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改善国民收入二次分配是重头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改善国民收入二次分配是重头戏

目前中国正处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的阶段,未来五年增长减速是大概率事件,经济减速必然会导致增收的速度也放慢。在此背景下,改善收入分配尤为重要。

2019年8月3日,夏日的傍晚,在上海市中心的高楼俯瞰外滩和陆家嘴金融中心。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辛圆

据新华社报道,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周二召开第十次会议,主要研究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会议提出,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未来五年,中国要达到现行的高收入国家标准(十四五规划提出的隐含目标之一)的关键点在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而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一方面是要增收,另一方面是改善收入分配过程。

目前中国正处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的阶段,未来五年增长减速是大概率事件,经济减速必然会导致增收的速度也放慢。在此背景下,改善收入分配尤为重要。

“过去更多是靠初次分配、劳动力市场的机制来解决大家一起分享的问题,现在看进一步把收入差距缩小到更合理的水平,初次分配的机制是不够的,必须有收入分配政策的转变、有收入分配体制的改革和更大的再分配力度,才能把收入差距真正地缩小到社会可承受和发展阶段相符合的水平。”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高端智库首席专家蔡昉在去年12月的一场财经会议上说。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副主任陶金对界面新闻表示,中央财经委会议关于“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的提法意味着中央会加大国民收入的二次分配力度,也就是通过税收调节来提高二次分配的效率。

专家学者认为,二次分配首先是要提高居民收入在整个国民收入盘子中的比重。从国民经济核算中的资金流量表(非金融交易)看,在初次分配总收入中,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从1996年的66.9%一路降至2008年的57%,随后逐渐回升,2018年为61.2%。经给二次分配后,政府部门可支配收入占比上升更快,在过去20多年,居民在头十年“让利”给企业和政府,但情况在最近几年稳定下来。

近年来居民收入占比有所回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国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采取的一系列减税降费措施,如个人所得税改革、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深化增值税改革和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等政策。这些政策即便不是直接针对个人的,但起到了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的作用,间接利好居民收入提高。

“税收方面,宽税基、低税率、税制简化,可能都是未来的改革方向,尤其是对直接税的改革,可能是未来从税收视角调节收入分配的重要手段。”陶金说。

在当前中国税制结构中,直接税的比重占比较低,而以增值税为代表的间接税占比较高。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的统计,间接税占我国税收的七成左右。“间接税就是累退税,也就是收入越高的人在间接税的负担上所承受的比例相对越低,倒过来,收入越低的人承受的比例就会越高一点。”高培勇在3月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说。

当居民部门的“蛋糕”做大后,增量就能去弥补更多需要提升的中低收入者群体。中央财经委会议也提到要对高收入进行规范和调节,“合理调节过高收入”。

陶金表示,调节高收入群体的过高收入可以从建立健全房产税、遗产税等制度入手,从而实现缩小贫富差距的目的。但他同时指出,对过高收入的调节力度要合理。

“ 这里有‘合理’两个字,调节过高收入,并非要没收过高收入,更不是 ‘打土豪分田地’,若调节力度过大,很容易打击市场积极性。”他说。

中泰证券研究所政策组负责人、首席分析师杨畅对界面新闻表示,合理调节过高收入的关键点在于如何确定“过高”。

“哪些是‘过高’,尽管统计局公布的行业平均收入水平之间确实存在一些差异,但在不同行业的内部也是存在明显差距的,所以说如何确定收入‘过高’需要更加明确的指标,这个标准也是值得期待的。”他说。

此外,分析师提到,中央财经委会议对“精准性”的提法也很值得关注,这直接关系到二次分配的效率。

“对税收方面的精准意味着不仅是税率需要精准,征管手段、税基也要精准,配套的监管措施,比如保税抽查也要精准。对社保和转移支付的精准则是怎么能够定到点上,做到精准滴灌。”杨畅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