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腾讯“绞杀”抖音,不止1个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腾讯“绞杀”抖音,不止1个亿

“战争”内耗永远不会结束。

图片来源:pexels-@joagbriel

文|略大参考 小满

编辑|原野

风暴掀起时,总会掀起一片模糊黑白边界的混沌。只有拨开它们,世人才可能窥见纷争的本质。

这并不容易。

热播剧《扫黑风暴》,正在溢出时空边界,于商业世界中卷起更激烈的风暴:腾讯起诉抖音侵犯版权,索赔金额高达1亿元。

这不是腾讯和字节跳动的第一场官司,也绝不会是最后一场。早在2016年,腾讯就曾以侵犯著作权的名义向字节跳动发起第一轮诉讼,此后5年时间里,双方相互的诉讼案已达近40次。

在法务和舆论不断交锋的背后,是观众用手指做出的“真实选择”。

据易观数据显示,过去两年,短视频类应用的用户使用时长占比从27.39%提升到了33.73%,长视频类应用则从34.21%下降到了30.45%。

长视频的漫长赛道至今不见盈利,而异军突起的短视频早已实现弯道超车——拆掉冗余的掩饰后,你会发现,这场风暴的核心,是两种视频模式的较量,更是两家巨头旷日持久的战争。

01 一场绞杀

8月18日,“腾讯视频起诉抖音侵权索赔1亿”的话题冲上热搜。

1亿元的巨额赔偿,直接触动了大众的敏感神经,也助推了这部《扫黑风暴》的出圈。

改编自“孙小果案”、“湖南操场埋尸案”等轰动一时的真实案件,由孙红雷、张艺兴、刘奕君等人主演的电视剧《扫黑风暴》,自播出后火速爆红,各种高能片段和剧情解读的短视频也层出不穷。

于是,官司来了。

就在腾讯视频正式宣布起诉抖音后,抖音的一份回应也耐人寻味。后者在回应中提到:

第一,腾讯工作人员曾主动联系抖音开设官方账号,发表80个作品获近千万点赞,目前仍在不断更新。(现已有124条视频,近1500万点赞)

第二点,抖音在接到投诉后,根据腾讯公司提交的相关独家版权证明,根据平台规则,抖音及时下线了超8000个被投诉视频。

这份回应略显隐晦,但其实相当于变相质问腾讯:短视频到底是营销传播,还是侵犯版权?腾讯视频的前后做法,在情理上是否自相矛盾?

长短视频平台们大打出手的背后,其实是两类公司对于用户时间的竭力抢夺。

根据极光数据显示,2020年,短视频的使用时长占比达到27.3%,正在进一步与即时通讯拉大差距,远超即时通讯和在线视频分别21%和8%的占比。显然,这个趋势,在2021年越发明显。

这让以腾讯视频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们,陷入越发严峻的流量危机之中。当战争进入到攻城掠地、刺刀见红的焦灼时刻,枪炮自然也会密集起来。

02 附加值

立于当下的战局之中,《扫黑风暴》侵权案,变成了腾讯视频的一手好牌。它可以超越一场知识产权诉讼案的本身意义。

首先,它变成了一场腾讯系的大团结。

《扫黑风暴》热播之后,快手和B站也出现了大量个人博主制作的剪辑视频——从法律层面上,他们大概率是没有得到版权方授权的。

但此次"版权风暴",并没有波及快手和B站。对于腾讯,它们都是自己人。

根据去年快手上市前的招股书显示,快手创始人宿华持股12.648%,程一笑持股10.023%,而最大机构股东就是腾讯,持股比例高达21.567%。

在B站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FORM 20-F年度报告中显示: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持股15.1%,为B站最大股东,而腾讯控股持股13.3%,为其第二大股东。

很明显,腾讯系不打腾讯系,大家已经形成了枪口一致对外的战略默契。

而起诉抖音侵权,不仅可以维护腾讯视频的权益,还能完成对电视剧的二次营销,又能成功打压竞争对手,同时团结"兄弟",实现一举多得。

1亿元的索赔金额,也创下了长视频维权的最高索赔纪录。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这个索赔金额,我们也觉得不是很合理,(腾讯)应该是测算了一下流量的商务价格,但实际执行本身不会这么高。”

此前,腾讯曾经起诉抖音侵权《王者荣耀》,要求索赔520万元,最终,深圳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是,抖音需赔偿腾讯经济损失60万元。随后,抖音方面表示,将对本案提起上诉。

从520万跳涨至1亿,这个数字的设定本身,也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

舆论效应是最基础的收益。如果申诉成功,腾讯后续还可以向法院申请禁止令,让此案成为今年《民法典》正式实施后,关于长短视频侵权之争的经典判例。

也就是说,它可以成为今后所有影视剪辑短视频侵权案的参照——相当于把抖音牢牢钉在了法律系统的耻辱柱上。关于短视频二次创作的长期争议,至此一锤定音。

短视频平台,大概没人愿意看见这样的结局。

当代年轻人,已经越来越缺乏完整追完一部影视剧的耐心。有需求的地方,就有生意。以抖音和B站为例,影视类排名分别站在两家内容类型的第九名和第八名。2020年下半年,抖音平台的影视内容创作者,同比增长达到364%。

长视频的影视版权,如何在短视频平台上得到尊重和保护?这是一个需要双方协商的宏大话题。而《扫黑风暴》的判定,将直接决定,短视频平台是否会失去在版权管理中的主动权。

03 阴云

开放还是封闭,腾讯在10年前就面临过这个选择题。它选择了前者,通过开放生态,建立起更加健康和庞大的帝国。

如今看来,那也是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变的,最黄金的十年。

10年后,当帝国多面受敌,它条件反射式地筑起更高的城墙,在自己的地盘内构建安全感。封闭,成了它的新选项。

新的危机,随之而来。反垄断的阴云,让腾讯坚挺多年的股价持续回落。

2020年12月14日,由于此前收购新丽传媒时未进行依法申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对腾讯旗下阅文集团的处罚结果:罚款50万元。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资本推动之下,老大吞并老二,或者重金砸入买下所有资源,成为流行的玩法。这让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信奉用亏损换增长的商业逻辑,在面向市场讲述新故事的时候,商业利润,这个千百年来在商业世界中最重要的指标,突然变得毫无地位,流量,成为了所有生意的尽头。最终,掌握了流量的最大赢家,也成了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一家独大,意味着其他玩家的机会被压缩和剥夺。当所有人都失去了创新和挑战的信心,市场活力,也会随之殆尽。

但人总是容易陷入路径依赖,公司亦是如此。

保护版权的根本目的,是维护原创者权益,鼓励原创者创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但如果上游大量原生版权被少数几大机构把持,并且以版权的名义去控制下游产业,这就相当于另一种意义上的封闭垄断。

今年4月,《人民日报》评论部曾发表一篇名为《X分钟观影追剧遭抵制,视频博主要洗洗睡了?》的文章,其中提到:

“事实上,涉事各方曾经有段蜜月期。过去,对于影视公司作品、平台自制剧来讲,影视短视频剪辑创作是一个优质的营销场景、宣发载体。

为何各方难以再续前缘?一言蔽之,利益格局发生了变化。一方面,短视频用户已达8.73亿,而且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超过了长视频,曾经高性价比的营销渠道,变成了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商业竞争,从来不应是“丛林法则”,而应该有共生共赢的气度。当原有版权保护方式和效率无法有效应对新挑战时,各方相向而行、创新突破,才能解好版权保护的‘多元方程’。”

道理并不复杂,但对于游戏的参与者来说,这场战争内耗永远不会结束,争夺地盘和利益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

就像腾讯对于抖音的持续绞杀,其目的也远远不止1个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