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在社区如何接受矫正?他们从“最美书店”重返社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在社区如何接受矫正?他们从“最美书店”重返社会

全国累计478万人接受社区矫正,累计解除矫正对象411万。社区矫正期间,矫正对象的再犯罪率只有0.2%。 在上海,2020年有7个区实现了社区矫正对象零再犯。其中,徐汇区更是将这项记录保持了8年。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刘素楠

数年前,因犯故意伤害罪,尚未成年的妍妍被投入监狱服刑,在大墙内度过了很长一段光阴。在监狱民警和帮教志愿者的帮助下,妍妍在狱内积极改造,表现良好,获得了假释机会。

2019年,她结束了狱内生活,在徐汇区接受社区矫正。这一年,我国出台了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区矫正法》。该法于2020年7月1日正式施行,自此以后,社区矫正工作有了法律规范,步入正轨。

社区矫正是将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的四类罪犯置于社区内,在判决、裁定或决定确定的期限内,由专门的国家机关在相关社会团体、民间组织和社会志愿者的协助下,对矫正对象进行监督管理、教育帮扶,促其在一个社会化、开放的环境下顺利回归社会。

根据2019年的数据,像妍妍这样在社区接受矫正的对象,全国累计达478万人,累计解除矫正对象411万。社区矫正期间,矫正对象的再犯罪率只有0.2%。

在上海,2020年有7个区实现了社区矫正对象零再犯。其中,徐汇区更是将这项记录保持了8年。

徐汇区社区矫正中心宣告室。摄影:刘素楠

(一)

“很多人从大墙出来回到社区,面临最大的困难,是生存问题。”徐汇区司法局社区矫正科科长王鸿歌说。

妍妍回到社区的时候仅20岁出头,父母已经退休,家里除了她,没有其他劳动力可挣钱养家。可是,始终没有企业愿意接纳她。多次面试无果,焦虑、失落的情绪开始影响到妍妍。

钟书阁徐汇店总经理朱兵了解之后,按照书店录取员工的正常程序进行面试。王鸿歌陪她一起过来,面试结束后,妍妍被录用,她当即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分享这个好消息。

但是,与社会脱节那么多年,突然融入到一个新的集体和新的环境中,妍妍到底能否适应?

徐汇滨江的钟书阁位于绿地缤纷城,图书库存350万册,获誉“中国最美书店”,也被视为中国实体书店转型的标杆。2019年,书店成为了徐汇区安置帮教志愿者协会成员单位,挂牌成为徐汇区社区矫正法治道德教育基地,并为区级公益服务活动的开展提供了便利条件。

摄影:刘素楠

朱兵是一位退役军人,也是一名优秀共产党员,他不但将书店生意经营得热火朝天,还热心慈善公益活动。他带着妍妍介绍了前台和后台两种工作,前台主要和来店的客人打交道,后台的工作主要是图书编目。妍妍选择了不与客人打交道的后台工作。

起初,她沉默寡言,不太与人说话,在工作上却异常卖力。平常图书编目一天的工作量是350-400册左右,她却能完成500册的工作。“图书编目的软件很多,要学会所有软件其实很难,但她一个人就学会了这些软件。”朱兵对她很赞赏。“其实图书编目是图书行业比较紧缺的岗位,她精通所有图书馆软件,任何图书馆、书店都需要这样的人才。”

国家鼓励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为社区矫正对象提供就业岗位和职业技能培训,招用符合条件的社区矫正对象的企业,可按照规定享受国家优惠政策。但是,为了保护妍妍的隐私,朱兵决定不享受这份税收优惠。整个书店,只有他一人知道妍妍的真实身份。

“她在我们这儿养成最好的习惯就是喜欢阅读。”朱兵说,“店里所有的书员工都可以借回去看。”

慢慢的,妍妍适应了书店的工作,提前转正。有一次,王鸿歌去钟书阁买书,远远地就看见妍妍和同事们有说有笑地聊天。妍妍一见到她,突然立正,笑容也停了下来。王鸿歌朝她微微点点头,赶紧转过身去,怕影响她。再后来,在钟书阁与其他单位的联谊活动中,妍妍还找到了男朋友。

截至目前,钟书阁已累计接收了5位社区矫正对象,开放了约15%的工作岗位。“钟书阁就是一个教化育人的地方。”朱兵认为,“一对一帮教可以防止他们再犯错误,而且他们非常珍惜工作,比我们正常招进来的员工还要努力。钟书阁是在做有意义的事情。”

目前,徐汇区完成了“一中心五基地”的教育平台建设,即以社区矫正中心为主阵地,秋海堂为国学文化教育基地、钟书阁为法治道德教育基地、吕鲜人家为公益劳动基地、邻港养护院为安置帮教过渡基地、孜途国际艺术中心为特殊对象未成年子女关爱基地。

结合“四周一轮”集中教育、“两先讲师团”、“智普法”在线教育等形式,徐汇区社区矫正中心为社区矫正对象提供了更为科学、更为合理也更为安全的教育矫正环境,让对象回归融入社会之路变得更加平坦。

钟书阁。摄影:刘素楠

(二)

“原来我们把‘社区矫正’称为‘社区服刑’,现在理念发生了变化。”徐汇区社区矫正民警张若云说。

《社区矫正法》的最大亮点之一便是注重社会关系修复和矫正对象融入社会,社区矫正的核心任务是监督管理和教育帮扶。《社区矫正法》强调,要充分保障社区矫正对象享有的合法权益。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刑法室主任王爱立曾指出,当前,社区矫正对象有90%以上都是缓刑犯,这部分人一般都属于初犯、偶犯、过失犯,犯罪情节较轻,也有悔罪表现。所以,通过适度监管和有针对性的一些矫正措施,充分发挥社会各方面的力量来进行矫治教育,有利于社区矫正对象顺利回归社会。

最明显的一个改变就是,《社区矫正法》对电子定位仪器的使用做出了科学的规范,禁止(排除)了不区分情况全员佩戴和长时间佩戴的现状。

《社区矫正法》第29条规定,社区矫正对象有下列情形之一,经县级司法行政部门负责人批准,可以使用电子定位装置,加强监督管理:

(一)违反人民法院禁止令的;

(二)无正当理由,未经批准离开所居住的市、县的;

(三)拒不按照规定报告自己的活动情况,被给予警告的;

(四)违反监督管理规定,被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

(五)拟提请撤销缓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收监执行的。

前款规定的使用电子定位装置的期限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不需要继续使用的,应当及时解除;对于期限届满后,经评估仍有必要继续使用的,经过批准,期限可以延长,每次不得超过三个月。

另一个明显的改变体现在外出请销假制度。据张若云介绍,以往注重刑罚执法,对请销假的审批管理十分严格,仅家庭重大变故和就医两种情况可以申请请销假,如今的矫正法则更注重权益保护。

根据《社区矫正法》规定,对于因正常工作和生活需要经常性跨市、县活动的,可以根据情况,简化批准程序和方式。

《社区矫正法》还规定,开展社区矫正工作,应当保障社区矫正对象的合法权益。社区矫正的措施和方法应当避免对社区矫正对象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造成不必要的影响;非依法律规定,不得限制或者变相限制社区矫正对象的人身自由。

社区矫正对象陈义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他是一名汽车制造行业的技术型人才,也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在法院判决前,他刚与浙江温州某公司签订了工作合同,每周一至周五他需要前往温州工作,周六、周日才能回到上海照顾家人。法院的一纸判决让他陷入两难境地,如果辞去工作,不仅要承担违约责任,家庭经济也会受到影响。

在了解到陈义的实际情况后,徐汇区司法所工作人员及时向他普及了矫正法的相关规定。当得知可以申请经常性离沪,他第一时间向社区矫正机构提出了申请,并提供了详细的证明材料。徐汇区矫正科严格取证、认真审核后,批准了他的外出申请。

在矫正期间,陈义的生活、工作都未受到太大影响,他也在徐汇区司法所的帮助下,对自己因冲动所犯的罪错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在他的思想汇报及期满自我鉴定中,都提到虽然自己因一时冲动犯了罪,受到了法律的制裁,给自己的人生里留下了污点。但他也切实感受到国家法治建设的公平、公正,即使是犯了罪,他得到的是矫正机构平等的对待和帮助,让他能够迅速摆脱阴影,帮助他和他的家庭重新开始生活。他表示在以后的生活中,将用更出色的工作来回报社会。

“矫正法过去碰到的问题和方法进行了归纳,对绝大多数社区矫正对象而言,保障了他们的合法权益,有助于稳定心理、端正态度。”张若云说。

但是,注重权益保护并不意味着放松对社区矫正对象的监管。

2018年11月,针对刑罚执行一体化中实时监管、预警研判、联动联防、应急指挥、精准矫治五大要点,徐汇区完成社区矫正一体化平台建设,同时开发了集稳控人群、人脸识别、业务督办、远程督察、在线教育、移动监管、大数据预警和智能机器人八大模块于一体的徐汇区社区矫正综合应用管理系统,首次实现了本市现有社区矫正各信息化平台的数据联通。

这套智能化社区矫正系统被称为“徐小矫”。经过近两年的实践完善,徐汇区智慧矫正信息平台建设也在不断升级、完善,矫正法实施后,对标矫正委员会的建设方向,徐汇区司法局借助智慧矫正平台实现了与本区多个委办单位的数据互通,信息共享。

“徐小矫”实现了与徐汇区政法委的数据联通,完善了对辖区两类对象的技术防控措施;同时,实现了与民政部门的信息共享,为社区矫正对象申请低保、就业政策支持等方面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目前,徐汇区司法局社区矫正中心正在积极申报成为全国首批智慧矫正中心,各项准备工作已基本完成,司法部将于近期来沪进行实地检查验收。

摄影:刘素楠

(三)

与监狱矫正不同,社区矫正主要依托并充分运用社会资源、社会力量,并通过组织开展一定的社会公益活动,开展有针对性的教育矫正和教育帮扶,帮助社区矫正对象修复社会关系。

“社区矫正最显著的特征是社会化,在社会力量参与的深度、广度和形式方面,都是监狱矫正无法实现的。”上海市司法局罚执行处处长黄栋指出。

社区矫正《社区矫正法》鼓励和引导多元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从徐汇区司法局社区矫正中心的人员构成,便可管窥一豹。

据王鸿歌介绍,徐汇区司法局社区矫正中心目前有司法局矫正科工作人员25人,社区矫正民警11人,社工36-37人,大家分工不同,各司其职。

黄栋指出,社区矫正专职干部和选派从事社区矫正工作的监狱戒毒人民警察,身份是国家公务员,同时也是社区矫正执法力量,依法履行对社区矫正对象的监督管理和教育帮扶等执法职责。

社区矫正社会工作者是指通过公开招聘,由政府购买服务经费支付工资报酬,主要开展社区矫正工作社会工作服务的人员,是社区矫正辅助力量,协助执法队伍做好监督管理、教育帮扶等执法工作。

社区矫正社会帮教志愿者是热心社区矫正工作,他们是社区矫正重要的参与力量,协助社区矫正机构引导、教育、帮助社区矫正对象,以达到让其回归社会的目的。

徐汇区司法局依托上海市新航社区服务总站徐汇工作站,建立以“工作室带动项目化,项目化带动专业化”的运作模式,从心理矫正、关爱关护、教育学习、就业服务来开展特色活动,成立了“播爱新航、播爱书香、播爱心声、播爱扶苗”4个专业工作室,推广“心理矫正CARE模式”,研发“播爱书馆:社区矫正对象阅读疗法”项目。

徐汇区社区矫正中心习艺室。摄影:刘素楠

徐汇区社区矫正中心一楼有一间“习艺室”。2021年7月28日,界面新闻记者看到近十位社区矫正对象正在用多彩的毛线编织帽子、围巾等物品。

据新航徐汇工作站站长郑鹿介绍,这是他们近年来推动的矫正项目之一。“社工主要参与的是教育矫正,我们从6年前就开始探索‘循证矫正’,即找到社区矫正对象犯罪的根源即犯因性因素进行矫正。”

矫正法正式施行之后,新航徐汇工作站进而探索“因材施矫”,根据社区矫正对象的特长和来犯因性因素类别开展公益活动,有针对性地帮助他们修复社会关系。

“比如组织社区矫正对象去临终关怀医院开展元旦迎新活动,让他们作为合唱志愿者参加,去感受生命的力量。”郑鹿说,他们把这个活动取名为“用生命影响生命”。

过去一年里,“让生命影响生命”系列活动引导社区矫正对象关怀临终病人、关爱脑瘫儿童、关爱贫困儿童、关爱老年群体、关爱患病儿童,让参与活动的社区矫正对象感受到被感谢、被信任的快乐。

2020年初,为了帮助云南元阳县沙拉托乡贫困家庭儿童能够过一个温暖的冬天,徐汇区司法局社区矫正中心依托项目工作组,启动“爱的编织”公益服务活动,组织社区矫正对象为当地儿童编织过冬衣物。在动员阶段,当社区矫正对象知道活动是为贫困地区儿童送温暖、献爱心后,都踊跃报名参与。项目组从报名对象中挑选了具有编织技能的社区矫正对象,共为贫困地区儿童编织了88套围巾帽子。

有社区矫正对象在分享活动感想时就说道:“一开始知道有这个活动的时候,觉得编织比较麻烦,如果支援贫困地区儿童,用捐款捐物的形式更直接。但在参加完活动后,我发现活动带给我的成就感不是捐钱捐物就可以有的,因为虽然一条围巾成本才几十元,但其中包含的爱是无价的。”

今年4月,妍妍做出决定,从钟书阁离职,奔着有爱的新生活重新出发。她给书店送了面锦旗,写了封感谢信。朱兵告诉她,钟书阁的大门永远为她敞开。

(文中妍妍、陈义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