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贵州醇的万吨并购大计,遇上茅台镇的整合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贵州醇的万吨并购大计,遇上茅台镇的整合潮

酱酒圈有名有姓的酒厂,超过万吨产能的凤毛麟角,贵州醇的座上宾会是哪一个呢?

文|酒讯 朱莉 

从8月4日的5000吨产能标的,到9月2日的万吨产能门槛,短短一个月,贵州醇启动的“并购模式”胃口大涨。这单被朱伟定在中秋前落地的收购单,还差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收购对象,无论是谁,都已掀起一阵舆论浪潮。

整个赤水河流域酱酒产能约50万吨,一个茅台年分去了5万吨,习酒2万吨,郎酒1.8万吨……酱酒圈有名有姓的酒厂,超过万吨产能的凤毛麟角,贵州醇的座上宾会是哪一个呢?

01 万吨并购呼之欲出

9月7日,贵州醇董事长、总经理朱伟在其今日头条个人号上表示:“贵州醇宣布(收购)10000吨酱酒企业,有人质疑说全国总共也没几家。其实是有的,只不过他们属于白酒行业的幕后英雄。”

剧情接上9月2日,还是“老地方”,朱伟在今日头条个人号上更新了收购酱酒的标准——“5000吨酱酒企业我们不收购了,我们收购标准提高到10000吨。”并表示收购事宜将于中秋节前完成。

质疑如同朱伟预料那般迎面而来。事实摆在台面上,超过万吨产能的酱酒企业并不多。规模最为相近的国台酒业目前年产能约8000多吨,在建扩产项目6500吨;贵州醇本身也计划在2021年上半年将实现年产1.25万吨基酒的产能,其中,酱香酒产能占比达到80%。

换句话说,贵州醇要找的是生产实力与国台酒业、贵州醇相当的收购标的。如果从现有的知名酒企中去寻找答案,未免有难度。朱伟抓住好奇猫猫们的尾巴,指出了一条明路——“幕后英雄”。

根据早前朱伟公布的收购标准:产能低于5000吨的不并购、只考虑优质产区、酱香白酒生产企业。结合其“幕后英雄”的说法,众人将目标锁定到四川或者贵州的大型基酒企业。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万吨产能并购成行,贵州醇在原有1.25万吨产能基础上将提升至2.25万吨。按照此前规划,贵州醇将在2025年底实现酱酒产能4万吨,销售额100亿。换言之,以“万吨”为并购门槛,贵州醇的大口还要再张2次。酒讯收购相关问题致函朱伟。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复。

02 茅台镇的动荡巧合

巧合的是,在贵州醇并购答案还未揭晓之际,茅台镇上的“小散弱”酒企整顿风波来了。

8月26日,仁怀市召开“领导干部包保白酒产业综合治理暨环境突出问题整改工作动员大会”。据悉,该项整改行动主要针对当前仁怀白酒产业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和“小散弱”的现象,通过“以打开路”、“以排定产”、“减总量、控增量、保质量”的方式,实现仁怀白酒产业的兼并重组、整合关停、改造升级和转型发展。

随后,有经销商在朋友圈在近日发布了“茅台镇拆除和关闭500家酿酒作坊”的消息,并附上涉及整改的企业名单。包含位于茅台镇的椿树村、岩滩村、上坪村、青草坝等区域的众多酒企。

对茅台镇的“小散弱”酒企的整顿早就有了苗头。先是贵州省委相关领导提出要加强小酒厂、小作坊的规范管理;随后是仁怀市提出采取“关停并转”的措施,着力解决仁怀白酒企业“小散乱弱”的现象;再是遵义市市委强调将积极推动整合关停一批“低小散弱”酒企。

业内人士分析称,酱酒整改势必加速仁怀白酒产业(主要是酱酒产业)兼并重组整合浪潮到来。贵州醇恰好赶了个热集。

权图酱酒工作室总经理权图分析表示,未来酱酒企业的产能规模主要分为三档,一档是5000吨,这是未来主流酱酒产业的产能标准,达不到这一标准的酱酒企业则难以生存;二档是2万吨,如果没有2万吨以上的酱酒生产和储备能力,酱酒企业就没有参与主流酱酒竞争的资格;三档是5万吨,如果没有5万吨的年产能,酱酒企业将失去冲击一线阵营的机会。

按照这个逻辑来看,贵州醇5000吨酱酒产能的收购门槛巧合地撞上了生死线上的“非主流”小型酒企。而1万吨的收购门槛,则是避开了有能力参与竞争的主流酱酒企业。5000吨-1万吨产能,是一个相当讨巧的门槛。

03 并购之路刚刚开始

2020年2月14日,朱伟曾放话要“十年创造2000亿市值酒企”,贵州醇的销售规划分别在三年、五年以及十年三个节点,依次实现40亿、80亿和300亿的销售目标。

根据贵州醇公开的数据显示,2020年,贵州醇销售额增长206%,扭转八年亏损,实现利税过亿。当并未公开具体的销售数据。但仅凭2万吨的产能要完成2000亿元的市值目标,显然有些难度。

作为参照,正在上市的郎酒,曾有业内人士以35倍的平均PE计算得出估值超过800亿元。据了解,该公司目前拥有优质酱酒年产能4万吨。正是贵州醇所对标的产能规模。

此前白酒营销专家晋育锋对酒讯分析表示,“2000亿市值”以白酒行业理性的20-25倍PE计算,净利润要在80-100亿元之间。单一品牌很难实现那么大规模,因此必须并购。

“2021年,两家(白酒)企业合计酿酒产能会接近两万吨,已经不小,但和我们庞大的发展计划相比,显然还不够,还需要尽快扩大。”朱伟指出,因为定位于“真年份”、“零添加、零勾兑、陈年粮食酒”,所以,持续扩大酿酒产能是长期良性发展的必然内在要求。

朱伟曾对外称,去年12月差点收购了一家4万吨产能的白酒上市公司。并晒出了一张“股权受让规划”。不过“差点”到底是差多少无从知晓,起码是在还未触及到上市公司披露义务之前就戛然而止了。

这张“差点”成行的收购单,为的是想证明贵州醇或有意愿、或有资金实力对大型酒企进行收并购。但正如众人所质疑的那般——现在不是贵州醇想收购谁的问题,而是谁愿意被贵州醇收购的问题。

对于贵州醇而言,在走向2000亿市值之前,要参与的产能争夺战会越来越激烈。万吨收购大计呼之欲出,最后揭晓答案时,会否撩动更多优质的标的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