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奥运会艰难中开幕,日本给世界留下怎样的形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奥运会艰难中开幕,日本给世界留下怎样的形象?

能办,就已经是人类团结的胜利。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磬

东京迎来了推迟一年之久的奥运会开幕式。佩戴口罩入场的运动员们向空空如也的观众席挥手致意,是这场仍在流行的全球大瘟疫的一个注脚。

舞台设置简约,点火仪式平淡,似乎暗示着预算的捉襟见肘,是经济遭遇疫情重创、赛事遭到民意反对的一个侧影。如果没有结尾部分用“超级变变变”诠释项目图标的环节引爆社交媒体,不少观众对本届开幕式的印象可能就会停留在冷清阴郁、晦涩难懂上了。以至于有人调侃,“东京奥运最精彩的瞬间可能是五年前巴西里约的‘东京八分钟’”。

即使是不关心体育的人也不难看出,这是一届极其艰难的奥运会。推迟了一年之后依然冒险举办,它对日本提出的挑战是不言而喻的:疫情仍然高涨,经济依旧停滞,民意加剧反对,政治持续承压。但观察家称,能办,就已经是人类团结的胜利。

在原来传统的“更快 更高 更强”基础上,此次国际奥委会为应对新冠疫情提出了新口号:“更团结”。

大型体育赛事往往承担了东道国讲述自身故事的愿望:从独特的文化庆典、到民族复兴、再到国际地位的提升。奥运会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体育赛事之一,又往往见证了地缘政治升温的时刻和时代浪潮的起落。作为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大流行病期间举办的奥运会,日本将对世界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

与疫情赛跑

仅在开幕后的第一天,一名荷兰赛艇运动员确诊新冠的消息就让赛事笼罩了阴霾。

这是首位出赛后确诊的参赛选手。但似乎也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德尔塔变种正在加速扩散,人们已经担心了很久,“顶风”举办的奥运会将成为超级传播事件。

东京的新冠感染率已经上升到六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受疫情蔓延影响,东京都于7月12日至8月22日第4次进入紧急状态。在23日开幕当天,东京及周边三个县进入紧急状态,东京地区、北海道和福岛县的所有比赛都将空场举行。

早在数周之前,组委会就已经宣布,禁止海外观众来日本观看奥运会。临近开幕又加码,日本国内的观众也将无缘大多数赛事,仅有4%的比赛会对观众开放,并将严格控制人数规模。例如开幕式,在可容纳6.8万观众的奥林匹克体育场里,政要、记者和其他受邀嘉宾等入场人士被限制在1000人内。

大多数日本民众和海外观众一样都将通过电视或者网络来观看赛事。东京的紧急事态宣言要求市民,取消“不紧急、不必要”的外出,提供酒类或卡拉OK服务的场所停业。

尽管东京奥组委声称将竭尽全力控制疫情传播,但人们似乎对此信心不足。由于疫苗供应有限,医生和护士短缺。鉴于自身的官僚程序,日本的疫苗接种推广一直很缓慢。目前,日本有34%的人已经至少接种了一针,但完全接种的人口仅为22%,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

对运动员也采取了严格的措施来监测疫情,例如每日体温检测,即使接种了疫苗也不能免除的口罩义务;同时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如带有隔离室的“发热门诊、可以快速进行核酸测试,并在奥运村外设置了“隔离酒店”。奥组委还向运动员及其教练提供免费疫苗接种服务。

这些措施是否足以阻止奥运期间的病毒传播还有待观察,但每日公布的奥运村感染情况并不令人乐观。截至7月24日,官方共通报123名奥运相关人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7月23日创造了单日新增19名病例的新纪录。

与政治共舞

与消失的观众支持同样引人注目的,还有那些缺席的政商界领袖。

疫情让民众疲惫不堪,普遍反对政府冒险举办奥运会。领袖们担心,自己会被视为在支持一项在日本民众当中已经基本失去意义、又隐含着巨大健康风险的赛事,站到民意的反面。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日本民众反对举办奥运的呼声始终高涨。6月底,朝日电视台的一项调查中,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不相信政府能够举办“安全、可靠”的奥运会。7月初,知名社会学者上野千鹤子等 14 位学界人士联合发起 “取消东京奥运”线上署名活动,获得了数十万人的支持。

过去一年多,日本外交工作的主要任务之一,正是说服各国领导人为日本应对疫情挑战、安全举办奥运会的能力投下信任的一票。2020年11月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声明、今年4月日本首相菅义伟对白宫的亲自访问、以及6月的七国集团公报都传达了这样的情绪。

但这些努力显然没有达到期望的效果。

开幕式上,法国总统马克龙、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是屈指可数的政界要员。包括英国的安妮公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内的多名政要以新冠限制为由而缺席。韩国总统文在寅在被一名日本外交官“羞辱”后也取消了原定的访问。

临时决定缺席的还有前首相安倍晋三。2013年,正是安倍帮助日本成功赢下2020年奥运会的举办权。那时安倍对媒体说,这比当选首相还要让他高兴,申奥成功也被认为是他任期的一个高光时刻。安倍视奥运会为一个契机来印证他那句豪迈的口号:“日本回来了”。几十年来,日本给人经济停滞、人口缩减、自然灾害频发的羸弱形象,而奥运会被视为“未来希望”这一稀缺商品的源泉。

从2013年赢下奥运会主办权,到2021年实际上举办奥运会,日本想要告诉世界的故事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安倍在去年夏天突然因病辞职,他的助手菅义伟被任命为新首相。

今天,日本奥运会想要传达的信息是,世界并没有被疫情击倒。对日本政府来说,奥运会还是菅义伟能否掌舵的试金石。目前公众对其支持率大幅下降,自6月以来已经降了3个百分点,仅为31%。他需要在今年秋天的选举中直面选民的考核。

与经济妥协

宁愿冒着违逆民意和感染病毒的风险也要办奥运,经济上的压力是主要考量。

如果停办,带来的经济损失将是巨大的。在2013年申奥成功时,日本官方估计,2020东京奥运会将吸引850万游客,并拉动1.6万亿日元的经济贡献,同时创造15万个就业机会。

据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6月的估算,奥运会如果正常举办,可带来1.81万亿日元的经济效益。如果按6月下旬奥组委会场的计划——接纳一半观众、总人数不超过1万——损失将不到900亿日元,经济效益大约为1.72万亿日元。即使是全部禁止观众入场,损失也仅为1468亿日元,经济效益约1.66万亿日元。从减少经济损失角度考量,奥运会“办比不办好”。

上一次日本成功举办奥运会是在1964年。借着那次赛事,日本向世界展示了一个战后灰烬重生的形象,被美国炸成废墟的东京焕然一新,日本吹响了经济腾飞的号角,并再次融入国际社会。

但这一次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在瘟疫中举办大型体育赛事,全世界并没有太多先例。并且由于顶着民意坚持办奥运,许多不愿意得罪民意的日本商界开始与奥运会保持距离。例如,丰田这一著名的奥运会赞助商,其CEO临时决定缺席开幕式,亦决定不在日本播放奥运主题的电视广告。

《经济学人》的报道指出,即使不至于以“灾难”收场,它也难以给日本带来想象中的经济回报,也无法给日本带来民族的复兴之感。

“我真不知道我们做这些有什么意义或者是重要性,”东京大学社会学和媒体研究教授林香里(Kaori Hayashi)告诉《纽约时报》,“我们似乎是想从福岛的恢复开始,但它完全被人遗忘了。而现在我们想向世界展示我们战胜了新冠,但我们压根没能做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5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