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巴菲特2016年股东大会实录

以下为本次伯克希尔公司股东大会的文字实录,供读者回顾。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16年股东大会现场。来源:视觉中国

沃伦·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51周年股东大会周六正式召开。以下为本次伯克希尔公司股东大会的文字,供读者回顾。

美东时间16:30 问答环节结束。

美东时间16:26 最后一个观众提问:在年度股东信中,您的幽默感总是给我们带来很多乐趣。您的幽默感从何而来?

巴菲特:我觉得查理比我更有幽默感。

芒格:如果你准确地观察这个世界,必然是幽默的,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可笑了。

美东时间16:26 观众提问:如何解释对IBM的投资?

巴菲特:IBM有着某些优势的同时,也有某些弱点。

芒格:这和计算机行业的变化有直接关系。没有人知道IBM是否会成功还是失败,但这是一个很多有智慧的人会取得成功的领域。

美东时间16:18 观众提问:房地产市场仍然不太稳定,您怎么看?

巴菲特:现在的利息很低,很有吸引力,很多房地产投资者都是这样认为,但这一点不见得是对的。虽然现在没有2012年那么有吸引力,但我没有看到全国范围内的房地产泡沫。比如在奥马哈,以及美国大部分地区,购房者都没有支付泡沫价格。我想,下一次重大变动或危机出现时,不会是因为房地产泡沫。

美东时间16:13 观众提问:如果失去伯克希尔再保险的基金经理Ajit Jain会怎么样?

巴菲特:没有另外一个Ajit,但其他人也为伯克希尔带来了巨大价值。

美东时间16:08 观众提问:休斯顿很多原油工人失业,油价是否会影响美联储的政策?

巴菲特:我不认为会有多大影响。低油价对于美国经济整体而言应该是有好处的,因为美国是一个原油净进口的国家。很多消费者还会从低油价中获益。原油对于美国经济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即使油价下跌,美国经济仍然持续改善。当然,如果能预测到油价低迷会持续多久当然好。

美东时间16:01 《财富》杂志退休记者Carol Looms提问:如何管理伯克希尔公司的剩余现金流?

巴菲特:和另一些公司不同,我们从来没有低于200亿美元的现金,我喜欢这种情况。在这个范围内,我们不会在现金流方面有任何担忧。我们不会做任何举动来改变现在的情况。如果将供应商付款周期延长,我们就有更充足的资本。但我们不需要,也不想破坏和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和双赢局面。

美东时间15:51 晨星(Morningstar)公司Gregg Warren提问:让BNSF经营持续的话,要做些什么?

巴菲特:铁路运输的继续折旧方面,必须要投入更多的资金,这和前一年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但任何铁路运输公司都必须如此。对BNSF而言,我们会花费比现在折旧更多的钱,对现在而言是负面的,但我们会随时寻找途径来调整现有状况。当时我们不知道油价会跌的这么厉害,不过,煤炭行业的低迷和我们投资的方向其实并不是太相关的。我们做了很久的研究,我们希望未来把铁道运输行业做得更好。

美东时间15:40 Ruane, Cunniff & Goldfarb的分析师Jonathan Brandt提问:伯克希尔是否会重新评估持有的美国运通的股票?

巴菲特:美国运通的情况确实遭遇打击,也是因为他们的业务太吸引人。但即使美国运通不如之前那样有吸引力,仍然是非常值得持有的良好业务。我和芒格不断地重新评估我们的投资,评估企业面临的威胁是项艰难的任务。

美东时间15:26 《财富》杂志退休记者Carol Looms提问:关于巴西私募公司3G Capital Partners的商业模式和运营理念。近年来,包括成立卡夫亨氏公司的交易在内,伯克希尔被视为是反对裁员的,但3G在削减成本方面毫不留情。

巴菲特:3G及其合伙人给出的裁员建议是必要的,他们在成本削减方面一直做的很聪明。我们关注裁员可能对产品包装行业造成的影响,但目前我没有看到任何损害。

美东时间15:19 观众提问:伯克希尔是一家管理正常的公司,但为什么信贷评级不是AAA?

巴菲特:这种信贷评级根本是错误的机制,而且是阻碍不前的机制。他们对待我们的方式和我们实际情况是不同的。

美东时间15:13  晨星(Morningstar)公司Gregg Warren提问:在子公司和管理者更换方面有什么安排?

巴菲特:董事会会提呈此事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宣布一个名字。因为首先,不知道何时会展开关于继任者的计划;其次,关于继任者的个人情况可能会随时变化,董事会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选择下一个候选者,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也不会在名称或职位上花很多功夫。

美东时间15:05 CNBC记者Andrew Ross Sorkin提问:伯克希尔在进行交易时,好像不太做尽职调查,握握手就完成了。速度可能是优势,但较少的尽职调查会不会给伯克希尔带来风险?

巴菲特:我们在并购时曾犯下很多错误,但多数是有关错误的经济前景或行业前景评估,这些错误即使做了更多的尽职调查好像也解决不了。世界上没有任何清单可以涵盖所有事项。如果有些东西我们漏掉了,我们要关注怎样把这些问题弥补回来。

芒格:有时我看到一些交易项目失败,但我们想做的项目基本都可以做成。我们更关注项目的质量,和人的品质,这些是必须做尽职调查的。又有多少人仔细调查过配偶的出生证明呢?

美东时间14:58 观众提问:哪些事情令你和芒格成功建立伯克希尔,哪些事情是你们不认同的?

巴菲特:我和以前的导师学到很多,从芒格身上我也学到很多。我一生都在观察哪些东西可以进行商业运作。你要了解哪些事情是自己可以做到,哪些是无力做到的。这并不复杂,你不需要有很高的智商来进行投资,但必须有情感的控制。很聪明的人有时候会做一些很愚蠢的事情,避免“自我摧毁”就好了。

芒格:情绪和机会有时候相辅相成,所以是可以从错误中学习的。我现在已经是祖父了,我经常讲的就是,不要羡慕别人的成功,只要中规中矩的做事。如果伯克希尔真的很聪明,可能还不会像今天这样成功。

美东时间14:53 保险分析师Cliff Gallant提问:伯克希尔现在有一两百亿现金流,怎样把控现金流动?

巴菲特:美国的商业模式已经很成熟了。不需要太聪明才可以获得丰厚回报。只要有远见就好了。

美东时间14:48 CNBC记者提问:伯克希尔的一些投资好像是我们作为个人而言不太理解的。伯克希尔的投资决策是谁做出的,我们到底怎样能看到您自己的投资?

巴菲特:我的想法是,如果目标公司达到可以令伯克希尔购买的规模,并为伯克希尔带来益处,我们就会考虑购买。我个人当然也有一些资产,但这些资产并不是伯克希尔公司有兴趣的。如果这些资产和伯克希尔有冲突,我是不会投资的。我宁愿让伯克希尔赚钱,因为我想赚的钱都赚到了。我完全站在伯克希尔这一边。

芒格:我和巴菲特没有在伯克希尔之外很显著的投资。我们不会做任何和伯克希尔有冲突的事情。

美东时间14:41 Ruane, Cunniff & Goldfarb的分析师Jonathan Brandt提问:去年油田化学品公司收购案的情况可不可以讲一下?

巴菲特:我特别关注细节方面。决定买与不买,不光依据兴趣,还要评估其可行性。

美东时间14:41 Ruane, Cunniff & Goldfarb的分析师Jonathan Brandt提问:去年两个油田化学品公司收购案的情况可不可以讲一下?

巴菲特:在油田方面的并购案,是一个很好的业务,但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

美东时间14:32 《财富》杂志退休记者Carol Looms提问:生化和核有关的恐怖行为。

巴菲特:这些问题可能会发生的。我当然希望不发生,但一旦发生,我希望这些影响会被减少到最低。全世界有70亿的人,每个人想法不同,彼此间的关系可能会受到威胁,很多精神不正常的人也会做出很多疯狂的事情。在联邦准备金方面关注可能发生的风险,这应该是政府的关注焦点。我们经历了好的时代,也经历了动荡的时代。“911”之后,有些人收到了含有病菌的信件,如果你的心态不好,就会把带有病毒的信件发给其他人,这是非常糟糕的。如果有任何事可以杜绝这些做法,我一定会这么做。

美东时间14:29 观众提问:以2015年伯克希尔的股价出现下跌来说,您认为是否应该购回股票?

巴菲特:股价下跌一定没有超过1.2点的,1.2是我的指标,是我很关注的一个数字。我认为下降1.2%或1.1%时购回是非常合适的。但我并不认同股价下跌就买入,我也不会吹嘘我买股票都会赚钱。我们现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利用资本,所以希望提高门槛,不希望出现失控的状况。任何情况下,以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回购股票,对于我们的股东而言都是好事。

芒格:回购的过程中很少提到价值的问题,作为伯克希尔我们很自大,我有点无法控制自己。

美东时间14:19 晨星(Morningstar)公司Gregg Warren提问:以2015年伯克希尔的股价出现下跌来说,您认为是否应该购回股票?

巴菲特:股价下跌一定没有超过1.2点的,1.2是我的指标,是我很关注的一个数字。我认为下降1.2%或1.1%时购回是非常合适的。但我并不认同股价下跌就买入,我也不会吹嘘我买股票都会赚钱。我们现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利用资本,所以希望提高门槛,不希望出现失控的状况。任何情况下,以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回购股票,对于我们的股东而言都是好事。

芒格:回购的过程中很少提到价值的问题,作为伯克希尔我们很自大,我有点无法控制自己。

美东时间14:13 伯克希尔的人才好像没有很多元化,是否会影响公司价值?

巴菲特:董事会和管理人员已经建立并会继续伯克希尔的文化,股东们欢迎这些文化的建立。这些文化不会被轻易改变。我们的文化没有问题,将会补足我们每个人的理念和价值。

芒格:我比巴菲特更乐观,我根本没有觉得有这些问题。我们的人员流动率非常低。现在很多董事都不是为了钱来当我们的董事的。

巴菲特:我们选择主管人才时考虑很多方面,他们必须有专业技能,并且是适合作为管理人员的。我觉得现在我们的董事是最好的。有些咨询公司会打电话给我,向我推荐候选人名单。但我们对董事的要求首先是,他能够显示我们的诚信度,他们不是来这里赚钱的,也不是为了高职位。他要具备专业知识,以股东利益优先。还有要对伯克希尔公司有兴趣,有和公司一致的理念。我们没有年度股东大会的专门部门或委员会之类的,也没有雇佣其他的专门公司,我们所有员工都是自己卷起袖子来做这次大会。

美东时间14:05 保险分析师Cliff Gallant提问:现在有保险业务通过网络平台进行,伯克希尔会考虑吗?

巴菲特:你会希望尝试很多事情,让我很惊讶的是,保险业务在过去从电话平台向网络平台的转变。我们会尝试很多事情,会犯一些错误。但二三十年后,相信会有很大的不同。

美东时间14:00 股东陆续进场,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下半场即将开始。

美东时间12:58 股东大会上半部分结束,将于14:00开始下半场。

美东时间12:45 巴菲特展示标普500指数对比Protege Partners五家基金的平均表现。芒格表示,“只要买我们的股票就好了。”巴菲特强调,“我们有一些优秀的经理人,但这种优秀的经理人像大海捞针一样难得。”

美东时间12:34 观众提问:消灭那个竞争者对你们最有利,不要说特朗普。

巴菲特:我们有很多竞争者,我们在我们的领域也是其他人的竞争者。我们更关注的是我们的客户想要什么,你关注客户,客户自然会关注你。你做不到这一点,业务就会远离你。我们不想消灭对手,我们只希望自己做得更好。

美东时间12:31 Ruane, Cunniff & Goldfarb的分析师Jonathan Brandt提问:租赁业务是伯克希尔很大的盈利来源,可否谈一下?

巴菲特:罐装卡车租赁是很好的业务,我们有上十亿美元的投资,这不单纯是一个盈利的业务,还是将方便带给人们的服务。飞机租赁我们一直没有涉入,我们觉得是可怕的业务。

美东时间12:23 观众提问:投资银行等,包括富国银行未来的走向如何?

巴菲特:一般来说银行并非指投资银行,富国银行是经营非常良好的银行。但谈及投资银行,并不是我们投资很多的地方。我们2008年投资高盛时也赚了很多钱。我们有各种收益来源,对于投资银行我们害怕多于喜爱。

美东时间12:12 记者提问: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会否为伯克希尔带来政策法规方面的风险?

巴菲特:这不是问题。政府的政策法规会在广泛范围内会影响所有公司。我们希望希拉里当选,但无论谁当选,我们都会继续成长,我们公司都会做得很好。美国的商业和社会配合得非常好,让人愿意把钱投资在这个地方。

芒格:乐观来看,GDP数值并没能解读现在系统的质量。

美东时间12:04 记者提问:我了解伯克希尔没有对赌原油价格,但在这方面有没有投资?

巴菲特:没有,我不认为我能预测是原油或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也从来不会基于这些预测做任何交易决定。

美东时间11:56 CNBC记者Andrew Ross Sorkin提问:内华达州新的规则和限制,对于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影响?

巴菲特:内华达州的问题是,过去几年中,如果有能源或太阳能发电相关事业,价格是超出我们实际承受能力的。虽然政府鼓励太阳能或风力发电,但安装太阳光能板成本高于其他能源比如天然气发电,那么谁来支付这些可再生能源带来的账单,就成为了一个问题。联邦政府政策是全美国纳税人承担,内华达州认为这样就不值得。这是一个政治上的问题,我个人认为,社区通过减排得到益处,应该由整个社区来负担费用。

美东时间11:51 观众提问:现在很多孩子包括我的下一代也是您的追随者。现在的孩子已经开始研究股票,可不可以将您的投资理念传播给孩子们?

巴菲特:不用羡慕别人,不要妒忌别人中彩票,或通过IPO赚到很多钱。所谓百万富翁其实没有什么秘密的,只要自己想一下哪些东西是有道理的,具备坚定的思维,不是看哪个股票涨了你就去买。

美东时间11:47 Ruane, Cunniff & Goldfarb的分析师Jonathan Brandt提问:铁路行业和汽车行业都有衰退现象,这种萧条未来是否会加剧?

巴菲特:煤炭生产减少,加上冬天没那么寒冷,都令煤炭业收入减少,而铁路业务受到的影响主要和煤炭有关。BNSF铁路运输公司第一季度收益下降,而且今年这种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但现在我们在估算业务时,并不单从股票价值来看。我认为BNSF是我们很好的资产,未来会有很好的发展。

美东时间11:43 《财富》杂志退休记者Carol Looms提问:如果美国像欧洲和日本一样引入负利率,对我们会有什么影响?

巴菲特:负利率会影响我们公司,因为我们有很多现金和资本,有如此强大的购买力。对一些保险公司而言,十年前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十年前是没有人考虑到负利率问题的。我们当然希望我们的现金流动更快更好。

美东时间11:35 观众就投资银行的衍生物产品提问。

巴菲特:对于衍生品而言,最难的是评估价值,最大的危险是是否会发生中断,导致股票交易等无法完成。

美东时间11:26 晨星(Morningstar)公司Gregg Warren提问: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伯克希尔公司已经投入了大批资金。伯克希尔是希望在能源方面都转变为可再生能源吗?这是长期目标吗?

巴菲特:我们当然希望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的后代有更多的能源可以使用。联邦政府在这些方面有很多鼓励政策,同时,全世界范围内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碳排放付出代价。可再生能源取代现有能源的程度,取决于政府政策。目前的政府政策是让社区分担费用,而不是让大家通过减排得到好处。但我们希望,法律政策方面未来有所改变,如果政府在税收方面给予我们更多优惠,我们会投入更多在这方面。

美东时间11:18 CNBC记者Andrew Ross Sorkin提问:去年您有个问题回答得很好,可口可乐有没有什么不良影响,您用自己每天喝多少可口可乐而并没有不利影响来回答。但Tusk大学有个研究,人们不该继续摄入过多糖分,因为会导致很多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和癌症等等。请您抛开自己饮用可乐的经验谈一谈,为什么拥有这么多可口可乐的股票?

巴菲特:消耗卡路里是一个问题,我每天大概摄入700卡的可口可乐,我一天可能要消耗2700-2800卡路里。但如果从不应该摄入糖分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我还是愿意每天摄入一定糖分,我的母亲和祖父也都是这么做的。人们大概已经饮用了19亿盎司的可乐,每人每年消耗108盎司的可乐。如果一个人一天消耗的卡路里四分之一来自可口可乐,你可以自己做出选择,到底吃多少卡路里,摄入多少糖分。比如,可乐和花生糖都是我喜欢每天吃的,让我非常快乐。做很多快乐的事情,能让你更长寿。我希望有个孪生兄弟天天吃青菜花椰菜喝水,看看我们谁更快乐,我相信我一定比他快乐,寿命更长。所以我觉得可口可乐是非常棒的产品。如果能够吃得均衡,不要令自己得肥胖症,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可口可乐有害。

芒格:我一般喝健怡可乐。你现在只考虑坏处不考虑益处。如果每年因为有多少人发生空难,你就不坐飞机了,这是非常不成熟的想法。

美东时间11:11 德国观众提问:看到Amazon.com以及其他公司的成长,市场推广方式上也发生很大变化。从推广销售到客户自己寻找适合产品这一转变,对公司意味着什么?

巴菲特:我们不会去想,现在这种有利趋势对我们未来长期生意有什么影响。对我们而言,我们不会焦虑,我们不会想是去参与还是反对。互联网时代对我们的帮助良多,但思考新的机会时,我们也会面临一些阻力,但我们已经加入到互联网科技时代,我们会努力把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好。伯克希尔公司的最大优势是,我们不是固定在一个行业,钢铁或轮胎之类的。我们会分布在很多行业。我认为,一定要具备一个弹性思维,去思考将资产部署在哪些方面。

美东时间11:01 保险分析师Cliff Gallant提问:事实上,Geico的表现没有Progressive好。您怎么看?

巴菲特:Geico的第一季度表现还不错。Geico和Progressive的市场模式不同,我认为Geico今年有很好的获利空间。希望我100岁的时候我们的市场份额超过State Farm,我会做我能做的部分,就是活到100岁。

巴菲特:再保险业务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保险业收入很多和利率相关。简单来说,再保险面临激烈竞争。保险生意提供者多了,但需求并未增加,回报就会变差。就成长和获利能力而言,Geico过去做的不错。

美东时间10:56 观众提问:长期以来,是否有什么事情回到过去会采取不同做法?

巴菲特:我很早就决定了我最喜欢的雇员是我自己。查理和我都是被上帝赐福的,我们每天都在工作,这些事情是非常精彩和值得的。我们非常幸运,我们是合作伙伴,所以我没有什么可值得抱怨的了。从业务来说,回头看我觉得做纺织业好像不太合适。

芒格:我92岁了,但还有很多精力可以做一些事,这很难的。

美东时间10:50 记者提问:为何收购Precision Cast,该公司前景如何?

巴菲特:这家公司经理人是非常优秀的,我和查理见过很多经理人。而且他们有很精良的飞机制造技术。

美东时间10:45 《财富》杂志退休记者Carol Looms提问:为何巴菲特改变了十年前的论调,当时称伯克希尔只会收购需要很少或不需要资本投资的业务。BNSF和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就是完全相反的例子。

巴菲特:也许我们可以花一两百亿购买这些公司,但如果这些公司不能继续成长,就会有双重负担。我会将这些增加的资产重组,再去购买其他公司,驱动我们募集更多的资金,获取额外的回报。而且很多资金并不是投入进去很快就赚得回报。

芒格:早期时我们投资的一些公司可以获得很好回报。但后来一些没有获得很好回报,那么我们的优先考虑事项就会有所改变。最重要的是,以最少的钱获得更多的回报。

美东时间10:40 巴菲特播放自1999年开始的历年盈利情况幻灯片,强调公司的目标是运营收入方面每年增长,但盈利并不会每年都增长。他表示,“这些数字看似无固定模式而言,我们也不做每季度的盈利预算,但我们关注的是长期盈利能力。”

美东时间10:30 股东大会正式开始,巴菲特和芒格亮相,仍然同往常一样,桌上放着可口可乐和花生糖。巴菲特介绍芒格时说,“他总是电影里被女孩子亲的那个”。巴菲特介绍,今年是股东大会第一次网上直播,并且同步用中文直播。

来源:华尔街见闻

原标题:【图文实录】 直击巴菲特2016年股东大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