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仙侠剧困在套路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仙侠剧困在套路里

其实仙侠剧,最怕的不是人物成长太快,怕的是时间没有尽头。

文|吴怼怼 耳东陈

《千古玦尘》完结后,豆瓣评分上涨到了5.3。虽然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口碑逆转,但离真正的逆袭,还差得远。

抛去对周冬雨和腾讯S级剧的质疑,客观来说,这是仙侠剧发展至泛滥期难以避免的瓶颈。

电视剧开播不久,怀念《仙剑》的声音就此起彼伏,与此同时,大家发现,近几年的仙侠剧里看不见小人物了。

回望仙侠剧的发展史,从新生品类到S级剧集,剧里剧外,从题材到演员再到故事中只有仙没有人的状况,「阶级固化」非一日之寒。

01男频转女频

2005年前后的国产剧市场,占绝对话语权的是张纪中改编的金庸武侠、以北京为土壤的京圈剧,至于能造星的偶像剧,则被台剧紧紧掐住命门。

拍京圈戏首先要有圈子,演金庸武侠需要咖位,台剧利好本土演员,大陆的制作公司为保收视,更愿意跟已成名的香港演员合作。

在这种境地里诞生的《仙剑》,开启的不止是国产仙侠剧的品类,还给国产剧造星指了一条路。

《仙剑》开播的那一年,后来被誉为「中国网络三大奇书之一」的《诛仙》在大陆出版了第一册,电视机里的李逍遥和文字世界里的张小凡,成了中国「后金庸时代」的仙侠圣经。

在课桌抽屉里偷偷看过《诛仙》的少年期待《诛仙》能够影视化,变成下一个传奇。

《诛仙》之后,「天蚕土豆」、「我吃西红柿」的小说先后在起点中文网走红。

生于80年代末的作者们读武侠长大,写作的题材都是与武侠相关的凡人修仙,但新派网文和金庸作品之间有鄙视链,当年武侠收视正好,拍金庸的制作方暂且瞧不上新派仙侠。

宫斗、清穿等晋江文学城的女频小说接二连三被改编成电视剧时,男频小说的春天还没有来。

2014年,改编自游戏的现象级仙侠剧《古剑奇谭》带火李易峰陈伟霆,再一次向市场证明仙侠的造星实力时,也让市场开始新的IP思考:当时,郭敬明已经用自家小说进军影视赚的钵满盆满,归国四子、四大三小顶流正在风头,内娱偶像不再稀缺,缺的是用偶像赚钱的本子。

武侠影视式微时,仙侠的好日子,似乎要来了。

《诛仙》开始热火朝天筹备影视化,与此同时,《花千骨》热播,大女主戏火了,资方看到了古偶甜宠叠加仙侠的一种可能。

小说完结9年后,《诛仙·青云志》开播,原本假设的「爷青回」压根没有,最具价值的男频IP得此下场,影视圈口口相传一句黄金定律:得女性者得天下,于是,资方将目光转至女频市场的仙侠。

至此,仙侠不仅完成了它从新类型到掘金类的转变,也结束了小人物修炼成一代大侠的故事母本,仙侠剧捧人,开始向红人捧仙侠剧转变。

新的仙侠剧定位里,女性是主要受众,男主是神之嫡子、战神、万年冰山遇上女主会融化。女主是贵族血统、第一美女、三生三世历劫就是谈恋爱。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个中代表。

自此以后,四海八荒、三世虐恋、神仙打架,成了仙侠剧中的主旋律。

初看几生几世虐来虐去是新奇,当仙侠剧都套用这个模版,看多了,也就腻味了。

02如法炮制

让人腻味的,不止剧情,还有整个制作。

张纪中2018年接受采访时,说过一个自己的困惑:为何当今道具越来越精美,技术越来越好,古装戏却越来越难看了?

答案藏在如法炮制的工业化流程里。

拿服化道来说,王家卫的金牌搭档张叔平下场给《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美术,电视剧播出后受到一众好评。

但要明确的是,张叔平是金字招牌,其团队却不止一个人。

遇上拍摄时间赶节奏快的电视剧,美术团队在既不了解演员气质类型、又不了解角色的情况下,只能照猫画虎,做出一个规范模版,此后,所有同类电视剧的妆发布景,全按照当初成功的那一套来。

仙女穿白,反派穿黑,黑化时描飞出鬓角的长眼线……

造型不跟人物走,千剧一面,故事已然足够老套,服化也没玩出新意,更要命的是,我国影视产业工业化的路上,为求速度,连演员声音的差异化也抹掉了。

《千古玦尘》播出后,有不少人觉得配音出戏。

一来,周冬雨电影原声对观众而言已经足够熟悉,再来,配音演员季冠霖的声音,从甄嬛到陆雪琪到李未央到白浅再到司藤,观众也已足够熟悉。

相比之前大女主戏中情绪强、语速较慢的说法,周冬雨天生快语速本来对季冠霖来说就是考验,当反套路长相的女主遇上纯套路剧本,配音演员的工作难度,可想而知。

是周冬雨台词不好所以请配音演员吗?

当然不是。

归根结底,是整个制作过程求快。

同期声录制在横店这种庞大而嘈杂的影视基地是难题,后期演员用原声配要另外抽档期,用有经验的配音演员,不仅能规避演员台词功底不足,还能让现场保持尽可能快的拍摄进度。

在这种考量下,娱乐圈的金牌配音演员季冠霖、张杰、乔诗语、边江,把古装仙侠戏配了个遍。

但过快的节奏,对任何人而言,都是消耗。

再好的配音演员,面对快节奏的工作都难免流程化,把他们困在流程里的,又不止高强度的工作,还有性格太过相似的角色以及同质化的台词。

这样一来,哪怕配音演员想要做出差异化,时间和故事也不给发挥空间。

我们看到的仙侠剧,表面是一个个不同的豪华卡司,背后是差不多的制作团队。

更可悲的是,被这种「审美调教」的观众,开始接受仙侠的统一设定,当看到不一样的面孔冒出,便会感到不适。

典型如张震拍《宸汐缘》,昔日大银幕男神被更年轻的受众说太老。

光洁的皮囊被放在演技前讨论,是本末倒置。

而剧方既困于套路,又困于明星,一面想要做适合演员的戏,一面怕大刀阔斧伤了砸进去的钱,求稳之下,剧就乏味。

《千古玦尘》明明可以做出适合周冬雨的调整,坦然面对上古神力与地位不匹配的同时,也面对她并非第一美女的事实,做出个古灵精怪有差异的神仙,让观众看看小黄鸭的成长。

可一面说着反套路,一面只敢迎合观众说「做神最重要的是开心」,这等不坦然,难怪观众心生「剧组欺我没见过仙女」。

你看,被套路的又何止观众?

03开局即巅峰

其实不止仙侠,所有类型剧,一旦陷入套路里,下场大抵如此。

这也是类型剧容易开局即巅峰的原因。

往前看,大陆宫斗戏,开辟品类的是《甄嬛传》,当年的孙俪正尝试转型,宫斗戏让她成功从小白花转型大女主。

之后,宫斗戏、大女主成了香饽饽。刘涛、汤唯、周迅、章子怡均下场演大女主,85花们更是不遑多让。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芈月传》《大明风华》《如懿传》《上阳赋》乃至《大宋宫词》,每年都有超豪华阵容的大女主戏,没一部超越《甄嬛传》。

是整个市场江郎才尽吗?

真的不是。

后来的宫斗大女主,学到了甄嬛跟男人谈情的皮毛,看到后宫跟女人斡旋的皮毛,关于人物的成长和价值,却不去探索了。

不是不能探索,而是耗时耗力,如果探索错误,性价比就太低了。

慢慢的,宫斗变成恋爱脑,女主变身玛丽苏。

要说这些演员戏不好,那就太偏颇了。

同样的,清穿巅峰于《步步惊心》,而再没能出《步步惊心》之右,权谋巅峰于《琅琊榜》而后继无人。

以为它们只是开端,未成想这就是高光。

后来者抓住市场该品类的受众,为笼络更具价值的女性观众,也为了增加话题度,能让所有电视剧的尽头都是恋爱。

格局小了,怎么爬巅峰?

剧作畏畏缩缩都是恐惧,导致的是戏里顺风顺水失去恐惧。

为了剧本难题少,主角宫斗时时有人神助,权谋变成金手指,仙侠不再对时间尽头恐惧。无畏了,戏就没有嚼劲了。

在循环往复的套路里行走,故事越讲越浅,类型就走到了尽头。

回到开篇提到的「仙侠剧失去小人物」,会发现这其实就是挫折之后一劳永逸的偷懒,以为观众看一场神仙谈三世恋爱能够爽,就能爽永远。

其实仙侠剧,最怕的不是人物成长太快,怕的是时间没有尽头。

仙的世界本就被架空的宽又大,当生命失去唯一性,宽度广度都无限蔓延,几生几世的小情小爱,就不再打动人。

反过来,不论是社会发展到什么时期,是否有固化迹象,影视剧里默默向上游的故事,都会受人欢迎。

轰隆隆发展中,遇到贵人的小人物完成小人物向神的飞升,是当代凡人的希望。

发展受阻时,这种故事亦能做凡人心中的慰藉。

仙侠套在时间的套子里,想用千千万万年大做文章,还生生世世的遗憾。殊不知人间滋味,打动心的反而是遗憾难弥补。

大团圆的本质是缺憾,接受缺憾是团圆的底色。当生命可以重复,错过可以补救,时间能够重来,那个世界的故事,就不再珍贵。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