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增高针”被点名的长春高新半年报净利增近五成,生长激素板块贡献超95%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增高针”被点名的长春高新半年报净利增近五成,生长激素板块贡献超95%

长春高新市值三个月内跌去四成左右。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沈溦

8月13日晚间,刚刚卷入生长激素滥用疑云而股价大跌的“东北药茅”长春高新(000661.SZ)披露了2021年上半年业绩。

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6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6.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9.23亿元,同比增长46.85%。扣非后净利润19.22亿元,同比增长51.70%。

从业务构成看,长春高新主营生物制药及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辅以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和服务等业务,虽然业务涉猎广泛,但重组人生长激素业务依旧是公司重要的业绩来源。

根据半年报,长春高新核心子公司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赛药业”)仍是公司业绩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金赛药业实现营收37.88亿元,同比增长49.42%;实现净利润18.59亿元,同比增长64.60%。净利润占到长春高新整体的95%以上。

生物疫苗业务板块子公司百克生物实现收入5.82亿元,实现净利润1.38亿元。中成药业务板块子公司华康药业实现收入3.04亿元,实现净利润0.23亿元。子公司高新地产实现收入2.70亿元,实现净利润0.37亿元。

资料显示,金赛药业主要从事基因工程生物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粉针剂)、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水针剂)、聚乙二醇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长效水针剂)等人生长激素系列产品及辅助生殖、妇女健康、医疗器械、儿童营养品、创面愈合等领域产品。

据悉,金赛药业和另外两家国产药企安科生物(300009.SZ)、上海联合赛尔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几乎垄断了国内的生长激素市场。

一周前, 新华视点发文指出, 生长激素有被滥用的苗头,可能带给使用者内分泌紊乱、股骨头滑脱、脊柱侧弯等健康风险。受此消息影响,8月5日,长春高新开盘跌停,全天在跌停板附近徘徊,总市值蒸发超百亿元。 

当日,长春高新召开电话会议表示,合规永远是公司生存的前提和基础,其作为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多年来一直坚持规范运作,持续提升内控水平,努力确保生产经营合规、产品安全有效,未来也会坚持将合规经营作为底线。

长春高新强调,生长激素产品具有超过60年的使用历史,经过了国内外几十年临床应用,充分证明了产品的安全有效性。 

这场质疑风波,会给国内整个生长激素市场带来多大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但过于依赖生长激素这一盈利点,似乎也给过去几年股价长红的长春高新带来一些隐忧。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机构钟爱的白马股,长春高新总市值从2017年初年初的190亿元一路走高,至今年5月17日走上股价519.20元,总市值2104亿元的最高点。

不过,5月份以后,市场流传生长激素将被纳入集中采购,叠加机构抛售,大股东减持等因素,长春高新股价一路下跌。8月13日,公司股价报收308.18元,上涨5.29%,总市值来到1247亿,三个月内跌去四成左右。

半年报显示,截止到6月底,公司共有股东12.07万户,相比一季度末的6.66万户大幅增长。

前十大股东中,第二和第三大股东金磊与林殿海报告期内分别减持了412.42万股和222.11万股。

机构方面则出现了一些分歧,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全国社保基金一一八组合、全国社保基金一零四组合”分别减持了长春高新155.26万股,100.54万股和39.48万股。

“顶流”基金经理之一葛兰掌管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增持311.91万股,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股279.02万股,新进十大股东行列,自然人郑海若增持62.18万股。

值得一提的是,8月6日晚间,长春高新公告,第二大股东金磊,以及公司现任董事马骥、姜云涛、王志刚、监事赵树平、高级管理人员李秀峰、朱兴功、张德申,计划6个月内以自有或自筹资金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为3000万元至5000万元。

随后公司股价开始止跌反弹,8月6日至8月13日收盘长春高新股价反弹超1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增高针”被点名的长春高新半年报净利增近五成,生长激素板块贡献超95%

长春高新市值三个月内跌去四成左右。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沈溦

8月13日晚间,刚刚卷入生长激素滥用疑云而股价大跌的“东北药茅”长春高新(000661.SZ)披露了2021年上半年业绩。

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6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6.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9.23亿元,同比增长46.85%。扣非后净利润19.22亿元,同比增长51.70%。

从业务构成看,长春高新主营生物制药及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辅以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和服务等业务,虽然业务涉猎广泛,但重组人生长激素业务依旧是公司重要的业绩来源。

根据半年报,长春高新核心子公司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赛药业”)仍是公司业绩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金赛药业实现营收37.88亿元,同比增长49.42%;实现净利润18.59亿元,同比增长64.60%。净利润占到长春高新整体的95%以上。

生物疫苗业务板块子公司百克生物实现收入5.82亿元,实现净利润1.38亿元。中成药业务板块子公司华康药业实现收入3.04亿元,实现净利润0.23亿元。子公司高新地产实现收入2.70亿元,实现净利润0.37亿元。

资料显示,金赛药业主要从事基因工程生物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粉针剂)、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水针剂)、聚乙二醇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长效水针剂)等人生长激素系列产品及辅助生殖、妇女健康、医疗器械、儿童营养品、创面愈合等领域产品。

据悉,金赛药业和另外两家国产药企安科生物(300009.SZ)、上海联合赛尔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几乎垄断了国内的生长激素市场。

一周前, 新华视点发文指出, 生长激素有被滥用的苗头,可能带给使用者内分泌紊乱、股骨头滑脱、脊柱侧弯等健康风险。受此消息影响,8月5日,长春高新开盘跌停,全天在跌停板附近徘徊,总市值蒸发超百亿元。 

当日,长春高新召开电话会议表示,合规永远是公司生存的前提和基础,其作为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多年来一直坚持规范运作,持续提升内控水平,努力确保生产经营合规、产品安全有效,未来也会坚持将合规经营作为底线。

长春高新强调,生长激素产品具有超过60年的使用历史,经过了国内外几十年临床应用,充分证明了产品的安全有效性。 

这场质疑风波,会给国内整个生长激素市场带来多大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但过于依赖生长激素这一盈利点,似乎也给过去几年股价长红的长春高新带来一些隐忧。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机构钟爱的白马股,长春高新总市值从2017年初年初的190亿元一路走高,至今年5月17日走上股价519.20元,总市值2104亿元的最高点。

不过,5月份以后,市场流传生长激素将被纳入集中采购,叠加机构抛售,大股东减持等因素,长春高新股价一路下跌。8月13日,公司股价报收308.18元,上涨5.29%,总市值来到1247亿,三个月内跌去四成左右。

半年报显示,截止到6月底,公司共有股东12.07万户,相比一季度末的6.66万户大幅增长。

前十大股东中,第二和第三大股东金磊与林殿海报告期内分别减持了412.42万股和222.11万股。

机构方面则出现了一些分歧,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全国社保基金一一八组合、全国社保基金一零四组合”分别减持了长春高新155.26万股,100.54万股和39.48万股。

“顶流”基金经理之一葛兰掌管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增持311.91万股,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股279.02万股,新进十大股东行列,自然人郑海若增持62.18万股。

值得一提的是,8月6日晚间,长春高新公告,第二大股东金磊,以及公司现任董事马骥、姜云涛、王志刚、监事赵树平、高级管理人员李秀峰、朱兴功、张德申,计划6个月内以自有或自筹资金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为3000万元至5000万元。

随后公司股价开始止跌反弹,8月6日至8月13日收盘长春高新股价反弹超1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