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平安人寿卷入“自杀保单”疑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平安人寿卷入“自杀保单”疑云

卷入“自杀保单”疑云的中国平安,今年日子并不好过。前一年还被当做大白马炒至股价最高94.62元的平安,如今已踏上漫漫熊途。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我只是想让公司好好查一下,下面的人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近日,平安人寿重庆分公司11年老员工许英琼实名举报公司以各种手段诱导、逼迫代理人给自己和家人投保19份保单,保费共计273万元的视频火了。

雷达财经注意到,许英琼自5月下旬就开始在抖音平台上不断发布举报视频,并在视频中嵌入录音、视频、微信聊天记录截图等各项证据。为了购买“自杀保单”,其背负的贷款超百万元。而许英琼的“师父”,人称“平安人寿重庆一姐”的段前碧用于购买“自杀保单”的资金甚至高达1480万。

据悉,“自杀保单”是业内对“自保件”的一种称呼,指保险代理人为了完成业绩要求,自己购买保险充当业绩,借此获得佣金、奖励。北京市在近日印发的相关通知中,明确要求禁止保险机构以购买保险产品作为销售人员转正或入司的条件,禁止强迫或者诱使销售人员为达成业务考核指标而购买保险。保险机构不得允许自保件和互保件参与任何形式的业绩考核和业务竞赛。

许英琼对雷达财经表示,重庆平安内部还存在胁迫员工和部经理打麻将、违规收取外勤人员现金等问题,且已被调查人员确认。

这并非平安首次遭遇“自杀保单”举报。早在2019年7月,平安前员工刘继刚就曾向黑龙江中国平安、深圳中国平安、黑龙江银保监会、中国银保监会相继举报“自杀保单”相关事项。

“我不是想举报公司,只是针对重庆平安的利益团体”

据许英琼介绍,自己在2010年9月加入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本是公司的“模范员工”,从业务员一直做到主管、高管,最后晋升为营业部经理,团队最大时接近200人,年薪过百万。

许英琼称,其曾连续四届入围平安人寿全国高峰会英雄,并在2019年受到了全国高峰会的表彰。“我还是2019年重庆人力高峰会的副会长,也是受到表彰的。”

但公司内部存在的巨大压迫感,还是让许英琼做出了离职并状告公司的行动。

在许英琼的描述中,原重庆平安人寿片区总、2020年7月调任湖北平安人寿副总的张某阳曾以各种手段对其进行骚扰,迫使其购买自杀保单。

雷达财经获得的一份许英琼对张某阳的实名举报信显示,如果达不成活动率、开门红等节点保费目标,张某阳就会用扣钱、开夕会、节假日加班、强行参加铁山坪集中营等形式逼迫许英琼达成保费目标。

此外,张某阳还采用职场潜规则对许英琼进行骚扰,迫使后者不得不贷款和透支信用卡来完成自杀保单;并以手下完不成目标为由,胁迫手下陪自己打上百元一翻的麻将、唆使营业区区经理扣部经理的钱,以现金方式支付。

许英琼表示,以上控诉均有视频和图片为证,自己购买的所有保单,包括20年期、30年期等,如果全部履行完合同需缴纳273万元,目前实际缴纳170万元,借贷超百万元。

由此,许英琼要求平安方面全额退还自己已缴纳的170万保费以及相应的银行利息,并开除张某阳。

据介绍,段前碧是在许英琼发布的举报视频引发平安人寿注意后,被要求来“摆平”许英琼的高管。其自称是“重庆平安做的最好的总监,团队几千人,各项综合指标排名第一”。

段前碧曾向媒体透露,自己手下团队的业务员,很多人走的时候都是负债累累,有主管负债超300万。

根据许英琼的描述,7月28日,重庆平安要求段前碧在15天内“摆平”自己,但段前碧并未达成该目标,于是8月13日,公司对段前碧下达了第二个15天的清退通知书,称摆不平就会将其辞退。万般无奈下,段前碧也开始在短视频平台发视频“诉苦”。

值得一提的是,许英琼和段前碧都曾提到“重庆帮”这个概念,她们表示自己针对的只是重庆平安以张某阳为首的利益团体。

“我能在这个行业实现财务自由,我非常感恩公司,但现在它变了。我们增不到员、做不到单,外勤队伍已经无法生存了。重庆帮,我耻于你们一系列的手段和操作。”段前碧在举报视频中称。

雷达财经尝试根据天眼查显示的平安人寿重庆分公司电话联系中国平安方面,但接电话的人却称是私人电话,无法联系到公司。

而据天眼查,与该重庆平安留下相同联系方式的还有20家公司,全部为中国平安重庆分公司或支公司的服务部或营业部。

许英琼称部分举报事项已查实

根据许英琼提供的若干监管告知书,5月24日,许英琼向重庆银保监会进行了投诉举报;6月1日,重庆银保监局回函表示,自保费及银行利息事项属民事纠纷,依法应当与重庆平安协商解决。张某阳相关问题属个人工作生活作风问题,已转办至平安人寿公司。而对许英琼反映的公司在培训中用算利息等方式扩大收益,将依法按规定处理。

7月28日,重庆银保监局接受对重庆平安的进场检查,为期60日。

许英琼称,自己在8月3日接到电话回复称,其举报的关于打麻将和违规收取外勤人员现金事项已经查实,相关金额已全部退还,其他事项则证据不足。

许英琼提供的重庆银保监局告知书

与此同时,重庆平安内部也有所行动。

许英琼表示,自己曾在6月22日以客户身份去柜台查询保单情况,但却被公司“报假警”,后者称许英琼自5月24日以来每天都来吵闹。“报假警时有保安为我说了句话,后来这位保安被辞退了。”

此外许英琼还称,因为自己的事情,其所属的整个部门都受到了牵连。

“我们营业区的三个部经理,包括总监在内,都受到了警告和处分,还被扣掉分数和管理津贴,就因为公司觉得他们和我有联系。后面整个片区的部经理会他们都禁止参加;8月停掉了我们整个营业区所有业务员的销售资格,有6款主打产品不能销售,同时三季度也不允许特保名额,不享受公司任何方案。”

在短视频平台发声后,许英琼获得了其他中国平安前工作人员的关注,其中就包括西安的王绒绒。

王绒绒是前中国平安人寿保险陕西西安莲湖营业区客户经理,于2020年6月开始在平安内部投诉维权,7月开始上诉至银保监会,自此踏上了维权之路。

王绒绒对雷达财经表示,自己20多岁就被远房亲戚叫去平安上班,在没有基础资金的情况下就开始用透支信用卡、贷款等方式购买自保件。“现在还了七八年了,还剩下30多万没还,我在平安合计交了大概七八十万。”

王绒绒提供的陕西银保监局意见书

不过,5月陕西银保监局回函显示,“因缺乏进一步证据支持,现有证据尚不能认定平安人寿陕西分公司存在保险业务活动不规范问题。”

两年前即有员工举报“自杀保单”

这并非中国平安第一次被旗下保险代理人举报“自杀保单”。早在2019年,中国平安前员工刘继刚就曾举报过“自杀保单”。

在举报信中,刘继刚自称是中国平安黑龙江分公司区拓二区三十五处的前员工。据其介绍,自己花了约17万左右购买“自杀保单”。

刘继刚称,平安内部分区拓和营销两部分,每部分下分不同的区,区的下面又分为不同的处,处与处之间并不连贯,因此才有了这么长的前缀。

“营销主要是卖保险,不需要后续管理,区拓主要负责老客户的保费续交,至少刚进来的时候是这么告诉我们的,包括岗前培训、面谈培训都没有提到说会让我们进行任何的销售工作。”

然而到了正式入职后,刘继刚却发现,工作内容与开始承诺的并不一致。“工资是由自己的业绩、手下人员的业绩、人力三部分构成。”其中的业绩收入,就包含了卖保险赚取的佣金,人力则是要自己招揽更多的新人进入公司。如果未能达标,不仅会受到体罚、工资降低,而且招来的新人也不让上岗,从而慢慢流失。

简而言之,想要提高收入,不仅自己的业绩要好,还需要招揽更多人力,而在升职之后,手下人的业绩也不能含糊。

刘继刚称,区拓三十五处经理冯某为了招募更多人加入团队,在对面试官培训时要求其不许在面试期间向候选人谈及真实的工作内容,也不允许提到业绩要求,统一口径为无责底薪、无业绩要求,并将谈话重点放在介绍“入职八个月以后全员晋升主管且月薪15000以上”。

有关对面试团要求的聊天记录(刘继刚供图)

此外,刘继刚表示,在员工内部召开的会议上,常会用PPT展示中国平安黑龙江分公司每个处处长和主任的高工资,以此吸引员工。

“冯某给我们画的大饼非常好,他告诉我们要把保险当成自己的生意,现在每个月投1万,之后每个月能拿到最低1.5万。每月开工资的时候都会讲主任、科长、处长们都开了多少钱,当时刘主任每月工资6万多,冯某年收入三百多万都是写在PPT上的。他们会说你只要像他们一样工作,下一个赚到这么多钱的人就是你,前期的投入都不算什么。传销不也是这么干的吗?”

那么,所谓的“前期投入”都投向何处了呢?

“一部分是用于购买简历。”刘继刚称,2017年2月至2019年6月期间,冯某让员工们通过大范围购买58同城的简历制造公司增员,以获取业绩上的提成和奖励。58同城的名单价格在每份5200至10200元不等,随着需求量的增大,简历的价格也开始水涨船高。“那段时间35处和42处的保险代理人数量最多时有1000不止,这还不算员工流动的情况。”

对此,黑龙江银保监会也曾认定,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果戈里分公司当初在招聘时存在违法违规。

购买简历的聊天记录及黑龙江银保监对虚假招聘的认定(刘继刚供图)

一部分用在冯某组建的三百余人的“助理团队”。据悉,这个特殊的团队由冯某的嫂子负责管理,每个月冯某嫂子会按照每个助理300元的标准收取管理费,而助理团队的租房费用(每人每月700元)、每月工资(每人1500-1800元不等)以及电话费也均需要员工们来承担。

还有一部分用在公司组内的开销。刘继刚指出,员工的旅游费、公司买空调、笔、纸的费用以及周末办产说会、创说会时给潜在客户发放的小礼品费用等等均需要主管和员工掏钱。

除此之外,在拉不到新单的情况下,为了满足业绩的要求,避免被惩罚,员工们还会购买自保件,即自己为自己和身边的家人、朋友上保险,亦或是在上级的强制要求下,自购公司福保保、开门红等产品。“总共卖出10份,员工占9份,甚至10份都是员工自己买的。”

刘继刚称,自己在入职时负债为0的情况下,目前信用卡、平安普惠贷款、网贷、花呗、借呗、微信、向身边朋友借的钱加在一起合计约17万左右。刘继刚的妻子入职时间还要早上半年,因在职期间曾升职为主管,她所背上的债务更甚,仅信用卡就有20余万,各项欠款加在一起约44万。

有关公司各项开销收费的聊天记录(刘继刚供图)

“这笔钱纯是在中国平安工作期间花掉的,只要是工作一年且正常上班的,欠债最低15万;工作一年以上,欠款最低20万,更多的达到三十万乃至四五十万的都有。我们一个小组最低7个人构成,刨除不需要买自保件,自己有丰富资源可以每单都挣钱的行业精英,其他人的负债都是这个水平。”

替公司花这么多钱,员工们就毫无怨言吗?刘继刚表示,如果谁敢有意见,领导就卡着你,不给你上岗、签字,“签字权在我,我不给你写上你什么也批不了。”

在法律上,刘继刚和同事们很难找回付出的全部财产。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永辉表示,像此前缴纳的保费属于合同已经成立,很难认定无效;而像部门的开支,这部分资金属于垫资,搜集好聊天记录、发票一类的证据,还有一定可能找回。

刘继刚还称,公司还存在低龄违规上岗和学历造假的问题。虽然公司的规定是25岁上岗,学历最低高中毕业,但最低入职员工的年龄仅20岁,很多人并未达到高中毕业的学历。

“这些低龄的人都是通过58同城买的简历招来的,他们如果学历不够就去外面花钱办一个假的毕业证,然后交给内勤助理500元,就可以上岗。”

上岗后,每个低龄人员要收取1000-2000元不等的费用。在刘继刚等人向上级反映了此事之后,上级同意给低龄人员退款,但最终也只是给了一起去要说法的人每人1000元。

“交1500元的人,剩下的那500元去哪了?内勤助理收假学历的那500元,又去哪了?”

有关低龄人员收费的聊天记录(刘继刚供图)

另外,刘继刚在举报信中也曾提及,冯某多次在定点合作单位进行虚假报销,仅在红事会过生日的一次涉案金额就高达80万元以上。

为了讨个说法,刘继刚从2019年7月开始向黑龙江中国平安、深圳中国平安、黑龙江银保监会、中国银保监会相继举报,但都没能得到答复。

今年2月24日,刘继刚在社交平台上公开了举报内容。随即,中国平安向媒体回应称,举报内容发生在2020年,寿险公司已作出相关处理动作。被举报人冯某已被开除,负有管理责任的内勤人员也受到了相应处罚。

“我就是想管平安要个说法,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经济、名誉受损,平安没有做出道歉,而是把责任推卸到冯某身上。我们加入公司不是因为冯某,而是因为平安。我们每一笔保单的费用没有交给冯某,而是给了中国平安。”刘继刚质疑道:“这个回应的内容我也是刚知道,都到2021年了才给出一个开除冯某的回应,那我当初带着虚假保单的转账记录、冯某贪污的证据、自己经济的受损情况去向公司反映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给我回应?”

刘继刚还称,自己家人本来患有重疾,现在因为我和妻子欠债的事病情加重了。“我觉得很不公平,为什么我们受到了这么多损失,公司一句把冯某开除就解决了呢?”刘继刚表示。

中国平安市值较高点蒸发7600亿

卷入“自杀保单”疑云的中国平安,今年日子并不好过。前一年还被当做大白马炒至股价最高94.62元的平安,如今已踏上漫漫熊途。

8月24日,中国平安股价单日收跌1.71%,自2020年12月2日以来累计跌幅超44%,市值蒸发超7600亿元。

业绩上,中国平安2021年1-7月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下降5.19%,是五家险企中唯一负增长的一家。2020年中国平安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4.2%,系12年来首次下滑。

与此同时,中国平安的代理人规模已从2018年的132万人降至2021年一季度末的98.57万人,2020年公司代理人的月均收入、人均新业务价值均有所下滑。

二级市场上,平安遭到多个巨头减持。其中就包括泰国首富谢氏家族掌舵的卜蜂集团以及摩根大通、贝莱德。就连持有平安十年之久、人称“李平安”的著名投资人李驰,也于6月在个人微博宣布已清仓平安。

平安还连续遭到监管点名,被指出的问题包括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虚列费用、虚构中介业务等违法违规问题。

《中国银行保险报》公布的7月保险业处罚情况显示,当月有41家保险公司被处以罚款,其中平安人寿是被罚款最多的企业,最大的一张罚单也落在了平安人寿的身上。

7月5日,银保监会人身险部还在发布的通报中指出,平安人寿全国投诉举报案件多发频发,销售误导引发的操作风险突出,案件风险有所抬头。

这还不包含平安在投资上的失利。截至7月31日,平安作为二股东的华夏幸福累计未能如期偿还的债务本息合计已达815.66亿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