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董明珠不认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董明珠不认错

一代人终将老去,董明珠永远年轻。

文|最话FunTalk

2016年,因为投资银隆的事情,董明珠和人在股东大会上硬刚,她告诉小股东们,投资银隆是个再造千亿企业的机会,可是小股东们却不买账,偏说这家企业明明只值五六十亿,怎么能按130个亿的估值来买。

最后,董明珠急了,脱口而出: “3年之后(银隆)还做不起来,我把他(指魏银仓)毙了!”

五年过去了,魏银仓还活着,但在某种层面上,他已经“死了”,在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告中,他“下落不明”,在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名单上也有他的大名。用一个时髦的词来形容,这叫“社会性死亡”。

很遗憾,银隆也还没有成为千亿企业。8月31日,格力电器通过司法拍卖以约18.28亿元的价格竞得银隆新能源30.47%股权(约3.36亿股)。按照这个价格,银隆总价值为60亿元,与当初的130个亿,已经腰斩。

这些年,总有人说董明珠错了,纵横商场这么多年,董明珠战过国美,斗过奥克斯,没想到“终年打雁,却被雁啄了眼”,让一个汽修行老板给骗了。

关于这个问题,一年多以前,芳姐还在老东家时,和董明珠有过一次深聊,她当时说,在进行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没有预计到的问题,但不等于是错。投资银隆错了吗?按照国家战略方向发展新能源错了吗?不错!

对了,董明珠还说,在格力的这些年,她从来没做过错事,“就是这样一个完美自己的过程”。

01

五年后,时间给出的唯一答案是——格力终于控股了银隆。

当年,不甘错过千亿机遇的董明珠,个人出资10亿元,之后又质押了价值16亿的格力股权,累计出资26亿,拿下了银隆的17.46%股权。为了证明自己的眼光,董明珠还拉上了王健林、刘强东等人入局。

同时,董明珠还将自己持有的银隆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了格力电器行使,加上拍卖获得的30.47%股权,银隆自此成为格力电器的控股子公司。

而银隆被拍卖的命运,决定于2021年1月30日,当时珠海市中院发布公告,称魏银仓没有履行十几个亿的还款义务,所以要拍卖他间接持有的银隆股份。

此前,为了执行还款,魏银仓其妻的存折,银行卡公积金卡,甚至医保卡都被冻结,但一共只有几十万,后来魏妻还以生活费不够的名义申请复议,请求解冻和返还一些钱,但除了医保卡,大部分给驳回了,理由是一一魏银仓夫妇在国内还有多套房产。

于是,银隆的股份被摆上了拍卖台,作为定价依据,法院对银隆进行了资产评估,核定为90亿元,比当年董明珠的投资估值相去甚多。但6月份的银隆第一次“卖身”还是失败了。

银隆真的就“穷在闹市无人问”了?根据格力的披露,截至2021年7月31日,银隆资产总额281.49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54.20亿元;另外,2021年1-7月,银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8亿元,总之是以亿为计量单位的大买卖。

令人费解的是,7月,它身上多一宗终本案件,所谓终本案件指被执行人无可执行的财产,而这个案件的标的额是多少呢?区区273万元。

02

董明珠为什么非得拿下银隆不可?

答案看起来呼之欲出,新能源造富运动如火如荼, 蔚来660亿美元,小鹏汽车2600亿港元,理想汽车2400亿港元,确实都是几千亿的买卖。

但不能光看到吃肉的贼,而选择性忽视那些挨打的贼。闯进这个大风口的可不止李斌、何小鹏和李想,还有许家印和姚振华们。过去几年里,倒下的新能源车企超过了150家。

董明珠要许给格力一个明天,在白电市场趋于饱和的背景下,可以理解,并且当初她也没有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非要在高投入、高风险的造车上孤注一掷。

格力已经进军生活电器行业多年,前些年也出过盲测口感超过日本货的电饭煲爆款。2015年,格力又进军了智能装备行业,其工业机器人获得了多项专利,包括对弈方面的,下一步可能会打败李世石。

但格力毕竟不是科研机构,也不是国际参赛代表团,它是一家需要定期向股东披露财务报表的上市公司。

格力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生活电器销售收入22亿元,同比2020年上半年下滑0.38%。智能装备实现销售收入1.98亿元,同比下滑5.44%。

其实2020年上半年的情况也并不好,那6个月,格力生活电器实现营收22.19亿元,同比下滑13.36%;智能装备实现营收2.09亿元,同比下滑49.60%。

此外,格力还曾造过手机和芯片,只是已经好久没有格力手机的消息了。前几天有投资人关心了芯片业务的进展。格力公司回复了很长一段,总结起来三个词:在做,已产,自销。

前两年,格力的老董事长朱江洪表达过对格力多元化的看法,他说,如果他继续执掌格力,应该不会让格力造手机、造汽车。因为当年空调行业老大春兰就是败于多元化,才成就今天格力空调崛起的机会。

当然,朱江洪也说过,新能源车是发展方向,但是怎么搞、能否搞成,是另外一回事,要看后面人的本事。

检验真本事的时候到了。一些银隆的消息看起来不坏,1-7月,全国新能源客车累计销售2.11万辆,而银隆卖了1399辆,市场份额为7.22%,位居行业第四。7月份,又进了前三。

但是,客车从来不是新能源车市场的主流。1-7月,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是——147.8万辆。

显然,银隆也想涉猎轿车市场,两年前就推出了MPV车艾菲,售价不菲,补贴前43万元,至于销量,从来没有披露过。

03

这一次,格力没有为入主银隆召开股东大会了,决议是以董事会文件的方式公告出来的。只是作为格力的大股东,高瓴对这件事的掌握程度不可知,毕竟高瓴都没有进入格力的董事会。

今年4月份的时候,董明珠确认了这一点,但她说,这不是约定,也不是安排,而是实战当中,这种方式最好。“原来他们也要派董事,(后来)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派董事”。

至少到今天为止,很难说高瓴对格力的投资是成功的。

2019年末,高瓴领投,入主格力,成本价46.17元/股。2020年1月,格力电器的股价曾攀升到70元,但9月7日,格力电器的收盘价仅为41.75元,即便考虑到格力一向分红比较大方,高瓴的这笔投资仍然无甚收益。

当然董明珠也说过,高瓴资本从九几年开始就持有格力电器的股份,“到目前为止,高瓴作为投资者,在格力电器的投资上是受益的,它把格力作为长线投资,而不是短期的倒买倒卖”。 

当下,可能确实不需要马上给高瓴的长期主义价值观打分。2019年末,联合投资格力的不仅有高瓴,还有18位格力的管理层,他们的出资份额高达24亿元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董明珠曾对高管们说过,你们砸锅卖铁把家里的钱全部拿出来,不够的,我来兜底我来借。

初衷当然是好的,他们每个人都成为了格力的命运共同体,但谁能想到命运的罗盘会转个方向呢?很长一段时间了,格力的股价缠绵在低位。

对于一个组织来说,最大的考验往往不是没挣到钱,而是见过的钱又没了。

今年年初,格力元老级高管黄辉离职,再早些时候,被外界视作格力接班人的望靖东也挂冠而去。

好在,留给董明珠的时间还有很多,这位67岁的企业家觉得,自己的心态只有25岁。

这让我又想了那次交谈,是在一个大会上,董明珠感慨,每年在这里看到的老朋友越来越少,新朋友越来越多了。

一代人终将老去,而董明珠永远年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董明珠

  • 董明珠不会“受制于人”
  • 格力内斗升级:经销商阵前倒戈,董明珠釜底抽薪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董明珠不认错

一代人终将老去,董明珠永远年轻。

文|最话FunTalk

2016年,因为投资银隆的事情,董明珠和人在股东大会上硬刚,她告诉小股东们,投资银隆是个再造千亿企业的机会,可是小股东们却不买账,偏说这家企业明明只值五六十亿,怎么能按130个亿的估值来买。

最后,董明珠急了,脱口而出: “3年之后(银隆)还做不起来,我把他(指魏银仓)毙了!”

五年过去了,魏银仓还活着,但在某种层面上,他已经“死了”,在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告中,他“下落不明”,在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名单上也有他的大名。用一个时髦的词来形容,这叫“社会性死亡”。

很遗憾,银隆也还没有成为千亿企业。8月31日,格力电器通过司法拍卖以约18.28亿元的价格竞得银隆新能源30.47%股权(约3.36亿股)。按照这个价格,银隆总价值为60亿元,与当初的130个亿,已经腰斩。

这些年,总有人说董明珠错了,纵横商场这么多年,董明珠战过国美,斗过奥克斯,没想到“终年打雁,却被雁啄了眼”,让一个汽修行老板给骗了。

关于这个问题,一年多以前,芳姐还在老东家时,和董明珠有过一次深聊,她当时说,在进行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没有预计到的问题,但不等于是错。投资银隆错了吗?按照国家战略方向发展新能源错了吗?不错!

对了,董明珠还说,在格力的这些年,她从来没做过错事,“就是这样一个完美自己的过程”。

01

五年后,时间给出的唯一答案是——格力终于控股了银隆。

当年,不甘错过千亿机遇的董明珠,个人出资10亿元,之后又质押了价值16亿的格力股权,累计出资26亿,拿下了银隆的17.46%股权。为了证明自己的眼光,董明珠还拉上了王健林、刘强东等人入局。

同时,董明珠还将自己持有的银隆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了格力电器行使,加上拍卖获得的30.47%股权,银隆自此成为格力电器的控股子公司。

而银隆被拍卖的命运,决定于2021年1月30日,当时珠海市中院发布公告,称魏银仓没有履行十几个亿的还款义务,所以要拍卖他间接持有的银隆股份。

此前,为了执行还款,魏银仓其妻的存折,银行卡公积金卡,甚至医保卡都被冻结,但一共只有几十万,后来魏妻还以生活费不够的名义申请复议,请求解冻和返还一些钱,但除了医保卡,大部分给驳回了,理由是一一魏银仓夫妇在国内还有多套房产。

于是,银隆的股份被摆上了拍卖台,作为定价依据,法院对银隆进行了资产评估,核定为90亿元,比当年董明珠的投资估值相去甚多。但6月份的银隆第一次“卖身”还是失败了。

银隆真的就“穷在闹市无人问”了?根据格力的披露,截至2021年7月31日,银隆资产总额281.49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54.20亿元;另外,2021年1-7月,银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8亿元,总之是以亿为计量单位的大买卖。

令人费解的是,7月,它身上多一宗终本案件,所谓终本案件指被执行人无可执行的财产,而这个案件的标的额是多少呢?区区273万元。

02

董明珠为什么非得拿下银隆不可?

答案看起来呼之欲出,新能源造富运动如火如荼, 蔚来660亿美元,小鹏汽车2600亿港元,理想汽车2400亿港元,确实都是几千亿的买卖。

但不能光看到吃肉的贼,而选择性忽视那些挨打的贼。闯进这个大风口的可不止李斌、何小鹏和李想,还有许家印和姚振华们。过去几年里,倒下的新能源车企超过了150家。

董明珠要许给格力一个明天,在白电市场趋于饱和的背景下,可以理解,并且当初她也没有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非要在高投入、高风险的造车上孤注一掷。

格力已经进军生活电器行业多年,前些年也出过盲测口感超过日本货的电饭煲爆款。2015年,格力又进军了智能装备行业,其工业机器人获得了多项专利,包括对弈方面的,下一步可能会打败李世石。

但格力毕竟不是科研机构,也不是国际参赛代表团,它是一家需要定期向股东披露财务报表的上市公司。

格力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生活电器销售收入22亿元,同比2020年上半年下滑0.38%。智能装备实现销售收入1.98亿元,同比下滑5.44%。

其实2020年上半年的情况也并不好,那6个月,格力生活电器实现营收22.19亿元,同比下滑13.36%;智能装备实现营收2.09亿元,同比下滑49.60%。

此外,格力还曾造过手机和芯片,只是已经好久没有格力手机的消息了。前几天有投资人关心了芯片业务的进展。格力公司回复了很长一段,总结起来三个词:在做,已产,自销。

前两年,格力的老董事长朱江洪表达过对格力多元化的看法,他说,如果他继续执掌格力,应该不会让格力造手机、造汽车。因为当年空调行业老大春兰就是败于多元化,才成就今天格力空调崛起的机会。

当然,朱江洪也说过,新能源车是发展方向,但是怎么搞、能否搞成,是另外一回事,要看后面人的本事。

检验真本事的时候到了。一些银隆的消息看起来不坏,1-7月,全国新能源客车累计销售2.11万辆,而银隆卖了1399辆,市场份额为7.22%,位居行业第四。7月份,又进了前三。

但是,客车从来不是新能源车市场的主流。1-7月,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是——147.8万辆。

显然,银隆也想涉猎轿车市场,两年前就推出了MPV车艾菲,售价不菲,补贴前43万元,至于销量,从来没有披露过。

03

这一次,格力没有为入主银隆召开股东大会了,决议是以董事会文件的方式公告出来的。只是作为格力的大股东,高瓴对这件事的掌握程度不可知,毕竟高瓴都没有进入格力的董事会。

今年4月份的时候,董明珠确认了这一点,但她说,这不是约定,也不是安排,而是实战当中,这种方式最好。“原来他们也要派董事,(后来)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派董事”。

至少到今天为止,很难说高瓴对格力的投资是成功的。

2019年末,高瓴领投,入主格力,成本价46.17元/股。2020年1月,格力电器的股价曾攀升到70元,但9月7日,格力电器的收盘价仅为41.75元,即便考虑到格力一向分红比较大方,高瓴的这笔投资仍然无甚收益。

当然董明珠也说过,高瓴资本从九几年开始就持有格力电器的股份,“到目前为止,高瓴作为投资者,在格力电器的投资上是受益的,它把格力作为长线投资,而不是短期的倒买倒卖”。 

当下,可能确实不需要马上给高瓴的长期主义价值观打分。2019年末,联合投资格力的不仅有高瓴,还有18位格力的管理层,他们的出资份额高达24亿元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董明珠曾对高管们说过,你们砸锅卖铁把家里的钱全部拿出来,不够的,我来兜底我来借。

初衷当然是好的,他们每个人都成为了格力的命运共同体,但谁能想到命运的罗盘会转个方向呢?很长一段时间了,格力的股价缠绵在低位。

对于一个组织来说,最大的考验往往不是没挣到钱,而是见过的钱又没了。

今年年初,格力元老级高管黄辉离职,再早些时候,被外界视作格力接班人的望靖东也挂冠而去。

好在,留给董明珠的时间还有很多,这位67岁的企业家觉得,自己的心态只有25岁。

这让我又想了那次交谈,是在一个大会上,董明珠感慨,每年在这里看到的老朋友越来越少,新朋友越来越多了。

一代人终将老去,而董明珠永远年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