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郑裕彤搏击赌业半生,去世后马云的朋友却来分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郑裕彤搏击赌业半生,去世后马云的朋友却来分羹

郑裕彤联合何鸿燊,马云的朋友也想来分一杯羹?

文 | 征探财经

已故香港富豪郑裕彤(1925-2016)闲暇时间也喜欢赌一赌,他不仅赌,还不遗余力地涉足博彩行业。

和霍英东家族不同,郑裕彤不忌讳别人说他“捞偏门”,在他看来,商人“管它大赌小赌”,只为了一个“利”字,有利可图,就可以做。

赌业是一个一本万利的行业,大家都想从中分一杯羹。这个行业鱼龙混杂、三教九流聚集。

郑裕彤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与已故澳门赌王何鸿燊在海外四处探寻博彩业机会。年迈时,郑裕彤开始收缩产业。2017年,郑裕彤家族将旗下的国际娱乐(1009.HK)卖给了一位神秘人。这位神秘人叫蔡朝晖,德扑高手,自诩为马云朋友。

01、鲨胆彤合作赌王

上世纪70年代,何鸿燊在澳门博彩业的地位已经非常巩固,他想拓展海外市场。何鸿燊进军国际赌坛的第一站是巴基斯坦。1976年,何鸿燊飞赴巴基斯坦,向当时的总统建议在巴国开设赌场,以赌税增加国家的收入。总统一听觉得很好,就爽快地把牌照发给何鸿燊了。

何鸿燊拿到赌牌欣喜若狂,立即斥资3000万港元在卡拉奇开设赌场。但赌场还没开张,巴国突然政变,原总统被推翻。一朝天子一朝臣,何鸿燊的3000万港元也白白扔到印度洋了。

这场投资失败,并没有打消何鸿燊在海外开设赌场的雄心。他要与邻居和球友郑裕彤继续探索海外博彩业。

他们首先排除了北美、欧洲、澳洲等地,因为这些地方的赌场历史悠久、发展充分,并且都是由本地公民持牌经营的。何郑二人很难再从中分一杯羹。

太穷的地方开不得,封闭的国家开不得,政局动荡的国家也开不得。最适宜设赌的国家,他们锁定了伊朗。

当时的伊朗,政局开放,妇女都可以出没各类娱乐场所。并且这里石油丰富,伊朗人民太有钱了,国家在为如何花美元发愁。

通过各种关系,两人终于打通与国王的联系通道,从伊朗政府手中拿到为期30年的跑马场经营专利。但二人高估了当时伊朗政权的稳定性,没有看出不稳的迹象。他们很快就投资了5000万美元,建成了西亚最大的现代化跑马场。

马场事业确实也经营的很好,邻近阿拉伯国家的豪客都来德黑兰跑马场豪掷千金。马场爆棚,日进斗金。两人也一下子成了伊朗的新闻人物,很多马迷想要一睹二人的风采。马会缴纳的博彩税,也成了伊朗政府的一大财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78年,伊朗爆发革命,二人投资的5000万美元,最终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不过郑裕彤对这次投资失败没有怨言,何鸿燊也更加觉得郑裕彤可以成为长期合作伙伴。

他们在伊朗开设赌场的同时。还去菲律宾开办了赌场。当时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正处在权力顶峰,马科斯夫人是全国第二号实权人物。两人和马科斯夫人的弟弟达成协议,出资协助他开设赌场,还从葡京酒店调来赌场管理人员协助代理业务。

赌场生意好起来,菲籍管理人员也熟悉业务之后,马科斯总统突然发出命令,将二人赶出了菲律宾。

02、“鲨胆包天”再出击

1982年澳门大佬叶汉正式把澳门娱乐公司的股份出售,接盘的人是郑裕彤。至此郑裕彤跟何鸿燊完全站到了一条船上。

海外开赌场接连失守,也让二人消停了一番,不敢轻易出击。直到1987年,澳大利亚悉尼政府,宣布把赌场推出供外国财团竞投。两人迅速赶往悉尼,代表澳门娱乐公司参加竞投。第一次竞投,悉尼政府对各财团递来的标书都不满意,第二次竞投悉尼政府却宣布中标财团只负责管理不负责兴建场地等。这个条件显然对中标财团不利,遭到财团反对,最终竞投不了了之。

竞投失利,郑裕彤、何鸿燊暂回中国香港休整。不久又开始四处寻找开赌机会。二人分别去考察了柏林、日本、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等地。

二人对澳大利亚并没有丧失信心。郑裕彤认为,澳洲靠近东南亚,而亚洲人很喜欢赌,澳洲赌场大有可为。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再度出击。

这次机会终于来了,悉尼市政府将达合港赌场推出供外国财团竞投。

这个赌场占地广,堪称当时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赌场。这里总投资预算高达40亿港元以上,非一般的财团敢问津。阔绰的郑裕彤选择了出击。

何鸿燊此时则在欧洲考察博彩业,他看上了西班牙赌业。

不过西班牙发展毕竟有限,何鸿燊把邻近的葡萄牙也瞄上銮。何鸿燊持有葡萄牙国籍,他看好葡萄牙南部旅游胜地阿加维地区,希望在该地区开办赛马博彩业。恰逢阿加维地区一家博彩公司管理不善,旗下三间赌场发生财政困难。葡国政府要求它售股减债,澳门娱乐公司乘机购入其部分股权,在葡国赌业占领了一席之地。

二人还在越南、加拿大等地寻找机会。

1989年,越南政府突然宣布允许外国投资者到该国开办赌业。但那时候的越南经济落后、投资环境很差,何鸿燊认为,越南会朝着改革开放的大趋势发展,很有机会。

二人前往越南寻找机会。越南政府拟开设酒店赌场在海防市图山区。来海防竞投赌牌的六家财团均是华人财团,全是来自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中国澳门等地。当时夺标呼声最高是赌王何鸿燊。然而,赌王何鸿燊这次又失落了。

何鸿燊在海防市没搞成赌场,郑裕彤在胡志明市却传来好消息:新世界集团与胡志明市(西贡)有关部门签订协议,容许新世界在该市兴建高档酒店,并在酒店内设赌场,仅供住店的旅客玩。

1991年酒店破土动工,郑裕彤认为酒店娱乐场建起后,将来正式竞标赌牌的时候就有优势。但是郑裕彤却失算了。新世界建好酒店后,却并没有获得赌牌。

1992年。郑裕彤在加拿大则获得了博彩业突破。新世界集团携手一众公司联手投得加拿大的一家赛马场经营权。

工程于1993年投资兴建,马场占地面积浩大,约300英亩,赛马场之外还兴建住宅物业,郑裕彤终偿心愿。

03、进击菲律宾

香港上市公司国际娱乐,曾经在郑裕彤家族掌管期间,积极筹划在菲律宾进行博彩业投入。

当年,郑裕彤与何鸿燊失利之后,对于人口众多的菲律宾市场依然看好。

国际娱乐拥有两项核心业务,马尼拉的一家酒店(海湾新世界酒店)和设有赌博业的物业(出租物业系菲律宾博彩机构PAGCOR承租相关物业用于经营博彩业务)。

2014年1月11日,由彤叔家族控制的国际娱乐 (1009.HK)突然公布拟以73.5亿港元价格,向太阳城集团主席周焯华收购其博彩中介业务(俗称“叠码仔”)70%股权,拓展澳门博彩业。

澳门某赌场里的财神 征探君拍摄

太阳城集团成立于2007年,是澳门最大的博彩中介营运商之一,共营运17间贵宾厅约280张赌。

此举也被认为太阳城集团博彩业务借壳国际娱乐上市。

只是随着郑裕彤年龄越来越大,最终采取了收缩。2016年9月,郑裕彤去世。

2017年,马云的朋友蔡朝晖向周大福收购国际娱乐(01009.HK)的66.77%股份,并出任董事会主席。

同年5月,时任阿里云副总裁孙炯获任国际娱乐非执行董事。孙炯在阿里多个部门担任过要职。

蔡朝晖接手之后,并不满足于酒店业务和出租赌场业务。在其看来,国际娱乐拥有的酒店接近市中心,同时也能够得到菲律宾本地客的支持,如果加大发展贵宾业务,是能够保持竞争力的。

2020年6月,国际娱乐发布公告,间接全资附属子公司Marina Square Properties, Inc(.「MSPI」)拟向菲律宾娱乐博彩监管及发牌机构Philippine Amusement and Gaming Corporation(「PAGCOR」)申请临时牌照,以便于在菲律宾马尼拉建设及经营赌场并发展综合度假区。

该公司在2020年11月,就已接获菲律宾授出的临时牌照草拟本。不出意外,蔡朝晖将会拥有赌牌,从而经营菲律宾赌场。

为何郑裕彤家族几十年对于博彩业如此热衷?

他们认为这是做慈善!郑裕彤的儿子郑家纯曾说过:“博彩项目的目标,一是增加盈收巩固基业,二是为了未来做更多的慈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马云

  • 阿里邓康明:创业初期,一把手要敢于“做决定”
  • 友宝年亏1.8亿将赴港IPO,创始人王滨曾是新浪高管,马云是股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郑裕彤搏击赌业半生,去世后马云的朋友却来分羹

郑裕彤联合何鸿燊,马云的朋友也想来分一杯羹?

文 | 征探财经

已故香港富豪郑裕彤(1925-2016)闲暇时间也喜欢赌一赌,他不仅赌,还不遗余力地涉足博彩行业。

和霍英东家族不同,郑裕彤不忌讳别人说他“捞偏门”,在他看来,商人“管它大赌小赌”,只为了一个“利”字,有利可图,就可以做。

赌业是一个一本万利的行业,大家都想从中分一杯羹。这个行业鱼龙混杂、三教九流聚集。

郑裕彤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与已故澳门赌王何鸿燊在海外四处探寻博彩业机会。年迈时,郑裕彤开始收缩产业。2017年,郑裕彤家族将旗下的国际娱乐(1009.HK)卖给了一位神秘人。这位神秘人叫蔡朝晖,德扑高手,自诩为马云朋友。

01、鲨胆彤合作赌王

上世纪70年代,何鸿燊在澳门博彩业的地位已经非常巩固,他想拓展海外市场。何鸿燊进军国际赌坛的第一站是巴基斯坦。1976年,何鸿燊飞赴巴基斯坦,向当时的总统建议在巴国开设赌场,以赌税增加国家的收入。总统一听觉得很好,就爽快地把牌照发给何鸿燊了。

何鸿燊拿到赌牌欣喜若狂,立即斥资3000万港元在卡拉奇开设赌场。但赌场还没开张,巴国突然政变,原总统被推翻。一朝天子一朝臣,何鸿燊的3000万港元也白白扔到印度洋了。

这场投资失败,并没有打消何鸿燊在海外开设赌场的雄心。他要与邻居和球友郑裕彤继续探索海外博彩业。

他们首先排除了北美、欧洲、澳洲等地,因为这些地方的赌场历史悠久、发展充分,并且都是由本地公民持牌经营的。何郑二人很难再从中分一杯羹。

太穷的地方开不得,封闭的国家开不得,政局动荡的国家也开不得。最适宜设赌的国家,他们锁定了伊朗。

当时的伊朗,政局开放,妇女都可以出没各类娱乐场所。并且这里石油丰富,伊朗人民太有钱了,国家在为如何花美元发愁。

通过各种关系,两人终于打通与国王的联系通道,从伊朗政府手中拿到为期30年的跑马场经营专利。但二人高估了当时伊朗政权的稳定性,没有看出不稳的迹象。他们很快就投资了5000万美元,建成了西亚最大的现代化跑马场。

马场事业确实也经营的很好,邻近阿拉伯国家的豪客都来德黑兰跑马场豪掷千金。马场爆棚,日进斗金。两人也一下子成了伊朗的新闻人物,很多马迷想要一睹二人的风采。马会缴纳的博彩税,也成了伊朗政府的一大财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78年,伊朗爆发革命,二人投资的5000万美元,最终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不过郑裕彤对这次投资失败没有怨言,何鸿燊也更加觉得郑裕彤可以成为长期合作伙伴。

他们在伊朗开设赌场的同时。还去菲律宾开办了赌场。当时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正处在权力顶峰,马科斯夫人是全国第二号实权人物。两人和马科斯夫人的弟弟达成协议,出资协助他开设赌场,还从葡京酒店调来赌场管理人员协助代理业务。

赌场生意好起来,菲籍管理人员也熟悉业务之后,马科斯总统突然发出命令,将二人赶出了菲律宾。

02、“鲨胆包天”再出击

1982年澳门大佬叶汉正式把澳门娱乐公司的股份出售,接盘的人是郑裕彤。至此郑裕彤跟何鸿燊完全站到了一条船上。

海外开赌场接连失守,也让二人消停了一番,不敢轻易出击。直到1987年,澳大利亚悉尼政府,宣布把赌场推出供外国财团竞投。两人迅速赶往悉尼,代表澳门娱乐公司参加竞投。第一次竞投,悉尼政府对各财团递来的标书都不满意,第二次竞投悉尼政府却宣布中标财团只负责管理不负责兴建场地等。这个条件显然对中标财团不利,遭到财团反对,最终竞投不了了之。

竞投失利,郑裕彤、何鸿燊暂回中国香港休整。不久又开始四处寻找开赌机会。二人分别去考察了柏林、日本、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等地。

二人对澳大利亚并没有丧失信心。郑裕彤认为,澳洲靠近东南亚,而亚洲人很喜欢赌,澳洲赌场大有可为。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再度出击。

这次机会终于来了,悉尼市政府将达合港赌场推出供外国财团竞投。

这个赌场占地广,堪称当时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赌场。这里总投资预算高达40亿港元以上,非一般的财团敢问津。阔绰的郑裕彤选择了出击。

何鸿燊此时则在欧洲考察博彩业,他看上了西班牙赌业。

不过西班牙发展毕竟有限,何鸿燊把邻近的葡萄牙也瞄上銮。何鸿燊持有葡萄牙国籍,他看好葡萄牙南部旅游胜地阿加维地区,希望在该地区开办赛马博彩业。恰逢阿加维地区一家博彩公司管理不善,旗下三间赌场发生财政困难。葡国政府要求它售股减债,澳门娱乐公司乘机购入其部分股权,在葡国赌业占领了一席之地。

二人还在越南、加拿大等地寻找机会。

1989年,越南政府突然宣布允许外国投资者到该国开办赌业。但那时候的越南经济落后、投资环境很差,何鸿燊认为,越南会朝着改革开放的大趋势发展,很有机会。

二人前往越南寻找机会。越南政府拟开设酒店赌场在海防市图山区。来海防竞投赌牌的六家财团均是华人财团,全是来自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中国澳门等地。当时夺标呼声最高是赌王何鸿燊。然而,赌王何鸿燊这次又失落了。

何鸿燊在海防市没搞成赌场,郑裕彤在胡志明市却传来好消息:新世界集团与胡志明市(西贡)有关部门签订协议,容许新世界在该市兴建高档酒店,并在酒店内设赌场,仅供住店的旅客玩。

1991年酒店破土动工,郑裕彤认为酒店娱乐场建起后,将来正式竞标赌牌的时候就有优势。但是郑裕彤却失算了。新世界建好酒店后,却并没有获得赌牌。

1992年。郑裕彤在加拿大则获得了博彩业突破。新世界集团携手一众公司联手投得加拿大的一家赛马场经营权。

工程于1993年投资兴建,马场占地面积浩大,约300英亩,赛马场之外还兴建住宅物业,郑裕彤终偿心愿。

03、进击菲律宾

香港上市公司国际娱乐,曾经在郑裕彤家族掌管期间,积极筹划在菲律宾进行博彩业投入。

当年,郑裕彤与何鸿燊失利之后,对于人口众多的菲律宾市场依然看好。

国际娱乐拥有两项核心业务,马尼拉的一家酒店(海湾新世界酒店)和设有赌博业的物业(出租物业系菲律宾博彩机构PAGCOR承租相关物业用于经营博彩业务)。

2014年1月11日,由彤叔家族控制的国际娱乐 (1009.HK)突然公布拟以73.5亿港元价格,向太阳城集团主席周焯华收购其博彩中介业务(俗称“叠码仔”)70%股权,拓展澳门博彩业。

澳门某赌场里的财神 征探君拍摄

太阳城集团成立于2007年,是澳门最大的博彩中介营运商之一,共营运17间贵宾厅约280张赌。

此举也被认为太阳城集团博彩业务借壳国际娱乐上市。

只是随着郑裕彤年龄越来越大,最终采取了收缩。2016年9月,郑裕彤去世。

2017年,马云的朋友蔡朝晖向周大福收购国际娱乐(01009.HK)的66.77%股份,并出任董事会主席。

同年5月,时任阿里云副总裁孙炯获任国际娱乐非执行董事。孙炯在阿里多个部门担任过要职。

蔡朝晖接手之后,并不满足于酒店业务和出租赌场业务。在其看来,国际娱乐拥有的酒店接近市中心,同时也能够得到菲律宾本地客的支持,如果加大发展贵宾业务,是能够保持竞争力的。

2020年6月,国际娱乐发布公告,间接全资附属子公司Marina Square Properties, Inc(.「MSPI」)拟向菲律宾娱乐博彩监管及发牌机构Philippine Amusement and Gaming Corporation(「PAGCOR」)申请临时牌照,以便于在菲律宾马尼拉建设及经营赌场并发展综合度假区。

该公司在2020年11月,就已接获菲律宾授出的临时牌照草拟本。不出意外,蔡朝晖将会拥有赌牌,从而经营菲律宾赌场。

为何郑裕彤家族几十年对于博彩业如此热衷?

他们认为这是做慈善!郑裕彤的儿子郑家纯曾说过:“博彩项目的目标,一是增加盈收巩固基业,二是为了未来做更多的慈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