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万喆:女性独立往往从男性怎么看待女性来寻找解决方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喆:女性独立往往从男性怎么看待女性来寻找解决方案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央电视台特约财经评论员,中国现代金融学会常务理事万喆女士作主旨演讲。

编辑 | 阳子

图片来源:TOPHER X界面

7月11日,由海南省妇女联合会指导,中国女性财经媒体TOPHER、界面新闻海南频道、海南自贸区一号财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主办的“2021她经济高峰论坛”在海南开幕。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央电视台特约财经评论员,中国现代金融学会常务理事万喆女士作主旨演讲:

非常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参加TOPHER论坛跟大家一起讨论她经济的话题。我常常在经济学宏观研究中发现:当一件事情变成一个现象级事件的时候,背后往往不只是有一些道德宣判而是有着非常强的经济逻辑。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她经济背后的困惑与突破,我将从三个层次来跟大家分享我对这个题目的体会。首先,我们可能要问“她经济”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顾名思义很多人认为她经济就是一个女性经济,无非就是说女性消费、商业问题。究竟是不是这样呢?

首先,从市场份额、商业市场学来说,这是一个细分问题。比如说不只是她经济,现在非常火的银发经济、儿童经济等等,背后都有社会经济发展的逻辑。以银发经济为例,它与全球步入老龄化社会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人们对于老年人的消费越来越重视,对于他们的需求需要更深层次的挖掘。

再看儿童经济,这在中国近十年来都是非常热门的词,它实际上跟独生子女或者计划生育政策有非常大的关系。每个人的家庭变得越来越小,孩子变得越来越少,大家会把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战略规划投射到孩子身上去。所以,儿童经济就成为了社会当中非常重要的细分市场。

对于她经济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有的人说之所以有她经济当然是有一定的社会经济逻辑,比方说女性的社会地位得到了极大提高。

宏观来看,从全球横向比较,中国妇女的劳动参与率可以说是全球最高之一。如果从不同的职级比较发现,随着工作职级不断提高,女性在管理岗位上的份额实际上越来越少。可能你在单位里面发现女性更多,然而领导都是男的。

有的人说女性变得越来越有钱了,宏观来看这个想法是不是正确呢?我们搜集了2018、2019、2020三年内男女平均月收入及增长数据,发现事实上女性的平均收入都低于男性,也就是说从赚钱能力来说,女性还是不如男性。

这个里面也会发现一个微妙有趣的现象,就是2018年到2019年度,男性收入同比增幅也高于女性,他们不但挣得多而且会挣得更多。但是2019年到2020年,男性收入增幅已经略低于女性了。2020年是一个特殊年份,可能由于很多原因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但总体来说女性收入增长还是不如男性,也就是说她经济现象背后实际上非常热门的社会现象就是女性独立。

近年来,从娱乐、综艺、电视、电影及普通生活各方面,大家都听到了一个词叫独立女性,但这个词本身就有非常多争论,尤其是我们把她跟经济、消费、商品交易联系在一起。很多人都说,过去谈女性独立的时候经常对女性采取物化的态度,现在谈她经济也是另外一种物化女性,这一现象背后其实存在着非常大的困惑。

这个话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讲清楚,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在某个综艺节目上,一个非常有趣的女演员说了一句话,男人不光美好还特别神秘。你永远猜不透小脑袋里面到底想什么,他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但可以那么自信。这个话出来之后给男性很大的冲击,中间也有人对她反驳,直接攻击她卸妆之后很丑。我觉得她说的这个话没什么,在脱口秀大会另外一个男性演员王建国也说过一段关于男性的相貌调侃:他说所有长的特别不怎么样的老爷们全都觉得自己很不错。如果你问一个男士说,你们三个放在一块谁最帅?他绝对不会觉得你讽刺他,他说我早就知道我们三个人可以放在一起比一比。

今天讲这个段子并不是博大家一笑,我想之所以男性有这样的自信,其实背后是有经济学原理的。这个经济学原理是什么?在男权社会,女性的主要工作职务就是做家务、生育包括哺育带孩子,她并没有参与社会活动和经济活动的自由及能力,也就意味着她实际上无法在市场上定义或定价自己的能力。这种状况之下,会导致对于一个女性价值的定义和定价只能通过外在或者附加的条件进行标准化。

外在价值包括门第跟出身,另外一个就是相貌。因此男权社会里对于女性外貌尤其关注,女性也对自己外貌尤其关注。男性可以说我没有关系,我有很多办法可以在市场上对我的劳动付出进行定价,我可以读书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也可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到了商业社会他们发现有更多的渠道可以证明自己,比方说日进斗金,每天实现一点“小目标”。男性没有必要好看或不好看,多元化的渠道可以为自己证明,我不好看人家也喜欢我。

另外一方面,漫长历史当中对女性有标准化的审美。中国经常讲皮肤白不白、眼睛大不大都是非常精细化的审美标准,人们对于女性的评价会有模板,但对男性来说本身缺乏比较经济化的审美模板。其次,男性往往还会反证自己的魅力,他认为追求审美感比较娘。所以在这样的社会经济发展前提下,才产生了“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

第二件事情,也是大家非常熟知的——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这一点在这个综艺节目里面讨论过,大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女性已经独立了,你不应该收彩礼;另外一方面是独立女性收了又怎么样。其实这本身就是出于物化女性的讨论,所以很难有深刻的结果。

从另外的角度反思,我认为这个命题核心不在于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而是独立男性应不应该娶一个接受彩礼的女性。我为什么提这个问题,而且觉得它才是彩礼当中的核心问题?第一,独立女性是一个新名词,独立男性一直都有,他是独立标版,我们应该学习一下男性是什么态度。

彩礼问题是经济关系问题。除了彩礼,两个人结婚离婚都会产生经济关系。它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男性是主导方。不管这个女性是否要强,彩礼都是男性主导赋予女性的。要考虑彩礼问题,就一定要考虑清楚独立男性到底在经济关系当中扮演什么角色,以及他到底怎么样看待这个经济关系。一般来说独立男性在彩礼问题上面有两种状况、四种动因。

第一种状况:独立男性愿意付出彩礼,而且不会因为付出彩礼觉得你不是独立女性不愿意娶你。这个动因可能不一样,他认为彩礼跟独立没有关系,你收不收彩礼跟你是什么样的女性没有关系。这个经济关系是正常的,所以皆大欢喜。

另一类愿意给彩礼的男性,他认为我就是愿意娶一个不独立的女性,我就是要用钱财进行征服,我就是要用经济关系进行捆绑,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动因。结果还是一样,我愿意付钱也愿意娶。

第二种状况:独立男性不愿意付出彩礼,这也会出现两种不同结果。第一个不同结果是不愿意给彩礼,他认为彩礼跟独立有关系,你要彩礼就不独立,他也不想娶。这个结果也很OK,双方意见不统一就拉倒。

第二类让人觉得比较费解,男性不愿意给彩礼,但最后他娶了非独立女性。我们会发现最后这一种男性可能就是在网络上面对于彩礼以及女性独立、女权最愤愤不平,经常口诛笔伐的这群人,因为他觉得想象跟现实差距太远了。我们也要问他一个问题,这个撕裂状况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一类男性往往魅力不足以征服一个女性,因此想用彩礼进行财务征服,或者用经济关系获得婚姻。他会产生既希望对方是独立女性又希望对方不是独立女性的二元悖论。

彩礼问题的根本可能并不是女性是不是独立,而是男性是不是独立。

第三件事情,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出来后,整个舆论非常哗然,生育率下降非常明显。尤其是2016年开放二胎后,出生率只有一个的短暂上升,随后立刻非常陡峭的下降。

这实际上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全球的生育率都在下降。人口经济学在经济当中非常重要,一般来说更多的新生人口会带动更多消费,使得GDP增长拉动更好,所以各国都在研究生育意愿水平。为什么不想生了?人口生育意愿当中更多的是在研究女性,最不想生的是谁?全球更多集中在东亚地区。经济学中有一个理论跟假设,为什么这个地方生育率如此之低?通常来说越富裕生育率越低,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生育率越低,当然还有文化宗教因素。

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比过去富裕了,但整体来说生育率比发达国家还要低很多。从文化宗教来说,东亚三国受儒家文化影响很深,过去一直讲多子多福、无后为大,这种情况下为什么生育意愿还会这么低?

其实影响职业女性生育意愿主要有三方面:第一、经济辅助,家庭如果能够提供更多的经济支持,生二胎三胎意愿强烈。第二、辅助支持也有显著影响,就是父母能不能帮忙,家务劳动到底谁做,让一个人做可能就不愿意了。孩子三岁以前到底谁抚养?辅助设施到位,多生二孩三孩意愿越强。第三、家庭生育意愿显著影响,家庭说我们再生一个或者说再也不生了都会影响女性生育意愿。

显著影响当中我们发现,女性的关注点实际上是这样的:生了孩子工作怎么办?有一个悖论,不工作或者不能好好工作没钱养孩子,好好工作就没有人养孩子。另外担心一个问题:生孩子之后夫妻感情怎么样、夫妻感情能不能好到安心带孩子、带孩子能不能促进夫妻感情?

这里实际上是家庭关系互动的问题,女性越来越对家庭及另一半提出了更高的期许,期许当中就存在得到回应的问题。也就是说,如果我有期许,而且这个期许得到了回应,生育意愿就会提高。如果期许跟回应相差很远,剪刀差越大生育率越低。

因此一些发达国家,尤其男女平等做的特别好的国家生育率反而比较高。另外中东一些阿拉伯国家生育率很高是因为女性对于男性养育孩子的期待很低,男性回应跟她的期待相符,所以生育率也很高。东亚地区经济发展及现代化速度飞快,女性对于男性及家庭的期待变高,整个社会包括男性对于这件事情的回应没有跟上,所以剪刀差特别大,生育率特别低。

韩国这两年有个比较有名的电影,主要讲女性在韩国社会里实际上经常是被忽略忽视的状态。整个电影打分有强烈的两极分化,女性评分非常高,男性给了非常低的评分。这就是刚才所说的,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当中,两性对于两性关系以及社会经济发展有着完全相差的认知,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韩国生育率全球最低。

所以从这三件事情中可以得出结论,很多看起来跟女性独立有关的并不一定跟女士有关,女性的独立问题往往需要从男性怎么看待女性来寻找解决方案。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她经济实际上是经济社会当中的她。女性独立从历史上来看是在两个重要前提下进行的:第一个前提就是生产工具的发展。在农业社会,女性劳动的收益不如在家里做家务带孩子,所以计算后说你不要出去了,就在家里吧。两次工业革命以后,很多女性走出家庭开始进行工作。更高的生产环境水平给女性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她们不会因为自己的体力弱势而影响受益。在这个时期,一个家庭如果只有男性出去工作,可能并不能很好的解决经济问题,女性必须走上社会从事经济活动。因此生产工具的发展给了女性独立或者女性经济更多的机会,使她们有了更多空间。

第二个前提就是生育的解放。生育的很多部分只有女性能够完成,所以女性生孩子必然不能很好的从事劳动工作。随着经济的富裕程度及知识阶层的增加,女性生育当中的解放使得她们对于劳动参与度越来越大,这是她经济出现的历史背景。

她经济当中目前也有两个误区,一个是经济误区,一个是男女误区。

经济误区包括人们说的女性独立需要经济独立,如果经济不独立你就无法进行人格独立。什么叫独立?所谓独立就是可以根据自我意愿进行选择。现在很多影视作品中,常常被误读女士独立等于女性有钱,包括过度的消费主义实际上也有一层外衣,生活水平是不是更加物化了?

经济误区导致了一个问题,就是使得所谓的女性独立变得更加男权化,男女误区走到了另外的死胡同里。我们谈女权男权有一个误区,现在已经有权利为什么还要打女权?女权这个权利是利益的利,保持根本的权利。在贫困问题研究中可以发现,很多贫困都是代际贫困引起的,母亲在里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一些贫困地区和家庭里,女性权利被边缘化以至于受到更大伤害的情况较多。

所以,我们谈女权的时候要保证她作为一个人在世界的基本权利。女权不是男权化,顺应现代化国家治理的发展来降低所谓的权利去保障更多人,这是社会和谐的状况,而不是强调男女或者社会阶层之间的对立。

因此再看她经济的时候会发现,初谈她经济是强调女性如何看待自己,深谈是讲男性如何看待女性,再往前一步就是男性如何看待自己。

一百年前在封建落后的陈旧社会中,要脱颖而出做一个独立女性有多难?可能需要付出自己的生命。百年以后社会进步了,我们不需要跟男人进行比较,是一个女人也很好,这才是她经济重要的突破。

现在的女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她经济背后还有可能是“她创业”。为什么2020年女性的就业职场数据增幅比男性要高?在互联网经济感召下,女性创业就业拥有了新优势,因为她对于家庭市场、普通生活以及市场赋予的新环境更为了解。所以,我们认为她经济背后的她创业是新型力量的出现。

现在很多护肤品、美容产品、穿着打扮等等,男性也都在用,他经济与她经济在社会当中其实实现了非常好的融合。也就是说,人们看在到她经济的时候会问“他”呢?当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越来越同步时,消费升级其实是一种对自己需求再认知的过程。过去没有钱买必需品,升级后就是服务消费,最后就会到精神文化消费,现在比三十年前更愿意去博物馆就是消费升级。

不只是女性进步,男性也在进步,这就是整个社会的进步。经济发展带来了她经济,这种消费升级实际上是对社会结构以及两性关系之间的社会经济关系全新再认识的过程。

这就是我对她经济当中出现的困惑及突破的解读,在这里跟大家分享。谢谢大家!

 

TOP HER | 记录女性成长价值与商业价值

垂类精准媒体| 她经济整合营销 |数据增长决策 |高净值社群经济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