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南京疫情中的“黄码”之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南京疫情中的“黄码”之困

与健康码“莫名其妙”变黄相比,对于黄码人员的管理缺位才是南京疫情目前所面临的更大问题。

南京所有小区全面实行出入严格管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原祎鸣 谢欣

编辑 | 谢欣

“我出去谁知道啊?”

7月28日,一位南京市健康码“黄码”市民对界面新闻记者发来了这样疑问。

这位南京市民称,自己最近并未到过禄口机场附近地区,并不知道自己的健康码为什么变黄,而变成“黄码”后,也无人联系他进行检测或是隔离,仅靠个人自觉进行了核酸检测和居家隔离。

从最初的“黄码”孕妇就医难,到“黄码”隔离无人管,在本轮南京疫情中,并不清晰的“黄码”管理,给困在疫情中的南京市民带去了诸多难题。

令人困惑的“黄码”

7月24日,微博ID为“清雨fanruyi”的网友在微博上称,包括她在内的100余名孕妇由于健康码变黄,没有办法进行必要的产检。其在联系南京当地社区、社区医院、派出所、防疫办、卫健委、12345(市长热线电话)后,都没有得到回应。

自此,#南京黄码孕妇如何就诊#、#南京江宁区黄码及封控区患者就医指南#等多话题冲上微博热搜。

7月26日,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在南京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称,南京市江宁区防疫专班人员已将其安排到江宁医院产检,目前该网友对江宁区相关工作表示理解和满意。

虽然该孕妇的问题已被解决,但“黄码”造成的影响仍在继续。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郑春发在南京第四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7月25号7点起,南京市域边界离宁的公路上会设有68个离宁查验点以对驾乘人员进行核酸阴性证明的核验和健康码的查验。对健康码是黄码,不能提供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的,将予以劝返;对健康码是红码的,将引导至就近的集中隔离点,进行14天的隔离医学观察。

据央视新闻报道,7月26日起,南京公交集团将全面实施乘客凭本人健康码绿码乘坐公共汽车工作。持健康码黄码或红码人员不得乘坐公共交通,并按相关规定处置。

但健康码变黄的标准是什么?2020年3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曾表示,各地健康码生成的标准不一。

如今年6月,广东省新冠肺炎防控指挥办疫情防控组曾公开表示,当地健康码变黄的标准为:

居民如果在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停留过的重点场所附近区域活动并停留过,并且和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可能存在接触,那么个人所持的健康码就纳入了黄码的范围。但在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停留过的风险时段之后出入这些重点场所的人员不会被判定为黄码。

7月23日,杨大锁在南京市第三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南京当地健康码黄码的标准为:

7月10号至20号进出过南京禄口机场的人员。

广州和南京两轮疫情的传播源头完全不同——广州第一个被报告的病例引发的是“早茶传播链”,基于熟人和社交网络进行社区传播,但南京则发生在人员构成更为复杂的机场。因此,根据疫情特点,对赋予黄码的标准进行调整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

但是,众多南京市民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从未经过禄口机场,“健康码”还是“一夜之间”突然变黄了。

据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健康时报》报道,东南大学九龙湖校区的在校生表示,目前其所在的班级至少三分之二的人都是黄码,有些同学甚至并未出过校门。

也有南京市民对界面新闻记者透露,自己的“健康码”甚至经历了变黄、变绿、再变黄的过程,但期间自己并未到过禄口地区,令人费解。

7月24日,#官方回应未进出过禄口机场苏康码变黄#又登上微博热搜。第四场新冠疫情发布会上市委宣传部一级调研员鲍云海表示,关于“黄码”的问题,正在抓紧研究,将尽快回复。

7月27日,南京市在举行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时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在谈到“黄码”时表示,卫健委会通过对大数据的进一步精准分析研判,在后台把符合条件人员的苏康码由黄码转为绿码。

据中国江苏网交汇点报道,“黄码”市民可以通过“12345”在线申请或人工转码。人工转码,需要市民凭三次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向所在地街道或者乡镇申请“黄码”转“绿码”,打印“经停禄口机场人员转码承诺书”并签字拍照,将行程卡和身份证的正反面截图或拍照,再由工作人员发起申请。

“黄码”之后谁来管理?

如果说,当前南京当地市民健康码“忽黄忽绿”或是由大数据精准度等原因所致而尚可理解的话,那么当地目前对于“黄码”人群、乃至全体人群的防疫检测、分流管理状况则令人担心。

根据南京市此前的通报,对于“黄码”的人员,原则上一律实施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条件不具备的地方,按规范严格实施居家健康检测,对所有黄码人员一周内实施3次核酸检测,检测结果阴性者可以恢复绿码,并视情解除健康管理措施。

然而,从社交媒体以及多位南京市民对界面新闻的讲述中可发现,这项规定并未得到很好执行。

本文开头的这位南京当地“黄码”市民便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己健康码变黄后,至今未接到社区或者任何相关防疫部门通知要求居家隔离或者进行核酸检测,而是其自己自觉前往检测点自费进行了核酸检测。随后,检测点人员要求其进行居家隔离,但是也并未有相关人员对其隔离情况进行查看。

这种情况也并非孤例。另一位南京江宁区居民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己在南京疫情发生后从外地回宁,随后被要求居家隔离,但令人诧异的是,在其隔离期间,与其同住的父母却依然可以正常上班。

据“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指挥部”要求,健康码为红码的人员将就近引导至集中隔离点实施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但是具体落实所产生的偏差,可能会造成新的风险。

7月27日的南京市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曾通报,自7月25日设立全市公路市界68个离宁查验点以来,68个离宁查验点共查验车辆近12万辆,查验人员近20万人,劝返人员近3万人,查验出黄码人员2600人,其中红码人员2人。

也就是说,距离南京疫情发生已经接近一周,依然有大量的黄码和红码人员没有切实得到管理,甚至还尝试离开南京。

(界面新闻记者胡颖君对此文亦有贡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74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