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直拍一直骂,一直骂一直拍,金庸武侠剧魅力何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直拍一直骂,一直骂一直拍,金庸武侠剧魅力何在?

后武侠时代,“天龙八部”只会越来越多。

文 | 文化产业评论 逍遥客

编辑 | 李丽婷

“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这是叶梦得对柳永的评价,以彰显后者作品传播范围之广。

今日,将“柳词”换成“金文”,似乎也成立。每一个中国人在长大的过程中,即使没有看过“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也会多多少少听说过郭靖、黄蓉、小龙女……

他们全都出自金庸笔下。

自金庸于1955年创作《书剑恩仇录》始,半个多世纪以来,改编自其原著的影视剧有数百部。以《天龙八部》为例,人们最熟悉、也最喜欢的是黄日华版和胡军版。

时至今日,知乎上还有人为“黄日华与胡军谁演得好”争论不休。或许他们有共识:最烂版当属13年的钟汉良。

但随着杨祐宁版乔峰出现,已经开始有网友向钟汉良道歉。

该版《天龙八部》到底烂在何处?

该版《天龙八部》很烂,已经毋庸置疑。但若问烂在何处,答案只能是全方位、多角度、宽领域。

演员与角色契合度不高,且演技过差

承受观众最多炮火的当属该版的乔峰、王语嫣与段誉。

如果说黄日华版的乔峰,更多展现前期“乔峰”的义薄云天、武功盖世;那胡军版的乔峰则更多展现后期“萧峰”的草莽气息、悲剧底色。而杨祐宁版却形不似神更无,还有一丝洗刷不去的油腻。

随着九十年代女港星的息影,模特出身的文咏珊,已是香港近年来少有的好口碑女演员。可金庸“从此醉”一回中写道:“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众人。”只有颜值、气质足够出众的古装美女才能让段誉“从此醉”,甘愿化身狗皮膏药,一心一意侍奉左右,甚至让慕容复好好待她。

而即使文咏珊在时装与部分古装片中颇受观众认可,但却忽略了自身气质并不与王语嫣相契合,加上李若彤与刘亦菲的版本珠玉在前,更导致对其观众认可度垂直下降。

白澍先是在《听雪楼》《琉璃》中作配,而后饰演《盗墓笔记之云顶天宫》中吴邪一角,这次主演金庸武侠剧,明显是奔着流量明星的路子。但光是颜值与扮相上就与陈浩民、林志颖存在不小差距,更别提被碾压的演技。好好一个“痴人”被他演成了贪嗔痴三毒俱全的傻子

多处改编非驴非马

任何一部影视剧都不可避免对原著进行改编,这点在《天龙八部》等以“各表一枝”为主要剧作模式的章回体小说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毕竟男一号要等到二十集才出场实在不符合观众观剧习惯。

比如97版《天龙八部》,乔峰第一集就使用降龙十八掌与慕容复(李延宗)过招,并认出其使用了姑苏慕容的家学斗转星移,算是对“北乔峰,南慕容”进行交代。数十回 合的单打独斗过后,乔峰只是略胜一筹,慕容复凭借偷袭将乔峰打伤。

这既符合观众对“北乔峰,南慕容”的想象,也暗示慕容复是个卑鄙小人。不失为优秀改编。

在“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一回中,乔峰一招擒下败给段誉后欲实施偷袭的慕容复,说出“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是少室山大战的名场面。这也是唯一一次慕容复不敌乔峰。而到了最新版天龙八部中,贵公子慕容复的扮相不仅多了一丝邪气、妖气,还刚出场就被乔峰游刃有余地教训。

在原著中,对于慕容复的描绘,更多是欲抑先扬。他出现在江湖人对于“北乔峰,南慕容”的慨叹,出现在阿朱阿碧姐妹以及四大家臣对我家“公子爷”的推崇,出现在王语嫣对“表哥”的爱慕,出现在段誉对于“慕容公子”赫赫威名的自卑感。

而该版《天龙八部》进行的改编,不仅让金庸的“欲抑先扬”失去了效果,更让慕容复的角色魅力大打折扣。

空有武侠剧之名,却无实打武戏

或许每一个看着武侠剧长大的少年,都有一段与少时玩伴用降龙十八掌对打的中二时光。因此,对于以男性观众为主要受众的武侠剧而言,除了侠,最大看点便是武。

而该版《天龙八部》只有吊威亚、慢镜头、闪转腾挪、替身、特写镜头和快速剪辑。相信每一个看着《天龙八部》《少林寺》《方世玉》等影视作品长大的观众,都能轻易分辨出其武戏之虚。毕竟靠特写镜头与全景镜头交替切换,打了二十回合还没碰到衣袖属实过于儿戏,这也是“你们别打了,要打去练舞房里打”等评价屡次出现的原因。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的主题毫未体现

陈世骧“无人不冤,有情皆孽”一语,是《天龙八部》最知名、最独到的评语,且颇受金庸本人认可,出版《天龙八部》时还附上《陈世骧先生书函》。而杨祐宁、文咏珊、白澍等人,生生将《天龙八部》演绎成了《天雷八部》。

金庸在创作小说时,可谓“行云流水,平中见奇”,且总是别开生面,不囿于舒适圈,不断改进自己的叙述方式和语言风格,追求语言美、形式美,以及人物的丰富性、复杂性。

而但凡该版《天龙八部》的导演、编剧、演员、后期等任何一环节上心,都不会让甘宝宝对着段誉说“家父身体可好,一切是否顺心呢”。

试问一部让观众产生“笑死了,这什么玩意”“编剧初中毕业了么”等念头的剧如何展现小说主题?

烂武侠剧为何总会出现?

新生代明星需要刷脸,吸粉、固粉

在观剧过程中,倘若你打开弹幕,会发现粉丝对文咏珊、白澍的吹捧随处可见,与观众对其的吐槽旗鼓相当。一吹一骂中,明星在热播剧中刷脸,吸粉、固粉,提升商业价值的目的也随之达到。

此现象在王一博、龚俊等顶流主演的剧集中更为明显。

因为大多数粉丝喜欢的是明星这个人,“只要哥哥主演,我们就坚决维护”,不让别人说一句坏话,甚至连赞扬声不够大也成了一种罪过。而国产剧的可看性、艺术性也将在此种过程中消散殆尽。

老辈打星需要圆梦

比如于荣光。京剧武生出身,喜欢李连杰版《少林寺》,酷爱金庸武侠,堪称“手不释卷”。

90年代便去香港娱乐圈摸爬滚打。时光一晃三十载,当年的毛头小子,成了知名导演,曾创作出《舞乐传奇》等优质剧集,也曾出演过不少经典武侠影片的配角。此番拍摄《天龙八部》更多有一种圆梦感。

影视公司需要热度

对于大多数影视公司而言,改编网文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不仅要注意原著作者的生平,是否精日精美,夹带私货;还要熟悉其风评,是否一贯抄袭融梗,死不认账。改编金庸作品,尽管也吃力不讨好,会被人拿来比较。但不仅拥有无可伦比的热度,还不用担心因为“技术原因”而无法播出,堪称百利一害。

比如该版《天龙八部》在CCTV-8播出当天便有6.69%的市占率,在所有央视剧中排名第四。全网热度也不差,基本稳居前十之列。而一众主创并不正当红,能有此效果,只能说沾了“金庸剧”的光。

还有去年张一山版《鹿鼎记》。尽管在豆瓣被9W人打出3.2的低分,在B站被影视区UP主群嘲,也丝毫不影响剧集热度超高,颇受观众欢迎,累计获得26次猫眼热度日冠。

2018年,金庸逝世。不管是微博、豆瓣、小红书,还是知乎、B站、朋友圈,人们都哀嚎一片。纷纷述说自己儿时看武侠剧的记忆,以及金庸作品对其的影响。

尽管随着他的逝世,让“武侠已死”的论调再次出现,但武侠剧在近十余年并不会减少,甚至会越来越多。

比如王晶在2019年曾说:“我要拍新的倚天屠龙记电影了。张无忌终于去大都找赵敏了。”

据悉,该电影由林峰饰张无忌,古天乐饰张翠山,甄子丹饰张三丰,徐锦江饰谢逊。赵敏、周芷若则分别由文咏珊、秋意浓饰演。

在王晶于1993年执导的《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中,赵敏与张无忌曾有过大都之约。而张敏身骑白马的回眸一笑更是让观众记忆深刻,是与祖贤穿衣、青霞喝酒、朱茵眨眼共同“刻在DNA”里的画面。因此,该电影颇受观众期待。

除此之外,新《神雕侠侣》、新《雪山飞狐》也正在制作,参演者不乏当红小生与小花。对于他们而言,“拍过金庸剧”会是各自人生履历上的闪亮一笔。

结语

除却上述原因外,金庸作品还不同于当下热门的网文与古偶剧,它们在有着高度可看性的同时,兼具不俗的艺术性,不管改编多离奇,有作品底色在,起码剧本不会有太大问题。里面诸多人物分别蕴含温良、善良、勇敢、忠诚、节俭等传统美德,可以对年轻观众进行潜移默化的影响,使其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因此,后武侠时代,“武侠剧”(尤其是金庸武侠剧)只会越来越多。

97版《天龙八部》虽说口碑颇佳,但9.0的评分未必没有情怀加成。笔者向身边的朋友推荐时,也曾得到过类似服装不好看、特效太简单的评价。尽管许多观众表示“跪求别再翻拍毁经典”,但换个角度想,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记忆,当下电视剧的制作标准比之TVB时代已经大大提高,拍摄符合当下年轻观众审美的剧集也无可厚非。

翻拍,也未必全然是错,全然是烂,说不得就会有诚意之作出现。

历史已然证明:实践,才是检验真理性的唯一标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