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朗普影响力犹在,共和党拒绝参与国会骚乱调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朗普影响力犹在,共和党拒绝参与国会骚乱调查

败选之后,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仍具有极强的影响力,甚至可以说是仍然控制着共和党。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品达

美国国会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将于本周正式启动对今年1月6日国会骚乱的调查。但是,随着共和党表示拒绝参与,该调查将不得不在争议中起航。

1月6日的骚乱由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发动。当时,国会正在认证2020年大选的结果,有1万名特朗普支持者包围了国会,声称存在选举欺诈,要求停止认证选举结果。其中800人冲进了国会,使得国会不得不疏散,认证工作也一度中断。

此后,国会对骚乱的调查一波三折。最初,深受惊吓的大多数共和党议员一度也发声谴责骚乱,支持调查。不过随着事态平息,拜登顺利就职,共和党议员逐渐开始阻挠两党合作调查的努力。

国会原本打算由两党在参众两院共同建立一个独立委员会来调查骚乱事件。但是今年5月该提议在参议院仅获得54票支持,少于所需要的60票,独立委员会遂胎死腹中。

于是,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宣布将在众议院组建一个特别委员会来进行调查。特别委员会将有13名成员,民主党提名8人,共和党提名5人。民主党提名的8人中还包括虽为共和党人却一直敢于反对特朗普大选谎言的利兹·切尼(Liz Cheney)。

问题出在共和党提名的5人身上。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提名的5名众议员中包括吉姆·乔丹(Jim Jordan)和吉姆·班克斯(Jim Banks)。二人都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不仅在年初反对弹劾特朗普,而且还积极推动共和党人在国会推翻大选结果。

麦卡锡提名这两人参加特别委员会,其阻挠调查的意图已很明显。特别委员会的一些民主党成员就表示,比起担任特别委员会成员,二人更应该坐在证人席上接受委员会的质询。议长佩洛西自然也不能接受,她使用议长的权力拒绝二人成为特别委员会成员。

消息一出,麦卡锡就宣布共和党不再与特别委员会合作,而是将“自己调查事实”,并威胁称将剥夺任何参加特别委员会的共和党议员在众议院其他委员会中的席位。于是,特别委员会不得不在没有共和党高层合作的情况下开始工作。

相比之下,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和规则委员会联合启动的调查主要着眼于情报部门和警察系统在应对骚乱时的疏失,刻意回避了特朗普的责任问题。因此这一调查得以在两党共同支持下顺利举办。

国会调查的曲折启动,表明特朗普虽然败选,但在共和党党内仍具有极强的影响力,甚至可以说是仍然控制着共和党。

就在1月6日国会骚乱前夕,特朗普在首都华盛顿对支持者发表讲话,称“我会跟你们一起……我们要走到国会去。”事后他又在采访中说冲击国会的人是“可爱的人群”。因此,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直接煽动了这次骚乱,特别委员会的调查矛头也直指特朗普。

但是,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声望仍然很高。很多共和党议员担心自己如果公开反对特朗普,会在下次初选中被亲特朗普的候选人击败。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这些共和党议员选择追随特朗普到底。

这种心态也反映在他们对特朗普大选谎言的态度上。在1月6日国会认证选举结果时,即使刚刚被骚乱冲击,共和党的近200名众议员中仍有多达139人投票推翻选举结果。这充分说明了特朗普给共和党的压力。

特朗普对共和党控制力的另一例证,就是共和党党内反对他的人时至今日仍会付出代价。为此付出最多代价的人就是被民主党提名参加特别委员会的利兹·切尼。

她是小布什的副总统迪克·切尼之女,曾任共和党众议院党团主席,是众议院共和党的第三号人物,在政治立场上是坚定的保守派。但她认为政治斗争应有底线,坚决反对特朗普所谓“选举欺诈”的谎言。

今年2月时,惊魂未定的共和党众议员还能以145-61支持切尼继续担任党团主席。但到了5月,切尼继续公开批评特朗普,共和党众议员的态度也调转过来,将她从领导职位上罢免。

另一位到今天仍坚决批评特朗普的共和党众议员是伊利诺伊州的亚当·金辛格(Adam Kinzinger)。7月25日,议长佩洛西宣布任命金辛格为特别委员会成员。金辛格的坚持使他在共和党内也成为孤家寡人,他的11名家人甚至联名给他写信,指责他是在参加“恶魔军队”。

这一系列事件表明,特朗普对共和党的控制力仅仅在1月6日骚乱后的一段时间内出现过短暂动摇,随后很快便恢复。

这也反映在了共和党对2024年大选的前期准备工作上。一些呼声较高的共和党人已经开始为参选造势,但因为特朗普的存在,他们的活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提斯(Ron DeSantis)。他是共和党的新星,在不包括特朗普的2024年初选民调中屡次排名第一,近期也周游全国并参加各种政治集会。

但当今年6月西部保守派峰会的现场调查中德桑提斯以74-71超过特朗普之后,他就大为紧张。他的身边人士表示,他现在“非常担心”自己的崛起引发特朗普的猜忌。

另一名呼声较高的人选、南卡罗莱纳州前州长妮基·黑利(Nikky Haley)同样也是如此。在1月6日国会骚乱后,黑利是特朗普的主要批评者之一,并曾表示特朗普的政治生涯已就此终结。但到了今年夏天,特朗普的控制力恢复,她同样也改变态度,表示如果特朗普参加2024年大选,自己将坚决支持,不会与他竞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