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丘钛科技分拆丘钛微创业板IPO,会否重蹈欧菲光覆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丘钛科技分拆丘钛微创业板IPO,会否重蹈欧菲光覆辙?

客户高度集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丨梁怡

6月30日,深交所新受理了昆山丘钛微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丘钛微”)的创业板上市申请,本次公司拟融资30亿元,发行不低于3.21亿股,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

值得一提的是,丘钛微系丘钛科技(01478.HK)的全资控股公司,其主要从事摄像头模组和指纹识别模组业务,系全球手机摄像头模组的第三大供应商,而第一大、第二大供应商分别为欧菲光(002456.SZ)、舜宇光学(02382.HK)。

根据TSR统计,在全球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市场,2020年预计出货量排名前三的企业是欧菲光、舜宇光学、丘钛科技,市场份额分别为18.0%、14.1%、8.0%。

丘钛微此番IPO前剥离指纹识别业务,全力重仓摄像头模组业务。此前欧菲光被踢出“果链”,经营业绩大受影响,全球手机摄像头模组厂商的竞争格局要改写?

上市前夕资产重组

招股书显示,丘钛微前身系昆山丘钛有限,其由丘钛BVI(实际控制人何宁宁控制的一家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于2007年10月15日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外国法人独资),注册资本为2000万美元。

2020年12月,昆山丘钛有限整体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丘钛微的股权结构如下:

图片来源:招股书

目前,丘钛微的直接控股股东为香港丘钛,间接控股股东为丘钛科技,实控人为何宁宁。

关于为何选择分拆子公司丘钛微作为上市主体,丘钛科技表示丘钛微自2007年设立之初即从事摄像头模组业务,已深耕摄像头模组业务十余年,是丘钛科技从事摄像头模组业务的核心主体,同时通过拆分摄像头模组与指纹识别模组业务能够提升两大业务各自的竞争力,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

值得注意的是,丘钛微在上市前夕进行了资产重组,报告期内,公司分别实施了对韩国丘钛100%股权的直接收购、对印度丘钛的控制以及指纹识别模组业务的剥离。

韩国丘钛主要从事摄像头模组的销售服务业务,负责维系丘钛微与韩国摄像头模组客户的合作关系。本次收购前,控股股东香港丘钛持有韩国丘钛100%股权。2020年10月21日,丘钛微完成对韩国丘钛100%股权的收购,丘钛科技韩国摄像头模组业务已完整纳入公司主体。

印度丘钛主要从事摄像头模组及指纹识别模组的制造业务,主要为OPPO、VIVO等在印度设立工厂的智能手机企业供应产品。本次收购前,香港丘钛、丘钛BVI 分别持有印度丘钛90%的股权、10%的股权。为实现印度摄像头模组业务的收购以及印度指纹识别模组业务的剥离,一方面丘钛微拟通过子公司新加坡丘钛、丘钛国际收购印度丘钛100%股权;另一方面香港丘钛、丘钛BVI拟设立印度生物识别公司。设立完成后,印度丘钛将按照公允价格将指纹识别模组业务出售至印度生物识别公司。

事实上,印度丘钛股权转让以及印度生物识别公司设立事项并不顺利。

其原因在于,2020年10月15日,印度开始实行新版《统合外商直接投资政策(Consolidated FDI Policy)》,政策规定与印度接壤国家的投资者在印度投资企业或转让股均需要按照“政府路径”实行,即投资和股权转让事项需要得到印度政府的事先审核。

由于得到印度政府批准的时间存在不确定性,为整合印度摄像头模组业务、解决同业竞争问题,出于过渡期安排考虑,2020年12月30日,丘钛微通过委托经营管理的方式实现对印度丘钛的实际控制,丘钛科技印度摄像头模组业务已完整纳入公司主体。

此外,为完成丘钛微的指纹识别模组业务的剥离,2020年11月9日,香港丘钛设立全资子公司丘钛生物,注册资本为2.9亿美元,主要从事指纹识别模组业务。截至2020年12月31日指纹识别模组业务交割完毕,最终交易价款金额为6.02亿元。

仍存大客户依赖症

从财务数据来看,报告期内(2018年-2020年),丘钛微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1.31亿元、131.53亿元和170.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064.57万元、5.09亿元和8.86亿元,其中摄像头模组业务收入分别为62.69亿元、103.83亿元和151.81亿元。

反观欧菲光、舜宇光学营收方面,2019年、2020年欧菲光摄像头模组业务收入分别为306.07亿元、313.81亿元,舜宇光学摄像头模组业务收入分别为287.48亿元、284.94亿元。

而归母净利润方面,欧菲光此前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为盈利8.1亿-9.1亿,而修正后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8.50亿,同比下降462.88%,由盈转亏的主要原因系境外特定客户(苹果)终止与欧菲光及其子公司的采购关系,造成与苹果相关业务资产减值损失高达25亿元。

此外,被踢出“果链”拉低公司业绩所造成的影响持续发酵,欧菲光在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中预计公司上半年盈利3200万元-4800万元,比起去年降幅可达90.44%-93.63%,同时还因公司H客户智能手机业务受到芯片断供等限制措施,导致公司多个产品出货量同比大幅下降。

不难发现,公司的大客户对公司的经营发展呈现两面性,稳定集中的大客户可以保证公司业绩的良性发展,但同时过度依赖大客户容易将经营业务全盘托底,一旦合作发生不利情况,则牵一发而动全身。

报告期内,丘钛微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67.69亿元、121.23亿元和163.9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25%、92.17%和96.09%,大客户依赖非常严重。

智能手机是摄像头模组行业最大的应用领域,而下游智能手机市场集中程度较高导致丘钛微的客户集中度非常高,安卓系的vivo、OPPO、华为、小米等龙头手机厂商市场份额占比较高,前述公司均为公司的前五大客户。

其中,报告期内,丘钛微的第一大客户皆为vivo,公司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30.23亿元、47.92亿元和51.21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均在30%以上。

据悉,2020年欧菲光对其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为413.83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重为85.59%,2020年舜宇光学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约67.7%。

这样看来,就智能手机的摄像头模组业务而言,由于下游智能手机呈现龙头手机厂商垄断的行业趋势,丘钛微、欧菲光和舜宇光学要保证持续增长的经营业绩,与大客户的“关系”势必维稳。

全力重仓摄像头模组业务

目前丘钛微专注从事摄像头模组的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产品包括光学防抖(OIS)摄像头模组、3D Sensing 摄像头模组、车载摄像头模组、无人机摄像头模组、智能家居摄像头模组等创新型摄像头模组,其中摄像头模组产品规格分为32M以上及高端应用、10M-32M、10M以下。

而对比欧菲光、舜宇光学的业务来看,欧菲光主要从事光学影像业务和微电子业务,主要产品包括微摄像头模组、光学镜头、触摸屏及触控显示全贴合模组、指纹识别模组、3D Sensing模组以及智能汽车电子产品;舜宇光学主要从事设计、研究与开发、生产及销售光学及光学相关产品,包括光学零件(玻璃球面及非玻璃镜片、平面产品、手机镜头、车载镜头、安防监控镜头及其他各种镜头)、光电产品(手机摄像模组、3D光电产品、车载模组及其他光电模组)及光学仪器(例如显微镜及智能检测设备)。

同时,毛利率方面,2019年、2020年欧菲光摄像头模组毛利率分别为8.83%和12.19%,舜宇光学分别为9.30%和12.60%,而丘钛微分别为8.27%和10.34%,低于前述公司。

在此次IPO中,丘钛微拟募集14.92亿元用于智能手机高端摄像模组开发及生产项目、6.89亿元用于IoT摄像模组开发及生产项目以及3.2亿元车载摄像模组生产项目。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在车载摄像头模组领域,丘钛微产品主要应用于DMS以及ADAS,已在上汽通用五菱、吉利汽车、小鹏汽车、福田戴姆勒等品牌的车型中交付使用,同时还通过了北汽新能源、东风商用车等多家汽车企业合格供应商资格认证;在IoT摄像头模组领域,主要产品包括视觉避障模组、3D 结构光模组、3D ToF 模组以及超大广角模组,应用于无人机、云台相机、机器人、智能手表等领域的产品已实现批量供货,主要客户包括大疆、科沃斯、小天才等业内龙头厂商。

丘钛微对此表示,智能手机高端摄像模组开发及生产项目在于提高公司高端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生产能力,满足客户日益增长的高端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需求,进一步提高高端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市场份额;而车载摄像模组生产项目和IoT摄像模组开发及生产项目属于摄像头模组产品在智能汽车和IoT领域的延拓及发展,利于公司深化在车载摄像头模组和IoT摄像头模组行业布局并进一步开拓市场,从而优化产品结构,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

据欧菲光日前发布的《未来五年(2021年-2025年)战略规划的公告》显示,公司业务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智能手机、智能汽车以及新领域三项业务并肩发展,其中智能汽车业务主要为智能驾驶系统、车身电子、智能中控,产品涉及车载摄像头与镜头、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等,而新领域业务布局涉及AR/VR、安防与工业及医疗、运动相机等业务。

据舜宇光学官网显示,公司产品下游行业应用广泛,具体包括手机、汽车、机器人、安防、VR/AR、显微仪器、工业检测、医疗器械等行业。

不难发现,丘钛微的主营业务较欧菲光、舜宇光学相对单一,此番剥离指纹识别模组业务后更是重仓摄像头模组业务,一方面继续加大在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研发投入,另一方面开拓产品下游应用市场能否提高产品竞争力仍值得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欧菲光

3.8k
  • 欧菲光收年报问询函:要求说明公司基本面是否已发生重大变化
  • 欧菲光2021年净亏损26.25亿元,脱离果链后转型智能汽车和VR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丘钛科技分拆丘钛微创业板IPO,会否重蹈欧菲光覆辙?

客户高度集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丨梁怡

6月30日,深交所新受理了昆山丘钛微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丘钛微”)的创业板上市申请,本次公司拟融资30亿元,发行不低于3.21亿股,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

值得一提的是,丘钛微系丘钛科技(01478.HK)的全资控股公司,其主要从事摄像头模组和指纹识别模组业务,系全球手机摄像头模组的第三大供应商,而第一大、第二大供应商分别为欧菲光(002456.SZ)、舜宇光学(02382.HK)。

根据TSR统计,在全球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市场,2020年预计出货量排名前三的企业是欧菲光、舜宇光学、丘钛科技,市场份额分别为18.0%、14.1%、8.0%。

丘钛微此番IPO前剥离指纹识别业务,全力重仓摄像头模组业务。此前欧菲光被踢出“果链”,经营业绩大受影响,全球手机摄像头模组厂商的竞争格局要改写?

上市前夕资产重组

招股书显示,丘钛微前身系昆山丘钛有限,其由丘钛BVI(实际控制人何宁宁控制的一家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于2007年10月15日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外国法人独资),注册资本为2000万美元。

2020年12月,昆山丘钛有限整体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丘钛微的股权结构如下:

图片来源:招股书

目前,丘钛微的直接控股股东为香港丘钛,间接控股股东为丘钛科技,实控人为何宁宁。

关于为何选择分拆子公司丘钛微作为上市主体,丘钛科技表示丘钛微自2007年设立之初即从事摄像头模组业务,已深耕摄像头模组业务十余年,是丘钛科技从事摄像头模组业务的核心主体,同时通过拆分摄像头模组与指纹识别模组业务能够提升两大业务各自的竞争力,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

值得注意的是,丘钛微在上市前夕进行了资产重组,报告期内,公司分别实施了对韩国丘钛100%股权的直接收购、对印度丘钛的控制以及指纹识别模组业务的剥离。

韩国丘钛主要从事摄像头模组的销售服务业务,负责维系丘钛微与韩国摄像头模组客户的合作关系。本次收购前,控股股东香港丘钛持有韩国丘钛100%股权。2020年10月21日,丘钛微完成对韩国丘钛100%股权的收购,丘钛科技韩国摄像头模组业务已完整纳入公司主体。

印度丘钛主要从事摄像头模组及指纹识别模组的制造业务,主要为OPPO、VIVO等在印度设立工厂的智能手机企业供应产品。本次收购前,香港丘钛、丘钛BVI 分别持有印度丘钛90%的股权、10%的股权。为实现印度摄像头模组业务的收购以及印度指纹识别模组业务的剥离,一方面丘钛微拟通过子公司新加坡丘钛、丘钛国际收购印度丘钛100%股权;另一方面香港丘钛、丘钛BVI拟设立印度生物识别公司。设立完成后,印度丘钛将按照公允价格将指纹识别模组业务出售至印度生物识别公司。

事实上,印度丘钛股权转让以及印度生物识别公司设立事项并不顺利。

其原因在于,2020年10月15日,印度开始实行新版《统合外商直接投资政策(Consolidated FDI Policy)》,政策规定与印度接壤国家的投资者在印度投资企业或转让股均需要按照“政府路径”实行,即投资和股权转让事项需要得到印度政府的事先审核。

由于得到印度政府批准的时间存在不确定性,为整合印度摄像头模组业务、解决同业竞争问题,出于过渡期安排考虑,2020年12月30日,丘钛微通过委托经营管理的方式实现对印度丘钛的实际控制,丘钛科技印度摄像头模组业务已完整纳入公司主体。

此外,为完成丘钛微的指纹识别模组业务的剥离,2020年11月9日,香港丘钛设立全资子公司丘钛生物,注册资本为2.9亿美元,主要从事指纹识别模组业务。截至2020年12月31日指纹识别模组业务交割完毕,最终交易价款金额为6.02亿元。

仍存大客户依赖症

从财务数据来看,报告期内(2018年-2020年),丘钛微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1.31亿元、131.53亿元和170.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064.57万元、5.09亿元和8.86亿元,其中摄像头模组业务收入分别为62.69亿元、103.83亿元和151.81亿元。

反观欧菲光、舜宇光学营收方面,2019年、2020年欧菲光摄像头模组业务收入分别为306.07亿元、313.81亿元,舜宇光学摄像头模组业务收入分别为287.48亿元、284.94亿元。

而归母净利润方面,欧菲光此前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为盈利8.1亿-9.1亿,而修正后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8.50亿,同比下降462.88%,由盈转亏的主要原因系境外特定客户(苹果)终止与欧菲光及其子公司的采购关系,造成与苹果相关业务资产减值损失高达25亿元。

此外,被踢出“果链”拉低公司业绩所造成的影响持续发酵,欧菲光在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中预计公司上半年盈利3200万元-4800万元,比起去年降幅可达90.44%-93.63%,同时还因公司H客户智能手机业务受到芯片断供等限制措施,导致公司多个产品出货量同比大幅下降。

不难发现,公司的大客户对公司的经营发展呈现两面性,稳定集中的大客户可以保证公司业绩的良性发展,但同时过度依赖大客户容易将经营业务全盘托底,一旦合作发生不利情况,则牵一发而动全身。

报告期内,丘钛微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67.69亿元、121.23亿元和163.9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25%、92.17%和96.09%,大客户依赖非常严重。

智能手机是摄像头模组行业最大的应用领域,而下游智能手机市场集中程度较高导致丘钛微的客户集中度非常高,安卓系的vivo、OPPO、华为、小米等龙头手机厂商市场份额占比较高,前述公司均为公司的前五大客户。

其中,报告期内,丘钛微的第一大客户皆为vivo,公司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30.23亿元、47.92亿元和51.21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均在30%以上。

据悉,2020年欧菲光对其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为413.83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重为85.59%,2020年舜宇光学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约67.7%。

这样看来,就智能手机的摄像头模组业务而言,由于下游智能手机呈现龙头手机厂商垄断的行业趋势,丘钛微、欧菲光和舜宇光学要保证持续增长的经营业绩,与大客户的“关系”势必维稳。

全力重仓摄像头模组业务

目前丘钛微专注从事摄像头模组的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产品包括光学防抖(OIS)摄像头模组、3D Sensing 摄像头模组、车载摄像头模组、无人机摄像头模组、智能家居摄像头模组等创新型摄像头模组,其中摄像头模组产品规格分为32M以上及高端应用、10M-32M、10M以下。

而对比欧菲光、舜宇光学的业务来看,欧菲光主要从事光学影像业务和微电子业务,主要产品包括微摄像头模组、光学镜头、触摸屏及触控显示全贴合模组、指纹识别模组、3D Sensing模组以及智能汽车电子产品;舜宇光学主要从事设计、研究与开发、生产及销售光学及光学相关产品,包括光学零件(玻璃球面及非玻璃镜片、平面产品、手机镜头、车载镜头、安防监控镜头及其他各种镜头)、光电产品(手机摄像模组、3D光电产品、车载模组及其他光电模组)及光学仪器(例如显微镜及智能检测设备)。

同时,毛利率方面,2019年、2020年欧菲光摄像头模组毛利率分别为8.83%和12.19%,舜宇光学分别为9.30%和12.60%,而丘钛微分别为8.27%和10.34%,低于前述公司。

在此次IPO中,丘钛微拟募集14.92亿元用于智能手机高端摄像模组开发及生产项目、6.89亿元用于IoT摄像模组开发及生产项目以及3.2亿元车载摄像模组生产项目。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在车载摄像头模组领域,丘钛微产品主要应用于DMS以及ADAS,已在上汽通用五菱、吉利汽车、小鹏汽车、福田戴姆勒等品牌的车型中交付使用,同时还通过了北汽新能源、东风商用车等多家汽车企业合格供应商资格认证;在IoT摄像头模组领域,主要产品包括视觉避障模组、3D 结构光模组、3D ToF 模组以及超大广角模组,应用于无人机、云台相机、机器人、智能手表等领域的产品已实现批量供货,主要客户包括大疆、科沃斯、小天才等业内龙头厂商。

丘钛微对此表示,智能手机高端摄像模组开发及生产项目在于提高公司高端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生产能力,满足客户日益增长的高端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需求,进一步提高高端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市场份额;而车载摄像模组生产项目和IoT摄像模组开发及生产项目属于摄像头模组产品在智能汽车和IoT领域的延拓及发展,利于公司深化在车载摄像头模组和IoT摄像头模组行业布局并进一步开拓市场,从而优化产品结构,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

据欧菲光日前发布的《未来五年(2021年-2025年)战略规划的公告》显示,公司业务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智能手机、智能汽车以及新领域三项业务并肩发展,其中智能汽车业务主要为智能驾驶系统、车身电子、智能中控,产品涉及车载摄像头与镜头、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等,而新领域业务布局涉及AR/VR、安防与工业及医疗、运动相机等业务。

据舜宇光学官网显示,公司产品下游行业应用广泛,具体包括手机、汽车、机器人、安防、VR/AR、显微仪器、工业检测、医疗器械等行业。

不难发现,丘钛微的主营业务较欧菲光、舜宇光学相对单一,此番剥离指纹识别模组业务后更是重仓摄像头模组业务,一方面继续加大在智能手机摄像头模组的研发投入,另一方面开拓产品下游应用市场能否提高产品竞争力仍值得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