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丢掉首富头衔,孙正义找不到下一个马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丢掉首富头衔,孙正义找不到下一个马云?

5000家公司的flag似乎越来越望尘莫及。

文|蓝媒汇财经

在阿里巴巴“破冰”文化褪去热潮之后,万没想到阿里巴巴的“爸爸”软银又成为金融圈内人的新话题。

这样的迷之操作不得不让人们更加产生了无限疑问。

事实上,在投资阿里巴巴的案例成为投资界的经典教材之后,孙正义一直没有找到下一个马云,反倒走了不少弯路。

时间回到那个世纪之交的年份,马云用六分钟获得了孙正义的2000万投资,成就了二人的神话。

软银并不是第一家投资马云的公司,在这之前,以高盛公司为头的一大批欧美公司已经为阿里巴巴注入500万美元。但却是少有的坚持到最后的那个。

2004年2月,在阿里巴巴的第三轮融资中,软银再次为其注入6000万美元,成为阿里巴巴第二大股东。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当日暴涨38.07%,市值突破2300亿美元。本来这应该让早期投资者们喜笑颜开,但不幸的是高盛为代表的早期风险投资商几乎都已悉数退出,只有软银仍然是阿里巴巴的主要股东直至今天。

阿里的上市成就了孙正义的王者传奇,从此后,寻找下一个阿里也成为孙正义被赋予的最大期望。

不过,马云和阿里的成就除了个人以外,更离不开时代的红利。20年过去了,孙正义依然还没找到下一个阿里巴巴,却反倒踩了不少坑。

2019年下半年开始,软银走向衰落的声音不绝于耳。当年财报显示,软银亏损高达1.36万亿日元,是其二十多年来最差业绩。

之所以遭遇滑铁卢,正是由于软银没有找到下一个阿里巴巴,反倒是踩了不少“ofo”的雷。

就在2019年5月,孙正义还曾信誓旦旦地对分析师表示:“我们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然而,不到一年时间,和软银深度绑定的Wework估值已降从470亿美元跌至29亿美元。

此外,在原本计划从中得利至少70亿美元的Uber项目上,软银不仅没有收获果实反而同样持续亏损。

2020年, 愿景基金重仓加注的“共享经济”更是遭受了黑天鹅“新冠疫情”的精准打击。

2020年3月,孙正义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透露,受疫情影响,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他承认愿景基金确有战术失误,但表示战略上仍“没有变化”。

今年以来,软银投资的滴滴、满帮、京东物流、掌门1对1、叮咚买菜等七家企业先后完成IPO,但不仅没有创造一个新阿里巴巴的神话,反倒踩了不少雷区。

6月30日,软银重仓的滴滴低调赴美上市,但随后遭到网信办等多部门审查,股价一路下滑。和滴滴先后脚上市的还有叮咚买菜。巧合的是,后者也是软银的投资公司之一。

7月28日,有消息称软银集团正在出售其所持网约车服务公司Uber约三分之一的股份,以弥补其对滴滴投资的损失。

在滴滴股价遭遇腰斩之时,叮咚买菜股价暴涨也许让软银多少有些欣慰,但这也不过是短暂的回光返照。

叮咚股价的反常一度被网友解读为美国网友错把叮咚当滴滴。

现如今,叮咚买菜的股价也已经从46美元的最高价回落到20美元附近,同样跌破发行价。

如果说美股上市公司的股价属于意料之中,那在港股上市的京东物流股价腰斩则实在是流年不利了。

截至12日收盘,京东物流收于29.35港元/股,同样大幅跌破了其40.36港元的发行价。

财报数据显示,今年4-6月,软银集团净利润为7615亿日元,同比相比下跌39%。

一直以来,孙正义都有一个宏愿:软银做成一家持续增长至少300年的公司。为此他曾立下一个Flag——到2050年,软银旗下投资的公司将由800家增加至5000家。

但如今看来,在成就阿里巴巴的传奇神话之后,孙正义恐怕很难再续写新的传奇,5000家公司的flag似乎更加望尘莫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孙正义

  • 功臣接连出走、重心转向日本,危机中的孙正义不想再给被投救命钱
  • 软银集团CEO孙正义重申:Arm最有可能在纳斯达克上市

软银

4.2k
  • 功臣接连出走、重心转向日本,危机中的孙正义不想再给被投救命钱
  • Arm首席执行官:IPO募得资金将用于扩张和招聘,拟加速汽车等领域硬件布局

马云

  • 阿里邓康明:创业初期,一把手要敢于“做决定”
  • 友宝年亏1.8亿将赴港IPO,创始人王滨曾是新浪高管,马云是股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丢掉首富头衔,孙正义找不到下一个马云?

5000家公司的flag似乎越来越望尘莫及。

文|蓝媒汇财经

在阿里巴巴“破冰”文化褪去热潮之后,万没想到阿里巴巴的“爸爸”软银又成为金融圈内人的新话题。

这样的迷之操作不得不让人们更加产生了无限疑问。

事实上,在投资阿里巴巴的案例成为投资界的经典教材之后,孙正义一直没有找到下一个马云,反倒走了不少弯路。

时间回到那个世纪之交的年份,马云用六分钟获得了孙正义的2000万投资,成就了二人的神话。

软银并不是第一家投资马云的公司,在这之前,以高盛公司为头的一大批欧美公司已经为阿里巴巴注入500万美元。但却是少有的坚持到最后的那个。

2004年2月,在阿里巴巴的第三轮融资中,软银再次为其注入6000万美元,成为阿里巴巴第二大股东。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当日暴涨38.07%,市值突破2300亿美元。本来这应该让早期投资者们喜笑颜开,但不幸的是高盛为代表的早期风险投资商几乎都已悉数退出,只有软银仍然是阿里巴巴的主要股东直至今天。

阿里的上市成就了孙正义的王者传奇,从此后,寻找下一个阿里也成为孙正义被赋予的最大期望。

不过,马云和阿里的成就除了个人以外,更离不开时代的红利。20年过去了,孙正义依然还没找到下一个阿里巴巴,却反倒踩了不少坑。

2019年下半年开始,软银走向衰落的声音不绝于耳。当年财报显示,软银亏损高达1.36万亿日元,是其二十多年来最差业绩。

之所以遭遇滑铁卢,正是由于软银没有找到下一个阿里巴巴,反倒是踩了不少“ofo”的雷。

就在2019年5月,孙正义还曾信誓旦旦地对分析师表示:“我们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然而,不到一年时间,和软银深度绑定的Wework估值已降从470亿美元跌至29亿美元。

此外,在原本计划从中得利至少70亿美元的Uber项目上,软银不仅没有收获果实反而同样持续亏损。

2020年, 愿景基金重仓加注的“共享经济”更是遭受了黑天鹅“新冠疫情”的精准打击。

2020年3月,孙正义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透露,受疫情影响,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他承认愿景基金确有战术失误,但表示战略上仍“没有变化”。

今年以来,软银投资的滴滴、满帮、京东物流、掌门1对1、叮咚买菜等七家企业先后完成IPO,但不仅没有创造一个新阿里巴巴的神话,反倒踩了不少雷区。

6月30日,软银重仓的滴滴低调赴美上市,但随后遭到网信办等多部门审查,股价一路下滑。和滴滴先后脚上市的还有叮咚买菜。巧合的是,后者也是软银的投资公司之一。

7月28日,有消息称软银集团正在出售其所持网约车服务公司Uber约三分之一的股份,以弥补其对滴滴投资的损失。

在滴滴股价遭遇腰斩之时,叮咚买菜股价暴涨也许让软银多少有些欣慰,但这也不过是短暂的回光返照。

叮咚股价的反常一度被网友解读为美国网友错把叮咚当滴滴。

现如今,叮咚买菜的股价也已经从46美元的最高价回落到20美元附近,同样跌破发行价。

如果说美股上市公司的股价属于意料之中,那在港股上市的京东物流股价腰斩则实在是流年不利了。

截至12日收盘,京东物流收于29.35港元/股,同样大幅跌破了其40.36港元的发行价。

财报数据显示,今年4-6月,软银集团净利润为7615亿日元,同比相比下跌39%。

一直以来,孙正义都有一个宏愿:软银做成一家持续增长至少300年的公司。为此他曾立下一个Flag——到2050年,软银旗下投资的公司将由800家增加至5000家。

但如今看来,在成就阿里巴巴的传奇神话之后,孙正义恐怕很难再续写新的传奇,5000家公司的flag似乎更加望尘莫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