网站、yucco & komuken、るるぶ&more.編集部、瓶颗、こなつmama、http://fjnews.jp/网站、https://www.miyashita-park.tokyo/ 官网、TVBS新聞、FASHION PRESS

 

来源:一夜美学

原标题:60多年的东京老公园搬到空中,我看到城市公共空间的“近未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