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绿洲”的元宇宙之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绿洲”的元宇宙之旅

以社交为中心,通过产品,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新世界创造当中,这种可能性的创造,也指向了我们对“元宇宙”更好的理解。

文|三声  周亚波

“人类的想象力往往来自于已知。”是科幻作品常常会出现的一种基调。而在现实当中,不论是基于已知的充分想象,还是对未知的“可能性”的畅想,都让“元宇宙”(Metaverse)成为了2021年最火热的概念之一。

一如微信之于移动互联网的重要性,社交网络成为了一系列想象力的基础,而“第二人生”的愿景是基础之上的填充。2018年成立的绿洲(Oasis)为此而来。在绿洲里,玩家可以自创身份,在线语音交友,唱歌蹦迪、看电影看直播、桌游狼人杀等社交娱乐活动。

绿洲Oasis创始人尹桑在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专访时表示,在现阶段,“绿洲”已经将很多现实当中存在的社交行为虚拟化,但这也远不是终点;在更长久的未来,“绿洲世界”将成为一个平行于现实生活的世界,用户不仅可以在此娱乐、社交,更重要的是在这打工、生活。

相应地,商业模式并不是“绿洲”在这一阶段应该考虑的内容,这一阶段考虑的,仍然是“人的连接”:以社交为中心,通过产品让更多的人找到“第二人生”,积极参与到新世界创造当中,这种可能性的创造,也指向了我们对“元宇宙”更好的理解。

01|现象

2021年6月,一款名叫“Oasis”的App在南美爆红,7月初绿洲在巴西App总榜上稳居3-5名,超越了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软件,在其他超过60个国家的榜单中保持前列。

从产品上看绿洲很简单,进入App后会直接开始捏脸环节,然后,你就可以在主页选择世界进入,在不同主题下进行高自由度的活动。逻辑上,当下的绿洲和年初爆火的Clubhouse有一定相似度,它在首页就会出现房间推荐、可以任意进入,语音聊天也是重要的功能;但不同的是,绿洲的场景更具沉浸感和交互性,虚拟形象进入场景时,更具有空间里的临场感,社交行为也不仅限于语音、而是更多娱乐行为。

Oasis绿洲APP捏脸部分

一个和现实生活非常相似的现象是,绿洲并没有为“场景中的社交行为”设计引导,但自然而然地,大家开始走向不同主题的语音聊天,开始在房间内唱歌、桌游等现实生活中常见的社交活动。在率先火起来的巴西,用户们会在不同的场景中开Party、模仿总统说话,还可以虚拟世界当中投屏,收看足球比赛。目前,绿洲已经先后推出了VR、PC和移动端App,而玩家的交流可以实现跨平台。

2012年左右,刚辍学创业的尹桑接触了小说《玩家一号》,并对VR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最终成为了“绿洲”这一名称的由来。尹桑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相比电影中刺激的夺宝,原著描绘的是一个包罗万象的“虚拟社会”、人人都生活在其中,这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不过,当时的尹桑正在进行另一次产业数字化的创业:KTV等线下场所的社交娱乐领域,他也将公司做到了行业前列。出于兴趣,他个人参与了Oculus DK1和DK2的众筹,成为了国内最早拥有VR设备的一批人之一。

VR端与移动端同服

第一次创业加深了尹桑对技术与人的社交行为之间关系的理解,2018年,绿洲正式创立。尹桑的目标就是“虚拟世界”。2019年,绿洲VR版率先上线各类VR平台,2020年,绿洲又迎来了移动版本。

从技术来看,VR、PC版本到手机端是场景的“往后一步”,但这背后的意图,是借助更大的用户基数,完成绿洲愿景中的“社会实验”。

02|基础

绿洲当前的基础工作,是“让更多的年轻人进入到这个世界”。当下在全球尤其是巴西的火热,实际上也是简单的广告投放下的结果,不复杂,也不偶然。

“我们并不是一家南美公司,目前也没有员工在南美工作。”尹桑表示,“我们只是拿巴西去测试PMF(product-market-fit),就这么简单。你做了一个产品,总需要先验证PMF,我们就追求最高效的方法,找一堆年轻人,看他们喜不喜欢。”

结果就是年轻人相当喜欢。尹桑表示:“南美市场的特点就是年轻人多,年轻就代表更愿意表达,更愿意参与世界的创造,当他们没有太多社会资源的时候,他们对虚拟世界的认同感就是高的。”这种认同感,和本身现实生活中所出的贫富阶级没有太大的关系。

在尹桑看来,以“00后”为代表的新一代年轻人已经显示出了诸多独有的特质,这构成了社交场景产生变化的几个基础。

第一,年轻的交流方式从文字像语音的迁移。即便是90后,和陌生人语音很多时候还会显得尴尬,但“面向00后的产品,语音已经是必备项”,相比“90后社交平台”贴吧、豆瓣等,00后会天然更亲近语音交互,手机智能助手、智能音响的使用率大幅提升。

第二,年轻人的对于识别度的需求越来越高,“个性化”已经成为标志。例如,一些平台的年度总结当中,都会要求自己选出个性定制的小人放在图中,Roblox、IMVU、崽崽等产品都验证了用户对个性化的诉求。

第三,相比消费内容,年轻人对“创造”的需求越来越高。上一代人偏向于内容消费者的角色,这一代年轻人更重视内容的共创,不论是众创小说的现象,还是各类UGC内容,还是如Minecraft这类沙盒游戏的出现,都体现了年轻人对高自由度、可创造世界的追求。

这些特点决定了“打造一个”新的世界的可能性,也决定了绿洲的几大功能:3D语音聊天,高度自定义的捏人,以及越来越多的UGC工具。

03|第二人生

早在2020年1月,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Matthew Ball)曾发表文章概括“元宇宙”需要满足的条件:它必须跨越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必须包含完全成熟的经济;必须具有前所未有的互操作性。

这些定义下,Metaverse的愿景会是什么?每个人的思路都可能会不同。尹桑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自己的思路是“让所有人拥有数字世界的第二人生”。

在和90后00后的交流中,尹桑发现,在现实世界中大家的分工已经被限定在某些标签里,年轻人他们对实现“自我价值”的渴望极高。而这种渴望并非宏大叙事,而只是“开一家小咖啡店”“组织一次脱口秀”“创造一个朋友喜欢的桌游”这么简单。

Metaverse带来了这样的机会。在绿洲的App里,最基本的功能“虚拟形象”已经做到了极致,玩家可以从上百个维度去创建形象,可能性已经超过了地球原子总数,现在绿洲的百万玩家里没有任意两个相同的形象。

尹桑认为,虚拟形象是Metaverse的“身份锚定”,给玩家低门槛和自由度,他们的想象力就会起飞。线上的玩家会在不同场景换不同的造型,吸血鬼家族等小团体也应运而生。

第二件事,绿洲想打造一个3D交互的社交网络,用户体验的沉浸感也是必备的。

扎克伯格最近提到另一个词,Sense of presence“临场感”,也是绿洲和其他app的核心差异。在网格化App里用户的语音社交是缺乏变化的,而3D场景里用户不论是唱歌跳舞还是桌游剧本杀,场景和人的互动是更有趣的,用户之间通过动作、表情传递的情绪也更加微妙,在VR设备里的体验会更加沉浸。

目前用户在绿洲的日均时长已经超过90分钟,留存也明显优于其他同类产品,但尹桑透露,虚拟形象和沉浸体验只是拼图的两块,在不断优化它们的同时,绿洲更大的野心是让“人人拥有第二人生”,用户在虚拟世界里如何“输入”,沉淀出虚拟资产,是绿洲最大的挑战。

在下一个版本里,绿洲将会让所有用户参与世界的建设,如前面所说,开个小咖啡馆,或者和朋友经营一个动物园。让用户的生活成为虚拟世界的基石,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意义与价值,这才是“第二人生”的定义。

04|信仰者的“下一代互联网”

在2018年,尹桑下定决心做绿洲时,他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数字原生、丰富多彩、永不停歇的虚拟世界”,那里所有人都可以实现梦想,甚至有一天生活在里面。然而当年VR泡沫的破裂,元宇宙概念远没有出现,Roblox还是一家10亿美金的“小公司”,绿洲早期遇到的阻力可想而知。

招聘举步维艰,从VR入手的绿洲是游戏从业者不理解的;融资也不太顺利,很多投资人无法在那个时间点对VR重新下注。但这一切没让尹桑感到气馁,“至少能来的员工都是亲密战友,此时下注的投资人都会更长期的陪伴。”尹桑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从VR切入,绿洲也选择了最难的那条路:多人在线,全身动捕,全员参与创造的开放世界。每一个选择都是在挑战极限,连Facebook和半条命也没有做全身骨骼的算法,绿洲第一个版本就做到了,这也导致绿洲花了1年多时间才正式上线,又过了1年绿洲的编辑引擎姗姗来迟。

但尹桑却表示“不后悔,往往最难的路就是正确的路”,他说上线后最大的感触是,很多用户在绿洲变得更快乐:有些人交到了世界各地的朋友,他们一起看球赛享受欢呼声,很多人甚至只是静静的呆在绿洲里。

尹桑回忆一个印象最深的用户,他是美国的一个高中生,喜欢电音、梦想就是开一个自己的电音club,在绿洲他很快的创建了一个club并把自己制作的歌曲放了进去,后来这里越来越火、很多玩家争相来玩,也有人选择和他一起合伙做下去。

“现在的互联网很像注意力监狱,用户在消磨时间的同时像是在给平台打工。Metaverse里,用户花时间应该是分享快乐和获得成就感,并不是为平台打工”,尹桑对《三声》说,这才是他心中绿洲的样子。“A community owned platform.”

不久前,扎克伯格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过去我们就是开发产品,但现在这还不够,我们必须创造经济机会,为社会带来正面影响。”

尹桑表示,未来的绿洲一定会结合去中心化的治理机制,所有的规则、虚拟物权、经济机制都由用户决定,平台只提供空间,智能协议完成所有履约。他认为这样的底层机制的变革,才是摧枯拉朽的降维打击,“大公司由于内心的不认同,所以无法革自己的命。”

AI也会在Oasis里扮演重要的角色,绿洲最近上线了全球第一款“AI宠物”,宠物自己会说话、并有语言学习能力,性格和行为会随着环境和其他生物而改变。上线一周后,76%的活跃用户都有了自己的宠物,当用户从虚拟世界下线后,绿洲希望AI宠物可以扮演用户的化身,打理好自己的家,和来访的朋友玩耍。

“AI、VR、Blockchain,将会是虚拟世界的核心要素”,尹桑说这句话是他在2018年反复提及的,当时在朋友圈鲜有人点赞,到了今天所有人仿佛又都深信不疑。“做一个信徒是不够的,还要做布道者。当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件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逐渐展开,这是我最开心的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绿洲

2.5k
  • 我与总书记“同框”|敢把沙漠变绿洲
  • 绿洲宇宙自曝运营未达预期,由友商某盒高管全面接管平台运维,许可证到期被中止续展审查的首信易支付提供支付通道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绿洲”的元宇宙之旅

以社交为中心,通过产品,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新世界创造当中,这种可能性的创造,也指向了我们对“元宇宙”更好的理解。

文|三声  周亚波

“人类的想象力往往来自于已知。”是科幻作品常常会出现的一种基调。而在现实当中,不论是基于已知的充分想象,还是对未知的“可能性”的畅想,都让“元宇宙”(Metaverse)成为了2021年最火热的概念之一。

一如微信之于移动互联网的重要性,社交网络成为了一系列想象力的基础,而“第二人生”的愿景是基础之上的填充。2018年成立的绿洲(Oasis)为此而来。在绿洲里,玩家可以自创身份,在线语音交友,唱歌蹦迪、看电影看直播、桌游狼人杀等社交娱乐活动。

绿洲Oasis创始人尹桑在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专访时表示,在现阶段,“绿洲”已经将很多现实当中存在的社交行为虚拟化,但这也远不是终点;在更长久的未来,“绿洲世界”将成为一个平行于现实生活的世界,用户不仅可以在此娱乐、社交,更重要的是在这打工、生活。

相应地,商业模式并不是“绿洲”在这一阶段应该考虑的内容,这一阶段考虑的,仍然是“人的连接”:以社交为中心,通过产品让更多的人找到“第二人生”,积极参与到新世界创造当中,这种可能性的创造,也指向了我们对“元宇宙”更好的理解。

01|现象

2021年6月,一款名叫“Oasis”的App在南美爆红,7月初绿洲在巴西App总榜上稳居3-5名,超越了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软件,在其他超过60个国家的榜单中保持前列。

从产品上看绿洲很简单,进入App后会直接开始捏脸环节,然后,你就可以在主页选择世界进入,在不同主题下进行高自由度的活动。逻辑上,当下的绿洲和年初爆火的Clubhouse有一定相似度,它在首页就会出现房间推荐、可以任意进入,语音聊天也是重要的功能;但不同的是,绿洲的场景更具沉浸感和交互性,虚拟形象进入场景时,更具有空间里的临场感,社交行为也不仅限于语音、而是更多娱乐行为。

Oasis绿洲APP捏脸部分

一个和现实生活非常相似的现象是,绿洲并没有为“场景中的社交行为”设计引导,但自然而然地,大家开始走向不同主题的语音聊天,开始在房间内唱歌、桌游等现实生活中常见的社交活动。在率先火起来的巴西,用户们会在不同的场景中开Party、模仿总统说话,还可以虚拟世界当中投屏,收看足球比赛。目前,绿洲已经先后推出了VR、PC和移动端App,而玩家的交流可以实现跨平台。

2012年左右,刚辍学创业的尹桑接触了小说《玩家一号》,并对VR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最终成为了“绿洲”这一名称的由来。尹桑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相比电影中刺激的夺宝,原著描绘的是一个包罗万象的“虚拟社会”、人人都生活在其中,这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不过,当时的尹桑正在进行另一次产业数字化的创业:KTV等线下场所的社交娱乐领域,他也将公司做到了行业前列。出于兴趣,他个人参与了Oculus DK1和DK2的众筹,成为了国内最早拥有VR设备的一批人之一。

VR端与移动端同服

第一次创业加深了尹桑对技术与人的社交行为之间关系的理解,2018年,绿洲正式创立。尹桑的目标就是“虚拟世界”。2019年,绿洲VR版率先上线各类VR平台,2020年,绿洲又迎来了移动版本。

从技术来看,VR、PC版本到手机端是场景的“往后一步”,但这背后的意图,是借助更大的用户基数,完成绿洲愿景中的“社会实验”。

02|基础

绿洲当前的基础工作,是“让更多的年轻人进入到这个世界”。当下在全球尤其是巴西的火热,实际上也是简单的广告投放下的结果,不复杂,也不偶然。

“我们并不是一家南美公司,目前也没有员工在南美工作。”尹桑表示,“我们只是拿巴西去测试PMF(product-market-fit),就这么简单。你做了一个产品,总需要先验证PMF,我们就追求最高效的方法,找一堆年轻人,看他们喜不喜欢。”

结果就是年轻人相当喜欢。尹桑表示:“南美市场的特点就是年轻人多,年轻就代表更愿意表达,更愿意参与世界的创造,当他们没有太多社会资源的时候,他们对虚拟世界的认同感就是高的。”这种认同感,和本身现实生活中所出的贫富阶级没有太大的关系。

在尹桑看来,以“00后”为代表的新一代年轻人已经显示出了诸多独有的特质,这构成了社交场景产生变化的几个基础。

第一,年轻的交流方式从文字像语音的迁移。即便是90后,和陌生人语音很多时候还会显得尴尬,但“面向00后的产品,语音已经是必备项”,相比“90后社交平台”贴吧、豆瓣等,00后会天然更亲近语音交互,手机智能助手、智能音响的使用率大幅提升。

第二,年轻人的对于识别度的需求越来越高,“个性化”已经成为标志。例如,一些平台的年度总结当中,都会要求自己选出个性定制的小人放在图中,Roblox、IMVU、崽崽等产品都验证了用户对个性化的诉求。

第三,相比消费内容,年轻人对“创造”的需求越来越高。上一代人偏向于内容消费者的角色,这一代年轻人更重视内容的共创,不论是众创小说的现象,还是各类UGC内容,还是如Minecraft这类沙盒游戏的出现,都体现了年轻人对高自由度、可创造世界的追求。

这些特点决定了“打造一个”新的世界的可能性,也决定了绿洲的几大功能:3D语音聊天,高度自定义的捏人,以及越来越多的UGC工具。

03|第二人生

早在2020年1月,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Matthew Ball)曾发表文章概括“元宇宙”需要满足的条件:它必须跨越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必须包含完全成熟的经济;必须具有前所未有的互操作性。

这些定义下,Metaverse的愿景会是什么?每个人的思路都可能会不同。尹桑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自己的思路是“让所有人拥有数字世界的第二人生”。

在和90后00后的交流中,尹桑发现,在现实世界中大家的分工已经被限定在某些标签里,年轻人他们对实现“自我价值”的渴望极高。而这种渴望并非宏大叙事,而只是“开一家小咖啡店”“组织一次脱口秀”“创造一个朋友喜欢的桌游”这么简单。

Metaverse带来了这样的机会。在绿洲的App里,最基本的功能“虚拟形象”已经做到了极致,玩家可以从上百个维度去创建形象,可能性已经超过了地球原子总数,现在绿洲的百万玩家里没有任意两个相同的形象。

尹桑认为,虚拟形象是Metaverse的“身份锚定”,给玩家低门槛和自由度,他们的想象力就会起飞。线上的玩家会在不同场景换不同的造型,吸血鬼家族等小团体也应运而生。

第二件事,绿洲想打造一个3D交互的社交网络,用户体验的沉浸感也是必备的。

扎克伯格最近提到另一个词,Sense of presence“临场感”,也是绿洲和其他app的核心差异。在网格化App里用户的语音社交是缺乏变化的,而3D场景里用户不论是唱歌跳舞还是桌游剧本杀,场景和人的互动是更有趣的,用户之间通过动作、表情传递的情绪也更加微妙,在VR设备里的体验会更加沉浸。

目前用户在绿洲的日均时长已经超过90分钟,留存也明显优于其他同类产品,但尹桑透露,虚拟形象和沉浸体验只是拼图的两块,在不断优化它们的同时,绿洲更大的野心是让“人人拥有第二人生”,用户在虚拟世界里如何“输入”,沉淀出虚拟资产,是绿洲最大的挑战。

在下一个版本里,绿洲将会让所有用户参与世界的建设,如前面所说,开个小咖啡馆,或者和朋友经营一个动物园。让用户的生活成为虚拟世界的基石,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意义与价值,这才是“第二人生”的定义。

04|信仰者的“下一代互联网”

在2018年,尹桑下定决心做绿洲时,他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数字原生、丰富多彩、永不停歇的虚拟世界”,那里所有人都可以实现梦想,甚至有一天生活在里面。然而当年VR泡沫的破裂,元宇宙概念远没有出现,Roblox还是一家10亿美金的“小公司”,绿洲早期遇到的阻力可想而知。

招聘举步维艰,从VR入手的绿洲是游戏从业者不理解的;融资也不太顺利,很多投资人无法在那个时间点对VR重新下注。但这一切没让尹桑感到气馁,“至少能来的员工都是亲密战友,此时下注的投资人都会更长期的陪伴。”尹桑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从VR切入,绿洲也选择了最难的那条路:多人在线,全身动捕,全员参与创造的开放世界。每一个选择都是在挑战极限,连Facebook和半条命也没有做全身骨骼的算法,绿洲第一个版本就做到了,这也导致绿洲花了1年多时间才正式上线,又过了1年绿洲的编辑引擎姗姗来迟。

但尹桑却表示“不后悔,往往最难的路就是正确的路”,他说上线后最大的感触是,很多用户在绿洲变得更快乐:有些人交到了世界各地的朋友,他们一起看球赛享受欢呼声,很多人甚至只是静静的呆在绿洲里。

尹桑回忆一个印象最深的用户,他是美国的一个高中生,喜欢电音、梦想就是开一个自己的电音club,在绿洲他很快的创建了一个club并把自己制作的歌曲放了进去,后来这里越来越火、很多玩家争相来玩,也有人选择和他一起合伙做下去。

“现在的互联网很像注意力监狱,用户在消磨时间的同时像是在给平台打工。Metaverse里,用户花时间应该是分享快乐和获得成就感,并不是为平台打工”,尹桑对《三声》说,这才是他心中绿洲的样子。“A community owned platform.”

不久前,扎克伯格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过去我们就是开发产品,但现在这还不够,我们必须创造经济机会,为社会带来正面影响。”

尹桑表示,未来的绿洲一定会结合去中心化的治理机制,所有的规则、虚拟物权、经济机制都由用户决定,平台只提供空间,智能协议完成所有履约。他认为这样的底层机制的变革,才是摧枯拉朽的降维打击,“大公司由于内心的不认同,所以无法革自己的命。”

AI也会在Oasis里扮演重要的角色,绿洲最近上线了全球第一款“AI宠物”,宠物自己会说话、并有语言学习能力,性格和行为会随着环境和其他生物而改变。上线一周后,76%的活跃用户都有了自己的宠物,当用户从虚拟世界下线后,绿洲希望AI宠物可以扮演用户的化身,打理好自己的家,和来访的朋友玩耍。

“AI、VR、Blockchain,将会是虚拟世界的核心要素”,尹桑说这句话是他在2018年反复提及的,当时在朋友圈鲜有人点赞,到了今天所有人仿佛又都深信不疑。“做一个信徒是不够的,还要做布道者。当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件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逐渐展开,这是我最开心的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