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李嘉诚的最后一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李嘉诚的最后一战

搞研发可不像玩资本那么容易。

文|华商韬略  莫莉

成立20年才3款新药获批,过去3年就烧掉了约4亿美元。

随着和黄医药登陆港股,李嘉诚的医药帝国也渐渐浮出水面,但这真能助他再创财富神话吗?

身价又涨了

李嘉诚富的时间实在太久了。

自从1979年首次登上香港首富的宝座,40多年来,李嘉诚包揽了多项“首富”头衔,中国首富、亚洲首富,乃至蝉联十几年华人首富,书写了数不清的财富神话。

近年来虽然势头有所回落,但今年3月公布的《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李嘉诚仍以2200亿元的身价名列全球第43位,为香港首富。

而随着和黄医药上市,李嘉诚的身价也再次水涨船高。

6月30日,和黄医药登陆港股,首日大涨110%,总市值超过了700亿港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前多家本土创新药企登陆港股都破发,就连明星企业百济神州都没能幸免。

和黄医药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0年。当年,李嘉诚旗下长江和记黄埔在香港全资设立了和黄中国医药科技(简称和黄),后来在开曼群岛注册。这也是和黄医药的基础。

2001年以来,和黄通过合资、独资等形式,成立了医药、保健品公司,负责相关产品的生产、营销及分销。专注肿瘤药/免疫药物研发的部分,是2002年成立的附属子公司和记黄埔医药(简称和黄医药),其业务定位就是以创新药研发为主、成药销售为辅。

此次上市,和黄医药也是整个体系的核心品牌,取代了原来的和黄中国医药科技。

和黄医药上市,创新药无疑是吸引投资人追捧的最大噱头。而实际上,李嘉诚对和黄的最初定位是“创新植物药”,很多布局是围绕中药产业展开的。

比如和黄在内地合资建立的第一家药企,就是与上药集团旗下上海市药材有限公司共同投资2.2亿元,改造当时的上海中药制造一厂,也就是后来的上海和黄药业有限公司。

而老药厂原有的麝香保心丸,在此后每年都贡献数亿元销售额,至今仍然是公司的主打产品之一。招股书显示,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麝香保心丸的销售额,在2018年、2019年、2020年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达到了约85%、88%及90%。

2005年,和黄又与广药合资成立白云山和黄,主要是生产、销售自有专利的非处方药产品。

从国家药监局数据库看,包含了大批中成药产品,如口炎清颗粒、脑心清片等多款产品,都是独家品种。

▲和黄医药已上市及在研产品情况;来源:和黄医药公司官网

2009年,白云山和黄已经从年亏损近5000万元,转变成销售额近10亿元的中药企业,年均增长超过30%。不过今年年初,和黄医药将这家合资公司的全部股权以1.69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德福资本。

和黄医药之所以能够转向创新药,还多亏了后来创办再鼎医药的杜莹。2001年,她接受李嘉诚邀请,从辉瑞回国发展,经过几年的努力最终确定了小分子靶向药研发方向。

当时任和黄医药总裁的杜莹信心满满,称要在中国创新药领域“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

此后她牵头与阿斯利康、礼来等跨国药企合作,并促成和黄于2006年到英国伦敦证交所另类投资市场(AIM)上市融资。一直到2012年离开,杜莹可以说把和黄推上了创新药赛道,又送了一程。

设立16年后(2018年),和黄医药的首款新药呋喹替尼获批上市。到2021年,和黄医药有3款新药获批上市,还有10个在研管线。其中呋喹替尼2019年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当年销量就实现了90%以上增长。

2020年12月,和黄医药又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动土兴建了上海创新药生产基地。第一期工程建成后,年产能将达到2.5亿片片剂、5.5亿粒胶囊,该产能是2020年呋喹替尼胶囊销量的200倍到900倍。该园区第二期工程还将扩展到大分子化合物领域。

从这一布局看,和黄医药摩拳擦掌,颇有在中国医药市场大干一场的决心。

豪门“贵子”多

和黄医药并不是李嘉诚商业版图上唯一的医药“贵子”。

事实上,李嘉诚在内地医药领域频繁落子的同时,长江生命科技也在建立并很快在香港创业板拆分上市。

这家企业由李嘉诚长子李泽钜“操盘”,主要业务范围是生物科技产品的研发、商业化、推广及销售,长江实业握有45.31%的股权;李嘉诚基金会持股比例29.50%。

根据招股书,当时长江生命科技的产品覆盖了生态农业(肥料、动物饲料添加剂)、环境治理、医药、保健食品、护肤用品五大领域,但只有化肥领域拿到了专利。

在医药领域,该公司称正草拟50项专利申请,遴选部分产品在中国进行初步人体测试。从后续公告和报道可以大致还原,“部分产品”中包括了艾滋病治疗方案理论。

李泽钜曾称,该公司就此与协和医院、佑安医院在进行临床应用试验,初步数据已经印证了理论,包括七八成患者症状明显改善或完全消失,免疫功能得到一定程度恢复等。

上市以后,长江生命科技多次变动股本结构,增加股票发行数量。特别是2006年5月份这次,受到其发行股票消息的刺激,生化股在港股还受到了一轮热炒。

有一家企业只是因为名字与长江生命科技类似,股价大涨了近20%;另一家同类企业,一天内股价飙升了100%以上。

到2008年,因为主板有助于提升集团地位、增加股份交易流通量,长江生命科技撤出创业板,正式登陆主板之时,已经发行股份9,611,072,400股,相比2002年最初发售的6,407,000,000股,增加了50%。

2012年,长江生命科技又将癌症免疫治疗方案的研发业务单独拆分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拆出部分Polynoma的黑色素瘤疫苗,也是长江生命科技的核心科研项目之一。

黑色素瘤被称为“癌中之王”,是很多抗癌药产品争相攻克的高峰。默沙东的癌症免疫药物K药就曾因传出美国前总统使用该药联合放疗,治好了已转移到大脑和肝脏的黑色素瘤,而股价直接翻倍。

长江生命科技也凭借黑色素瘤疫苗屡屡受到资本青睐。过去的近十年里,每次企业宣称其相关研发有进展,甚至将要公布数据,都会引发股市的狂欢。

2019年11月,长江生命科技发公告称,其在研黑色素瘤抗原疫苗取得重要进展,同时其相关临床数据将公布。两天内,公司的股票就大涨了300%。

此后,市场虽然有所冷静,但2020年还是经历了两次上涨:一次是企业宣称将展示疫苗临床数据,股价涨了7%;一次是该产品获得FDA(美国食药监局)快速通道资格,引发股价大涨20%左右。

过去近20年里,尽管资本操作频繁,长江生命科技在研发领域却乏善可陈。

从公司营收情况看,目前近50亿港元年收入,主要来自农业相关业务和保健产品业务——维生素、免疫类产品等,基本都是后来收购的产品线。

“长生不老梦”

不管是和黄医药,还是长江生命科技,都只是李嘉诚医药版图中的棋子。

李嘉诚为何布局医药领域?坊间也有很多传言,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为了圆其“长生不老梦”。

早在1999年,李嘉诚就联手香港新世界集团主席郑裕彤共同出资400亿元,在香港地区建造中药港。

按照官方设想,这个港口集生产、贸易、研究、咨询和中医人才培养为一体,未来将成为国际性中医中药中心。香港还通过立法会编制通过了《中医药条例》等一系列法律法规,雄心勃勃地想在中医药领域实现大发展。

与此同时,和记系加快了与老字号合资的步伐。除了和黄与广药白云山合资的白云山和黄,和记还与北京同仁堂合作开办了公司——北京同仁堂和记医药投资有限公司,总投资7.8亿元。

2000年,和记黄埔全资子公司和记中药等又联手与同仁堂科技在香港建立了同仁堂和记(香港)药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总额2亿港元。同仁堂科技在香港上市后,李嘉诚通过和记黄埔斥资近2000万港元,买入10%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2012年,李嘉诚还与国际巨头雀巢合资成立一家公司,负责开发治疗肠胃疾病的中药。

2014年,为了扩建复方丹参片、板蓝根主要原材料种植基地和生产车间,公司还计划投资10亿元。

2018年,李嘉诚又投资了5亿元在云南建立三七生产基地。

回顾进军医药领域的几十年,李嘉诚对健康、青春、生命的追求越来越明显。

大举进入中医药产业的1999年,李嘉诚刚被福布斯评为全球华人首富,当时他已经71岁。

财富已经登顶,生命却在走向归途,难免让人不甘心。

嫡系的长江生命科技也是在此后一年成立。这家公司的宗旨就是要“改善人类健康及环境生态,致力提升人类生活质素”,李嘉诚基金会持股近30%,可见对其的支持力度。另据相关报道,该公司聚焦生物科学领域,也是李嘉诚建议的。

此后,李嘉诚对生命科学的基础研究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2011年,李嘉诚基金会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捐赠4000万美元,用以建立“李嘉诚生物医学和健康科学中心”。

2014年,他又捐出1000万美元,支持加州大学的伯克利分校、旧金山分校做基因组学创新计划。

2020年诺贝尔医学、化学两个奖项的两名得主——加拿大亚伯达大学李嘉诚应用病毒学研究所总监霍顿(Michael Houghton)及美国生物学家、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李嘉诚生物医学与健康科学讲座教授道德纳(Jennifer A. Doudna),均曾受益于李嘉诚基金会的捐资。

他们获奖的理由分别是发现了丙型肝炎病毒以及基因编辑,后者是通过基因剪刀改变动植物、微生物DNA的一项研究,二者都是对生命科学的重大突破,对医药产业发展影响巨大。

长江生命科技一直在推进的黑色素瘤疫苗研发项目,如果成功,也是对抗“死神”的大杀器。

到2017年,李嘉诚干脆直接投资2亿港元开发和销售“长生不老药”。此类药物的主要成分NMN(全称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NR(烟酰胺核糖),备受民众和资本市场热捧。

一时间“李嘉诚推荐”“年轻三十岁”等成了同类产品宣传必用的噱头。

的确,有什么比90多岁的老人健步如飞、牵着小30多岁女朋友的手逛街更有说服力的呢?

甚至有人说,“只要李嘉诚还活着,我买的长生不老药就是真的”“就算李嘉诚没能实现长生不老,也在为人类长生不老作贡献”。

然而,能否实现长生不老梦姑且不说,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李嘉诚,在医药领域却似乎没了用武之地。

烧别人的钱,做自己的药

中药港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实现预想中的大发展。

2019年以来,陆续有专家揭开NMN、NR的神秘面纱,所谓的“长生不老药”,其实只在小白鼠身上做过实验,在人身上效果如何还未得到验证。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很快“封杀”了相关产品。

长江生命科技关于艾滋病新疗法的“进一步研发工作”最终不了了之。而其在研的黑色素瘤疫苗经历了9年的研发,目前仍未确定何时上市。正常情况下,生物制药通常的研发周期为7-8年。

与之相比,和黄医药的表现相对较好,至少还有3个创新药已经获批,但亏损却仍在扩大。

根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和黄医药每年的亏损从0.748亿美元到1.06亿美元,再到1.26亿美元,逐年扩大。

企业对此的解释是“研发支出高”。根据招股书,2018年以来,和黄医药研发开支分别是1.024亿美元、1.274亿美元、1.755亿美元。也就是说,仅过去三年,新药研发就已经烧掉了4.053亿美元。

但这并不能掩盖其产品销售不乐观的窘境。

和黄医药已经获批并商业化的两个产品:2018年获批的呋喹替尼(商品名:爱优特)和2021年获批的索凡替尼(商品名:苏泰达),市场表现欠佳。其中,呋喹替尼2020年大降价进医保,当年销售额3370万美元(折合约2亿元人民币),而同期进入医保的国产PD-1销售额达到10亿元级别。

自身造血能力不强,李嘉诚整个商业版图对创新药研发的支持也不多。

相比对中药产业的阔绰投资,和黄医药创新药研发的主要资金来源是合资、融资、上市。

根据招股书,和黄医药自成立以来,获得的长江和记的财务支持,主要是以银行贷款承诺形式提供。此外,就是其他第三方投资以及上市、后续发售等形式获得的款项。

可以看到,到2020年年底,该公司与合作伙伴为肿瘤/免疫业务投入超过9.7亿美元,而这笔钱也与近年来企业的融资总数基本相近。

过去近20年里,和黄医药经历了至少6轮融资,包括3次公开上市融资,分别是2006年登陆伦敦证券交易所和2016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以及向港交所提交申请,2021年6月30日正式敲钟。这些总融资金额恰为10亿美元左右。

而且从收入结构看,在创新药的外壳下,中药和商业板块才是实力担当。

2018年至2020年,和黄医药收入分别为2.141亿美元、2.049亿美元和2.280亿美元。

其中,肿瘤/免疫业务收入分别是4123.3万美元、2679.2万美元和3021.5万美元,在总收入中占比分别19.25%、13.08%、13.25%,主要收入来自其他业务,即处方药、保健品的分销及营销等。

长江生命科技虽然有黑色素癌疫苗等多个产品在研,但其研发投入却不足10%。

2017年年报显示,研究和研发投入约1.74亿港元,占当年总收入49.7亿港元的3.5%,即便是占到人类健康业务收入的比例也只有6.4%;2020年,研发投入还进一步降低到1.49773亿港元,约为总收入的3%。

▲长江生命科技近两年收入及研发投入情况。来源:长江生命科技公司财报

医药领域投资大、研发周期长,回报周期更长,有悖李嘉诚一贯“低买高卖”的经营理念。

从市场上看,小分子靶向药市场竞争仍然非常激烈,前景并不乐观。

和黄医药多为与PD-1产品联合用药的研究,其商业意图已经十分明显,就是想搭免疫疗法的“顺风车”。只是研究结果还没有最终揭示,能不能上车还未可知。

虽然短期内,和黄医药顺利登陆港股,李嘉诚的财富实现大涨,但是从长远看,医药能否成就李嘉诚的又一个财富奇迹,恐怕还需要更多数据说话。

只是对于已经92岁的李嘉诚而言,做大医药产业,可能也是其商业版图的最后一战了。

[1]《李嘉诚布局中药港》作者:陶正洲、应允福

[2]《李嘉诚公司突然火了!2天狂涨近300% 原来是“神奇的疫苗”要来了》中国基金报

[3]《反转:李嘉诚加持的“长生不老药”,竟只是小鼠实验有效》cc情报局

[4]《李嘉诚眼光真毒:只花了3亿,就砸出一个诺贝尔奖》正解局

出品人:毕亚军

主编:王晓责编:周怡 刘彦潮

美编:杨亚姣运营:方乐迪 张婵 倪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