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阿里“补课”价值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阿里“补课”价值观

互联网行业发展数十年,历经急速扩张与变化之后,商业公司在追求商业成就的同时,公众作为深度参与者,对其组织与发展的合理性也开始进行审视。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佘晓晨 陆柯言

编辑 | 文姝琪

8月14日晚间,济南公安发布的一则通报打破了周末的平静:王某文(曾任阿里巴巴淘鲜达华北区商家运营组长)、张某(曾为济南华联超市有限公司员工)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

伴随这一纸通告,发酵近一周的“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件似乎尘埃落定。

但这并没有平息人们的讨论。有人想探究警方通告背后还有哪些未公布的隐情?有人关心嫌疑人还有没有对别人下过手?还有人质疑,为何案情细节和最初的爆料有出入?

在阿里内部,虽然大家公开的讨论越来越少了,但员工内心的疑虑依然没有停下。一场案件带来余震,依然在冲击着阿里巴巴。

导火索

8月7日晚,一位女性在阿里食堂叫喊的视频在微博上快速传播。

视频中,这位女性手拿传单,在食堂大声控诉“阿里男高管强奸女下属,公司无人问管”。与此同时,在视频拍摄的画面中,嘈杂的食堂里无人上前过问。

这一幕发生的地点是阿里巴巴西溪园区8号楼的一楼食堂,发传单的女性正是周某。

阿里员工张蒙是现场目击者之一。作为第一时间看到这件事的人,张蒙的反应是“感觉这个事情有隐情,内心觉得她(周某)很无助。” 据张蒙回忆,当时是周五晚饭时间,相比平时人没那么多,但也有不少人在围观。

和很多人一样,她在远远围观后选择了离开,没有看到周某发放的传单。“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因为这种事情不好判断孰真孰假10多分钟之后,周某被保安带离现场。

“如果我当时在场,肯定不会不管。”事后才知道情况的陈华心情非常崩溃,因为她认识当事人。

不过,对于其他人的旁观行为,陈华觉得可以理解——她并不赞同外界对于食堂在场员工“冷漠”的评价。“就好像小区里发生了这样的事,肯定是观望态度的多吧?因为一时半会也辨认不了真相。”

“食堂维权”一天之后,阿里内网出现了周某的自述帖。根据帖子描述,周某在7月27日奔赴济南出差并被逼陪酒,在醉酒状态下受到了商户张某的猥亵和阿里领导王某文的侵害。

因为是周末,最开始这自述帖只在内网小范围讨论。

但很快有人把它发到外网一位脉脉上认证为阿里巴巴员工的账号曝光了周某在自述帖中叙述的经历。一位看完全文的阿里巴巴员工在下面回复称,“如此事真实,公司不作为,我想这个公司就不是我想待的公司了。”

后来又有人把内容搬运到了微博上。到了8月7日晚上,评论、转发、点赞不断堆叠,几万条回复出现在微博下方。

至此,“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事件,终于引发了公司内外的强烈关注。

怒火

“很气愤很崩溃,看完直接就哭了。” 同为女性,且是受害者的朋友,陈华的反应比其他人要更加强烈。

“愤怒”——几乎是看到帖子后,阿里内外所有人的第一反应。

根据周某的自述,她在7月28日第一次报警称自己遭到了侵害。8月2日回到杭州之后,当天她找到业务线、事业群负责人和HR沟通,要求公司开除王某文。但她迟迟未得到反馈。直到8月6日,周某称其试图在公司群里曝光此事,但消息被撤回,随后被移出群聊;在当天的月度会之后,她再次提出诉求,得到的回复依然是无法开除涉事的王某文。

周某向业务线从上到下的领导都反映了此事,但处处碰壁。业务线的负责领导甚至表示,“现在我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只招男生不招女生了,女生不适合这个工作。”

周某自述的遭遇让普通阿里员工群情激愤。大家无法想象,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阿里这么大一家公司内,而且公司的应对竟然如此麻木。当晚,内网的热帖全部是要求处理涉事高管的民意,满屏都在要求高管“下课”。

在这样的关口,阿里各层级高管们在内网上的回应也无济于事,甚至其中的一些不当措辞也被员工们拿出来放大批驳,进一步加剧了对立的情绪。

比如高管蒋芳说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及阿里首席人力资源官(CPO)童文红说的“对此事以及处理过程中是否存在问题做 Review”,都被员工疯狂批评回怼。一位阿里员工将这些领导的话形容为“垃圾回复”,认为他们脱离群众太久。

直到8月8日凌晨,阿里巴巴CEO张勇在内网发帖,用“震惊、气愤、羞愧”表达自己的感受,并表示一定会彻查事件,给大家一个交代。员工们的情绪才稍有平息。

声援

与高管数日不作为形成对比的是,一些员工迅速建立了自发的声援群。

阿里员工雷欧在内网看到受害者的发帖后,也忍不住爆了粗口。内网上,不少人和他情绪一样激动,甚至有人哭了一整晚。在他印象中,公司出现这种级别的大事还是第一次,之前的“抢月饼事件都没有这样的声势,恶评铺天盖地地向阿里袭来。

雷欧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阿里。因此,他第一时间申请加入了声援群,并报名当上了管理员。他向大家提议,要通过这次事件,把阿里职场反性侵的机制建立起来。

群里有30多位管理员,大家有不同的分工,有人负责草拟倡议书,有人负责与受害者沟通,也有人对接集团。

关于倡议书的细节,管理员们从8月7日晚上讨论到了8号凌晨两三点,确立好了倡议书的基本诉求。8月8早上9点,管理员再次开会确定细节,直到当天下午最终成稿。除了倡议书之外,还讨论了对于受害者的后续帮扶方案。

8月8日晚上,该群拟定的倡议书被发至外网。该份倡议表示,希望公司正视当事人在内网提到的两点诉求,即开除嫌疑犯、永不录用以及给予当事人带薪长假,给予足够的心理恢复及支持;此外,倡议书希望公司严查事件过程、建立职场反性骚扰制度、长期沟通机制等。 

倡议书发出没多久,恶意的猜测扑面而来。在媒体报道的留言中,在相关微博的评论里,大量自以为知道真相的人在喊着:不要传播了,这是阿里策划的公关洗白。

雷欧觉得非常委屈,他不明白这些猜测从何而来。“我们先是把倡议书发到内网,并不想把它挂到外面去,这对受害人来说是二次伤害。但不知道被谁发去外网了,我感觉自己被公关和媒体坑了。”

陈华也不同意倡议书是公关操作的说法。她告诉界面新闻,群内有过一个投票,决定要不要把倡议书到外网,但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她已经看到了媒体关于这份倡议书的弹窗。事实上,投票的最终结果是不对外发布。

不过,雷欧也提到,6000人群和集团高层一直保持密切沟通,包括童文红和蒋芳。他回忆道,童和蒋都派人来联系过群主,希望群内能够派出志愿者来参与集团对整件事的调查。“集团层面知道6000人群在拟定倡议书,但全程并未参与。”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反转?

8月14日,济南公安在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此案的情况通报,认定王某文、张某涉嫌强制猥亵,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

但在仔细看完警方通报之后,陈华承认自己的心态发生了些许转变。

济南公安发布的调查通报中留下了许多未解的疑点甚至一些细节和周某最初的自述帖有出入。通报称,7月27日23时16分,王某文返回酒店前台,持周某及本人身份证,经前台电话联系征得周某同意后,办理了周某房间的房卡。在自述帖中,周某称王某文是“偷偷办了我的房卡”。

此外,调查结果显示,7月28日7时14分,周某与济南华联的张某联系,告知房间号码,之后张某带着避孕套上门实施强制猥亵行为,并带走了周某的内裤,留下了未拆封的避孕套根据周某自述,其只提到了醒来之后给王某文打电话质问,并表示内裤和避孕套都是王某文所为,并未提及张某

“受害者的发帖内容和警方通报有很多出入,比如强制灌酒的说法,我该相信她吗?”陈华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受害者的确是受害者,但是为什么要夸张和撒谎?导致公司陷入了全国舆论中心,这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

许多阿里员工有了类似的想法。同事劝陈华退出6000人群,让她不要再滥用同情心。在内网,尽管仍有不少坚定支持受害者的声音,但也有人开始为引咎辞职的高管喊冤。与8月8号那天晚上的群情激愤不同,一些激进派转而指责受害者,认为这件事情已经反转。

雷欧的看法与陈华不同,他觉得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反转:“大家好像搞错了斗争对象,始终要求一个完美受害者。”雷欧认为,即使受害者的部分陈述有瑕疵,也不影响她被侵犯了的事实。

外界能看到的网络世界一样,阿里内网也分成了两派。不过,大多数人都认可这样一个事实:无论事件最终的真相如何,阿里对于此类事件的应对机制确实暴露出了问题,对于女性和基层员工的保护也确实需要完善。

嘈杂声中,6000人群对受害者的帮扶和阿里反性侵制度的重建仍在持续,包括推动《阿里巴巴反性骚扰行动准则》的建立,以及为受害者提供心理治疗及法律上的援助。

反思

平息这场风波,阿里作出的决定是:开除涉事男员工,永不录用;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花名“老鼎”)、同城零售事业群HRG徐昆(花名“丁冬”)引咎辞职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

这样的代价不可谓不大。之所以闹到这么大才能收场,除了相关业务线和HR领导应对失职之外,内部员工积压已久的情绪是真正的原因。

“本身阿里员工对高层表现出来的冷漠就有怨气,借着这个机会一并爆发出来了。”入职阿里的几年里,张蒙看到过许多内网反应绩效不公的帖子,“但管理层很多时候回复都是冷冰冰的,一副‘爱干干,不干滚’的态度。”

一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阿里内网上时常有关于绩效打分的申诉贴,尤其是每年双十一之后,前十个热帖至少有五个是申诉帖。比如有人曾发出万字长文,申诉自己的绩效不应该被打“3.25”,要求HR部门重新评估。在阿里,如果被打3.25绩效,就意味着无缘年终奖以及来年的晋升。

但上述员工发现,自己看过的100个申诉贴里,有结果的可能不到10%。

对基层严格考核的同时,普通员工们发现公司对于高层似乎却在“纵容”。比如去年的“蒋凡事件”之后,很多人和张蒙一样,对公司颇有微词。

2020年,阿里高管蒋凡陷入出轨合作商旗下网红的丑闻。最终公司对蒋凡的处理结果是取消合伙人身份、降级和记过。但在2016年,阿里巴巴安全部和阿里云安全的5名员工用编写脚本代码方式,在公开秒杀月饼的内部活动“秒到”了133盒月饼。数小时之后,这5名员工被全部开除。

这个对比让张蒙觉得,“所谓价值观的一些东西好像被稀释了,有种‘刑不上大夫’的感觉。”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上也充斥着离职员工对于阿里的吐槽:包括含有黄色内容的“破冰文化”、不近人情的管理制度和职场性骚扰等等。曾被公司员工视为文化组成部分的“阿里味”,变成了极具贬义的词汇。在一些极端的评论里,阿里和阿里人本身,也变成了“PUA”、“性骚扰”的代名词。

一些阿里员工受到了巨大打击。许多论坛讨论这件事的热帖中,有阿里人表示羞愧,不敢面对亲朋好友的问询。一位求职者在相关微博下面发问:“刚接了阿里的offer,现在都不敢去了,怎么办?”

被恶评淹没的阿里,似乎已经不再是那个被人崇拜、值得炫耀工牌的大厂。

重塑

实际上,阿里一向以“极度重视价值观”的形象出现——在阿里员工的考核体系中,价值观考占据的比例达到50%,具体考核时,根据与公司价值观的契合、对自己所在团队的正向影响,以及与其他团队的合作度等进行分数评定。

阿里把自己的价值观总结为6点:“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因为信任,所以简单”、“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此时此刻,非我莫属”、“认真生活快乐工作”。

而在广为流传的内部文化手册“阿里土话”中,大多内容为激励员工更好的工作,例如“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蹲下来是为了跳得更高”。张蒙告诉界面新闻,“阿里是一个强KPI导向的地方。”

追求KPI在一个以商业盈利为目标的企业里无可厚非,但一家商业公司达到如此体量,它必须承担除了“利益”之外更多的责任,包括更加合理的沟通和监督机制,以及更重要的,“视人为人”的管理方式。

一位常与阿里HRG打交道的员工表示,这次风波的原因还是阿里对类似的事情没有一套SOP(标准操作程序)。“HR知道一个人性骚扰,但没有处理这类事情的经验,也没有可以参考的流程,为了不惹事,就会不做任何处理。”

除了流程问题,涉事管理层在这一事件上表现失败的原因还在于,把绝对的理性至于人性之上。“他们会首先想,这件事情爆出去会不会对影响公司股价?会不会影响我的个人利益?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自保,选择理性,丢掉人性。”

既没有标准流程做指导,又没有人愿意主动挑头担责,大家都往后拖,才拖出了这一次大风波。如何在完善制度的同时找回人性?雷欧觉得,这是阿里必须要补的一课。

8月12日,阿里巴巴公布了建立反性骚扰/反性侵机制的工作进展,举措包括制定《阿里巴巴集团反性骚扰行为准则》、成立职场反陋习小组等。 

职场陋习与职场性骚扰是这一次事件的导火索,但作为一家员工超过25万的公司,其要面对的复杂问题远不止于此。互联网行业发展数十年,历经急速扩张与变化之后,商业公司在追求商业成就的同时,公众作为深度参与者,对其组织与发展的合理性也开始进行审视。

如何在庞大的系统中维系住人性,通过制度和组织建设让员工有合理的工作环境与发声渠道,避免下次恶劣事件的发生,不仅仅是一个准则、一个小组就能解决的问题。

马云曾抱有让阿里巴巴成为“一家持续发展102年的企业”的野心。如今的阿里已经22岁,这场风暴与反思,应该只是阿里价值观“补课”的开始。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蒙、陈华、雷欧均为化名)

(界面新闻记者于浩、鲁智高、林北辰、彭新对此文亦有贡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阿里巴巴

5.1k
  • 软银:将把出售阿里巴巴股份所得2.61万亿日元收益录入财报
  • 9月14日635只港股被沽空,阿里巴巴-SW、腾讯控股、美团-W沽空金额居前三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深度】阿里“补课”价值观

互联网行业发展数十年,历经急速扩张与变化之后,商业公司在追求商业成就的同时,公众作为深度参与者,对其组织与发展的合理性也开始进行审视。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佘晓晨 陆柯言

编辑 | 文姝琪

8月14日晚间,济南公安发布的一则通报打破了周末的平静:王某文(曾任阿里巴巴淘鲜达华北区商家运营组长)、张某(曾为济南华联超市有限公司员工)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

伴随这一纸通告,发酵近一周的“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件似乎尘埃落定。

但这并没有平息人们的讨论。有人想探究警方通告背后还有哪些未公布的隐情?有人关心嫌疑人还有没有对别人下过手?还有人质疑,为何案情细节和最初的爆料有出入?

在阿里内部,虽然大家公开的讨论越来越少了,但员工内心的疑虑依然没有停下。一场案件带来余震,依然在冲击着阿里巴巴。

导火索

8月7日晚,一位女性在阿里食堂叫喊的视频在微博上快速传播。

视频中,这位女性手拿传单,在食堂大声控诉“阿里男高管强奸女下属,公司无人问管”。与此同时,在视频拍摄的画面中,嘈杂的食堂里无人上前过问。

这一幕发生的地点是阿里巴巴西溪园区8号楼的一楼食堂,发传单的女性正是周某。

阿里员工张蒙是现场目击者之一。作为第一时间看到这件事的人,张蒙的反应是“感觉这个事情有隐情,内心觉得她(周某)很无助。” 据张蒙回忆,当时是周五晚饭时间,相比平时人没那么多,但也有不少人在围观。

和很多人一样,她在远远围观后选择了离开,没有看到周某发放的传单。“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因为这种事情不好判断孰真孰假10多分钟之后,周某被保安带离现场。

“如果我当时在场,肯定不会不管。”事后才知道情况的陈华心情非常崩溃,因为她认识当事人。

不过,对于其他人的旁观行为,陈华觉得可以理解——她并不赞同外界对于食堂在场员工“冷漠”的评价。“就好像小区里发生了这样的事,肯定是观望态度的多吧?因为一时半会也辨认不了真相。”

“食堂维权”一天之后,阿里内网出现了周某的自述帖。根据帖子描述,周某在7月27日奔赴济南出差并被逼陪酒,在醉酒状态下受到了商户张某的猥亵和阿里领导王某文的侵害。

因为是周末,最开始这自述帖只在内网小范围讨论。

但很快有人把它发到外网一位脉脉上认证为阿里巴巴员工的账号曝光了周某在自述帖中叙述的经历。一位看完全文的阿里巴巴员工在下面回复称,“如此事真实,公司不作为,我想这个公司就不是我想待的公司了。”

后来又有人把内容搬运到了微博上。到了8月7日晚上,评论、转发、点赞不断堆叠,几万条回复出现在微博下方。

至此,“阿里女员工被侵害”事件,终于引发了公司内外的强烈关注。

怒火

“很气愤很崩溃,看完直接就哭了。” 同为女性,且是受害者的朋友,陈华的反应比其他人要更加强烈。

“愤怒”——几乎是看到帖子后,阿里内外所有人的第一反应。

根据周某的自述,她在7月28日第一次报警称自己遭到了侵害。8月2日回到杭州之后,当天她找到业务线、事业群负责人和HR沟通,要求公司开除王某文。但她迟迟未得到反馈。直到8月6日,周某称其试图在公司群里曝光此事,但消息被撤回,随后被移出群聊;在当天的月度会之后,她再次提出诉求,得到的回复依然是无法开除涉事的王某文。

周某向业务线从上到下的领导都反映了此事,但处处碰壁。业务线的负责领导甚至表示,“现在我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只招男生不招女生了,女生不适合这个工作。”

周某自述的遭遇让普通阿里员工群情激愤。大家无法想象,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阿里这么大一家公司内,而且公司的应对竟然如此麻木。当晚,内网的热帖全部是要求处理涉事高管的民意,满屏都在要求高管“下课”。

在这样的关口,阿里各层级高管们在内网上的回应也无济于事,甚至其中的一些不当措辞也被员工们拿出来放大批驳,进一步加剧了对立的情绪。

比如高管蒋芳说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及阿里首席人力资源官(CPO)童文红说的“对此事以及处理过程中是否存在问题做 Review”,都被员工疯狂批评回怼。一位阿里员工将这些领导的话形容为“垃圾回复”,认为他们脱离群众太久。

直到8月8日凌晨,阿里巴巴CEO张勇在内网发帖,用“震惊、气愤、羞愧”表达自己的感受,并表示一定会彻查事件,给大家一个交代。员工们的情绪才稍有平息。

声援

与高管数日不作为形成对比的是,一些员工迅速建立了自发的声援群。

阿里员工雷欧在内网看到受害者的发帖后,也忍不住爆了粗口。内网上,不少人和他情绪一样激动,甚至有人哭了一整晚。在他印象中,公司出现这种级别的大事还是第一次,之前的“抢月饼事件都没有这样的声势,恶评铺天盖地地向阿里袭来。

雷欧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阿里。因此,他第一时间申请加入了声援群,并报名当上了管理员。他向大家提议,要通过这次事件,把阿里职场反性侵的机制建立起来。

群里有30多位管理员,大家有不同的分工,有人负责草拟倡议书,有人负责与受害者沟通,也有人对接集团。

关于倡议书的细节,管理员们从8月7日晚上讨论到了8号凌晨两三点,确立好了倡议书的基本诉求。8月8早上9点,管理员再次开会确定细节,直到当天下午最终成稿。除了倡议书之外,还讨论了对于受害者的后续帮扶方案。

8月8日晚上,该群拟定的倡议书被发至外网。该份倡议表示,希望公司正视当事人在内网提到的两点诉求,即开除嫌疑犯、永不录用以及给予当事人带薪长假,给予足够的心理恢复及支持;此外,倡议书希望公司严查事件过程、建立职场反性骚扰制度、长期沟通机制等。 

倡议书发出没多久,恶意的猜测扑面而来。在媒体报道的留言中,在相关微博的评论里,大量自以为知道真相的人在喊着:不要传播了,这是阿里策划的公关洗白。

雷欧觉得非常委屈,他不明白这些猜测从何而来。“我们先是把倡议书发到内网,并不想把它挂到外面去,这对受害人来说是二次伤害。但不知道被谁发去外网了,我感觉自己被公关和媒体坑了。”

陈华也不同意倡议书是公关操作的说法。她告诉界面新闻,群内有过一个投票,决定要不要把倡议书到外网,但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她已经看到了媒体关于这份倡议书的弹窗。事实上,投票的最终结果是不对外发布。

不过,雷欧也提到,6000人群和集团高层一直保持密切沟通,包括童文红和蒋芳。他回忆道,童和蒋都派人来联系过群主,希望群内能够派出志愿者来参与集团对整件事的调查。“集团层面知道6000人群在拟定倡议书,但全程并未参与。”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反转?

8月14日,济南公安在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此案的情况通报,认定王某文、张某涉嫌强制猥亵,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

但在仔细看完警方通报之后,陈华承认自己的心态发生了些许转变。

济南公安发布的调查通报中留下了许多未解的疑点甚至一些细节和周某最初的自述帖有出入。通报称,7月27日23时16分,王某文返回酒店前台,持周某及本人身份证,经前台电话联系征得周某同意后,办理了周某房间的房卡。在自述帖中,周某称王某文是“偷偷办了我的房卡”。

此外,调查结果显示,7月28日7时14分,周某与济南华联的张某联系,告知房间号码,之后张某带着避孕套上门实施强制猥亵行为,并带走了周某的内裤,留下了未拆封的避孕套根据周某自述,其只提到了醒来之后给王某文打电话质问,并表示内裤和避孕套都是王某文所为,并未提及张某

“受害者的发帖内容和警方通报有很多出入,比如强制灌酒的说法,我该相信她吗?”陈华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受害者的确是受害者,但是为什么要夸张和撒谎?导致公司陷入了全国舆论中心,这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

许多阿里员工有了类似的想法。同事劝陈华退出6000人群,让她不要再滥用同情心。在内网,尽管仍有不少坚定支持受害者的声音,但也有人开始为引咎辞职的高管喊冤。与8月8号那天晚上的群情激愤不同,一些激进派转而指责受害者,认为这件事情已经反转。

雷欧的看法与陈华不同,他觉得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反转:“大家好像搞错了斗争对象,始终要求一个完美受害者。”雷欧认为,即使受害者的部分陈述有瑕疵,也不影响她被侵犯了的事实。

外界能看到的网络世界一样,阿里内网也分成了两派。不过,大多数人都认可这样一个事实:无论事件最终的真相如何,阿里对于此类事件的应对机制确实暴露出了问题,对于女性和基层员工的保护也确实需要完善。

嘈杂声中,6000人群对受害者的帮扶和阿里反性侵制度的重建仍在持续,包括推动《阿里巴巴反性骚扰行动准则》的建立,以及为受害者提供心理治疗及法律上的援助。

反思

平息这场风波,阿里作出的决定是:开除涉事男员工,永不录用;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花名“老鼎”)、同城零售事业群HRG徐昆(花名“丁冬”)引咎辞职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

这样的代价不可谓不大。之所以闹到这么大才能收场,除了相关业务线和HR领导应对失职之外,内部员工积压已久的情绪是真正的原因。

“本身阿里员工对高层表现出来的冷漠就有怨气,借着这个机会一并爆发出来了。”入职阿里的几年里,张蒙看到过许多内网反应绩效不公的帖子,“但管理层很多时候回复都是冷冰冰的,一副‘爱干干,不干滚’的态度。”

一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阿里内网上时常有关于绩效打分的申诉贴,尤其是每年双十一之后,前十个热帖至少有五个是申诉帖。比如有人曾发出万字长文,申诉自己的绩效不应该被打“3.25”,要求HR部门重新评估。在阿里,如果被打3.25绩效,就意味着无缘年终奖以及来年的晋升。

但上述员工发现,自己看过的100个申诉贴里,有结果的可能不到10%。

对基层严格考核的同时,普通员工们发现公司对于高层似乎却在“纵容”。比如去年的“蒋凡事件”之后,很多人和张蒙一样,对公司颇有微词。

2020年,阿里高管蒋凡陷入出轨合作商旗下网红的丑闻。最终公司对蒋凡的处理结果是取消合伙人身份、降级和记过。但在2016年,阿里巴巴安全部和阿里云安全的5名员工用编写脚本代码方式,在公开秒杀月饼的内部活动“秒到”了133盒月饼。数小时之后,这5名员工被全部开除。

这个对比让张蒙觉得,“所谓价值观的一些东西好像被稀释了,有种‘刑不上大夫’的感觉。”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上也充斥着离职员工对于阿里的吐槽:包括含有黄色内容的“破冰文化”、不近人情的管理制度和职场性骚扰等等。曾被公司员工视为文化组成部分的“阿里味”,变成了极具贬义的词汇。在一些极端的评论里,阿里和阿里人本身,也变成了“PUA”、“性骚扰”的代名词。

一些阿里员工受到了巨大打击。许多论坛讨论这件事的热帖中,有阿里人表示羞愧,不敢面对亲朋好友的问询。一位求职者在相关微博下面发问:“刚接了阿里的offer,现在都不敢去了,怎么办?”

被恶评淹没的阿里,似乎已经不再是那个被人崇拜、值得炫耀工牌的大厂。

重塑

实际上,阿里一向以“极度重视价值观”的形象出现——在阿里员工的考核体系中,价值观考占据的比例达到50%,具体考核时,根据与公司价值观的契合、对自己所在团队的正向影响,以及与其他团队的合作度等进行分数评定。

阿里把自己的价值观总结为6点:“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因为信任,所以简单”、“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此时此刻,非我莫属”、“认真生活快乐工作”。

而在广为流传的内部文化手册“阿里土话”中,大多内容为激励员工更好的工作,例如“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蹲下来是为了跳得更高”。张蒙告诉界面新闻,“阿里是一个强KPI导向的地方。”

追求KPI在一个以商业盈利为目标的企业里无可厚非,但一家商业公司达到如此体量,它必须承担除了“利益”之外更多的责任,包括更加合理的沟通和监督机制,以及更重要的,“视人为人”的管理方式。

一位常与阿里HRG打交道的员工表示,这次风波的原因还是阿里对类似的事情没有一套SOP(标准操作程序)。“HR知道一个人性骚扰,但没有处理这类事情的经验,也没有可以参考的流程,为了不惹事,就会不做任何处理。”

除了流程问题,涉事管理层在这一事件上表现失败的原因还在于,把绝对的理性至于人性之上。“他们会首先想,这件事情爆出去会不会对影响公司股价?会不会影响我的个人利益?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自保,选择理性,丢掉人性。”

既没有标准流程做指导,又没有人愿意主动挑头担责,大家都往后拖,才拖出了这一次大风波。如何在完善制度的同时找回人性?雷欧觉得,这是阿里必须要补的一课。

8月12日,阿里巴巴公布了建立反性骚扰/反性侵机制的工作进展,举措包括制定《阿里巴巴集团反性骚扰行为准则》、成立职场反陋习小组等。 

职场陋习与职场性骚扰是这一次事件的导火索,但作为一家员工超过25万的公司,其要面对的复杂问题远不止于此。互联网行业发展数十年,历经急速扩张与变化之后,商业公司在追求商业成就的同时,公众作为深度参与者,对其组织与发展的合理性也开始进行审视。

如何在庞大的系统中维系住人性,通过制度和组织建设让员工有合理的工作环境与发声渠道,避免下次恶劣事件的发生,不仅仅是一个准则、一个小组就能解决的问题。

马云曾抱有让阿里巴巴成为“一家持续发展102年的企业”的野心。如今的阿里已经22岁,这场风暴与反思,应该只是阿里价值观“补课”的开始。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蒙、陈华、雷欧均为化名)

(界面新闻记者于浩、鲁智高、林北辰、彭新对此文亦有贡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