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扫黑风暴》越火,爱优腾越坐不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扫黑风暴》越火,爱优腾越坐不住

这背后,一场流量与付费版权之争早已进行多时。

文 | 零态 LT 李唐

编辑 | 林枫

春节至今,沉寂多时小荧幕,终于迎来了一个爆款剧集。由孙红雷、刘奕君、王志飞等实力派演员出演的《扫黑风暴》,自8月13日上线至今播放量已超31亿,豆瓣评分高达8.0,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场"天价”侵权官司。

8月16日,腾讯视频以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案由,将抖音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要求抖音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支出共计1亿元。

今年以来,长视频网站对短视频平台侵权行为的抵制越来越强烈。

4月23日,各大影视协会、长视频平台及影视公司又联合500余位知名艺人发起《倡议书》,倡导短视频平台清理未授权影视作品内容并加强合规管理,公共账号运营者提升版权意识。如果说此前还仅停留在倡议阶段,这次腾讯与抖音高达1亿元的诉讼案,则让长视频平台与短视频平台的版权之战上升到一个新高潮。

这背后,一场流量与付费版权之争早已进行多时。

01、爱优腾早就坐不住了

早在今年5月份,视频网站的“维权战”就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5月28日,备受瞩目的《老友记重聚特辑》上线。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同时向版权方购买了版权。三家视频网站的会员,可以直接观看全集,非会员无法观看。

《老友记重聚特辑》(图:豆瓣)

然而B站上很快出现了大量相关视频,三大平台发表声明,称对此类不尊重知识产权、公然盗版的行为表示严厉谴责,并坚决抵制此类侵权行为。B站删除了所有《老友记重聚特辑》相关视频,截至目前,在B站搜索“老友记”也无任何信息。

随后,5月30日腾讯视频微信公众号又发出一则《斗罗大陆》动画声明,表示动画158集在该平台独家上线后,即发现B站、抖音、快手等平台多达600条以上的相关链接。

这次,《扫黑风暴》上线1小时,抖音上就出现了大量剪辑的腾讯视频VIP版权内容,并且传播很广。直到《扫黑风暴》更新过半,非官方搬运剪切情况仍未被完全杜绝。

对于长视频平台的控诉,抖音相关法务负责人回应称,《扫黑风暴》此前已与抖音建立合作,与腾讯合作承制该剧的第三方在抖音开通作品官方账号...合作要求抖音为该剧策划热点话题等运营活动,回应也表示,“此前腾讯公司针对《扫黑风暴》的相关投诉,抖音也都已经及时处理下线,抖音会根据腾讯起诉具体情况积极应对。”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告诉零态 LT(ID:LingTai_LT),在二创短视频中引用影视剧的视频、图片的行为是否侵权,关键还是要判断是否符合“适当引用”的情形。通常来说,对“适当引用”的判断主要考虑引用目的、引用比例、对原作品的市场影响等因素。

但对于短视频平台对长视频平台的内容搬运,爱优腾已经越来越坐不住了。今年6月,在全国互联网视听大会上,三家负责人纷纷自己上场,对短视频侵权口诛笔伐。

腾讯视频总经理孙忠怀谈到,切条搬运式的短视频不仅打击了头部创作者的创作热情,更破坏了市场的正常秩序,影响了行业的长期发展;时任阿里大文娱负责人樊路远也表示,对侵权的认定无关长短,反对侵权并不是反对短视频的发展,也期待全社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除了短视频对艺术创作,版权的影响,他们也直接点出了这背后的成本问题。

爱奇艺CEO龚宇在现场表示,“在长视频平台之外,播出的分段视频、短视频、盗版等等的总时长,跟长视频行业的播出大概是一个数量级。但是付出的成本可能差10倍,甚至是20倍。”

02、搬运泛滥,平台该担责吗?

然而,这一轮集中抵制后,搬运、二次创作的账号有增无减。事实上,抖音、快手、B站上,影视版权内容的搬运和二次创作早已成为一种常态。

此前蝉妈妈发布的抖音2020年涨粉达人榜单上,主打电影剪辑、解说的“毒舌电影”和“布衣神探”处在年度前十位。两个大号于当年涨粉突破千万,毒舌电影更是升至5000万粉丝。类似电影剪辑、解说的账号不计其数。但其中只有少数的作品有授权,包括蝉妈妈、飞瓜在内的数据平台都认为,版权问题是这些大号能否继续发展的最大隐患。

视频网站谴责的“搬运党”——是指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将电影或者一集电视剧分拆成多部分,或者只选取高光部分,搭配文案传播,吸引点击量。相当于薅视频网站的羊毛。

剧集类也是重点搬运区。

在抖音上,与“XX追剧”相关的账号多达上千个,粉丝数量超过100万的账号也有近百个。与电影多选择外国的老电影不同,很多剧集的账号直接搬运、解说近期上映的热门内容。

在抖音上搜索XX追剧,出现的页面

事实上,无论是单纯搬运,还是电影大号的二次剪辑、解说,在未经版权所有者同意的前提下,都可能出现侵权行为。通过侵权内容快速涨粉后,这一类“搬运”账号收益颇丰,不仅可以寻求商业合作,植入产品内容、做电商带货,还可以开辟培训班,带徒弟,靠教授“搬运”剪辑的方法赚取培训费用。很多MCN甚至大量做号,建起了“内容矩阵”,互相引流。

律师赵占领认为,虽然法律针对互联网平台有“避风港”规则,平台似乎只要通知-删除就可以免责。但当作者将作品除署名权外的各种权益(包括但不限于复制权、改编权等)转让给平台,同时平台也将这些权益开放给平台上的其他用户,这就形成了另一种模式——版权平台化。

在这种情况下,平台就不仅仅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其应当视为与创作者享有平等的权利,理应遵循其应尽的义务。在这种情况下,平台不能继续以“避风港原则”进行合理抗辩。也就是说,当视频上传者确实侵权,平台将需要承担侵权责任。

针对这种情况,视频平台从业者杨帆(化名)称,中短视频平台理应支付相应的版权费用,分担相应的成本。

业内对于体育版权已经有了先例。字节曾高价买入NBA比赛的短视频版权,快手也曾买入美洲杯、CBA的短视频版权。今年东京奥运会前夕,快手与央视达成合作,获得以短视频形式,二次传播奥运会内容的权利。而其他没有买版权的中短视频平台则无法传播。但针对影视作品,目前还未有相关政策落地。

由于影视剧作品搬运在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常态,很难完全禁止。显然,视频网站希望通过官方政策,对以上平台征收所有影视短视频版的权费用,而这将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03、抵制背后,难掩焦虑

在腾讯Q2财报中,重点提到了《王者荣耀》官方授权剧集《你是我的荣耀》。据猫眼专业版显示,《你是我的荣耀》开播至今连续19次拿下猫眼剧集热度与播放量双日冠,累积播放量28亿+。在超前点播大结局当天,腾讯视频甚至短时间崩溃,开启的1小时内,播放量就增长了近3000万。

三大视频网站也极度倚重“爆款剧”。不仅带来了话题、流量,还有付费会员转化、超前点播付费收益等。一旦遭遇搬运、剧透,这些优势和收益将被极大削减。为了保持爆款剧集的创收,视频网站会针对一部剧集与短视频平台对簿公堂的事情,会持续重演。

从本质上看,优爱腾并非排斥版权内容的二次传播,而是希望流量都停留在自己的平台上。

在电影、剧集、综艺等的宣发期间,主办方仍需要短视频来提升内容热度,破圈传播。抖音近期的“抖音影享力计划”,就与刚刚上映的电影《兔子暴力》合作,允许多个影视账号制作电影的解说内容,其中也不乏剧透内容。

“影视公司看中的是短视频平台的自来水效应,用短视频来传播破圈是一个捷径。”一位影评人表示。

早在2017年,《前任3:再见前任》靠“哭”、分手和“吃芒果”等在抖音大获成功,今年春节档《你好,李焕英》逆袭《唐探三》,背后抖快平台的传播,都为电影票房无形之中做出了很大贡献。

这也展现了长视频平台和制作方之间的矛盾——既要借助短视频平台宣传作品,又要防止过度搬运和二次创作影响自身流量。而深究其原因,是爱优腾三家对流量和用户注意力的焦虑,毕竟,它们一直没有做出属于自己阵营的短视频产品。

爱优腾并非没有布局。

2019年,爱奇艺针对短视频内容的兴趣视频社区上线“爱奇艺随刻app”,作为爱奇艺在短视频领域最关键的加码。更早之前,爱奇艺通过自制的竖屏短剧《生活对我下手了》等,发掘了辣目洋子,刘辈实等红人,但他们后期也转战影视剧,而非通过短视频为平台带流量。

腾讯也扶持培养了多款短视频,从微视到yoo视频、火锅视频,还有现在的微信视频号,但一直都没能赶超抖音、快手。近期,腾讯PCG的结构调整中,被寄予厚望的微视并入了腾讯视频,腾讯视频希望用短带长,效果还未知。

优酷也有独立的短视频频道,鼓励MCN入驻,发掘平台的流量红人,但收效并不明显。

但另一方面,短视频平台,抖音日活破6亿,快手日活近3亿,B站日活也提升至2.37亿,已经超越优酷。三大视频网站在用户时长争夺上不断处于下风。一面要盈利扭亏,一面又要对抗节节入侵的短视频平台,爱优腾需要拿出更具竞争力的产品,才能与之抗衡。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