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万洪建: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洪建: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

“咱没做过坏事,咱不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万洪建

万隆曾是我眼中神明一般的父亲。

我从小在漯河肉联厂长大,亲历双汇的长大,见证了反复歌颂几十年的“砸三铁”、“两分钱”等传说。

你们都年轻,听到的不过是故事,而我作为亲历者,更知道老强人一步一步走来的艰难困苦,步步荆棘。

老强人一手谛造了两个上市企业,其中一个,是他在漯河与上千位漯河精英,在一起奋斗中创立的双汇,另一家千亿企业,它叫万洲,是万隆先生在香港与杨挚君精心设计,大律师李署峰出谋划策所造出来的套钱工具而已。

01

万洲没有实际的生产运营,它实际上就是双汇与史密斯菲尔德的拼盘,它的作用,就是通过各种眼花缭乱的财务手段,复杂的架构,将国内双汇的钱不露痕迹转出境外,从来没有逆向回流过。

“咱没做过坏事,咱不怕!”

慈祥而伟大的老爷爷对小姑娘这么说。他当然不觉得是坏事,对他而言,能多挣钱的都是好事。

利用自己雄厚的势力,在员工处于一盘散沙的弱势背景下,巧取豪夺,从员工持股的兴泰公司,强行用一半的低价交易,万隆先生自己获利50多亿港币,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还不是坏事?

迫不及待,以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成功为借口,联同自己秘书自我奖励50多亿港币仍不满足,再把原来承诺授予管理团队的3.5亿股万洲奖励股票,在2017年,也全部抓入他一个人的口袋。这种化公为私的行为,如果不能称为坏事,难道还是好事吗?

今年226号,万老板携郭丽军一起签发“关于调整美国六分体价格建议”,不理会国内双汇管理人员的强烈反对,继续大量进口美国六分体,2月底进口六分体的市场平均价格只有21500元,你们却强行将美国产品进口结算价格从21000/吨大幅提高到25800/吨,进口量接近10万吨。

目前这批从美国史密斯出口到中国的六分体,给中国双汇造成的损失多达8亿人民币以上。这种肥美损中的行为,还不算坏事吗?

02

“咱没做过坏事,咱不怕!”

显然在万老板的眼里,无论巧取豪夺也好,还是化公为私也罢,这些行为在万老板的世界观里,都不算坏事,那这个道德底线也太低了吧!

或许他觉得,双汇与万洲所有一切,都是他个人的,其他人的份额,都是他的赏赐,他愿意给多少,其它人根本无权置喙。

于家来讲,你和沈瑞芳姘居时间近20年,每个家人出于各种原因,保持了对你的沉默与宽容。

这种宽容却被误解为我们这些家伙太软弱——像你对兴泰的小股东的评语一样,无情把母亲一个人孤零零抛弃在漯河,也不允许别人把她接到香港。

这种冷血的行为不是坏事是什么?

从公司到家庭,你后期所做的坏事与前期做的好事一样多。

03

郭丽军是个好同志,他精通财务,忠心体贴。有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就是好人,放在不合适的位置就是个坏人。

郭丽军作为万洲的CFO是尽职尽责的,每天准时陪老板走路,贴身防护到晚上九点才离开,老板在香港的每一天均如是,仿佛杨挚君的身影再现。

从私人感情上说,老板非常喜欢他,老人总喜欢有人陪伴。

虽然精通财务,郭丽军同志并不懂双汇的产、供、销、研,连自己本身主导的万洲外汇对冲,这两年给万洲带来的累计亏损,超过千万美元。

今年为了迎合老板的重美战略,不顾双汇的强烈反对,强行将进口美国六分体价格提高5000/吨。

如今,这些昂贵的冻肉正躺在双汇的仓库里,成为双汇的巨大潜亏,大把钞票,又从太平洋上空飘到了美利坚合众国。

04

五年前,郭丽军同志开始每日津津有味地观看youtube,并引导万洲的高管一起观看。

他特别喜欢听一些海外人士的政经言论,并将其部分言论作为万洲国际外汇对冲与战略规划的依据。

作为五百强企业的CEO,这种制定规划的依据来源实在荒谬。

我与父亲曾经交流过对郭丽军水平的看法。

2018年,父亲谈到郭丽军不懂英文,尽管没有经商头脑,没有肉制品和屠宰业的业务综合运营能力,但是他听话、老实,最容易被驯服,更便于被驾驭。

郭丽军同志与万老板制定的双汇十四五规划,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分歧点,其中空洞地指出双汇肉制品的销量在2021年应达到170万吨。

时间已近在咫尺,数据在验证规划的荒谬。

05

我这次与万隆先生的冲突,导火索在于CEO的人选问题。

我希望在后万隆尾期,CEO的人选要有德,可以服众;有可以驾驭双汇各项业务的综合能力,最好可以稳定跨越十几年,实现万洲国际的平稳过渡。

我还没有开口,强人就开始暴怒,谈话变为怒骂。

812日,万洲发出人员任免公告,在目前郭丽军操作的进口业务巨亏过8亿多人民币背景下,万老板却仍冒天下大不韪,任性般擢升郭丽军做万洲CEO,这种深厚的私人感情真令人嫉妒啊!

再把郭丽军同志派往双汇董事会任董事,万洲国际的CEO在职位上远高于双汇总裁一职,外行指挥内行,对于双汇,又将是一重灾难。

昔日睿智的万隆先生,现在步步昏招,这是咋了?

06

“咱没做过坏事,咱不怕!”

今年226号,你与郭丽军同志一起签发“关于调整美国六分体价格建议”,以香港万洲国际为据点,高价进口10万吨美国冻肉,给中国双汇造成的损失多达8亿人民币以上。

这样的关联交易明显违规,且事涉大股东利益输送,虽然大家知道你神通广大,但是我还真替你害怕!

2007年,双汇的国企改制进入尾声,参与国企改制的鼎晖公司不知何故,私下无偿授予万隆先生5%的双汇股份,由于双方无法或不愿公开此项交易,于是这5%的股份就直接转卖给了香港一家公司,而万隆先生私下获得了2亿美元的对价款项,之后你兴奋地将这笔巨款存放在香港DBS银行。

2007年已经过了15年,这笔巨额收入至今没有申报,至今没有纳税,你难道不怕相关部门向你追缴税款吗?这种坏事,如果你不怕,恐怕杨挚君的股票不可能在港交所自由交易。

杨挚君的股票得以全流通的事实曾令大家大跌眼镜,这个结果相当于老板向自己的秘书低头,和万隆先生强悍的人设形象大相径庭,只有一个可能:杨挚君手里有你私下收受上述2亿美元的证据,才迫使万老板不得不向杨挚君屈服。你还敢说你真不怕吗?

昔日的辉煌,不可能成为现在贪婪与昏庸的挡箭牌。我相信,在一片万岁声中,总有清醒而明白的人看清这事情。

来源:新肉业

原标题:万洪建: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