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甄子丹如何给《怒火·重案》做动作导演?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甄子丹如何给《怒火·重案》做动作导演?

香港经典警匪动作片重现江湖?

文|三声 庞梦圆

正在热映的《怒火·重案》受到好评,人们怀念陈木胜,同时欣赏他留给我们的具有典型陈木胜风格的,火爆的,香港时装警匪动作片。

影片的两位主角甄子丹和谢霆锋也受到称赞,敢打,能打。其中,甄子丹除了是主演,还是《怒火·重案》的动作导演,影片监制。他是电影的又一个核心。他的参与,让《怒火·重案》在陈木胜风格之余多了一丝甄子丹色彩。

甄子丹是著名的动作演员,除此之外,他还是多部影片的武术指导,曾参演好莱坞动作片,对动作片如何跟上时代有十多年的研究。他是一位理论与实践、导与演相结合的动作电影人。

这次接受《三声》独家专访,他再次强调,不止是对动作片来说,甚至不止对电影来说,节奏在日常生活的多个场景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讲话、走路、表情,到声音,各种各类都离不开节奏的掌控”。在《怒火·重案》里,他也有意通过动作设计、镜头设计,将影片节奏提得“更快、更猛”。

作为动作导演,在拍摄时,他给陈木胜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比如,“不主张用慢镜头”,因为据他研究,慢镜头已经是“一种比较俗气的手法”。最终经过试验和协商,出现在《怒火·重案》的慢镜头,“最多只用了一次两次”。

作为监制,他会关心故事逻辑、每场戏的表演、拍摄。这也让他的作用不止体现在拳脚和动作上,而是整部影片。比如在拍摄之初,他就提出要体现“做警察的正义”,《怒火·重案》的人物关系也是观众回味和讨论较多的另一个焦点。

《怒火·重案》是陈木胜的最后一部电影,由腾讯影业携手银都机构、英皇电影、猫眼影业等共同出品,有他的典型风格,也有新超越,关于拍摄时的更多细节我们已无法听他亲口讲述,借由他的搭档、影片的另一个关键人物甄子丹,我们再次抵达现场。

而在对谈中,甄子丹除分享拍摄相关的故事,也分享了他对动作片的未来、动作片与时代的关系、动作与武侠、香港电影与内地电影的不同发展等更多方面的看法。

以下是《三声》对甄子丹采访节选:

《三声》:《怒火·重案》与陈导之前的“怒火”系列影片的延续性和突破性在哪里?

甄子丹:延续性在于也是陈导去导,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个人风格,就算这个片不叫“怒火”,我相信也充满着陈木胜的风格在里面。加上这部片是个警匪片,也连贯着陈导一贯以来在描述人性的正与邪、黑与白时的鲜明风格。所以《怒火·重案》虽然故事不一样,但是他的精神都是陈木胜一贯以来的警匪片的精神。

那么突破在哪里?我相信某个程度上因为我的加入,无形中也带上我自己的风格,两个人加起来就会产生很多新的元素、新的化学作用。我个人认为,我们两个都是抱着想突破自我的心情来拍这部电影,所以才打造出这样一部《怒火·重案》。

《三声》:爆炸、飙车几乎成为陈导动作电影的标配,这次的不一样之处在哪?

甄子丹:上一个问题也说了。在拳脚、个人武打风格、整个节奏的掌控上应该都会有我一定的影响。拳脚部分肯定是我的掌控,其他部分比如说车、开枪等部分的节奏,我相信陈导也受到我的一定影响。

我还记得我告诉陈导,我一开始就不主张用一些慢镜头,我觉得用慢镜头已经成为一种比较俗气的手法。所以我告诉他这一次尽量一个慢镜头不用,可能就最多用了一次两次。

一开始他还是很怀疑,在拍摄的过程还重复问我,你这个镜头真的不用慢镜头?我说不用。真的不用?不用。几个月拍下来,我们完成了在《怒火·重案》里面打造出来的新风格。

《三声》:你之前曾提过动作片需要注意节奏感,《怒火·重案》的节奏感如何体现?

甄子丹:电影无论是动作片也好,不动作片也好,都必须要有一种节奏。没节奏的话,整个艺术的表达会很平淡。其实节奏也是我们平常生活的一部分,讲话、走路、表情,到声音,各种各类都离不开节奏的掌控,这个一直以来都是我非常强调的。这一次大家可以看出来,节奏已经再次提升,变得更快、更猛。

《三声》:作为《怒火·重案》的动作导演,你在这部影片里想要呈现的整个动作面貌、风格、要求是什么?有哪些具体的场景为例?

甄子丹:我的要求不是体现在一个场景、一场戏的设计,这对我来说是只是基础,好像英文字母的ABC,这是最基础的工具。我的目标设得很高,大家对于电影的口味虽然不一样,但是我相信大众对电影有一个共同认可的高度和指标,我的指标就是世界动作片的指标。哪一种动作片最卖座,最受观众欢迎,那个片肯定是让大家比较认同的。所以我一贯以来的目标就是要挑战世界最好的动作片。

《三声》:影片最后一段两人打斗很精彩,有没有一点武侠的意味?你理解中,武侠和现代动作片的关系又是什么?

甄子丹:武侠是一种情怀,每个人内心都有自己的武侠定义。一部好电影,无论这个电影是什么题材,肯定有一定的武侠情怀。所谓的武侠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生活好像一个江湖一样,江湖就是生活,我们把生活的一部分拍出来。无论是最后那场武打,还是平常的文戏的交流,都充满着所谓武侠的步伐在里面。

《三声》:什么是新时代的武和侠,这个问题困扰过你吗?动作和武侠的区别是?你怎么表现“武”和“侠”和“动作”?

甄子丹:这个问题不能一两句去解释,不能用短短的几个文章跟大家解读学问,武术、武侠、武功,电影里面的武侠,现实生活里面做人的武侠,相互之间都有相连,但是也很不一样。所以很难去告诉大家,很多电影里面的区别在哪里。所以我还是别把这个问题说得那么深奥,我觉得大家看完一部电影,能带多少东西回去,这是个人的自我体会。

《三声》:作为《怒火·重案》监制,你对整部影片的基调要求是什么?

甄子丹:每一个细节都要求得尽量完美,就算故事简单,但是在我们现有的资源、资金、时间、人力范围内,我都希望做到我的最好。这个片也不例外,对故事的逻辑性,演员表演,我都会给参与意见,尽量做到最极致。

《三声》:《怒火·重案》里表现了很多种情感,亲情、兄弟情、警与匪、匪与匪、同事情等,还带出一丝警察的身份认同,怎么理解?当初是如何考虑的?

甄子丹:最初我跟陈导再度合作,大家就确定肯定是拍部动作片,也肯定是一部时装的警匪动作片,这个是一致的。一开始我就提出,必须把做警察的正义传达出来,这个是一直没有改变过的,到最后我们剪辑的过程,交流的过程,我都是很坚持必须要带出正义那方面。

可能有些观众觉得,是否真的要把那么重的说法在电影里面传达出来?这是个人的选择,大家可以有个人的角度。但这也是我的选择,我作为一个电影者,这是我希望传达的东西。

《三声》:怎么理解《怒火·重案》的警匪关系,时代不同,如何影响创作时的人物关系?

甄子丹:那要找一个平衡。电影是讲故事,拍一部电影肯定是很戏剧化,故事跟现实生活有一些出入,才可以让观众看电影。但是同时,我觉得也离不开写实。这个是我们每天拍戏的过程必须要找到最好的平衡。

《三声》:在《怒火·重案》中,香港的电影经验和内地的团队互相合作的过程如何?

甄子丹:香港拍这种商业片起步比较早,累计了很多年的经验,加上地理环境、法律地域环境,可以让电影者有更广阔的创作空间。在内地,特别是这几年,从整体的商业平台、思维、宣发、甚至某些电影的技术环节都超过了香港。比如说你让我找一个写预告的,做音乐的,我可能都会找内地的人才。

《三声》:那你认为《怒火·重案》可以如何推动内地的警匪动作片,或者是动作片这个类型上的进展?这对正在成长中的内地电影市场来说意味着什么?

甄子丹:最主要的是两大因素。第一因素是票房的成功,这样更多观众能够看到这个片,能够欣赏到这个片的好的地方,连带影响到内地的电影工作者以后的拍摄风格也好,题材也好。第二个因素,电影本身必须要有一定的质量,让观众觉得拍得那么好,我们以后对于电影的要求就像《怒火·重案》这个指标,连带上其他电影人都必须要有一定的水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