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疫情风暴下:飞不动的航司,卖不出票的票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疫情风暴下:飞不动的航司,卖不出票的票代

疫情仍是最大黑手。

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环球旅讯 黄书阳

“8月3日,该出票的机票都出完了,需要退的团票、个人机票也都已经退订完成。”自南京疫情发生之后,机票代理陈锋(化名)一直马不停蹄地处理着退票相关事宜,一切按部就班安排完毕之后,他打开微信试图邀约三两好友饮茶聊天,而一则民航局推出免退票费的通知刷屏了他的朋友圈。

他知道休息计划又将“泡汤”。

8月3日晚,民航局下发通知,明确旅客在2021年8月4日0时前已购买乘机日期在8月4日至8月31日的国内机票,自8月4日0时起至航班起飞前可以免费退票,航空公司及航空销售代理人不得收取费用;8月4日0时前已申请退票的旅客,不适用本通知。

次日,去哪儿数据显示,机票的提前退票量达到平日的10倍,超过了2021年春节“原地过年”时期。

暑运过半,受极端天气和本土疫情双重影响,刚刚复苏至正轨的民航业再受打击:随南京7·20疫情而来的是航班取消率与报告病例同步上升。航班管家8月10日数据显示,国内多家机场的航班取消率高达6成以上,成都天府机场和郑州新郑机场的取消率更是高达95%以上,南京禄口机场、扬州泰州机场及张家界荷花机场所有客运航班目前仍处于取消状态。

经过去年与今年春节期间的退票潮,这次在应对疫情冲击上,航司、票代和OTA们都有了充分的“实战经验”。不过,即便有所准备,大多数票代都对环球旅讯表示:免退票费是痛苦的,也空余无奈。

01

疫情散点暴发

航司收益经理苦不堪言

航班管家数据显示,全国各地航班的执飞量大幅下降,到了8月10日,整体的执飞率不到40%。

各大机场近期的运营数据也不容乐观,各大机场的航班取消率惨不忍睹。在千万客流量级别机场中,航班取消率相对来说最低的是上海虹桥机场,但也高达42.9%。广州白云机场今年7月的运营数据显示起降架次累计2.8万,同比2020年7月下降8.10%。

为防控疫情,多个机场要求所有进入候机楼的旅客及接、送人员出示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南京机场自7月28日停运以来,至今尚未开放,从原来7月20日的近600架次进出港量,转变成现在的零。

航司们的前景也蒙上了阴影:据2021年第一季度三大航财报,因受“原地过年”影响,国航、东航营收同比2020年仍下滑15.50%、13.32%,仅有南航营收略微上涨0.53%。如今的暑期档正好是航司第三季度的开端,不料提前于7月底8月初结束,其影响或将在数月后呈现。

更大的挑战显然还在后头。

业内人士告诉环球旅讯,大量取消航班导致航空公司的收益经理焦头烂额、应接不暇。毕竟航司属于重资产运营企业,固定成本相对较高,航班大面积取消相当于前期成本大量沉没,而不允许收取退改费用的决定意味着航司收益负值继续扩大。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李瀚明表示:“疫情后,航司存在大量闲置的大飞机与飞行员,由于飞行员的薪资构成和飞行时长、航程等有关,航司们不仅需要花钱维护大飞机,还要花大量成本留住这批拥有飞行执照的飞行员。”

将时间拉回2020年疫情发生之后,各大航司利用复工包机、客改货来提升飞机的利用率和整体收益。飞常准提供的货运数据显示,货运一度处于近三年来的高位,但是2020年来看显然没有大的增长。如今再次面临国内客运市场局部按下暂停键,航司们难道要召唤“随心飞”重出江湖?

02

票代一夜回到2020年春节

民航局一纸免退票通知,让机票代理张天(化名)感觉像是回到了2020年的春节。免费退改是给予了消费者福利,市场看似一片“皆大欢喜”,但对航司、票代而言却是无利可图,还要付出“辛苦费”。

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是零成本运营,票代也一样存在运营成本,首先是中航信配置费与第三方支付的手续费,其次是网络费用、人员费用、电话费用、销售费用、房租费用等,都是长期的固定支出。

陈锋指出,公司在去年疫情之下一度实行部分高管降半薪、销售提成减半,但随着2021年疫情好转,公司无法继续实施这一做法,导致成本难以降低。陈锋还发现自己公司的人事变动在去年就已经频频发生,员工人数从150直接减至90余人,“行业内其他票代企业的员工也有一定的缩减,不知道是公司为了开源节流,还是大家对于票代行业的信心逐渐消失?”

张天的看法是短期内对票代市场不再抱有期望,“白忙活不如不忙活,该吃、该睡,好过白干倒贴。”

“南京疫情外溢恰巧发生在暑运档期间,目前看来国内机票退票比去年春节期间更多。”张天忍不住吐槽8月4日当天的退票量达到平常的3-5倍。

2020年春节在业内一度有“春劫”的说法,张天所在的票代公司处理了大量的国际机票退票。之后,随着供需两侧被疫情拥堵在国内市场,7·20南京疫情发生前,张天公司的国内机票在大部分地区的销售已经恢复到同比90%,部分地区甚至超越100%。

张天也曾活跃在各大售票渠道,满心期待暑运到来。如今,他手中8月份订单的退订量超过了总量的90%。

成本并不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大量退订集中出现才是悬在各大票代企业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问题的本质在于现金流,这是行业根深蒂固的问题。由于票代行业存在垫资、月结、季度结等模式,往往一旦出现问题,票代就成为夹在两头的“炮灰”。

张天指出,航司把控着退票流程,如果说他们是产业的上游,消费者是下游,票代就卡在中间。“现在只能寄托于航司能提高退款率,进而保障票代的生存情况和消费者的权益。”

早已从单纯的票代转型成商旅服务公司的龙之舟,其CEO刘东亮表示:“对比前两次发生在春节期间的退票,这次相对轻松。我们早已明白现金流是渡过疫情这道槛的关键所在,因此在南京疫情发生之后,公司持续回笼资金,整体现金流稳定,遗憾的是疫情之后新的票务订单近乎为零,处于无收益的状态。”

同时,龙之舟转型为企业服务,只需月度、季度性与企业进行款项结算即可。“现在,龙之舟只需要静候航司退款,无需与个体消费者沟通,压力大大降低。”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明明宣布了可以无损退订,但是部分平台和票代公司却并未及时迅速退款”“答应了退款,但迟迟未有相关款项打入账号”等已经频频出现,这让票代们的压力再次加剧。

行业内部难以解决的问题,可以通过外部扶持得到一些缓解。2020年疫情之下,OTA推出了相应扶持,比如携程向其平台上的机票、酒店、旅游度假等领域合作伙伴推出“同袍”计划,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政府也对旅游业推出一定的经济扶持政策。

但张天认为,今年8月的无损退票一声令下,令人难以感到有相关政策的扶持和激励。

不过,面对疫情散点暴发,刘东亮乐观地分析:“依托过往的防疫经验,疫情大抵持续20天到1个月时间就能得到控制。现在没有业务,那么就搞搞卫生、做做培训,把希望放在国庆档,希望到时能阳光正好。”

来源:环球旅讯

原标题:疫情风暴下:飞不动的航司,卖不出票的票代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