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当“秃头少女”们都开始植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当“秃头少女”们都开始植发

虽然脱发的男性远多于女性,但女性对于脱发的焦虑和求治意愿却要比男性高很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原祎鸣

编辑 | 谢欣

“我当然后悔了,后悔在一个美少女的年纪,我却是一个秃头。”

当这位叫“魔法少女乌塔”的B站up主在一条名叫“植发一年啦,大脑门女生后悔了吗?”的视频中自嘲时,她大概不会想到,这段调侃与自己的另一个植发分享视频,会变成她在B站两年来最火的两个作品。

“魔法少女乌塔”在B站有16.9万粉丝,算不上是头部up主,她日常制作的穿搭视频点击量大都在10万到25万之间,但2019年中一条记录自己植发全过程的视频点击量却高达118.9万,一年后这条“后悔”的视频点击量也达到了44.7万。

植发,俨然已不再是中年“地中海”男性的专属,而是悄然间在“魔法少女乌塔”这样的“美少女”群体中流传开来。

“秃头少女”植发也疯狂

“会有后续吗?想看全记录,我会一直追的,因为我是天生的秃头女孩。”在“魔法少女乌塔”两条植发视频的评论区,类似的留言不在少数。

连“魔法少女乌塔”自己都惊讶“没想到这么多人关注(自己的植发分享)”。而B站是中国24岁以下年轻人最喜爱的一款app,这也意味着蹲她更新后续的大多是年轻人。

“魔法少女乌塔”的例子并非个例,界面新闻记者在小红书、知乎、B站、豆瓣等多社交软件上搜索发现,有关植发的分享和讨论总是能获得到极高的流量。甚至一条与植发有关的vlog,能让一个全新的视频制作者迅速得到关注。B站up主“老车同学”去年6月发布了自己的首个视频作品——“植发经验分享”,这条视频作品成功“一炮而红”,点击量超过了32万,而今天“老车同学”已经坐拥12万粉丝。

在容貌焦虑、年轻人的强分享欲、网红经济崛起的多重推动作用下,越来越多的女性点开了植发视频,也走进了植发机构。

长期以来,日常被调侃脱发和植发以男性居多,而互联网IT男、“996”等词汇的流行更是让男性脱发几乎演进成了一种梗文化。另一方面,就连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的数据也表明,在中国超2亿的脱发人群中。男性约有1.3亿,占比约65%,;女性脱发“仅有”7000万。《人民日报》此前也报道称,皮肤科门诊中90%以上的脱发患者都属于雄激素性脱发。而在这类人群中,男性患病率为21.3%,女性仅仅为6%。

不过现实却是,虽然脱发的男性远多于女性,但女性对于脱发的焦虑和求治意愿却要比男性高很多。

豆瓣小组“人人都有好头发 - 一起怼脱发!”的成员已经超过20万人。这里既有“长发公主”记录头发治疗、也有“秃头阿姨”发帖询问自己的头发还“有没有救”、还有“头秃山反植发鬼 ”咨询毛囊存活率的鉴定方法……

从B站到豆瓣,“秃头少女”们搜索生发液的测评、了解植发机构、或者分享着自己“重新拥有秀发”的喜悦。检索后不难发现,相关帖子里的女性用户比例要远高于男性。新氧数据颜究院的数据显示,国内头部植发机构雍禾医疗2008年服务的客群中,男性占比超过95%,但2018年,植发的女性用户占比已接近40%。

从绝对数字上看,真正具有植发刚性需求的女性比例并不高,但她们为何忽然开始偏爱植发了?

始于焦虑,终于颜值

“年轻人要找对象、找工作,加上这几年崛起的颜值经济,让年轻人对外形的要求越来越高。”武汉新生植发院长张春杰在接受中国融媒产业网采访时表示。

虽然“颜值即正义”更像一句调侃,但女性对自己颜值的焦虑度往往比男性更高却是事实。北京友谊医院原皮肤科主任赵俊英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相比女性而言,男性患者来到门诊时显得更加淡定,大多是“我爱人/妈妈说我头发少了,让我来看看。”而女性一般都是自己强烈要求来看医生,她们往往面带愁容,十分焦虑,觉得脱发影响形象,在治疗上肯花时间、肯砸钱。

这场关于颜值的焦虑已经传导到了头发上,甚至也可以说,相比起玻尿酸垫直角肩、断骨增高的“内卷”程度,一个手术风险并不算高的植发,都“算不了什么”。

然而,植发依然是一项价格不菲、存在风险、还要经历剃发导致的“颜值低谷”的事儿。正因为此,在社交媒体上,许多选择植发的女性总能收到“有勇气”的夸赞,而这也反过来成为不少人选择植发的动力所在。

脱发导致的不自信是“秃头少女”们敢于“植发”的主要原因。

网友“叫我tina小姐姐”在自己的vlog里讲述到,自己小时候因为“大脑门”被长辈们夸聪明、有福气。但长大之后“大脑门”就成了她羞于面对、感到焦虑的存在,上学时经常会有同学朋友调侃她的“大脑门”。虽然朋友没有恶意,但她的心里仍然感觉“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显然,与男性相比,女性偏好的植发项目也有所不同。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与男性的需求相比,女性在植发上的需求多为艺术种植,即眉毛、发际线、美人尖等种植,简单来说,女性追求的是“更好看”。

在以“变美”为导向的植发选择下,女性更注重的也是植发之后的美感。例如,为了变美而选择植发的“秃头少女”们总是最注重“前期设计”。“老车同学”在vlog中表示,在选择医院进行植发前,她研究了林青霞、王祖贤、欧阳娜娜、赵丽颖等多位女星的发际线,在认真对比后才确认了自己想要的发际线。

前述武汉新生植发专家还表示,女性用户中约70%都是来做发际线的。大麦微针植发全球连锁医院院长李兴东在接受自媒体财经涂鸦的采访时也表示,女性用户的诉求更多是头发稀疏或者改变发际线和植眉从而变得更美。

这是因为,对于想改变“大脑门’形象、缩小脸型的女性来说,种植发际线无疑是一种较高性价比的选择。

另外,随着社会压力的增加,年轻人因为饮食作息不规律等因素,导致其发际线“后移”的年龄大幅度“前移”,百度《2020植发行业分析》显示,有60%的人在25岁左右就出现了脱发。

而在植发的女性中,年轻化的趋势也很明显。

网红经济的崛起则更是推动“秃头少女”们走进植发机构所不可不提的一环。

一位植发亲历者在vlog中展示自己植发前后的对比图,引来了评论区一声声的“羡慕”。vlog的配文往往也会有“去其推荐的医院做植发可以打八折”等内容,无论是潜在观念的传递,还是实际的引流获客,都通过网红们一支支的vlog完成了。

所有植发机构都在瞄准她

艾媒数据显示,国内植发行业的市场规模从2016年的约57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63亿元。而市场调研公司Market Research Future发布的《全球植发市场报告》显示,预计到2023年全球植发市场规模将达到238.8亿美元,未来五年的年复合增速将达到24%。

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Z世代们拥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与分享欲,植发机构也敏锐的捕捉到了他们的这种特性。

大麦微针植发创始人李兴东此前在接受财经涂鸦采访时曾表示,现在的植发机构的客群主要为年轻人,而年轻人的分享欲强,也不介意去做公开分享或暴露隐私。因此,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可以看到“秃头少女”们去植发的原因、以及全程记录,年轻用户在植发上的心理负担基本被破除了。

过去传统的植发广告主要投放在地铁站和路边,对于年轻的女孩子这种广告传递的依然略显“神秘而危险”,不少人认为毛囊有病变的人才会选择植发,从观念上与今天不可同日而语。因而过去的“秃头少女”们大多只敢浅尝辄止地“擦生姜”、尝试各种“脱发神器”。而如今,植发“亲历者”们以视频、文字、照片等方式记录自己植发手术和术后恢复的过程、效果。曾经因为神秘而造成的恐惧感也逐渐消失。

这种植发“亲历者”的广告形式,自然不会被商家所放过。

当然,广告只是基础的引流形式,为了更好的吸引“秃头少女”们,植发机构们也没少在技术和产品上下功夫。

传统植发手术前的去毛囊过程中需要剃发,对于爱美的女性来说,要在长达六个月的时间“后脑勺没有头发”,这件事简直“不敢想象”。因此,不需要剃发的植发技术因此应运而生。

目前在植发机构占据主流的FUE技术(无痕毛囊提取技术)已经是一种微创手术,这种技术植发不需要切头皮、缝合和拆线,基本解决了女性的无痕无痛需求。

国内植发龙头机构之一碧莲盛的董事长尤丽娜2020年曾说,NHT(不剃发)植发技术大幅度降低了女性的植发门槛。跟韩国等成熟市场对比来看,预计将来女性植发的比例会达到50%。

此外,近年来新兴起的3D植发技术,以及植发、养发、护发一体化模式也被认为是更适合女性的植发方式。这种技术因为切口口径缩小而使得痛感减小,进一步缓解了女性主要关注的留疤和疼痛问题。

不过,虽然“秃头少女”们敢于走进植发机构,但从专业的角度来讲,不少植发机构依然不建议她们做原生发区的植发加密。这是因为如果原生发本身就已经不健康,健康的头发种植后会和原生发争夺营养,反而加速原生发的脱落;此外,种发的密度无法大于原生发的密度,反而可能会因为原生发脱落而导致植发之后的整体效果不如植发前。

因此,目前几乎所有的植发机构都同时提供头发的养护服务,寄希望以此改善“秃头少女”们的发际线后移问题。

当然,植发的概念也在逐渐泛化。如正计划上市的雍禾医疗在招股书中写到,公司业务还包括眉毛种植、美人尖种植、胡须种植、鬓角种植和体毛种植,也正在开发以女性患者为目标的新植发品牌。

可以说,当“秃头少女”们瞄准了植发时,植发机构们也在瞄准她们。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