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虚拟偶像成韩娱新宠,AI能为偶像产业解绑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虚拟偶像成韩娱新宠,AI能为偶像产业解绑吗?

虽然虚拟偶像比真人爱豆更可控,但“技术到位”其实是个伪命题。

文|音乐财经

韩国娱乐产业的造星成果一向有目共睹,但在每年出道的众多偶像团体中,能真正给大众留下印象的国民级偶像屈指可数。

今年3月,韩国女子组合Eternity以新单曲《I'm Real》出道,和其他K-pop偶像团体一样,她们在YouTube发布了首张单曲的MV还有每个成员的简短采访片段。这个11人的女子组合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就是成员都不是真人。

Eternity由韩国人工智能公司Pulse 9打造,是通过AI技术创建的超现实虚拟角色。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朴智恩 (Park Ji-eun) 在最近接受《韩国时报》采访时表示,“与人类歌手不同,因为AI成员不太容易受到恶意评论的影响,所以他们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并就各种社会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作为创作者,我们还可以为它们添加更多奇幻的元素,使它们与现有的K-pop艺人区分开来。”

Park Ji-eun认为,韩国文化内容正处于鼎盛时期,而AI偶像可以凭借其独特的优势成为游戏规则的改变者。

虚拟偶像倍受韩娱宠爱

去年,Pulse 9在网上展示了101位女孩的面孔,并邀请网友票选出他们最喜欢的一位,从而决定谁能够加入女子组合Eternity。

Park Ji-eun解释道,“我们使用DEEP REAL技术制作了101张不同的面孔,该技术的优势在于细节,可以制作出具有不同面部表情和特征的各种面孔。”

此外,Eternity拥有自己的“宇宙”,在这个“宇宙”中,成员们都是来自遥远星球“Aian”的外星人,她们被派往地球与人类互动,并寻找到解决方案以拯救她们受到威胁的母星球。

Pulse 9的新尝试成功引起了公众注意,截至发稿,MV《I'm Real》在YouTube的播放量已超过68万次,而成员的采访片段均已超过10万次观看。虽然热度很高,但网友的接受程度似乎并不高,在视频下方的评论区“creepy”、“weird”是出现最多的字眼。

Eternity的出现不仅仅是个例,随着AI在韩国娱乐产业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还有许多类似的团体希望通过这类尖端技术来丰富粉丝体验,从而在已经过度饱和的偶像市场占据上风。

去年11月,K-pop巨头SM娱乐公司推出了新的女子组合aespa,该组合由四名人类成员以及她们的虚拟化身组成。

SM创始人李秀满在去年10月的世界文化产业论坛(WCIF)上表示,“aespa是一个超越现实和虚拟现实界限的创新团体。aespa的人类成员和他们的虚拟化身将通过数字方式相互交流、合作、共同成长。”

如同SM之前的大热团体一样,aespa出道就在在全球音乐行业掀起波澜。其首张单曲《Black Mamba》的MV在发布仅51天后就在YouTube实现了超1亿次的点击量,成为创造该季度的首组K-pop艺人。不仅如此,aespa去年还获得了几个年度最佳新人奖。

在aespa之前,韩国娱乐产业还有其他基于AI技术打造的艺人,例如K/DA——一支从游戏《英雄联盟》中衍生出来的虚拟乐队,2018年凭着一首冠军单曲《POP/STARS》爆红;还有韩国虚拟歌姬Apoki,其推出的第一首单曲《Get it out》MV在YouTube的观看次数已超过61万次。

虚拟技术能为偶像产业解绑吗?

在过去几年里,K-pop头部娱乐公司在新技术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去年12月,JYP、YG和HYBE三家娱乐公司共同向“捏脸”应用Zepeto投资了170亿韩元(约1亿人民币)。

Zepeto是韩国互联网巨头Naver旗下子公司Snow推出的产品,曾在2018年引爆了朋友圈的捏脸热潮。截至今年2月,Zepeto在全球拥有超过2亿用户。

除此之外,极度依赖于现场见面会和演出的韩国娱乐行业在疫情期间也想出了各种办法,来维持艺人与粉丝之间的互动联系。

例如,Zepeto背后的运营公司Naver Z为韩国女团BLACKPINK和Selena Gomez首次合作的新单《Ice Cream》MV打造了虚拟形象,此外ZEPETO还联合BLACKPINK进行了线上虚拟签名会。

不得不说,当我们对韩娱印象还停留在流水线般的造星机制时,这些已经培养出顶流爱豆的开路者们已经在探寻下一个赛道了。

那么,韩娱巨头们为什么会对虚拟技术/虚拟偶像产生这么大的兴趣呢?在回答问题之前,我们应该先分析一下,韩国偶像产业中都存在哪些痛点。

首先,偶像“塌房”是让每个娱乐公司最头疼的问题。由于粉丝对于爱豆的期待过高,不仅是吸烟、喝酒、耍大牌等行为会给他们带来负面影响,就连恋情曝光也成为了偶像人设崩塌的最大因素之一。

此前,韩国女团Red Velvet成员Irene霸凌造型师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此后组合活动一度停滞,Red Velvet的表演节目镜头也遭删除。EXO成员金钟大结婚生子,组合的韩国粉丝几乎一致地要求金钟大退队,甚至还集资在报纸和巴士上做广告。

在韩国娱乐行业,“偶像失格”是出现频率高且粉丝难以容忍的事情,但这种担心在虚拟偶像身上完全不会存在。

其次,打造唱跳俱佳的全新组合是一个时间和金钱成本都很高的过程。

YG在2018年推出的一档综艺《YG宝石盒》中透露,公司为TREASURE的练习生每年花费1亿韩元,这其中包括日常饮食交通、日语课、英语课、演技课、健身课等等。按照当时的汇率计算,约等于每年在每个练习生身上投入了60万元人民币。

而从时间成本来看,上文提到的男团TREASURE于2020年8月出道,但成员方艺潭2013年就签约了YG,崔玹硕、金俊奎因参加了YG的选秀节目《MIXNINE》于2017年和公司签约。少则3年,多则7年的练习时长在整个韩国偶像产业可以算是常态,但在虚拟偶像身上,只要技术条件到位娱乐公司的回报效率就能够得到显著提高。

总的来说,虽然虚拟偶像比真人爱豆更可控,但“技术到位”其实是个伪命题。如果想让虚拟偶像达到真人一般的互动效果,在前期的研发和资金投入一定也不是笔小数目,其投资回报率与培养真人练习生的成本比起来,也许并不占优势。

所以虚拟偶像的诞生一定不是用来替代真人爱豆的,虚拟女团Eternity背后的人工智能公司Pulse 9也表达过相同的观点,他们看重的机遇并不是偶像产业的兴起,而是韩国流行文化内容的繁荣。

虚拟偶像的本质是内容产业

对于韩国娱乐产业来说,整个产业链的核心并不是熬过了数年练习生涯,被培养出来的那些站在台前发光的爱豆们。而是在幕后从事流水线作业,帮助无数练习生成为爱豆的那一群词曲作者、制作人、录音师、MV导演、声乐指导、编舞老师们。

这也意味着,虚拟偶像作为一个状态永远在线、没有“塌房”风险的理想载体,可以源源不断地输出K-pop的优质内容。同时,出生在互联网背景下的千禧一代对于数字体验的接受程度更高,对于互动性强、新鲜有趣的虚拟形象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因此,虚拟偶像的数量以及受众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仍将处于增长状态。

由于技术进步解决了载体问题,在内容方面,K-pop也不再满足于单个爆款团体的打造,而是期待像漫威一样塑造一个文化宇宙。

韩娱巨头SM公司的创始人兼制作人李秀满曾表示,他的梦想之一是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让公司旗下的艺人共享同一个“虚拟宇宙”,并通过各种渠道传递SM的内容,例如卡通、动画、虚拟形象、小说等等。

这一项目被称之为SM Culture Universe(SMCU),SM是这样解释的,“SMCU可以说是SM的元宇宙,它不是单纯的符号,而是通过有魅力的人物和故事情节来展现艺人和音乐内容。SMCU包括了aespa、EXO、Red Velvet、NCT等多个团体独立展开的世界观与故事,同时还会彼此连接起来展开新的故事。”

例如,早在aespa出道之前,SM旗下组合SuperM在9月发行MV《One》时,结尾处出现了一个带有神秘标志的手机,后来证实该标志代表的是SM新女团aespa。aespa在去年11月发布的《Black Mamba》MV中也出现了BoA宝儿的身影,随后BoA于12月1日携第10张专辑《Better》回归。

在SMCU的宏大设想之上,SM宣布与韩国培养科技人才的一流学府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达成合作。该大学将在合作中提供与虚拟演唱会和艺人数字化身相关的技术,而SM将提供其内容制作的专业知识。

用李秀满自己的话来说,“现在我离未来的娱乐世界又近了一步”。而从90年代初期就已经在全球流行音乐产业中形成了影响力的K-pop,如今也在技术的加持下继续探索下一段旅程。

参考:

《Will AI-powered groups take over K-pop?》

《SM Entertainment invites K-pop fans to futuristic ‘culture universe’》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YouTube

1.9k
  • 反垄断压力之下,谷歌与奈飞进行广告合作会有什么利好?
  • YouTube称其短视频程序月活用户量突破15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虚拟偶像成韩娱新宠,AI能为偶像产业解绑吗?

虽然虚拟偶像比真人爱豆更可控,但“技术到位”其实是个伪命题。

文|音乐财经

韩国娱乐产业的造星成果一向有目共睹,但在每年出道的众多偶像团体中,能真正给大众留下印象的国民级偶像屈指可数。

今年3月,韩国女子组合Eternity以新单曲《I'm Real》出道,和其他K-pop偶像团体一样,她们在YouTube发布了首张单曲的MV还有每个成员的简短采访片段。这个11人的女子组合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就是成员都不是真人。

Eternity由韩国人工智能公司Pulse 9打造,是通过AI技术创建的超现实虚拟角色。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朴智恩 (Park Ji-eun) 在最近接受《韩国时报》采访时表示,“与人类歌手不同,因为AI成员不太容易受到恶意评论的影响,所以他们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并就各种社会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作为创作者,我们还可以为它们添加更多奇幻的元素,使它们与现有的K-pop艺人区分开来。”

Park Ji-eun认为,韩国文化内容正处于鼎盛时期,而AI偶像可以凭借其独特的优势成为游戏规则的改变者。

虚拟偶像倍受韩娱宠爱

去年,Pulse 9在网上展示了101位女孩的面孔,并邀请网友票选出他们最喜欢的一位,从而决定谁能够加入女子组合Eternity。

Park Ji-eun解释道,“我们使用DEEP REAL技术制作了101张不同的面孔,该技术的优势在于细节,可以制作出具有不同面部表情和特征的各种面孔。”

此外,Eternity拥有自己的“宇宙”,在这个“宇宙”中,成员们都是来自遥远星球“Aian”的外星人,她们被派往地球与人类互动,并寻找到解决方案以拯救她们受到威胁的母星球。

Pulse 9的新尝试成功引起了公众注意,截至发稿,MV《I'm Real》在YouTube的播放量已超过68万次,而成员的采访片段均已超过10万次观看。虽然热度很高,但网友的接受程度似乎并不高,在视频下方的评论区“creepy”、“weird”是出现最多的字眼。

Eternity的出现不仅仅是个例,随着AI在韩国娱乐产业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还有许多类似的团体希望通过这类尖端技术来丰富粉丝体验,从而在已经过度饱和的偶像市场占据上风。

去年11月,K-pop巨头SM娱乐公司推出了新的女子组合aespa,该组合由四名人类成员以及她们的虚拟化身组成。

SM创始人李秀满在去年10月的世界文化产业论坛(WCIF)上表示,“aespa是一个超越现实和虚拟现实界限的创新团体。aespa的人类成员和他们的虚拟化身将通过数字方式相互交流、合作、共同成长。”

如同SM之前的大热团体一样,aespa出道就在在全球音乐行业掀起波澜。其首张单曲《Black Mamba》的MV在发布仅51天后就在YouTube实现了超1亿次的点击量,成为创造该季度的首组K-pop艺人。不仅如此,aespa去年还获得了几个年度最佳新人奖。

在aespa之前,韩国娱乐产业还有其他基于AI技术打造的艺人,例如K/DA——一支从游戏《英雄联盟》中衍生出来的虚拟乐队,2018年凭着一首冠军单曲《POP/STARS》爆红;还有韩国虚拟歌姬Apoki,其推出的第一首单曲《Get it out》MV在YouTube的观看次数已超过61万次。

虚拟技术能为偶像产业解绑吗?

在过去几年里,K-pop头部娱乐公司在新技术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去年12月,JYP、YG和HYBE三家娱乐公司共同向“捏脸”应用Zepeto投资了170亿韩元(约1亿人民币)。

Zepeto是韩国互联网巨头Naver旗下子公司Snow推出的产品,曾在2018年引爆了朋友圈的捏脸热潮。截至今年2月,Zepeto在全球拥有超过2亿用户。

除此之外,极度依赖于现场见面会和演出的韩国娱乐行业在疫情期间也想出了各种办法,来维持艺人与粉丝之间的互动联系。

例如,Zepeto背后的运营公司Naver Z为韩国女团BLACKPINK和Selena Gomez首次合作的新单《Ice Cream》MV打造了虚拟形象,此外ZEPETO还联合BLACKPINK进行了线上虚拟签名会。

不得不说,当我们对韩娱印象还停留在流水线般的造星机制时,这些已经培养出顶流爱豆的开路者们已经在探寻下一个赛道了。

那么,韩娱巨头们为什么会对虚拟技术/虚拟偶像产生这么大的兴趣呢?在回答问题之前,我们应该先分析一下,韩国偶像产业中都存在哪些痛点。

首先,偶像“塌房”是让每个娱乐公司最头疼的问题。由于粉丝对于爱豆的期待过高,不仅是吸烟、喝酒、耍大牌等行为会给他们带来负面影响,就连恋情曝光也成为了偶像人设崩塌的最大因素之一。

此前,韩国女团Red Velvet成员Irene霸凌造型师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此后组合活动一度停滞,Red Velvet的表演节目镜头也遭删除。EXO成员金钟大结婚生子,组合的韩国粉丝几乎一致地要求金钟大退队,甚至还集资在报纸和巴士上做广告。

在韩国娱乐行业,“偶像失格”是出现频率高且粉丝难以容忍的事情,但这种担心在虚拟偶像身上完全不会存在。

其次,打造唱跳俱佳的全新组合是一个时间和金钱成本都很高的过程。

YG在2018年推出的一档综艺《YG宝石盒》中透露,公司为TREASURE的练习生每年花费1亿韩元,这其中包括日常饮食交通、日语课、英语课、演技课、健身课等等。按照当时的汇率计算,约等于每年在每个练习生身上投入了60万元人民币。

而从时间成本来看,上文提到的男团TREASURE于2020年8月出道,但成员方艺潭2013年就签约了YG,崔玹硕、金俊奎因参加了YG的选秀节目《MIXNINE》于2017年和公司签约。少则3年,多则7年的练习时长在整个韩国偶像产业可以算是常态,但在虚拟偶像身上,只要技术条件到位娱乐公司的回报效率就能够得到显著提高。

总的来说,虽然虚拟偶像比真人爱豆更可控,但“技术到位”其实是个伪命题。如果想让虚拟偶像达到真人一般的互动效果,在前期的研发和资金投入一定也不是笔小数目,其投资回报率与培养真人练习生的成本比起来,也许并不占优势。

所以虚拟偶像的诞生一定不是用来替代真人爱豆的,虚拟女团Eternity背后的人工智能公司Pulse 9也表达过相同的观点,他们看重的机遇并不是偶像产业的兴起,而是韩国流行文化内容的繁荣。

虚拟偶像的本质是内容产业

对于韩国娱乐产业来说,整个产业链的核心并不是熬过了数年练习生涯,被培养出来的那些站在台前发光的爱豆们。而是在幕后从事流水线作业,帮助无数练习生成为爱豆的那一群词曲作者、制作人、录音师、MV导演、声乐指导、编舞老师们。

这也意味着,虚拟偶像作为一个状态永远在线、没有“塌房”风险的理想载体,可以源源不断地输出K-pop的优质内容。同时,出生在互联网背景下的千禧一代对于数字体验的接受程度更高,对于互动性强、新鲜有趣的虚拟形象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因此,虚拟偶像的数量以及受众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仍将处于增长状态。

由于技术进步解决了载体问题,在内容方面,K-pop也不再满足于单个爆款团体的打造,而是期待像漫威一样塑造一个文化宇宙。

韩娱巨头SM公司的创始人兼制作人李秀满曾表示,他的梦想之一是创造一个虚拟世界,让公司旗下的艺人共享同一个“虚拟宇宙”,并通过各种渠道传递SM的内容,例如卡通、动画、虚拟形象、小说等等。

这一项目被称之为SM Culture Universe(SMCU),SM是这样解释的,“SMCU可以说是SM的元宇宙,它不是单纯的符号,而是通过有魅力的人物和故事情节来展现艺人和音乐内容。SMCU包括了aespa、EXO、Red Velvet、NCT等多个团体独立展开的世界观与故事,同时还会彼此连接起来展开新的故事。”

例如,早在aespa出道之前,SM旗下组合SuperM在9月发行MV《One》时,结尾处出现了一个带有神秘标志的手机,后来证实该标志代表的是SM新女团aespa。aespa在去年11月发布的《Black Mamba》MV中也出现了BoA宝儿的身影,随后BoA于12月1日携第10张专辑《Better》回归。

在SMCU的宏大设想之上,SM宣布与韩国培养科技人才的一流学府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达成合作。该大学将在合作中提供与虚拟演唱会和艺人数字化身相关的技术,而SM将提供其内容制作的专业知识。

用李秀满自己的话来说,“现在我离未来的娱乐世界又近了一步”。而从90年代初期就已经在全球流行音乐产业中形成了影响力的K-pop,如今也在技术的加持下继续探索下一段旅程。

参考:

《Will AI-powered groups take over K-pop?》

《SM Entertainment invites K-pop fans to futuristic ‘culture universe’》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