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涨工资后,快递员和消费者都不开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涨工资后,快递员和消费者都不开心?

派费涨了,以后快递能送货上门吗?

文|道总有理

2021年快递行业尤为焦虑。

顺丰财报公布, 1-6 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 883.44 亿元,归属净利润为 7.6 亿元,相较上年同期营收 711.29 亿元,归属净利润 37.62 亿元,同比分别上升 24.2%,下降 79.8%。截至 8月25日,顺丰控股相比年初高点 124.7元 / 股,股价跌幅超 5 成。

同期,韵达股份和圆通速递业绩分别下降了34.45%和33.50%,而申通快递去年就已经陷入亏损边缘,扣非净利润为负,上半年归母净利润-1.46亿元,同比下降了306.99%。

不过就在快递公司们自己营收不佳的情况下,他们却集体宣布末端派费上涨0.1元/每票,给快递员涨工资,“6家快递公司一起涨价、快递员将每月增收500”的新闻标题迅速铺天盖地。一时间,外界对快递公司赞誉有加。

但快递员真的开心起来了吗?

互联网大厂的集体“醒悟”

进入2021年,互联网商业暗潮汹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站在庞大底层员工的角度来看,这种主动性无疑是一个积极信号。

互联网发展数十年,连接消费者和服务的平台型经济不断壮大,不仅为用户创造了新的便利,同时也提供了大规模的就业岗位。这其中尤以外卖、快递、网约车为代表,比如京东,京东体系上市公司及非上市公司员工数近40万人,这个数字大约是华为员工数的约两倍、腾讯员工数的4倍,甚至远大于大部分实体企业的体量。

然而这部分底层员工的待遇、工作环境及社会保障,在互联网巨头们加速扩张,收获来自资本市场的掌声和鲜花时,很大程度上是被忽视的。去年,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热文,彻底暴露了掩藏在互联网商业繁荣下的群体劳动困境。

如今互联网公司固然纷纷表态,可为改善底层员工待遇所付出的代价由谁买单?又或者这些举措能不能真正给底层员工带来福利,这些问题都值得思考。

在京东的财报会议上,京东高层对外宣称,一线员工支付的月平均工资支出超过1.1万元,可是放眼整个快递行业,75%的快递员收入不足5000元,每个月能够拿到1万元以上的比例只有0.73%。而且超过三成快递员一天工作10~12个小时,剩下的两成则工作时长在12小时以上。

对快递员来讲,最终到手的钱有多少其实是他们最关心的。派费上涨0.1元,虽然每月可能多增加了约500元收入,但是这点涨幅只是暂时中止了派费持续下跌。一位快递员表示,目前派费大致在1元左右,按照以往,上下浮动的价格也就在0.1-0.2元,“涨0.1元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而一次罚款就能扣掉200元”,因此,多数快递员对此次派费上调并没有表现出多高的积极性。

派费上涨,其实对企业的价值远大于对快递员的价值,离双十一还有两个月,快递公司亟需稳定末端网点,以保证在这个购物狂欢节中正常运营。当然,这其中最关键的问题不只是快递员能多拿多少钱,而是这部分让与快递员的利益最后会转嫁到谁身上?

首先从目前快递公司的盈利状况看,通达系想全部负担起上涨后额外的支出有些困难。以圆通为例,2020年圆通日均单量为3500万件左右,如果每件派费增加1毛的话,每天要多支出350万元,一个月就是1.05亿元。2021年上半年圆通净利润为6.46亿元,也就说圆通上半年的净利润刚好能用来支付多出的6.3亿,但恐怕没有哪家企业这样做生意。

从这个数字也可以看出快递行业自从价格战打响之后的困窘,即使他们想给员工涨工资,也有心无力。

在知乎上,有不少商家客户透露,近日已经收到涨价通知,通知称从2021年9月1日起揽收的所有快件上涨0.1元/票,该费用用来提升末端网点的派送质量,让客户有更好的体验度。换言之,涨派费的负担已然转移到商家头上。

表面上,派费上涨是电商体系内部的事情,与普通消费者没有关系,可是中小商家如果运营成本再次提升,生存压力增大,商品涨价似乎就成为可能。

要么撑不住,要么变相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快递公司面临的这种困境,外卖平台也同样如此。他们都是利用体系内的相互关系或是规则的重新制定,能够把风险一层一层往下转移,同时也好让自身摆脱舆论漩涡,可是,这种做法往往会被诟病是在避重就轻。快递公司上涨派费,却仍对给快递员带来重大压力的惩罚机制熟视无睹,外卖平台强制骑手休息,也并不能改变骑手被平台算法裹挟的“弊病”。

更至关重要的问题在于骑手的权益保障,快递派费涨个1毛钱,快递公司都不堪重负,而外卖公司若是给高达四五百万的骑手缴纳上百元保险,这个钱无论美团还是饿了么,都出不起。按监管指引,商业保险转由外卖平台来缴纳,按二三线城市每天3元的水平计算,此一项每年的支出就得在51亿元左右。

所以,平台所面临的压力之大,超乎想象,因为这几乎是一个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又是必须且应该解决的问题。

消费者也不开心?

快递公司集体涨派费,快递员工资增加,消费者在关心这件事之外,其实更在意另一个问题,一位网友称,派费涨了,以后快递能送货上门吗?这个疑问说出了不少消费者的心声。

然而,这本就是一个悖论。如果按照快递员人均每天派件200件计算,快递员每月大概能增加500元收入,可如果快递员每件都送货上门了,他必然不可能再每天成功派送200件快递,这样一来,快递员每月增加的收入就大大低于500元了,这也完全违背了提升派费的初衷。

快递员工资上涨,并不能换来送货上门,这一事实令消费者大失所望。

从这可以看出一个问题,尽管消费者的主流舆论一边倒地支持维护快递员、外卖骑手等底层员工的权益,且加大炮火攻击互联网公司,指责资本“吸血”劳动者,可一旦触及到自己的利益,这是不容让步的。

消费者希望的是既让底层员工免于“压榨”,同时自己获得的服务水平还得提升,只是在平台看来,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比如外卖,系统要求骑手越跑越快,而骑手们在超时的惩戒面前,也会尽力去满足系统的要求,当算法发现原来大家都越来越快,消费者也习惯了加速送餐之后,算法可能会因为消费者意愿的提升再次加速。在这个无限循环的过程中,受益的不只是平台,也包括消费者,消费者习惯了更快的送达速度,平台如果为了照顾骑手而降低对时速的要求,那消费者必然不乐意。

由此可见,外卖平台在算法上的症结,就如同快递行业永远解决不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互联网公司在效率和人性化之间总得选择一个。

当然,现在他们不得不重视起人性化。7月,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意见》提出,要制定《快递末端派费核算指引》和《快递员劳动定额标准》,建立行业工资集体协商机制。而在外卖行业,多个主管部门也联合发布了一系列指导文件,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其实近几年互联网经济野蛮生长,繁荣的泡沫和增长的奇迹本身就掩盖了很多问题,如今随着风口论失效,这些问题已经逐渐浮出水面。在行业进入缓慢增长阶段,平台由单纯的效率提升转向收入的合理化分配、以及平台背后生态的人性化考量,是必然的,只是现在这个转变过程被提前了而已。

不过一个核心的问题是,互联网风口中靠补贴和无序扩张厮杀出来的互联网公司,很多连盈利问题都没有解决,又如何投入员工待遇福利提升这一“无底洞”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