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NFT行业单季交易总额超过100亿美元,它是通往元宇宙的船票还是下一个泡沫?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NFT行业单季交易总额超过100亿美元,它是通往元宇宙的船票还是下一个泡沫?

2021年,“链圈”风水突然转到了NFT,再一次刷新人们的认知。

图片来源:DappRadar

记者|戈振伟 刘思婷

一个头像18万美元,两个表情符号24万美元,一幅石头图片130万美元,5个单词290万美元……这便是火出圈的NFT市场。

10月7日,DappRader最新数据显示,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交易总额突破8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在第三季度,NFT 行业交易总额超过了 106.7 亿美元,比第二季度增长了 704%,同比增长 38060%。

2021年,“链圈”风水突然转到了NFT,从头像、文字到游戏、绘画,这三个字母仿佛有股魔力,一次次刷新人们的认知。

里程碑式的事件发生在3月,80后数字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每日:最初的5000天》在佳士得拍卖,最终以6935万美元的天价成交,瞬间点燃了NFT的热潮。2021年也被称为 “NFT 元年”。

《每日:最初的5000天》

千奇百怪的东西被铸成了NFT,例如乔布斯手写的“工作申请”、波兰女明星的身体、张大千的画、王家卫的电影、表情包、护身符、疫苗护照等。

伦敦策展咨询公司 Electric Artefacts 的创始人 Aleksandra Artamonovskaja 表示,她曾买卖过很多NFT头像。“我通过在互联网上交易 jpg 图片来支付房租,我就是这么跟父母说的。”

万物皆可NFT,市场鱼龙混杂,热潮之下,NFT到底是什么?

从字面理解, NFT(Non-Fungible Token)是一种非同质化通证,属于区块链技术的一种应用,这意味着当一件作品被铸成NFT之后,就成为了区块链上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

它使数字资产变得稀缺,稀缺性让数字资产变得有价值。这便是NFT的“魔力”所在。

“没有最火,只有更火”,名人效应加速了NFT的出圈。Zion Lateef Williamson、村上隆、Snoop Dogg、Eminem、马斯克、Edward Joseph Snowden、Paris Hilton、余文乐、姚明、库里等各界人士纷纷跑步入场。 

如何出圈?以BAYC为例

“连NBA顶级球星库里的推特头像都变成一只猴子,这让人们对NFT有了兴趣。”NFT收藏家梁迪(化名)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表示。

库里的猿猴头像来自BAYC(Bored Ape Yacht Club,由1万件猿猴NFT组成)中的一个,他为此花了18万美金,这个消息一度登上热搜。

BAYC无疑是今年NFT市场的一匹黑马,6月份,BAYC累计销售额为3971 万美元,累计销售量为2810个,超过了明星项目NBA Top Shot、CryptoPunks和Meetbits。

与很多头像俱乐部一样,猿猴的特征被输入到一个算法程序中,该程序随机生成数千张具有不同身体、头部、帽子和衣服组合的图像,就像数字装扮娃娃。某些特征——彩虹皮草、激光眼睛、长袍——很少出现,所以比较稀有,这些猿猴因此更受欢迎,也更有价值。

图片来源:Bored Ape Yacht Club 官网

BAYC在4月23日开始发售。起初并没有受到许多关注,直到5月,知名收藏家Pranksy关注到了这个项目,并宣布购买了 250 多只猿猴。从他发布推特的那一刻起,BAYC的销量、用户、交易数激增。

BAYC的首批 NFT 带来了超过 200 万美元的收入。这一系列藏品之后的换手交易额接近一亿美元。对于两位创始人而言,发布新的 NFT 与印钞没什么两样。

名人们开始纷纷加入买猴队伍,除了NBA球员库里,NBA主席Daryl Morey、DJ二人组 Bassjackers以及陈柏霖、吴建豪、余文乐在内的多位中国明星。

电子烟品牌喜雾也在队伍之中。

在推特上,一夜之间冒出了许多猿猴头像:戴着太阳镜或兔耳朵的猿猴、穿豹纹或彩虹皮草的猿猴、抽雪茄的猿猴或从眼睛射出激光束的猿猴。其中有的猿猴带着厌烦的表情或做着露齿的鬼脸。

据了解,喜雾一共买了14件猿猴NFT,最低购入价为0.25ETH(以太币,以太坊的一种数字代币),转手收益率一度高达百倍。

喜雾CEO Thomas Yao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表示,NFT并不是一种短暂的时髦,而是代表了一种新技术,能够通过时间慢慢演变下去。

“NFT可以让内容创造者更好地控制它的内容和作品,并从中通过运营的手段获利。”

对于大多数输出文化的品牌,无论是 Supreme 街头服饰、漫威超级英雄,还是流行音乐,都是不允许知识产权自由流通的; 排他性就是其商业模式。相比之下,BAYC的创始人将其开放性视为一种资产。

在BAYC之前的NFT很少会有“运营”的概念,而它第一次把运营放到很重要的位置,项目发布时就有很清楚的路线图,持续给所有者创造价值。

猿猴的所有者发行的周边商品,包括鞋子、贴纸、T恤等,有些周边短袖甚至达到3000美元一件。所有者可以从中赚钱。通过版权的转移,BAYC演变成了一个潮牌,这就是它的与众不同之处。

喜雾也意外发现,粉丝和用户非常喜欢这些猴子,所以最终决定把买来的猴子做成限量产品跟用户分享。

除了名人效应,BAYC的高速发展同时离不开社区的作用。自今年4月份发行以来,BAYC在短时间内迅速发展成一个庞大社区。对于持有BAYC的玩家来说,这不仅是收藏品,更是一个俱乐部。

一个BAYC的用户Ong评论:“The Bored Ape Yacht Club就像是大学时期的俱乐部,每个人会相互联系,大家会把社交网络的头像设置为猿猴,并且会互相关注,刮起了Ape follow Ape的潮流。”

这便是猿猴NFT的身份属性,它更像是社交时的身份卡,玩家会用此类NFT作为NFT的社交头像,有助于持有人获得额外的社交资本,与同样是BAYC的成员产生共鸣。

“NFT有很多赛道,猴子属于头像赛道。这个赛道很热门,因为头像是最容易传播的,大家都想抢占未来在元宇宙的身份。”梁迪说。

未来船票还是下一个泡沫?

NFT能提供类似“产权证书”的确权机制,有助于保障数字艺术家的权益,这些实实在在的好处确实打动了主流艺术圈。

但是,一件艺术品为何做成NFT后就能身价暴增?与所有新生事物的发展一样,外界对其仍然充满争议,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NFT。 NFT是通往元宇宙的船票还是下一个泡沫?是智商税还是暴富机会?

越来越多NFT作品接连被拍出“天文数字”,一些人认为,市场进入了一个“非理性”的繁荣时代,充斥着“炒作”“泡沫”和“投机”的味道。

Coinbase的创始人Fred Ehrsam早前表示:“90%被制作出来的NFT,可能在未来的3到5年里失去价值,几乎一文不值。”甚至连Beeple本人,也在接受CNN《First Move》时表示NFT以693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是 “疯狂”的,“绝对”是一个泡沫。

另一些人则不这么看,在他们眼中,NFT解决了传统互联网中知识产权难以保护的问题,是通向未来的钥匙,是未来元宇宙等应用场景中基础设施级的技术。

英伟达CEO黄仁勋也指出,我们正处于区块链和NFT支持的元宇宙的“风口浪尖”,人们将利用NFT去拥有元宇宙中的一切数字艺术,这些(数字艺术)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是完全数字化的。

尽管面临种种质疑,但NFT艺术市场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增长。Dune Analytics数据显示,OpenSea 8月份以太坊的交易额达到34亿美元,是7月份的10多倍。

NFT自带财富效应,这是众多玩家涌入市场的关键动力之一。

加密艺术家王子健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表示,他涉足NFT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赚钱。

王子健从2017年开始深度参与NFT,目前已经从NFT玩家转变为NFT创作者,他坦言自己只在NFT赚到一点点钱。据他了解,圈内的一些朋友只有少数赚到了钱,大多数人是亏钱状态。

“真正赚钱的可能是比较早入场的那些人,后面入场的就是接盘,如果再找不到别人接盘的话,那就是亏了。”

言外之意,与大多数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样,只要有人接盘,这个游戏就可以玩下去。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在当下的NFT交易市场,头部艺术品和艺术家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成交额,更多的NFT作品则是低价售卖且无人问津。

“在海外NFT市场,已经有很多艺术家入场了,因为大家都觉得可以赚钱,容易赚钱,甚至已经产生内卷了。”王子健说。

按一位业内人士的话来讲,“NFT把牛鬼蛇神都炸了出来”。

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认为,NFT真正问题在于代币数量可以是无限的,而创建这些无限数量的代币成本几乎为零,但现实世界中艺术家创作作品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这才会导致艺术品的稀缺性。假如艺术家为了获利而蜂拥进入这一领域,那么市场就会被这种狂热所淹没,供应将压倒需求,价格最终将崩溃。

投机便是NFT热潮中最显著的乱象。目前小红书、微博、抖音等社交网络中也出现了大量NFT的相关介绍信息。

业内专家表示,全球NFT交易所的管理还比较混乱,原生资产无法确权,NFT价格边界无法确定。交易手续费跨度也极大,从2%到20%都有,尚未建立起统一的行业标准。

关于NFT的炒作,跨界艺术家、数字策展人岳路平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表示,除了赚钱,还有洗钱,因为加密货币可以穿透现有的一些金融外汇管制。

“NFT仍然是一个币圈现象,跟股市一样,NFT市场也分散户和庄家,且比股市要更复杂,因为缺乏相关的监管。”

据了解,每当 Twitter 帐户 @cryptopunksbot 报告另一笔高价值的 CryptoPunks 销售时,通常会在评论中找到至少一项洗钱指控。鉴于所涉及的巨额款项以及美术市场与金融犯罪的现有联系,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初步评估。事实上,美国和欧洲最近对使用艺术品洗钱的监管打击似乎加强了NFT 作为清理脏钱工具的吸引力。

“始终不要孤立地看NFT,一定要把NFT、比特币以及整个币圈看成一体,它们非常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没有孤立的现象。比特币一下挫,NFT毫无疑问也要跟着下挫。”岳路平说。

换言之,NFT市场同样具有周期性,会同币圈一样经历牛熊。伴随着市场进入修正期,NFT资产价值正被重新审视,不少头部项目的售价也出现了明显的跳水。

前生今世

NFT的历史并不长。

2017 年,正值以太坊生态开始发力之时, 原本两个不在加密货币圈子的开发者机缘巧合之下带着一万个自带“朋克”气质的像素头像来到了这个生态当中,并由此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个NFT项目——CryptoPunks。它开创性地将图像作为加密资产带入到了加密货币领域里。

图片来源:CryptoPunks官网

当年,BTC在短短的2个月内从5000美金上涨到20000 万美金,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加密牛市中,一款游戏加密猫CryptoKitties迅速走红,一只加密猫曾被炒到10万美元。随着加密猫的火爆,NFT的概念迅速走进大众视野。

正是在这一年,加密猫的创始人兼 CTO Dieter Shirley正式提出了NFT 的概念:数字资产不再只是指加密货币,而是由同质化的加密货币与非同质化的NFT为代表的加密资产组合而成。

在 2017 年底的 CryptoKitties 热潮之后,NFT 市场在 2018 年和 2019 年陷入停滞。NonFungible 的年度报告将2019 年定为 NFT 生态系统的“稳定年”,因为它在 IC0 狂热之后进入了“整合和稳定阶段”。

2020年,疫情来袭,币圈迎来一轮牛市,FLOW公链上线、NFT 与 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去中心化金融)的结合实现了 Gamefi — NFT等来了它的春天。

进入2021年,NFT开始爆炸式增长,每周交易量超过200万美元,热度甚至超过DeFi。Google Trends显示,关键词“NFT "和 “Non-Fungible Token”全球的搜索量在2021年剧增。

NFT在中国的流行,也是以艺术为起点,目前主要集中于文娱产业和科技企业。

与多数海外NFT交易平台选择的公链不同,为了规避风险,腾讯和阿里巴巴在进军NFT领域时,分别基于的是自家公司打造的至信链、蚂蚁链的联盟链。这些公司推出的NFT均无法进行二次交易。

据了解,国内的NFT市场整体而言,发展程度远远不及海外。而目前国内大部分的NFT平台,有投资人认为仍然是披着NFT外衣,做着互联网的生意,并没有新的范式和创新。

造成国内外差距的重要因素之一是监管,这始终是悬于NFT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我国明确严禁虚拟货币炒作。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通知就“明确虚拟货币和相关业务活动本质属性”、“建立健全应对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工作机制”、“加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监测预警”等方面做出相关强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