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下半年金融板块还“香”吗?科技股该怎么投?星展、贝莱德等机构投资者这样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下半年金融板块还“香”吗?科技股该怎么投?星展、贝莱德等机构投资者这样看

星展银行提出三大投资策略主题:科技核心,绿色环保,高息资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曾仰琳

2021年下半年已开启,金融股还“香”吗?还有哪些投资机会值得关注?

“很多人都会说加息利好金融股,其实是存在一定逻辑的,假如真的加息,对于银行业来说,无论是个人业务还是对公业务,息差的收入其实很容易就会增加上去。”在7月31日召开的2021年下半年线上投资展望会上,星展中国投资策略师邓志坚表示。

他强调,前提是整个融资需求是存在的,不然的话利率再高没有需求也无法获利。未来在疫苗的帮助下,很多行业可能都会有复苏的可能性,对于未来经济判断偏乐观。因此,很多企业如果有机会继续扩张,融资需求就会存在。

“如果利率能往上涨,再加上融资需求增加,那银行业的利润就很明显了,当然现在还处在低息的环境中,所以息差收入部分还没有马上能看得到的数据,但不代表着金融板块没有前景。”邓志坚进一步阐述。

去年疫情爆发后,各行业迎来低谷,因此有投资者认为,与去年对比,今年的数据肯定会比较好。

但邓志坚提醒大家注意一个细节,比如某银行的每股盈利同比增长大概4倍,但是真正营收金额是增长3倍左右,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该银行去年疫情期间做了大量回购。

另外,邓志坚指出,在过去2个季度财报里,银行盈利增长已有所体现,当中最大的来源是对公业务,即帮助企业进行发债融资,这部分业务利润非常高、成长性非常好。

“因为很多企业都知道现在还处于低息的环境,尽量多去发一些长债,可能对于未来成本控制会更好,所以银行、投行的业务都有提升。从最新财报看,不仅是对公业务,个人业务也有所增长。非常重要的逻辑就是疫苗的帮助,使得美国以及我国在消费、个人的融资需求上有不错的增长。”邓志坚补充道。

在他看来,低息环境里,我国几个大型银行派息还是非常高,息差使其赢得很多机构或个人的投资者的青睐,所以对于整个金融板块,会更看好中长线机会,尤其是一些大型金融机构。

针对国内外大环境,与会嘉宾深入探究了下半年国内外投资机遇,星展银行还提出了三大投资策略主题:科技核心,绿色环保,高息资产。

对于科技核心投资的主题,贝莱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资总监陆文杰分享了科技投资的难点和思路。

“科技是一个大的概念,投资上碰到的问题,就是你具体投资哪里。比如长线科技投资主题包含七类:硬件、半导体、互联网、服务、软件、内容和网络技术设施。”陆文杰介绍道。

界面新闻记者关注到,在陆文杰现场分享的长线科技投资主题图中,仅“服务”这一类别就包括了支付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网络银行、数字化转型、数字金融等多个细分领域,

除类别多以外,陆文杰进一步表示,每个赛道都有很强的增长可能性,但是具体到实际投资时,某一个时间点上的选择确实很难,这是科技投资经常碰到的难点,对个人投资者或专业的机构投资者来讲都是如此。

“另外一个难点,科技的发展具有破坏性,原来很领先的公司在未来领先地位可能就被颠覆了。我们中国投资股票说看那些护城河又宽又深的企业,但是科技行业挖了一个很深的护城河,最后却碰到了‘空降师’,全世界的科技行业也经常碰到这样的问题。”陆文杰阐述道。

为了应对上述难点,陆文杰从机构投资者的经验出发,分享了三个常用的投资科技行业的思路。

第一要看清楚科技公司或者科技赛道所处的发展阶段,一般分为培育期、高速成长期、成熟期和再生期。“投资科技一个大的思路就是搞清楚到底处在哪个时期,每个时期的盈利增长和估值变化的特征是非常不一样的,这是我们机构投资使用的一个很常见的思路。”

值得一提的是,陆文杰指出,位于高速成长期的科技公司对资本市场有巨大的意义,因为有很多新的公司出来了,科技也已经突破了。现在很多很热门的科技话题,包括新能源汽车、云服务等都在高速成长期。在成熟期,公司会碰到很大问题,即股票市场经常出现杀估值的问题。

陆文杰解释称:“因为企业在高速成长期想象空间很大,给它50倍、100倍、200倍的PE都可以,但成熟期增速是算得出来的,此时很多公司估值就下来了,虽然盈利水平还在增长。现在一些行业,比如移动支付、在线广告,对这类公司的估值要特别小心。”

最后,陆文杰介绍,再生期是一个稳定发展的时期,比如移动电话、计算机行业,这些公司通常不“贵”,因为大家知道它们的增速已经下降,所以投资此类公司很难指望高回报。但之所以称为“再生期”,因为其中有些公司突然还有一些新的创新机会。

陆文杰举例表示,Microsoft(微软)在计算机时代、移动时代和云服务时代都是领先者,即使进入了成熟发展时期之后还能再生出一些新的增长力量,这种公司是很少见也很难找的。

第二个思路是科技投资的分散化和风险管理。比较适用于投资机构,不太适用于个人投资者。

会上,他以一个模拟投资组合配置举例,如果投资100多家公司,大概20%公司的核心持股会占40%-50%,这些核心持股是当前市场领导者、持有周期较长、单一持仓比重大;剩下80%的公司占整体仓位的50%-60%,这些仓位投资于前沿企业,投资周期长短不一,通过承担一定风险换取较高回报,单一目标持仓规模较小,以便分散投资。

“这个方法能让我们投资科技行业时,一方面能够抓住科技带来大幅成长的机会,另一方面单一赛道上万一失败、出现泡沫,也能够分散风险,这也是投资科技很重要的一个思路。”陆文杰表示。

第三个思路,把当下最重要的、对资本市场最有利的一些战术性主题找出来。陆文杰特别指出,对于一些主题的看法,中国的投资者和在全球投科技投资者是不完全一致的。

他以人工智能举例,一些科技投资团队认为美国人工智能创新最大的商业前景是企业软件、企业仓储。但对于中国的AI商业化的前景,最近看到最明确的是教育。

“最近大家看到了教育政策有很多变化,补课不被允许了,人工智能的技术能帮助学校追踪和提高学生的学业水平,这方面大家都很愿意付钱,商业前景非常明确,成长非常快,所以美国和中国的理解是不一样的。”陆文杰补充介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星展银行

514
  • 星展银行暂缓加密货币零售业务,将专注于机构投资者
  • 华润置地办理两笔合计27亿港元ESG贷款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下半年金融板块还“香”吗?科技股该怎么投?星展、贝莱德等机构投资者这样看

星展银行提出三大投资策略主题:科技核心,绿色环保,高息资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曾仰琳

2021年下半年已开启,金融股还“香”吗?还有哪些投资机会值得关注?

“很多人都会说加息利好金融股,其实是存在一定逻辑的,假如真的加息,对于银行业来说,无论是个人业务还是对公业务,息差的收入其实很容易就会增加上去。”在7月31日召开的2021年下半年线上投资展望会上,星展中国投资策略师邓志坚表示。

他强调,前提是整个融资需求是存在的,不然的话利率再高没有需求也无法获利。未来在疫苗的帮助下,很多行业可能都会有复苏的可能性,对于未来经济判断偏乐观。因此,很多企业如果有机会继续扩张,融资需求就会存在。

“如果利率能往上涨,再加上融资需求增加,那银行业的利润就很明显了,当然现在还处在低息的环境中,所以息差收入部分还没有马上能看得到的数据,但不代表着金融板块没有前景。”邓志坚进一步阐述。

去年疫情爆发后,各行业迎来低谷,因此有投资者认为,与去年对比,今年的数据肯定会比较好。

但邓志坚提醒大家注意一个细节,比如某银行的每股盈利同比增长大概4倍,但是真正营收金额是增长3倍左右,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该银行去年疫情期间做了大量回购。

另外,邓志坚指出,在过去2个季度财报里,银行盈利增长已有所体现,当中最大的来源是对公业务,即帮助企业进行发债融资,这部分业务利润非常高、成长性非常好。

“因为很多企业都知道现在还处于低息的环境,尽量多去发一些长债,可能对于未来成本控制会更好,所以银行、投行的业务都有提升。从最新财报看,不仅是对公业务,个人业务也有所增长。非常重要的逻辑就是疫苗的帮助,使得美国以及我国在消费、个人的融资需求上有不错的增长。”邓志坚补充道。

在他看来,低息环境里,我国几个大型银行派息还是非常高,息差使其赢得很多机构或个人的投资者的青睐,所以对于整个金融板块,会更看好中长线机会,尤其是一些大型金融机构。

针对国内外大环境,与会嘉宾深入探究了下半年国内外投资机遇,星展银行还提出了三大投资策略主题:科技核心,绿色环保,高息资产。

对于科技核心投资的主题,贝莱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资总监陆文杰分享了科技投资的难点和思路。

“科技是一个大的概念,投资上碰到的问题,就是你具体投资哪里。比如长线科技投资主题包含七类:硬件、半导体、互联网、服务、软件、内容和网络技术设施。”陆文杰介绍道。

界面新闻记者关注到,在陆文杰现场分享的长线科技投资主题图中,仅“服务”这一类别就包括了支付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网络银行、数字化转型、数字金融等多个细分领域,

除类别多以外,陆文杰进一步表示,每个赛道都有很强的增长可能性,但是具体到实际投资时,某一个时间点上的选择确实很难,这是科技投资经常碰到的难点,对个人投资者或专业的机构投资者来讲都是如此。

“另外一个难点,科技的发展具有破坏性,原来很领先的公司在未来领先地位可能就被颠覆了。我们中国投资股票说看那些护城河又宽又深的企业,但是科技行业挖了一个很深的护城河,最后却碰到了‘空降师’,全世界的科技行业也经常碰到这样的问题。”陆文杰阐述道。

为了应对上述难点,陆文杰从机构投资者的经验出发,分享了三个常用的投资科技行业的思路。

第一要看清楚科技公司或者科技赛道所处的发展阶段,一般分为培育期、高速成长期、成熟期和再生期。“投资科技一个大的思路就是搞清楚到底处在哪个时期,每个时期的盈利增长和估值变化的特征是非常不一样的,这是我们机构投资使用的一个很常见的思路。”

值得一提的是,陆文杰指出,位于高速成长期的科技公司对资本市场有巨大的意义,因为有很多新的公司出来了,科技也已经突破了。现在很多很热门的科技话题,包括新能源汽车、云服务等都在高速成长期。在成熟期,公司会碰到很大问题,即股票市场经常出现杀估值的问题。

陆文杰解释称:“因为企业在高速成长期想象空间很大,给它50倍、100倍、200倍的PE都可以,但成熟期增速是算得出来的,此时很多公司估值就下来了,虽然盈利水平还在增长。现在一些行业,比如移动支付、在线广告,对这类公司的估值要特别小心。”

最后,陆文杰介绍,再生期是一个稳定发展的时期,比如移动电话、计算机行业,这些公司通常不“贵”,因为大家知道它们的增速已经下降,所以投资此类公司很难指望高回报。但之所以称为“再生期”,因为其中有些公司突然还有一些新的创新机会。

陆文杰举例表示,Microsoft(微软)在计算机时代、移动时代和云服务时代都是领先者,即使进入了成熟发展时期之后还能再生出一些新的增长力量,这种公司是很少见也很难找的。

第二个思路是科技投资的分散化和风险管理。比较适用于投资机构,不太适用于个人投资者。

会上,他以一个模拟投资组合配置举例,如果投资100多家公司,大概20%公司的核心持股会占40%-50%,这些核心持股是当前市场领导者、持有周期较长、单一持仓比重大;剩下80%的公司占整体仓位的50%-60%,这些仓位投资于前沿企业,投资周期长短不一,通过承担一定风险换取较高回报,单一目标持仓规模较小,以便分散投资。

“这个方法能让我们投资科技行业时,一方面能够抓住科技带来大幅成长的机会,另一方面单一赛道上万一失败、出现泡沫,也能够分散风险,这也是投资科技很重要的一个思路。”陆文杰表示。

第三个思路,把当下最重要的、对资本市场最有利的一些战术性主题找出来。陆文杰特别指出,对于一些主题的看法,中国的投资者和在全球投科技投资者是不完全一致的。

他以人工智能举例,一些科技投资团队认为美国人工智能创新最大的商业前景是企业软件、企业仓储。但对于中国的AI商业化的前景,最近看到最明确的是教育。

“最近大家看到了教育政策有很多变化,补课不被允许了,人工智能的技术能帮助学校追踪和提高学生的学业水平,这方面大家都很愿意付钱,商业前景非常明确,成长非常快,所以美国和中国的理解是不一样的。”陆文杰补充介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