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人物|戴荃:我怕我的歌烂大街

“不去迎合是我做音乐的底线。”

《欢乐喜剧人》总决赛最后一场,开心麻花队王宁艾伦表演的《大圣归来》被认为是惊艳之作,除了包袱抖得好、热点抓得巧之外,里面穿插的一段由京剧演员裘继戎表演的舞蹈让观众眼前大亮,这段舞蹈配乐是《悟空》。

“这歌我写了整整一年,自己敢说是诚意之作吧!”《悟空》之歌的主人戴荃说到这话时还有点害羞。

戴荃是谁?

2015年一月中国好歌曲第二季,除了唱遍大江南北的《野子》,最火的就是《悟空》了吧。当时这首禅意浓的歌曲被周华健转了身,演唱者戴荃成了他的学员。如果说到这里算是他“红了”的一个节点,那此时他的身份是“中国好歌曲唱作人”。

而在此之前,戴荃的音乐折腾之路很漫长。

2013年戴荃参加过《中国好声音》,那个时候他被人从网上挖出来,找到南京,找到他。因为节目时长剪辑等问题,戴荃在电视画面上的停留时间大概几秒钟,到第三轮,就没有然后了。

从舞台上下来,有人问他“你下来《中国好声音》之后有没有什么落差?”戴荃说没有啊,为什么会有落差呢?这件事没成功,那就做下一件啊,失败太正常了,说明你没到那个火候。

可能正是因为一直对成败有着清醒的认识,戴荃才显得不那么使劲。从《好声音》下来,戴荃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偏向于创作,《中国好歌曲》是个不错的平台。

报了名,递交了作品,也录了音。OK,你今年不能参加,因为要避嫌。

这一季不能参加也就意味着再等一年,很多人恐怕在这时候会跳脚。毕竟总局的心无人懂,说不定忽然就没机会了呢?

戴荃却是无所谓的继续做自己的工作,他从来没想着一夜成名,所以参加不了就等好了。有天晚上十二点,戴荃接到电话“你可以参加《好歌曲》了,我们定了《悟空》”。并没有一个捂着嘴巴忍住尖叫身体扭动的人在电话这边憋兴奋,回答“好的,感谢”让对方都错愕是不是打错了。

挂了电话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吉他拿出来开始录音。因为《悟空》最后的吉他还没有录,当时提交过去的是个demo。然后从晚上12点开始搞到第二天中午12点,整整12个小时录好了交给主办方。一个大型疲乏的戴荃睡去了。

《悟空》的彻底走红很有意思,也跟IP挂了点钩。

2015年国产电影井喷年,一些小成本制作的电影因为接地气中了市场的下怀,《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就是其中一匹大黑马。预告片一出,史无前例的特效让猴粉儿们彻底高潮了。有才网友把戴荃的《悟空》和预告片剪到一起,音乐之悲和电影之燃毫无违和的结合让许多还没看电影的人掉眼泪,一度以为这首歌就是电影主题曲。

因为口碑持续发酵,票房一再攀升,网络上营销视频频出,各个角度述说电影的好,而《悟空》也跟着这个10亿票房动画电影一路饱尝了观众的热情。其中尤其被80-90之间的男人喜欢,而立之年的哥们在16年回乡聚会KTV包房里,都会点上一首寄托自己的英雄梦。

性格好才是真的好

每个音乐人都希望自己的歌能火,但戴荃一度特别怕在大街小巷听到自己的作品。他觉得这首歌不适合用大分贝喇叭公放,这种夸张的声音会让自己难过。

25岁之前从不搞创作,活泼又好动,有了猴子这个外号。那个时候可能会喜欢噼里啪啦的大动静,但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死宅在家的人了,不太能凑热闹。

“我小时候调皮”。戴荃用这个词形容自己,仿佛从他身上分离出了一个少年的他。

爸爸是玩音乐的,妈妈是芭蕾舞演员。从小在这样艺术气氛浓厚的环境长大,戴荃想不被熏陶都难。五岁开始学习手风琴和小提琴,拿不拿得动都是问题,别说学了。

“那个岁数谁喜欢玩这个呀”。戴荃说自己是童子功,要感谢爸爸利用了他无知的那几年。

后来,父母离婚,戴荃就一直跟着父亲生活了。男人带孩子,哄得成分几乎可以忽略,命令式的对话占了上风。戴爸爸每每要戴荃做什么事,都是很直接的告诉他。比如“中午这一餐洗碗是你的活”这样,戴荃在这种直来直往的亲子关系里养成了一种通透的性格,俗话说直率。

在后来的音乐道路上,性格为戴荃披荆斩棘,他自己也说这是他身上最好的东西。

15岁的时候,戴荃上学的地方离家蛮远,需要坐船。没有正常的交通,汽车也得轮渡。有时候坐船买不到票,只能买倒数第二档的票,倒数第一档就是站在船上,站十几个小时,要不就席地而坐。那个时候船晃晃悠悠容易催吐,戴荃多少身体不适,站在船上的他为了不那么难受就来回走动,心里好像并没有觉得怎样,还挺开心。年轻时候想得简单,脑子里只有一个目的地,抵达了就是万岁,很少为自己吃得苦做思考,没心没肺最快乐了。

那个年纪玩心都重,戴荃去上了中专。中专是小社会,人员混杂,学术气氛不浓厚但口号都特响亮:每一个毕业于本校的学生将来都是国家的高级工人。戴荃对于那个“国家干部毕业证书”一直不太上心,因为他压根儿不想当工人。

那个时候戴荃已经去夜总会小酒吧唱唱歌了。同所有一路走来不易的人一样,戴荃也有过那种让人特别揪心又无力的事情。因为年纪小,唱完了夜总会的大哥不给结账,打又打不过,只能自己给自己顺气儿。戴荃觉得自己当时特别释然,不给就不给吧,就当开演唱会了。

知子莫若父。有天戴爸爸动员了很多人去说服戴荃考大学,戴荃一开始是拒绝的。爸爸的观点很明确:“据我观察你是适合做音乐的。但我不想看你在夜总会浪费。你需要提高和系统的接受教育”。实在拗不过父亲,还是辛苦读书参加考试去了。

现在看来,这是正确的。大学对于戴荃来说真的是一个跳板,进了大学作曲系,开始接触到这方面的人,学了古典作曲,开始搞创作。那个时候是新世界不停推翻以前旧观念的阶段,每天都在“这才是音乐”和“我以前到底在干嘛”的更替中兴奋和自省。

“反正大学那个阶段对我来说算是一场我自己人生的革命,应该是这样。”

上大学之前,戴荃给电视台很多晚会做音乐。一首歌200,编曲。后来上大学了,终于涨价了!300一首。有大四的即将毕业的学长找他编两首歌作为毕业作品,戴荃就吭哧吭哧就弄了。都是学生,学生给学生编,学生找学生编,也没人觉得特别不公平或者钱多钱少。这样身份质朴的交易让戴荃心里对“音乐能挣钱”这个概念又巩固了,只要肯干,就不是死路一条。

也正是这些亲身经历让戴荃知道,玩音乐并不是吃不上饭的。所以他从来都不喜欢苦哈哈,也不相信一夜成名。

“绝对没有,就算有,也一定是之前付出了特别特别多。一步一步走过来了,所以我觉得这个都是很正常的,你不可能一下子摇身一变变成一个编曲价格特别高的人,不可能的,我觉得没有这样的事情。所以对我来说好像没有什么太难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跟人自己的性格有关。你比如有些人他受不了这种打击,为什么这么多人看不起我?为什么他的技术还没有我好,为什么他1000块钱而我是200?就过渡的去恶魔化这些东西,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大必要。”

玩艺术的都是极度敏感的动物 

戴荃有一首歌是《老神仙》,是他在《中国好歌曲》限时创作出来。听他的歌名,看他的微博,都是一个十分仙风道骨的气质。但戴荃本人并不是一个棉麻长衫傍身的史航老师模样,他是个穿潮牌潮鞋、留另类发型的大哥。

音乐是对感官的馈赠,戴荃自己完全认同这点。说到创作,25后才开始研究这项活动的他十分敏感。在此之前,戴荃可能砸碎的杯子就当垃圾扔掉罢了,但25岁之后他会去站在杯子的角度想它的处境。

“感官是最重要的东西,一颗石头砸到头上普通人都感觉不到痛的,但是艺术家不一样,艺术家一个豌豆碰在头上,就哎呀好痛啊,这个痛已经痛彻骨髓了,痛彻心肺了。”

戴荃说以前的自己可能只去敏感了,而没有表达,但对于创作来说,不表达的敏感都是白搭。他有自己独特的感受万物的方式,平时写不出曲子想不到好词,戴荃喜欢骑摩托车。他通常是骑一个中等排量的250小越野,骑到荒野的地方。速度不会太快,所以从来不戴头盔。

“骑车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你骑车的时候身边不有风嘛,你是基本上听不到旁边其他人的那种声音的,你骑到比较空旷的地方就只有那个风声。”说到骑车,戴荃眼睛里已经有了迎风的眯眼动作,我猜这大概就是他所说的“艺术家的敏感”。

“那你的车呢,现在还骑吗”我问道。

“早在南京落了灰”。

 

界面娱乐:您表现出来的是那种特别乐观,人特别好,性格各方面都外向的人,然后《悟空》这首歌意境又特别悲,这是不是你的两面性?

戴荃:每个人都有负面情绪,这是肯定的。但是我的观点是,首先负面情绪不应该转嫁给别人,肯定不能转嫁给别人,只能自己。就如果你觉得苦或者痛的话,我觉得自己咽下去就可以了,然后自己把它好好地消化好就可以了。我给你说这有一个共同点,包括世界上从古到今的这些人,你说贝多芬多苦啊,干什么的,或者莎士比亚写的是悲剧啊,但其实很多艺术家在这个方面他表面上其实都很乐观的,特别开心的。只不过他在安静的时候,面对自己深思人生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会把他那些负面情绪,他会把它消化成作品。那这个消化作品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释放的过程。所以我的负面情绪,包括我的所谓看不惯的一些东西,在我的作品里边已经呈现出来了,那就已经消化掉了,没有了,我找到了一个出口应该这么说。

界面娱乐:您的作品里有好多中国风和戏曲的元素,您是自己喜欢吗?会不会觉得这两种文化特别小众不太利于传播。

戴荃:我觉得还好啊,我觉得现在,包括你像国漫崛起,包括中国的东西,包括中国现在也越来越强大了,在世界上的地位也越来越好了,我觉得这个东西反而是一个趋势比较好的东西。我认为没有什么错误。还有一个观点,其实我很早很早就有这个观点,我就认为自己的东西最擅长。你比如说我个子不高,我干吗要去打篮球呢?我不是自己找麻烦呢吗,对吧。

界面娱乐:那您会不会为了让作品传播性更加广而特别向90后元素靠拢?

戴荃:我可能会吸取一些,因为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哪怕你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风格他一定有优点,就是你性格客观的去考虑这个问题。我经常跟朋友聊天,我说你不喜欢的人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你不能否认他身上有特别闪亮的东西,那么这些闪亮的东西你把它吸取过来,不喜欢的你忽略就行了。所以你像我的音乐里也只是有喜剧元素,但我绝对不是戏曲,那不可能的,对吧。因为我觉得传统的东西肯定是有糟粕的,肯定有的。就怎么样去过滤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我这个年龄值得去做和思考的。因为其实人没有所谓的成功,成功都是不停地思考,去学习。如果这个观点可以树立好的话,我觉得可以经久不衰。

界面娱乐:怎样去把歌词和中国传统文化很好地结合呢?

戴荃:就是不停地要学东西。你比如说《悟空》,这应该都知道,我写了一年。因为我觉得这个题目特别沉重,你不能随随便便就写了,它不是一个行活,它是一个我自己想写的东西。所以跟行活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比如麻烦给我这个《水浒传》写个东西,半年之内就得写出来或者一个月之内就得出来。那我可能会,首先我想到这个东西是不是能正儿八经去写,我觉得这个东西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东西,那我可能甚至会拒绝。比如你帮我写一个什么城市歌那觉得没什么太大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没有什么历史积淀和很底蕴的东西。你说像四大名著这些东西,古典作品这些东西肯定还是要谨慎对待。

界面娱乐:你觉得现在中国的音乐文化实际上算发展良好吗?

戴荃:看哪个角度去看了。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比如说人往前冲,你有得到的东西,这个就像人生一样,你有得到必然有失去,这是肯定的。或者是你失去了,他不一定是失去,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对这个看法还是比较乐观的。而且我经过比这个时代要差很多的时代,而且我的家庭也经过比这个时代差很多的时代,那就是一声号令下来,中国之前的时代,可能你们都不知道的时代,甚至我都不知道的时代,那是什么时代?像我的家庭也许就没有机会了,不然我爸肯定会是一个非常好的音乐家。所以我说我帮我家里人圆了梦,就是这样的。

界面娱乐:那在音乐上你有没有什么终极的梦想?

戴荃:我的终极的梦想就是一直不停地往下走。不是满足,我觉得每个人都不一样吧。就有的人说,我希望我最后在鸟巢,鸟巢之后怎么办呢。就换个角度说,我比这样的人更有野心吧。也可以这么说,其实我觉得在你有限的人生里边,走的越远越好。而且我不太喜欢,我不是一个喜欢做出承诺的人。

界面娱乐:那你对现在那些年轻的,还没有走出来的那些,想学音乐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吗?

戴荃:两个大方面吧。第一个方面是选自己擅长的东西,千万不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东西,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迎合任何东西。就是哪怕你所擅长的这一行是冷门,我觉得一定会出成绩。但如果你去迎合那个不擅长的东西,再热门也没有用,不是热门网上凑就能OK的,我觉得还是要做擅长的。就像我刚才打比方,我说我一米五干吗要去打篮球呢?没这个必要。然后就是心态好,就不要怕失败,一定要打不死,就差不多这两个意见。就是别人手都被砍断了,腿脚都没有了,都能好好生活下去,有什么不可以解决的事情?

我说这个世界上比你痛苦和不幸的人太多了,就不要觉得自己有多苦。因为你再苦,都有比你更苦的人,你跟非洲难民去比比,对吧,别人连水都没得喝,那别人怎么生活下来?所以我自己其实也想过,我自己有时候给自己设定过一个局,就是如果有一天我身边所有的人都不在了,所有的人都离开我了,那我怎么办?我不活了?或者世界上所有人都不知道我(戴全)这个人了,那我把我所有的积蓄去买一辆车,把它改装一下,就开车到处。我把我后备改装成一个音乐工作室,就是移动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