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万亿同城货运战事:快狗打车流血上市,头部玩家战事升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亿同城货运战事:快狗打车流血上市,头部玩家战事升级

谁能成为同城货运行业的巨头仍是一件充满变数的事情。

图片来源:pexels-Craig Adderley

文|DoNews 尹太白

编辑|杨博丞

同城货运赛道越来越热闹了。

5月13日,福佑卡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6月22日,满帮集团(运满满和货车帮母公司)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首日市值超过230亿美元;6月23日,货拉拉传出以保密方式提交赴美IPO申请的消息,但该消息随后被货拉拉否认;6月30日,顺丰控股旗下顺丰同城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7月13日,快狗打车宣布完成了由交银国际、数码港投资创业基金共同领投的近亿美元战略融资;7月14日,据彭博社报道,货拉拉正考虑将其上市计划由美国转移至香港。

不过资本市场最终没能等到货拉拉,反而等来了快狗打车。

港交所官网显示,8月27日晚间,快狗打车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联席保荐人为中金公司、瑞银集团、交银国际、农银国际。快狗打车在其招股书中提到,快狗打车在亚洲五个国家及地区(即中国内地、香港、新加坡、韩国及印度)的34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在线上同城物流服务方面拥有并经营两个品牌:中国内地的快狗打车和亚洲其他国家及地区的GOGOX。

快狗打车刚刚斩获巨额融资便迫切上市,背后一大原因指向了同城货运市场的巨大潜力。

来自《2020-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5年,我国同城货运市场将突破16000亿元大关,货运量将达到128.3亿吨。此外,中国同城货运市场排行前十的企业,市场占有率仅为3.5%。

“市场规模巨大但头部企业市占率偏低,意味着行业仍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并且极有可能会跑出一两家类似滴滴一样的巨头。”一位同城货运行业人士向DoNews分析,“在这个行业里,至今仍存在着一些用户信任的问题,先把规模、标准和规则做起来的玩家往往最能抢占用户心智,而这也是很难被后来者所打破的壁垒,因此,无论是货拉拉还是快狗打车,都需要更多的资金来支撑业务快速发展、攻城略地。”

一位山东某三线城市的同城货运从业者分析认为,从用户的角度看,上市是一家同城货运企业的信任背书,因此更容易赢得信任感,“便于促成交易,也能降低获客成本”。

截至目前,同城货运市场已暂时形成了由快狗打车、货拉拉、满帮集团、滴滴货运四方拉锯的竞争格局,但在这场格局未定的角逐战中,谁能成为行业巨头仍是一件充满变数的事情,一场新的鏖战正在拉开帷幕。

快狗打车流血上市:累计亏损达21.66亿元

在国内的同城货运市场,货拉拉是当之无愧的行业龙头。根据货拉拉官网披露的数据,截止2021年3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63座中国大陆城市,月活跃司机达58万,月活跃用户达760万。

尽管快狗打车未披露过具体的月活跃司机及月活跃用户数据,但根据其招股书,截至2021年4月30日,快狗打车已拥有约2480万名注册用户和450万名注册司机。2020年,快狗打车共完成了2710万份托运订单,产生交易总额达27亿元,覆盖用户达320万人。

不仅用户数据逊于货拉拉,快狗打车的整体业绩也并不好看。

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前四个月的总营收分别为4.53亿元、5.48亿元、5.30亿元和1.93亿元,其中2020年的营收因受到疫情影响而略有下滑。同一时期,快狗打车的净亏损分别为10.71亿元、1.84亿元、6.58亿元和2.53亿元。也就是说,截至2021年4月30日,快狗打车累计亏损了21.66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快狗打车表示其同城物流业务尚处起步阶段,已进行大量投资以推动业务增长,而且为了推广品牌、吸引用户及司机,快狗打车在销售及营销上投入了大量资金。

事实上,居高不下的销售及营销费用是导致快狗打车深陷亏损泥潭的直接原因。

根据招股书,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前四个月,快狗打车销售及营销费用达5.24亿元、2.96亿元、1.95亿元和7439.9万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116%、54%、36.8%和38.5%。

快狗打车同样意识到了主要用于补贴的销售及营销费用过于烧钱且不可持续,2018年之后,快狗打车一改此前采用补贴、优惠券等形式拉新促活,转而通过口碑推荐、向用户提供奖励、社交媒体及应用商店广告、搜索引擎及关键字搜索开展营销活动。

但转变形式并不意味着不参与补贴。快狗打车总裁何松曾表示,依靠补贴创造出来的增量市场,其实是属于行业的订单,不属于任何一家平台。所有的补贴战,在战略上快狗都不参与,但如果价格合适、点位需要,快狗会在战术上参与。

而参与补贴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是,快狗打车的每笔订单平均交易额在逐年下降。招股书显示,平台服务、企业服务以及增值服务是快狗打车的三大业务,其中,前两者为主要创收业务,但随着补贴大战的升级,平台服务的中国内地每笔订单平均交易额已经从2018年的94.6元下降至88元,企业服务的每笔订单平均交易额也从501.3元下降至339.5元。

值得一提的是,快狗打车也在其招股书中进行了风险披露,承认自身已经产生重大亏损,短期内可能无法盈利。

也有表现良好的一面。招股书显示,快狗打车的毛利率显著提升,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其毛利润分别为 1.04 亿元、1.73 亿元及 1.83 亿元,毛利率分别为 23%、31.6% 和 34.6%。2021年前四个月,快狗打车的毛利率进一步提升至35.5%,较2020年同期的25.5%提升了10个百分点。

另外,快狗打车在香港及海外市场的收入增长迅猛,从2018年的1.20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2.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从26.5%增至47.2%。

“尽管快狗打车仍处于持续亏损之中,但其在香港及外海市场的实力已不可小觑。”上述行业人士向DoNews总结,“目前的情况大概就是,快狗打车想要超越货拉拉成为行业第一并不容易,但也不会轻易失去行业第二的位置。”

抢滩万亿市场:头部玩家战事升级

快狗打车是最早一批进入同城货运赛道的玩家之一。

2017年8月,58速运(后更名为“快狗打车”)与Gogovan合并。在此之前,Gogovan主要专注于香港、韩国、台湾、新加坡市场的短途货运服务,并且拿到了很多来自大陆的投资,其中包括阿里巴巴、新天域资本、人人网等,是一个在东南亚地区颇有知名度的同城速运及物流平台。

58速运和Gogovan的合并在业内引起了很大反响,并且让当时的58速运立马多出了6个东南亚国家及地区共14座城市的市场和超过18万名注册司机。58速运的业务不仅得到扩充,还与数十个玩家在区域上形成了差异化。

一年后,58速运宣布更名为“快狗打车”,再次引发了轰动,甚至还登上了微博热搜榜,快狗打车也因此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被不少司机和网友口诛笔伐。不过从结果来看,这次更名无疑是成功的。据快狗打车透露,更名后快狗打车APP的下载量增加了3倍之多。

就在快狗打车更名的同时,另一同城货运头部玩家货拉拉基本完成了对一、二、三线城市的全面覆盖,并逐步向四、五线城市渗透。2019年2月,货拉拉悄悄完成了由高瓴资本、红杉资本领投的3亿美元D轮融资,与此同时,其还将业务扩展到港、台及东南亚9个国家和地区的11座城市。至此,货拉拉在同城货运领域的地位也得到进一步提升。

事实上,货拉拉一直深受资本青睐。天眼查APP显示,自2015年以来,货拉拉共获得8次融资,融资金额累计高达163亿元。相比之下,快狗打车仅获得5次融资,且有3次未披露具体融资金额。

原本,同城货运赛道上只有货拉拉和快狗打车两个头部玩家,但随着滴滴入局后,市场突然变得波云诡谲。

2020年4月,滴滴投入1亿元成立滴滴货运,正式杀入同城货运赛道。烧钱补贴是滴滴一贯的打法,其不仅免去新司机加盟平台的服务费,还给予了大量补贴,这使得滴滴货运在进入成都和杭州后,首日订单量顺利突破1万单,而从9月中旬起,滴滴货运的日订单量便持续突破10万单。在滴滴货运成立一周年之际,其已完成了对19座城市的覆盖,其中成都、杭州等地的市场份额均超过了50%。

滴滴货运横空出世,让货拉拉和快狗打车占据主导地位的市场格局受到了猛烈的冲击。货拉拉率先反击,其甚至推出了充值返50%的政策,此外还包括各种不同形式的补贴、立减券等补贴形式,快狗打车也被迫卷入到这场反击滴滴货运的补贴大战中。

“同城货运暂时没有护城河。”在上述行业人士看来,货拉拉和快狗打车的激烈反应正是源于此,“哪家补贴力度大,用户就倒向哪家,其实从侧面说明了无论运力亦或效率其实都还不是核心竞争力。现阶段,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是品牌,这就好比顺丰和‘通达系’,即便顺丰再贵,也依旧有市场、有拥护者。”

同城货运市场格局突变,新对手还在不断涌现。

在城际货运市场市占率超过九成的满帮集团也盯上了同城货运赛道。2020年8月,满帮集团收购了省省回头车,以弥补自身在同城货运中的短板;11月,其又宣布完成了17亿美金融资,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与满帮集团直接采取收购的方式不同。快递巨头顺丰则是从同城快递领域开始探索,最终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2016年,顺丰开始试水同城配送的业务。2018年7月,顺丰宣布上线顺丰同城业务,以平均1小时达为宣传亮点。2019年10月,顺丰最终宣布同城业务以公司形式独立运营。截至目前,顺丰同城的服务场景包括餐饮、跑腿服务、企业服务、生鲜果蔬、鲜花绿植以及最后一公里配送等。

根据顺丰同城的招股书,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顺丰同城的总营收分别为9.93亿元、21.1亿元、48.4亿元。2020年,其订单量获得大幅提升至7.6亿单。截至2021年5月31日,顺丰同城急送平台注册的骑手超过280万,注册商家数量达53万,用户数达1.26亿。

“总体来看,滴滴货运即便加大补贴,也难以复刻其在网约车领域的辉煌,而满帮集团和顺丰同城来势汹汹,但仍有大量的作业要补。”上述行业人士分析认为,在肉眼可见的未来,同城货运赛道上的竞争还将进一步加剧。

同城货运乱象丛生:安全及合规问题待解

随着同城货运赛道的头部玩家集结完毕,一个更为紧要的问题被摆到了台面上——对于同城货运平台而言,安全及合规问题是一大挑战。

今年2月,“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事件”再次将同城货运平台的安全问题暴露在了聚光灯之下。

该事件发生后,货拉拉承认存在安全预警缺失、产品安全功能不完善以及跟进速度慢等问题,并公布了整改工作方案。

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3月初,快狗打车、货拉拉先后升级平台安全保障措施:包括但不限于上线车内录音功能,并在试点城市推广智能行驶记录仪等。货拉拉也表示将在未来两年,投入超6亿元的资金,提高平台的安全水平。滴滴货运也启动了桔视记录仪安装工作,目前,桔视已完全覆盖搬家及跟车订单。

安全问题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针对“货拉拉女乘客坠车死亡事件”,交通运输部回应称,货运新兴业态决不能打着创新的旗号,以牺牲安全为代价谋发展,应当牢牢坚守安全发展的底线,切实落实好安全生产的主体责任,持续提升安全管控能力和服务质量。

值得深思的是,升级了平台安全保障措施,就真的安全了吗?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在于,同城货运平台只是充当了中介的角色,起到信息整合匹配的作用,其与货运司机并不存在挂靠和雇佣关系,这也就意味着,同城货运平台对货运司机的约束力和管理权依旧十分有限。

除了安全问题,还有合规问题。4月1日,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等部门对运满满、货拉拉、快狗打车及享运共配等网络货运平台开展联合约谈,要求各网络货运平台对平台注册车辆一律采取线下实体验车验证、禁止提供危险物品运输撮合业务、及时提供注册和运营数据、设定专职安全应急联络员、对违法或事故及时报告五个方面进行落实。

5月14日,交通运输部等8部门联合就互联网平台垄断货运信息、恶意压低运价、随意上涨会员费等问题约谈货拉拉、快狗打车等等10家平台。

此外,同城货运平台还频频遭到用户投诉。在消费者投诉网站“黑猫投诉”上,多家同城货运平台都有大量的投诉记录,其中的投诉主要集中在司机接单后爽约、搬运时坐地起价、发生纠纷时司机态度恶劣等方面。

在上述行业人士看来,无论是货拉拉还是快狗打车,即便日后能顺利上市,安全及合规问题仍是一把悬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想要真正解决行业顽疾,快狗打车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类新鲜资讯。有料、有趣,推送的每篇文章都不辜负您的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