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年换7家公司,95后跳槽多疯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年换7家公司,95后跳槽多疯狂

一份工作干半年,够久了。

文|开菠萝财经 李楠 吴娇颖 路俊迪 苏琦 金玙璠

编辑 | 吴娇颖

这届年轻人,工资不一定很高,但工作换得很勤。

领英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职场人第一份工作的平均在职时间呈现出随代际显著递减的趋势。70后的第一份工作平均超过4年才换,80后则是3年半,而90后骤减到19个月,95后更是平均在职7个月就选择了辞职。

为什么年轻人爱跳槽?频繁跳槽,是一时冲动还是忍无可忍?接二连三换工作,他们后悔吗?

开菠萝财经和五位在职场中频繁跳槽的年轻人聊了聊,发现有人一年最多换了七家公司,有人最短一次工作经历只有三天,有人每跳一次槽就转一次行。

他们之所以跳槽,要么因为公司内斗严重,晋升无望;要么因为工作量太大、没有私人空间,甚至身体状况“亮红灯”;要么是想趁着年轻多折腾。

有意思的是,在年轻人眼中,职场是绝对的双向考核。他们虽然初入职场,但对直属领导、公司老板甚至公司文化都有“考核”,拒绝劝酒文化、拒绝感恩文化,拒绝职场PUA、拒绝配合老板表演,拒绝上级用命令式口气让他做事。

这些被扣上“跳槽侠”帽子的年轻人都不后悔。经过几次跳槽,有人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一次比一次接近理想的职业;有人为了应对HR的质疑,学会了精修简历、在面试中包装自己;也有人决定暂时不再工作,换一种生活方式;还有人仍在准备跳槽,且对下一任老板的要求是“是个正常人就好”。

大厂涨薪快,但更催人“老”

徐畅 | 24岁 一年跳槽3次

去年,我从一所“211”大学的传媒专业毕业,加入了某二线城市的一家传媒公司做策划工作。这家公司成立已有3年,在行业内小有名气,开出的薪资也还可以。

入职后,我才发现公司有“劝酒文化”。老板喜欢组局,一组局就喝酒,每个人都得轮流敬老板,说一些“场面话”。

我入职的第50天,在公司成立三周年的庆典局上,一个老板请来的合作伙伴拿我开玩笑,说“小姑娘不光案子好看,长得也好看”,还拉着我不放,让我陪他喝几杯。我心想“凭什么要受这委屈”,酒壮怂人胆,我一激动现场演了出电视剧情节,拿酒泼了他一脸,转头就走。

第二天,我去公司办了离职手续,走出公司大门就把老板和同事拉黑了。

辞职后,我来到北京,做新媒体运营。这个岗位的缺点是,生活和工作没办法完全分开,有时候半夜12点有突发热点,也得爬起来赶稿子。

工作中,我认识了一个在互联网大厂做运营的朋友,他劝我跳去大厂,“反正都这么累,还不如去个更大的平台,拿更多的钱”。在朋友的劝说下,我干了5个月后跳槽去了大厂。面试的时候,HR也问了我之前两次离职的原因,我实话实说了,对方表示可以理解,加上我作品过关,如愿进入大厂做运营,工资涨了50%。

拿更多钱,就得干更多活。当时我负责的是一块新业务,工作量大,很多东西要从头学,晚上11点多到家是常事,我完全没有私人空间。

拿到工资的那一刻是开心的,最多的时候拿到过两万,这对于毕业一年、从二线城市来、又没有什么核心技术的我来说,非常知足了。

但我的身体却渐渐亮红灯了。亚健康状况一只手都数不过来,腰椎不正常、电解质不正常、肝功能不正常,甚至激素水平都是乱的。那天我非常认真地照了镜子,感觉自己不像一个24岁的女孩,脸上满是疲惫,眼睛里没有希望。

就在那一瞬间,我决定换一种方式生活。第二天,我递交了辞呈,花一周时间完成工作交接,给自己安排了一次迟来的毕业旅行。我去了湘西,看到了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也去了东北,在热气腾腾的烧烤摊上听人侃大山。最后,我决定去考研。

我一年跳槽了三次,现在觉得,不喜欢的事情,没必要坚持;不喜欢的地方,一刻都不要多待;不要总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多从外界找原因。世界很大,工作很多,你总会找到自己的热爱。

自信点,就是老板的错,你只是倒霉而已

Sherry | 24岁 一年跳槽3次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小型公关公司,每天都要“表演加班”到晚上10点。

其实我们的工作根本没这么忙,一般下午五六点钟就做完了。每到傍晚,大家面对着电脑乱敲一通,扮演出很忙的样子,直到把老板耗走。

而我的老板,就算闲得在办公室跟大家闲聊,也不走,因为她要在她的领导面前塑造“努力”人设。

如果你做完手头的工作就下班,在老板眼里意味着“工作量不饱和”。刚离开办公室,老板就会开始“夺命连环call”,让你“喜提”一个并不着急甚至是她主观臆造出来的工作,并要求明天上班之前交。为了回家能睡个好觉,我只能每天在办公室配合老板表演。

另外,老板要求,每天下班后要提交工作日志,并且必须记录10件事。即使我用一整天的时间写了一篇几千字的稿子,或者完成了一个几十页的PPT,甚至经过多方对接推动项目取得了关键性进展,也只能算作是十分之一的工作,其他九件事必须补齐。为了凑齐工作日志,我只能优先做那些没有意义但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事,反而把更有价值但耗时长的工作尽量排在后面。

我很懊恼,我认为这不是衡量员工工作价值的正确方式。但老员工说我错了,他觉得我们的价值不在于推动工作,而在于服务好老板,这样才能过得舒服点。这些和我价值观相悖的职场生存法则,让我变得不自信和不快乐。于是,入职的第四个月,我离职了。

这段不愉快的工作经历,让我之后一直在挑选老板。

我的第二份工作,也是做公关策划。但是第二任老板特别爱招应届毕业生,她挑员工的标准不是能力,而是听话。按照她的话术,你刚毕业所以你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会你就得学,并且只有加班才能学。有时她会公开和其他部门领导炫耀如何“驯服”员工,甚至自以为高明地分享自己的招聘经验:尽量招聘来自偏远山区的、乖的、不能有太多想法的,这样好控制。发现不对劲后,我赶紧溜了。

我的第三任领导,喜欢听员工说大话。在他的字典里,那些没有经过论证是否可行的工作逻辑,等于“只有敢想才敢干”,那些说话靠谱的员工,反而被指责“没有上进心”。没干多久,我就受不了了。

目前,我还在寻找第四任老板的路上,不奢求老板是个“好人”,只希望他是个“正常人”。

求职过程中,我频繁换工作的经历确实会被HR重点询问,但我认为HR的态度也能体现一家公司的价值观。工作永远是双向选择,他们在选择我,我也在挑选他们。

我觉得,大家不要被所谓的“职场生存法则”困住,不要总是有问题就从自身找原因。自信点,就是老板的错,你只是倒霉而已。

一年跳槽7次,没过试用期就不写在简历上

木木 | 27岁 一年跳槽7次

跳槽最频繁的时候,我一年换了7家公司。

因为频繁跳槽,我会在准备简历和面试的时候做一些包装,毕竟有些实话虽然“真诚”,但是不够“体面”。比如,一些没待满一周的工作经历,可以不用写在简历上。有两家公司我没待满3天,公司档案还没有录入,查不到入职记录,所以我没有呈现。

找工作是个双向选择,当前的大环境下,求职者相对弱势,可以适当包装自己,但也需谨慎。不过,不管如何,我都不会在面试时说前司的坏话。当有HR提出我换工作的频率有点高时,我就会强调我在一家创业公司待了两年,给HR一个我稳定性还不错的案例。

我的每份工作多多少少都经历了职场背叛、疑似职场PUA,也出现过厌食、脱发等情况。因为不停换工作,担心失业,有时还需要劳动仲裁,那段时间整个人非常焦虑,求职时也会自卑。

说到离职原因,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与老板的价值观有冲突。我在一家公司遭遇过疑似职场PUA,领导一边说我能力不够,一边又疯狂安排各种新项目给我。当时正赶上疫情,就业形势严峻,我很害怕失业,长期处在精神和身体都高度紧张的状态。

让我更绝望的是,领导对我的态度。如果我对她的决定提出疑问,她就会一直反问“你是在质疑我?”然后对我施压。我们整个小组都处于这种状态,但没有一个人敢提出异议。就连我向她提离职,她还在反复问我“你确定?”,并强调“我对你失望了”。我闺蜜听说之后,问我是不是被职场PUA了,我才后知后觉,好像真是如此。

选择工作的时候,我还会非常重视公司的业务前景、是否有办公室政治、所在岗位的天花板、项目的实操机会等,因为这些都会影响我30岁以后的职业生涯。如果达不到我的标准,我就会跳槽去寻找新的价值感和存在感。

至于该不该跳槽,我建议大家保持平常心。天下没有好赚的钱,自己对自己的决定负责、不后悔就行。

趁年轻多折腾,跳一次槽转一次行

小欧 | 25岁 一年多跳槽5次

一年多时间里,我一共换了5次工作,时间最长的不到10个月,最短的三天。

大学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职业培训公司当销售。干了几个月后,我发现这并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我想尝试更有创造性的工作,就跳槽去了一家垂直媒体当记者。几个月后,我跳槽到现在的广告营销公司做数据分析。我还在跳槽期间,去了另外两家提供类似岗位的公司,不过没干超过三天就走了。

可能因为我每次跳槽都是想转换职业方向,一时半会很难准确找到合适的,需要做大量的功课、接触新领域甚至去试岗。所以每次换工作,我都会多拿几个offer,同时跟对方HR协商,先不签正式合同,让我先去工作几天试试,不行我就放弃。

期间我面试遇到的HR,还算挺开明的。每个公司的HR喜好和风格不同,但只要你真诚地去表达你的意愿,告诉他你为什么跳槽和你的职业规划,对方基本会表示理解。不过,这个过程里还有一种“幸存者偏差”,如果HR特别在意你曾经频繁跳槽,他压根也不会让你去面试,在筛选简历时就pass掉了。

我频繁跳槽的目的,就是为了有一天能不跳槽。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定性,想要尝试更多的可能,趁年轻多折腾折腾。更高的薪资、更好的工作环境、更大的进步空间等诉求,我在跳槽时也会考虑,但不是优先考虑项,甚至我第二份工作的薪资还没有第一份高。

我大学专业是化学,但从来没有考虑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这可能也是我比较轻易就选择换工作、换职业方向的原因。很多从事本专业相关工作的人,是不太愿意转行的,因为沉没成本更高。

回过头来看,我肯定也是走了一些弯路的,比如我完全可以从第一份工作所在行业转到第三份工作所在行业,但在当时,第二份工作就是唯一或者最好的选择了。每次的决定,都是基于当下的心境和现状去做出来的,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完。

经过之前几次跳槽,我觉得自己一次比一次更接近理想的职业方向,越来越清楚自己喜欢什么、愿意从事哪方面的工作。我现在的工作做了半年,目前也在考虑跳槽,这次是希望能去更大的平台从事类似的岗位,也会更多地去考虑薪资、成长空间的问题了。

不要内斗、不当螺丝钉,每次跳槽目标明确

何云英 | 26岁 一年跳槽3次

从南京到广州,从广州到上海,最后又回到广州,2019年那年我疯狂跳槽。不到一年时间,我从上市男装企业跳到上市女装企业、上市童装企业,最后跳到一家服装领域的创业公司。

我是以管培生的身份进入上市男装企业的,从早期负责终端运营,到后期负责一个区域的运营。但这是一家老派的上市公司,内部有派系之间、本地和外来之间的各种矛盾,我的晋升路径也因此受阻。

2019年年初,我跳去了一家女装上市公司,因为女装行业的想象力远大于男装。这家公司整体不错,但不适合我。

我们部门老员工多,他们都有家庭有孩子,非常看重这份工作,领导说什么都照做。在那个环境里,我的表达欲完全被压抑了。我们年轻人在职场希望被尊重,你可以指出我的问题,但不要只把我当成一颗螺丝钉对待,用上级对下级的命令式口气让我做事。

苦于没有发声路径,我在入职4个月后,就辞职跳去了一家上市童装企业。不过,短短1个月又离职了。

这家公司是童装行业头部公司,内部有极强的感恩文化,我离职的直接原因是直属领导太套路,“职场PUA”我。比如,我们已经达成一致“要整顿终端部门”,他说自己不好下手,让我这个新人来推进,那我势必会遭到终端部门的抵触,他不但不跟我一起解决问题,还当“老好人”,私下安抚他们。

在上市公司待久了,我发现我只能当一个螺丝钉,很难创新,就想体验一把创业公司。2019年年末,我跳到一家服装领域的创业公司,工作权限很大,对外可以代表整个公司。

我不但跳槽经验丰富,面试经验也多于常人。我的所有面试都是一次性通过的,我的经验是,打铁还需自身硬,但“方法论”更重要。

比如,在HR面前展现自信心,对用人部门主管强调执行力,对总经理多讲行业观察,还要利用人力部门、用人部门之间关注点的差异,给自己争取机会。面试也需要语言技巧,回答问题时要适当做一些修辞,只要保持百分之五六十的真实度就行,人力和部门领导也会默认只相信一半。

我一个同事工作十五六年了,学历、专业能力都特别好,但面试时总是很怯懦。为了指导他,我就先“替”他去面试“探底”,摸清这家公司人力部门风格、组织架构如何,他再做针对性的准备,最后面试成功了。

我一点也不担心被扣上“跳槽侠”的帽子,我从业以来一直在服装行业,现在领域越跳越细分,而且既拥有大厂经验,有标准化的方法论、组织架构思维,又有创业公司需要的脑洞和做破冰业务以及“一人多岗”的经验。等我行业资源、工作方法论各方面都成熟了,再跳槽的目标就是“变现”,绝对不会再在薪资上委屈自己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徐畅、Sherry、木木、小欧、何云英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