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怪兽充电二季度增收不增利,如何破解“单一业务依赖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怪兽充电二季度增收不增利,如何破解“单一业务依赖症”?

王校长当年信誓旦旦的朋友圈不复存在,而怪兽充电日益增长的营收,似乎在昭示着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的未来。

文 | 野马财经 周戎

2017年5月,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花3亿买下了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60%的股份,对此王思聪发朋友圈表示:“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2021年3月,“三电一兽”中的怪兽充电赴美上市,成为共享经济的第一股。

王校长当年信誓旦旦的朋友圈不复存在,而怪兽充电日益增长的营收,似乎在昭示着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的未来。

8月23日晚间,怪兽充电发布了最新财报。怪兽充电今年二季度营收9.72亿元,比去年同期的6.36亿元,上涨52.9%。尽管今年上半年以来,共享充电宝价格一涨再涨,但怪兽充电,一季度调整后净利润为2320万元,二季度调整后净利润1720万元,同比下降55.67%,出现了明显的增收不增利的现象。

涨价也不赚钱

2020年的现在,国内正处于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消费娱乐市场惨淡,布置在商场、电影院等人流量大的地方,共享充电宝生意自然也受到了影响。随着国内对疫情的控制,后疫情时代消费回暖,怪兽充电的营收增长实际上是一种必然。

从营收构成分析,怪兽充电的营收主要来源于移动设备充电业务、移动电源销售和其他(包括广告业务等)三部分,但占据大头的依然是移动设备充电业务,也就是我们通常理解的共享充电业务。在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中,怪兽充电的共享充电业务营收8.17亿元,占营收的96.4%,而二季度财报显示,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收入9.32亿元,同比增长51.6%,占营收95.9%,表明怪兽充电对这一单一业务高度依赖,这也是怪兽充电目前比较大的风险。

单车已死,怪兽正成长

尽管共享充电宝屡次涨价如今在网上骂声一片,但倒回到几年前,它的名声差不多等同于“泡沫”。在公众眼中,是“共享经济”的余孽,和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单车一样,都是资本在“共享”风口之下创造出来的伪需求。

但现在充电宝生意不仅活下来了,对比隔壁还在排队退押金的共享单车,看起来活得还很不错。所以,为什么同样是共享经济的产物,单车凉了而充电宝成了?

共享充电宝之所以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对用户习惯的培养。早年的共享充电宝只要交了押金,一小时收费只需一元,第一小时还能依靠补贴免租金。正是这种极限的低价可快速的扩张,逐渐培养起了用户不带充电宝,临时找共享充电的习惯。

相反,相比于手机这种在现代社会的出门刚需,单车更多的是一种选择。单车能到的地方,通过走路大概率也可以到,时间紧迫的话还可以打车,因此无法通过营销手段培养出用户对于共享单车的依赖。而且,共享单车还需要较大的区域停放和处理破损单车。

尽管共享经济被包装的高端,但大部分共享的本质就是租赁。租赁生意的收入是租金*使用频率。对充电宝来说,收入增加的方式就是在提高单价、保证使用频次的情况下拉长用户的使用时长。这对充电宝来说很容易做到,在机场、火车站等需求旺盛的地方,人们对于价格不敏感,再压低充电功率,美其名曰“环保”,收入自然就上去了

其次,充电宝的铺货逻辑是管借不管还。共享充电宝抢占餐厅、商场、电影院、高铁站、飞机场等租借场景,却很少抢占居民楼、写字楼等归还场景,通过利用消费者用后忘还的使用习惯,把充电宝高于市场价卖给消费者,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而共享单车损耗高,不管从设备还是运营来说,成本都远高于充电宝。更何况,共享单车不存在不归还问题,很难拉长用户使用时间,依靠提高租赁费覆盖不了成本。

这正是为什么很多人不看好共享充电宝,偏偏只有它成了最完美的租赁生意。

怪兽在不具备任何先发优势的情况下,能弯道超车成为“共享经济第一股”,和创始团队脱不了关系。既有优步上海的最后一位总经理,有美团众包总经理,还有途牛的研发总经理,其他高层也来自阿里巴巴、华为等大厂。其中,来自美团的徐培峰,帮助怪兽找到了被其他充电企业忽视的零售、娱乐、公共设施区域,快速占领点位打开市场。

而豪华的团队之外,是阿里、高瓴、顺为、小米等资本的青睐。这为怪兽带来了资源。怪兽充电早期产品由小米、紫米共同设计研发,在小米生态链的帮助下,怪兽充电研发了三线合一的充电宝,迅速建立起了壁垒,帮助怪兽充电后来居上。

谁将取代共享充电宝?

商业的本质就是挣钱。如今怪兽充电成功上市,至少在资本层面上认可了这门生意,但共享充电宝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

不一定。

首先,共享充电宝的护城河非常浅。上文我们也分析到,怪兽充电的营收高度依赖共享充电业务,抗风险能力低。面对快充技术的日益普及,以及锂电池、石墨烯电池、无线充电等技术的快速发展,消费者对于共享充电宝的依赖将越来越小,对于已经上市的怪兽充电,业务的持续性增长面临考验。

第二,支付给合作伙伴的高额入场费和佣金,极大地拖累了盈利能力。怪兽二季度营销费用为7.71亿元,包含入场费和佣金。以往财报显示,怪兽充电支付给POI合作伙伴的入场费,一般占到设备产生收入的5—7成,佣金则占到总收入的50%左右。如此高昂的营销费用之下,盈利更加艰难。

第三,行业竞争激烈。尽管“三电一兽”的局面已经基本稳定,但充电宝准入门槛低,盈利模式单一,造就了激烈的行业竞争。2020年美团入局,截至2020年底,拥有活跃商户数680万,假设通过影响排名的手段在这些点位都铺设充电宝,那怪兽充电将不具优势。

显然怪兽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目前借助华莱士向下沉市场迈进,但面临激烈的竞争和更为有限的利润空间。

而将新零售作为新的发展方向构建第二增长曲线进程也并不乐观。2021年初,怪兽孵化了新锐白酒品牌“开欢”,但天猫旗舰店月销量300多瓶,跨界表现反响平平,短期内无法给怪兽充电带了新的业务增长。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调侃,充电宝之所以能发展起来,要感谢大多数的苹果用户。毫无疑问,共享充电宝发展至今,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虽然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但抓住风口同样也是一种本领。只不过,风口过后如何给猪充电,让猪飞得更高更稳,同样是怪兽充电要思考的问题。

你用过怪兽充电吗?和其他共享充电宝相比如何?评论区聊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