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奥运落幕,东京的防疫表现如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奥运落幕,东京的防疫表现如何?

组委会称,感染人数低的主要原因是奥运会选手、组委会和媒体人员的疫苗接种率超过80%,并坚持日常检测、保持社交距离以及对观众的限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2021年8月8日,推迟了一年的2020东京奥运会落下帷幕。无论评价如何,这一全球最大的体育盛会都将以“新冠疫情爆发后的第一届奥运会”为人所铭记。

在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看来,尽管这届奥运会举办时当地的疫情持续扩大,但它取得了成功。巴赫总结说:“世界上数十亿人把本届奥运会的成功视为了不起的希望的信息。”

但在奥运开始前后,针对奥运的舆论方向实际上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进入2021年后,全球新冠疫情仍然没有消退的态势,传染性更强的德尔塔变种病毒更是来势汹汹。日本民众担心,大量涌入东京的海外人员将加剧本地病毒传播,带来新的变种,进而让日本医疗系统不堪重负。

今年5月一份调查显示,超过80%日本人反对今年举办奥运会。不少赞助商放弃让高管出席开幕式,只求减少奥运会对公司形象的损害。

受病例激增影响,日本政府还在7月宣布东京第四次进入紧急状态,限制餐馆和酒吧的营业时间。

然而随着赛事接近尾声,奥运“泡泡”——即奥运相关人员被限制在场馆和酒店的措施——似乎交出了差强人意的答卷。

从7月1日至8月8日闭幕当天,奥运相关人员中新冠检测阳性病例累计达到436人,相当于在超过60万次的核酸检测中,阳性率为0.02%。海外入境者感染人数为150人,相当于4.2万名入境者中的0.4%。在436名确诊人员中,奥运村居住者只占32人

东京大学高级研究员Kei Sato对路透社表示:“在奥运会之前,我以为人们会携带很多变种来到日本,东京会成为病毒的大熔炉,一些新的变种会在东京出现”,“但病毒没有变异的机会。”

组委会称,感染人数低的主要原因是奥运会选手、组委会和媒体人员的疫苗接种率超过80%,并坚持日常检测、保持社交距离以及对观众的限制。

国际奥委会奥运会部执行主任克里斯托弗·杜比8月7日在东京举行的记者会上评价称,东京奥运会的新冠对策“非常棒”。他强调本届奥运会“向我们展示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能够汇聚一堂并安全举办。(这个成功例子)不仅对体育的未来,对市民社会也会成为助力。”

而在奥运村之外,主办城市东京的疫情严重程度却不断刷新纪录。

东京单日新增感染人数在奥运会第二周内达到5042例,首次单日超过5000例,连续两天刷新最高值;日本全国单日新增感染数也首次突破15000例,自疫情爆发以来累计确诊人数突破100万。

据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估算,首都圈新增感染者中,感染德尔塔变种病毒的比例已接近九成。

首相菅义伟坚称,东京奥运会与新冠肺炎病例数飙升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不过专家表示,日本政府一边努力推动举办奥运会,一边要求民众呆在家里遵守防疫规定的举动引发了民众反弹。

27岁的东京居民Ayaka对《时代》周刊表示,政府一边敦促人们不要旅行,一边还允许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进入日本,在她看来这毫无道理。她选择在疫情严重的7月下旬与男友一起到北海道度假。

Ayaka说:“政府对奥运会的所作所为和它告诉当地人要做的事情是格格不入的,这令人愤怒”,“我知道我们仍要保持警惕,避免感染或传播感染,但我不想再听政府让我们做什么了。”

此外,奥运会上日本运动员的出色表现也减弱了民众对新冠疫情的恐惧——身为东道主的日本在本届奥运会上取得27枚金牌,高居金牌榜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中国。反对在疫情期间举办奥运会的抗议声浪已经被为奥运健儿的欢呼声所淹没。

筑波大学心理学教授原田隆之此前对NHK表示,日本正在逐渐产生奥运会的节日气氛,“从人类心理来说,只听你想听到的内容是很自然的。所以在奥运会的时候,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来,这让人们认为‘新冠不是什么大事’的‘乐观偏见’变得更强烈。紧急状态宣言变得毫无意义。”

与此同时,为了减轻日本医疗系统负担,菅义伟在本周提出要求轻中度新冠患者居家疗养,不得去医院治疗。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随后向首都居民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据日本媒体报道,进入8月份还不到一个星期之内,东京就有至少8名感染者在居家疗养期间死亡,患者年龄仅在30岁到50岁之间。在各方压力之下,日本政府缩小了“居家疗养”的人群范围,明确中等症状感染者原则上也可以住院接受治疗。

当被问及在新冠疫情下举办奥运的历史性意义时,巴赫表示:“现在不想下判断。这是未来的人们如何判断(的问题)”,暂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