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她说丨椰子复“新”,从一只文昌鸡开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她说丨椰子复“新”,从一只文昌鸡开始

玲姐从未想过,寻常的椰子会改变她的人生。

文丨丁文文 习淑祎

这是一个普通女人的故事。

她就像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不出众,在传统意义上,或许也不算成功,但在自己的生活中,闪光发亮。

她又和大多数人一样,在人生路上经历过迷惘、嘲笑,与最初的梦想背道而驰,却又与日子一次又一次较着劲,在“命运感”的裹挟下变得平静且从容。

这个普通女人的故事,要从一个海南黎族姑娘基于对椰子独特的复新巧思说起。

与最初的梦想背道而驰

因为新冠疫情,原本热闹的东郊椰林,这个8月不属于游客。

8月12日下午三点,在太阳的炙烤下,野草耷拉在路旁,椰林里的文昌鸡也没了声影,除了偶尔路旁出现卖椰子糕的阿婆和招揽生意的农家乐老板,难再见到人影。

东郊椰林是旅游胜地,五十步便有一家农家乐,但无一例外,今年的生意都十分惨淡,有些店守一天都没一桌客。在东郊椰林里开了第一家椰奶鸡店的玲姐便是这其中之一。异于他人的是,玲姐心思比较灵活。开朗,热情,她总是精力满满,笑得眼睛弯弯。

“这是鲜榨椰汁,一个小时内喝完口感最好。”“开锅4分钟,口感最佳,想软烂一些,就再煮会儿。”……玲姐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天,穿着一件黑色T恤,卡其色短裤,扎了个低马尾,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冲我们笑。

在头顶椰子,脚遍文昌鸡的东郊椰林,玲姐让椰奶鸡成了人们上头的食物。椰奶鸡不腻吗?“嫩滑甜美,浓郁可口。”尝过的食客们啧啧称赞。

很多人来东郊椰林,就为这一口椰奶鸡。图片来源:丁文文/摄

“通常要砍3到4个椰青才能得到一碗椰奶,锅底放入些许木瓜、玉米、椰子条来衬托椰奶的浓实。”椰子复新,从一只文昌鸡开始。在热烈的碰撞中,椰奶和文昌鸡相互交融,幻化出惊艳风味。

20年前,玲姐未曾想到自己会开椰奶鸡饭店,那时,她梦想着成为一名舞蹈家……

玲姐,本名王玲。是海南西线小县城里一个普通的黎族姑娘,从小就有舞蹈天赋的她,不仅会跳还会编排。“那时候只知道喜欢跳舞,也擅长跳舞,但哪里知道想要跳好舞是需要学习深造。”年少懵懂,让她错过了第一次实现梦想的机会。

毕业后,从小县城来到海口,玲姐成为了一名幼师。爱唱爱跳爱创作的她,深得孩子们欢心,用黎族民族元素和椰壳组合编排的舞蹈,多次获得表彰……

“年少气盛,待了2年,总觉得要飞出去,岛外的天空更广阔。听说广东那边的幼儿园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更好,就想去看看。”20岁左右,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玲姐不想一直原地踏步,便辞职去了广东惠州一所幼儿园。半年光景,或许是因为幼儿园位于工厂区内,环境比较嘈杂,加之玲姐觉得自己没有实质性提升,思来想去,她决定还是返回海口。

年少时的梦想,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提及最初的梦想,玲姐眼中闪过一丝惋惜,但很快又释然了,“就这样吧!让过去成为过去,日子总得朝前走。”

2008年,因为不喜欢大城市的喧嚣,她和男友黄孝忠结婚后,选择了回到丈夫的故乡——东郊椰林。

返乡后,总得做点什么?这时,椰子和文昌鸡进入了夫妻俩的生活。

玲姐从未想过,寻常的椰子会改变她的人生。

砍椰子,砍出一条生路

冰冻椰子、鲜榨椰奶、椰子盅、椰子糕、椰子蛋、椰子糖、椰子鸡……去过东郊椰林的人们都知晓,林区里除了土生土长的各态椰树参差错落、蔚然成林,便是渗透在每个角落的美食了。

最初,玲姐和丈夫并没想过靠椰子和文昌鸡谋生。返乡后,黄孝忠去了度假村工作,而怀着身孕的玲姐在东郊椰林尝试着卖椰子。

“要椰子吗?”开始,玲姐很害羞,只会试探性问一嘴来往的游客。邻居笑话她:不会做生意。

除了不敢主动揽客,砍椰子对玲姐也是一大难题,看别人砍椰子,手起刀落,唰唰两下就砍好递给游客,到了自己手里,却怎么也砍不动。挺着大肚子,一刀接一刀,有客人看不下去了甚至会说:“你不专业,我来砍。”

“砍椰子砍到怕!手臂酸痛,大着肚子,身子又重,又想多卖几个椰子。有次倒腾换零钱,还被骗了100元,当时差不多要砍20个椰子,才能挣100元。”回溯过往,玲姐红了眼眶,搓了搓布满血茧的双手,叹了口气。小时候被妈妈喊作“爱哭鬼”的玲姐自嘲走到今天“已经哭不出来了”。

一来二往,热情外向的玲姐和游客们熟络起来,成了大伙的热心“导游”,从最初卖椰子到炒海南家常小菜,对她来说,打开了思路。

2015年,东郊椰林这一带都是海鲜店。夫妻俩商讨着挖掘生活的新可能,一次,吃了奶奶炖的“椰奶鸡盅”,玲姐找到了灵感,将希望放在了椰子和文昌鸡身上。

东郊椰林的青椰。图片来源:丁文文/摄

“做一个这里没有的东西。”椰奶,健康营养;文昌鸡,细腻嫩滑,俩人萌生了做椰奶鸡的念头。

东郊椰林第一家椰奶鸡店,2015年5月在东郊镇椰青和文昌鸡的联手下郑重出场。

刚开店那两年特别难,玲姐一个人要炒菜,又要做汤底,收拾完一切,还要上网学习,每天忙到深夜12点。“忙不过来,几乎没有心思去思考别的事情,看到床就想趴下,累到想哭。”

夫妻俩偶尔也会拌嘴,尤其这种时候,会想放弃做下去,但又不舍。“多累都过来了。”玲姐不是轻易放弃的人,面对不顺心和质疑嘲笑,她打起精神,根据客人需求和建议,仔细揣摩自家椰奶鸡的口味。

外向的她,经常跟客人沟通,从味道到店面,悉心听取客人提的建议,“种点花花草草,像个餐厅。”“味道可以换个材料尝试下。”“添加这个,口感会不会更好?”就这样,听取顾客建议并尝试、转化为适用的,性格外向的玲姐作为店里的主心骨,内向的丈夫作为贤内助一点点搭建起椰奶鸡的饮食天地。

2016年,店子上了大众点评,还上了海南电视台“遇见海南美”栏目,广为人知且获得一众好评。2020年,腾讯视频纪录片《沸腾吧火锅第二季》,玲姐家的椰奶鸡作为海南代表,让东郊椰林的椰奶鸡火速出圈……

走出去,做大做强品牌

现在,玲姐的椰奶鸡店搬到了东郊椰林路口的四层楼里,铺面宽阔了,规模也大了。

做一锅好椰奶鸡的心思,却一如既往。

十分的椰奶鸡,三分靠手艺,七分靠材料。“椰青一定要新鲜,文昌鸡要自家饲养。鸡要现杀,椰子要现砍,椰奶要现磨,再配上木瓜、玉米等食材,这样炖出来才浓郁香甜。”一汤一饭,这就是东郊人简单富足的快乐。“另外,还得不断学习、创新。”

玲姐在喂养自家院里的文昌鸡。图片来源:丁文文/摄

6年时间,在夫妻俩的影响下,东郊椰林里的海鲜店、农家乐几乎每家菜单上都有个显眼的菜品“椰奶鸡”。被身边越来越多人认可、学习、跟随,玲姐也逐渐获得了价值感。

“这一路走来,有特别想感谢的人吗?”

“没有她们,做不到今天。”除了家人,玲姐对来东郊椰林过冬的阿姨们有着深厚的感情。洗碗、洗菜、切菜、收桌……阿姨们看我忙不过来,就过来帮忙。就这样,在阿姨们的帮助下,玲姐的店子慢慢走上了正轨。

“宛若生长在海南的椰子树,既坚韧不拔,又温和独立。”从开始的嘲笑到后来的认可,如今大伙眼里的玲姐是这般模样。

为什么是玲姐?

“敢说敢做。”玲姐身上有着黎族姑娘这股子劲儿。从不会砍椰子到炒家常菜再到做椰奶鸡,她下功夫,花心思,肯琢磨,也有一股子韧劲儿;她总是眉眼弯弯,微笑甜甜,让人觉得亲近、可信;她勤勤恳恳想要把椰奶鸡分享出去,给人带去美食的快乐。

在大健康趋势下,在食客们对健康饮食愈加重视的时候,玲姐赋予椰奶鸡的特质让它超越了食物本身,寻常的椰子和文昌鸡被玲姐重新解读和创作,得到复新,触发了食客们与食品之间的情感联结,创造了更多情感共鸣,比如对椰子记忆的共鸣,比如尝试新口感的乐趣。这也说明了随着消费升级,时下的消费者更愿意为创意产品买单,从中寻找到确定感和认同感。

玲姐家培育的椰苗。图片来源:习淑祎/摄

这些年,玲姐夫妻俩也去过吃过三亚那些明星、网红店。“没有这种口味。”玲姐摇摇头。

“椰子全身都是宝。椰子水可以喝,可以做饮料,还可以与椰肉生榨出椰浆,烹煮一锅香浓的椰汤;椰肉可以榨油,深加工;椰子油适合做硬菜:煎马鲛鱼、饺子、饼子,还可以洗头发;椰蓉可以饲养文昌鸡;椰壳可以制作椰雕工艺品,可以做活性炭;椰棕可以制作椰棕床垫……”说起椰子,现在的玲姐如数家珍。

正因为她在椰奶鸡原材料上叠加了更多的创意,椰青和文昌鸡得到复新。这也正是玲姐的魅力——为椰子和文昌鸡赋予新的内容记忆点,带动着东郊椰林旅游、椰子等相关产业的发展。

“未来,想把椰奶鸡品牌做大做强,扩大经营,走出东郊椰林开分店。”

“虽然新冠疫情影响了生意,就当给自己放了个假。”现在,玲姐一家四口在东郊椰林享受着这些年一寸寸打拼出来的天地。忙碌时,她仿佛瞬间被注入了精力,笑容灿烂地迎来送往;闲暇时,大儿子、小儿子喜欢拉着玲姐和丈夫的手去椰林湾赶海。

这是她的生活,也是她的事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