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市场苦贝壳找房久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市场苦贝壳找房久矣?

一家披着“伪科技”和“垄断”皮的公司?

文|牛刀财经 吴大郎 

上市一周年,贝壳的神话,彻底破灭了。

就在贝壳找房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前的一周,其股价跌破20美元每股的发行价。

财报发布后,由于贝壳找房业绩不及预期,股价低开为17.17美元每股,收盘价为19.66美元每股,依然低于去年上市时的发行价。

而贝壳找房上市,恰恰就是2020年8月13日。

上市一年,犹如黄粱一梦。

贝壳找房顶着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的光环,凭借着房产交易的巨大GTV,以及互联网科技股的光鲜外衣,市场曾经一股给予极高的估值。

不仅上市当天股价涨幅一度高达87%,此后,贝壳找房的股价一度达到79.4美元每股,总市值超过900亿美元。

01 营收下滑、利润减速,“伪科技”下的虚高市值

8月11日晚间,贝壳找房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

财报数据显示,贝壳找房2021年第二季度总交易额达到1.22万亿元,同比增长22.2%。其中,二手房交易总额为6520亿元,同比增长11.7%;新房交易总额为4983亿元,同比增长32.3%。

营收上,贝壳找房2021年第二季度营收为242亿元,同比增长20%。其中二手房营收为94亿元,同比增长仅为4.9%。新房交易营收为13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05亿元增长31.9%,增速远高于二手房交易。

财报发布后,贝壳找房的股价开盘大幅低开,主要是由于业绩不及分析师预期。

贝壳找房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为11.16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28.39亿美元,同比下降61%;调整后净利润为人民币16.38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29.51亿元。

此前,华尔街5名分析师平均预期,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贝壳找房第二季度每股美国存托股票收益将达0.25美元。财报显示,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贝壳找房第二季度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调整后每股美国存托股票摊薄净利润为人民币1.37元,不及分析师预期。

早在贝壳找房上市之初,市场就对其“科技”外衣的身份有怀疑。脱胎于链家体系,贝壳找房实际上是以链家为基础,把一整套线下门店等业务装入了线上的贝壳找房体系内。

但是由于其“科技”的外衣,市场给予了极高的估值。市值高点的900多亿美金,超过了万科等一众房企,即便是当下,40多倍的市盈率也处于较高的水平。

市场更加关注的一点是,贝壳找房第二季度的利润出现了下滑。

从财报数据中可以看出,贝壳找房第二季度的GTV依然处于增长状态,另外,今年年初有报道指出,贝壳找房的买卖房屋交易服务费用从买方的2%调整为买方2%+卖方1%。意味着,一套200万元成交的二手房,中介费4万元。费率上调后,同一套房子中介费上涨到6万元。

GTV增长,再加上交易服务费用提高,贝壳找房的利润竟然下滑。

财报中还披露,2021年第三季度,贝壳找房的营收将在145亿元到155元之间,较去年同期下降约24.6%-29.4%。

02 提高交易费,以垄断控价格?

自从贝壳上市以来,行业利空不断。

其中贝壳找房对行业是否形成实质性的垄断,这一隐患开始不断放大。

尤其是年初重庆贝壳和链家将交易服务费上调为3%这一行为,让市场更是担忧其通过垄断地位来对行业进行价格控制。

首先,数据方面,贝壳找房在深谙房地产的基础上建构了大数据与云计算,并推出了轰动业界的楼盘字典。楼盘字典是房屋信息数据库,也是链家网引以为傲的核心资产。

另外,贝壳找房依托"楼盘字典"的底层基础数据,结合业主、客户、经纪人、平台之间深度连接产生的海量交互数据,打造和升级了全生命周期的真房源验真系统,层层把关进行动态实时验真,提高了买卖双方的找房体验和交易效率。

要知道,当前中国几乎所有房地产中介企业做的都是小数据,而非大数据。

其次,流量方面,在很多平台上面,贝壳找房目前占据了所有的搜索入口,这意味着贝壳找房已经占据了所有的线上用户。与竞争对手相比,贝壳找房拥有的是:线上的大数据与云计算,线下的无数门店触点(加盟的德佑+自营的链家),线上线下正在高频交互。

线上抢流量、线下抢门店、内部抓管理,用技术赢得核心竞争力,这或许是贝壳找房迅速发展壮大,并让对手望而生畏的主要原因。

过去两年多时间,贝壳找房,把线上线下两件事强力糅合在一起,凭借着强大的融资能力,他们在中介领域打垮了所有对手。

据了解,贝壳找房分为三个体系,平台本身依靠向入驻的中介品牌收取平台费。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贝壳找房门店数量达到52868家,代理商数量为54.86万人。

用左晖的话来说,“我们在做一个球场,希望在这里踢球越来越多,大家踢球的规则越来越好。我们的利益其实在市场的利益上。一个公平公正的协议和规则对贝壳平台的利益是最大化的。”

“我希望未来在这个平台达到100个品牌,有一个链家还有其他99个。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博弈,最大的利益应该是博弈的规则。如果行业效率始终这么低,我们就永远没有成长空间;我们的商业基础结构在发生变化,要么对抗要么一起往前走。但行业必须走出信用损伤的囚徒困境,这是一个负循环。所有人都在受损,只不过我们没有感知。”

03 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

从上线之日起,关于贝壳找房的争议和质疑就没有停过,公司还一度受到同行的“围追堵截”。

不同于链家主打线下直营,贝壳找房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开放平台,贝壳找房以共享真实房源信息为号召,吸引中小地产中介、经纪人与经纪公司入驻,在带看、成交等各个环节取得回报,共同切分收益。

创始人左晖就曾经说,有望将贝壳找房做成一个包含链家在内的房产中介都入驻的平台,大家配合分享资源和收益。

然而,贝壳找房的这一模式从一开始就受到了行业内的质疑和反对。

同行们认为,贝壳找房本属于链家体系,链家入驻贝壳找房后,贝壳和链家就既是平台还是做买卖的商家,既是中介行业制定游戏规则者,又是参与者。

贝壳找房虽然定位于互联网平台,但是最后的成交仍然要依靠链家等线下门店。

此前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谢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直接表示:“那种既做线上、又做线下的平台,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这在商业伦理和操作逻辑上是我们不太能接受的。这个行业需要的是百花齐放,而非一枝独秀。”

事实上,链家联合中介抵制开发商的同时,自己也在被行业抵制。2018年,58集团牵头组成“反链家”联盟;金华百家房地产中介机构代表共同签署了《反壳联盟条约》。

对贝壳找房和链家“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行为进行抵制。

这也许是贝壳被质疑垄断的原因。

什么是垄断?指一个行业里有且只有一家公司(或卖方)交易产品或者服务。

不知道贝壳找房是否关注过,2020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

该(征求意见稿)明确地指出,在特定个案中,如果直接事实证据充足,只有依赖市场支配地位才能实施的行为持续了相当长时间且损害效果明显,准确界定相关市场条件不足或非常困难,可以不界定相关市场,直接认定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实施了垄断行为。

真金不怕火炼。贝壳找房是否真的垄断了市场,只有看市场相关部门是否具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火眼金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贝壳找房

3.2k
  • 港股回港中概股普跌,贝壳跌近10%
  • 工信部: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国家顶级节点全面建成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市场苦贝壳找房久矣?

一家披着“伪科技”和“垄断”皮的公司?

文|牛刀财经 吴大郎 

上市一周年,贝壳的神话,彻底破灭了。

就在贝壳找房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前的一周,其股价跌破20美元每股的发行价。

财报发布后,由于贝壳找房业绩不及预期,股价低开为17.17美元每股,收盘价为19.66美元每股,依然低于去年上市时的发行价。

而贝壳找房上市,恰恰就是2020年8月13日。

上市一年,犹如黄粱一梦。

贝壳找房顶着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的光环,凭借着房产交易的巨大GTV,以及互联网科技股的光鲜外衣,市场曾经一股给予极高的估值。

不仅上市当天股价涨幅一度高达87%,此后,贝壳找房的股价一度达到79.4美元每股,总市值超过900亿美元。

01 营收下滑、利润减速,“伪科技”下的虚高市值

8月11日晚间,贝壳找房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

财报数据显示,贝壳找房2021年第二季度总交易额达到1.22万亿元,同比增长22.2%。其中,二手房交易总额为6520亿元,同比增长11.7%;新房交易总额为4983亿元,同比增长32.3%。

营收上,贝壳找房2021年第二季度营收为242亿元,同比增长20%。其中二手房营收为94亿元,同比增长仅为4.9%。新房交易营收为13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05亿元增长31.9%,增速远高于二手房交易。

财报发布后,贝壳找房的股价开盘大幅低开,主要是由于业绩不及分析师预期。

贝壳找房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为11.16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28.39亿美元,同比下降61%;调整后净利润为人民币16.38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29.51亿元。

此前,华尔街5名分析师平均预期,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贝壳找房第二季度每股美国存托股票收益将达0.25美元。财报显示,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贝壳找房第二季度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调整后每股美国存托股票摊薄净利润为人民币1.37元,不及分析师预期。

早在贝壳找房上市之初,市场就对其“科技”外衣的身份有怀疑。脱胎于链家体系,贝壳找房实际上是以链家为基础,把一整套线下门店等业务装入了线上的贝壳找房体系内。

但是由于其“科技”的外衣,市场给予了极高的估值。市值高点的900多亿美金,超过了万科等一众房企,即便是当下,40多倍的市盈率也处于较高的水平。

市场更加关注的一点是,贝壳找房第二季度的利润出现了下滑。

从财报数据中可以看出,贝壳找房第二季度的GTV依然处于增长状态,另外,今年年初有报道指出,贝壳找房的买卖房屋交易服务费用从买方的2%调整为买方2%+卖方1%。意味着,一套200万元成交的二手房,中介费4万元。费率上调后,同一套房子中介费上涨到6万元。

GTV增长,再加上交易服务费用提高,贝壳找房的利润竟然下滑。

财报中还披露,2021年第三季度,贝壳找房的营收将在145亿元到155元之间,较去年同期下降约24.6%-29.4%。

02 提高交易费,以垄断控价格?

自从贝壳上市以来,行业利空不断。

其中贝壳找房对行业是否形成实质性的垄断,这一隐患开始不断放大。

尤其是年初重庆贝壳和链家将交易服务费上调为3%这一行为,让市场更是担忧其通过垄断地位来对行业进行价格控制。

首先,数据方面,贝壳找房在深谙房地产的基础上建构了大数据与云计算,并推出了轰动业界的楼盘字典。楼盘字典是房屋信息数据库,也是链家网引以为傲的核心资产。

另外,贝壳找房依托"楼盘字典"的底层基础数据,结合业主、客户、经纪人、平台之间深度连接产生的海量交互数据,打造和升级了全生命周期的真房源验真系统,层层把关进行动态实时验真,提高了买卖双方的找房体验和交易效率。

要知道,当前中国几乎所有房地产中介企业做的都是小数据,而非大数据。

其次,流量方面,在很多平台上面,贝壳找房目前占据了所有的搜索入口,这意味着贝壳找房已经占据了所有的线上用户。与竞争对手相比,贝壳找房拥有的是:线上的大数据与云计算,线下的无数门店触点(加盟的德佑+自营的链家),线上线下正在高频交互。

线上抢流量、线下抢门店、内部抓管理,用技术赢得核心竞争力,这或许是贝壳找房迅速发展壮大,并让对手望而生畏的主要原因。

过去两年多时间,贝壳找房,把线上线下两件事强力糅合在一起,凭借着强大的融资能力,他们在中介领域打垮了所有对手。

据了解,贝壳找房分为三个体系,平台本身依靠向入驻的中介品牌收取平台费。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贝壳找房门店数量达到52868家,代理商数量为54.86万人。

用左晖的话来说,“我们在做一个球场,希望在这里踢球越来越多,大家踢球的规则越来越好。我们的利益其实在市场的利益上。一个公平公正的协议和规则对贝壳平台的利益是最大化的。”

“我希望未来在这个平台达到100个品牌,有一个链家还有其他99个。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博弈,最大的利益应该是博弈的规则。如果行业效率始终这么低,我们就永远没有成长空间;我们的商业基础结构在发生变化,要么对抗要么一起往前走。但行业必须走出信用损伤的囚徒困境,这是一个负循环。所有人都在受损,只不过我们没有感知。”

03 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

从上线之日起,关于贝壳找房的争议和质疑就没有停过,公司还一度受到同行的“围追堵截”。

不同于链家主打线下直营,贝壳找房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开放平台,贝壳找房以共享真实房源信息为号召,吸引中小地产中介、经纪人与经纪公司入驻,在带看、成交等各个环节取得回报,共同切分收益。

创始人左晖就曾经说,有望将贝壳找房做成一个包含链家在内的房产中介都入驻的平台,大家配合分享资源和收益。

然而,贝壳找房的这一模式从一开始就受到了行业内的质疑和反对。

同行们认为,贝壳找房本属于链家体系,链家入驻贝壳找房后,贝壳和链家就既是平台还是做买卖的商家,既是中介行业制定游戏规则者,又是参与者。

贝壳找房虽然定位于互联网平台,但是最后的成交仍然要依靠链家等线下门店。

此前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谢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直接表示:“那种既做线上、又做线下的平台,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这在商业伦理和操作逻辑上是我们不太能接受的。这个行业需要的是百花齐放,而非一枝独秀。”

事实上,链家联合中介抵制开发商的同时,自己也在被行业抵制。2018年,58集团牵头组成“反链家”联盟;金华百家房地产中介机构代表共同签署了《反壳联盟条约》。

对贝壳找房和链家“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行为进行抵制。

这也许是贝壳被质疑垄断的原因。

什么是垄断?指一个行业里有且只有一家公司(或卖方)交易产品或者服务。

不知道贝壳找房是否关注过,2020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

该(征求意见稿)明确地指出,在特定个案中,如果直接事实证据充足,只有依赖市场支配地位才能实施的行为持续了相当长时间且损害效果明显,准确界定相关市场条件不足或非常困难,可以不界定相关市场,直接认定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实施了垄断行为。

真金不怕火炼。贝壳找房是否真的垄断了市场,只有看市场相关部门是否具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火眼金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