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多抓鱼不着急孔夫子不融资,但可能都是二手书的出路 | “二手”指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多抓鱼不着急孔夫子不融资,但可能都是二手书的出路 | “二手”指南

如果说循环闲置资源给予了二手书平台商业模式上的逻辑起点,那决定其处市场位置的落脚点,关乎品类与渠道拓展,关乎成本控制,关乎规模与增长等多重考验,更关键在于平台的定位。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李彪

编辑 | 文姝琪

豆瓣“买书如山倒 读书如抽丝”小组中,晒一摞摞堆成小山高的藏书,展示被开发殆尽最后一点空间的书架,已经成为了数十万“书呆子”(组员名)的活跃日常。囤书固然有偏向个人兴趣的一面,但如果能够将旧书作为闲置资源,重新加入交易流通之中,将广大书友的“寻书之苦”和“没有空间放置书的烦恼”两类需求场景连接起来,一门“循环”的回收生意应运而生。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成年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9.5%,较2019年增长了0.2个百分点。包括电子书、数字出版物在内的多类媒介中,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为4.7本,有11.6%的国民年均阅读10本及以上的纸质书。单就需求,旧书的循环生意是有相当巨大的潜在受众市场。

针对二手图书细分领域,同样是平台作为中介,连接“卖书—买书”供需端的个人消费者。继承自传统电商模式,国内平台分成两类:一为主做C2C撮合,国外原型参考做闲置二手品拍卖业务的eBay,国内原型则为早期淘宝;另一类为主做C2B2C回收,业内对标电商模式,也叫作自营,原型参考日本最大的二手回收书店BOOKOFF。前者的代表为主打中文古旧书的孔夫子旧书网,后者主要为17、18年兴起,主做二手翻新图书的多抓鱼、漫游鲸、阅邻等。

如果说循环闲置资源给予了二手书平台商业模式上的逻辑起点,那决定其处市场位置的落脚点,关乎品类与渠道拓展,关乎成本控制,关乎规模与增长等多重考验,更关键在于平台的定位。

对标新书市场,“二手亚马逊”是个伪命题

因为同亚马逊一样,都是选择图书切入产品市场,外界通常会类比新品图书的逻辑,来理解二手图书生意。

然而,回看亚马逊的发展之路,卖新书与二手书之间,远不止产品本身的不同,几乎是反映在渠道资源、市场规模、扩张难度方方面面的差异。换句话说,对标“二手亚马逊”是一个伪命题。

在《一网打尽:贝佐斯与亚马逊时代》中,虽然创始人反复声明亚马逊是一家技术公司,而非零售商。但早期亚马逊建立网上书店,借助图书的标品属性,都是以零售商的身份介入市场,直接找到全美最大的两家图书批发商英格拉姆(Ingram)和Baker&Taylor合作。受益于大渠道商客户,平台无需再联系成千上万的出版商接洽,上线两周接到的都是上万美元的订单,上线一个月之内就开始向全世界45个国家销售图书。

对于新书生意来说,引入B端商家,建立成规模的供应分销渠道,保障充足的货源供应和储备,是满足大规模交付订单的前提。同时,平台批量从批发商处采购书籍,可获得相应的批发价格,从而用折扣低价获客。虽然亚马逊早期只限图书一种品类,但其内部不同类目、不同题材,甚至是不同版本的书籍具有持续的裂变能力,足以支撑平台的规模扩张需求。

“扩张优先”也是贝索斯为亚马逊早期灌输的工作原则。新书平台所做的是将图书的标品属性进一步渗透到交易当中,“如果顾客在亚马逊网站搜索书籍,则只有一个网页,上面有小说的详细介绍,这就是顾客为什么选择亚马逊的原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