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高煤价致电厂亏损严重,多地开始上调电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高煤价致电厂亏损严重,多地开始上调电价

这有望推动电价机制改革提速,还原电力商品属性。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席菁华

燃煤价格攀升,电力供需紧张,煤电企业经营承压,部分地区交易电价开启上浮通道

9月7日,广西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广西峰谷分时电价机制方案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显示,在平段电价基础上上、下浮50%形成高峰电价和低谷电价,并将高峰电价上浮20%形成尖峰电价。

8月31日,广东省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我省峰谷分时电价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10月执行分时电价政策,峰平谷比价从1.65︰1︰0.5调整为1.7︰1︰0.38。尖峰电价在峰谷分时电价的峰段电价基础上上浮25%。

贵州省发改委此前也下发通知,自10月起,在销售侧试行为期两年的峰谷分时电价峰段电价在平段电价为基础上浮50%。

此前,贵州省是全国不实行分时峰谷电价政策的两大省份之一,另一个省份为西藏自治区

安徽省也出台了季节性尖峰电价和需求响应补偿电价政策征求意见,将对执行峰谷分时电价的工商业电力用户试行尖峰电价政策,用电价格在当日高峰时段电价基础上每度上浮0.072元。

宁夏将于10月1日起执行分时电价机制优化方案,根据需要适时调整分时电价时段划分、浮动比例及执行范围。

此外,陕西、山东、甘肃等地表示陆续研究制定分时电价机制,将适时推行尖峰电价。

峰谷分时电价机制基于价格的有效需求响应方式之一,将一天划分为高峰、平段、低谷,进行分时段计价,每个时段的电价不一样,高峰和低谷电价往往相差3-4倍,从而引导电力用户削峰填谷、保障电力系统安全运行。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对界面新闻表示,执行峰谷分时电价,是各地在贯彻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两部委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完善分时电价机制的通知》政策文件,着眼于整个电力系统未来发展和市场化改革,从供需两侧,推动电力市场化改革进程,使得价格信号能够更好地反应用电需求。

7月2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分时电价机制的通知》,要求科学划分峰谷时段,合理确定峰谷电价价差,建立尖峰电价机制,充分发挥分时电价信号作用。

8月24日,南方电网出台《关于推动落实国家进一步完善分时电价机制的通知》明确,将进一步完善分时电价机制,建立尖峰电价,拉大峰谷电价差。

曾鸣告诉界面新闻,峰谷分时电价机制,也将对缓解煤电亏损,保证迎峰度冬起作用。

年以来,国内煤炭供需持续偏紧,动力煤价格淡季不淡,煤价大幅上扬并维持高位运行6月迎峰度夏以来,煤炭价格高企难跌,煤电企业产销成本严重倒挂,经营压力凸显。

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称,今年上半年原煤产量增速比同期煤电发电量增速低8.7个百分点,累计进口煤炭同比下降19.7%,二季度市场电煤价格快速攀升,居历史高位,电煤采购及保供工作难度加大。

中电联称,6月部分大型发电集团标煤单价同比上涨50.5%,煤电企业亏损面明显扩大,煤电板块整体亏损。

据界面新闻获悉,8月,大唐国际发电、北京国电电力(600795.SH)、北京京能电力等11家燃煤发电企业联名请示,希望重新签约北京地区电力直接交易10-12月年度长协合同,提出允许市场主体实行“基准价+上下浮动”中的上浮交易电价。

该请示称,今年京津唐电网燃煤电厂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燃煤电厂亏损面达到100%。此外,煤炭库存普遍偏低,发电能力受阻,企业经营状况极度困难,部分企业已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9月9日,界面新闻从一位沿海港口煤炭分析人士处获悉,采暖季将至,产地市场销售保持活跃,环渤海港口市场货源紧缺,港口存煤仍在下降。与此同时,终端电厂维持刚需采购,加上化工、建材行业的煤炭需求旺盛,优质资源出现供不应求,港口煤价继续上涨。

他对界面新闻表示,上调电价能够缓解电厂经营紧张局面,但解决问题的关键还在煤炭供应量的提升。

9月6日,中电联官网刊文称,近期坑口煤价高位小幅上涨,主要因北方地区电厂冬储煤采购已开启。8月26日-9月2日,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5500大卡综合价报910元/吨,环比前周上涨2.2%,较上年同期高约65%。

目前,已有多省份允许电力交易价格可以上浮。

7月,内蒙古工信厅、发改委发布了《关于明确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价格浮动上限并调整部分行业市场交易政策相关事宜的通知》。

该通知也表示,火电行业陷入“成本倒挂发电、全线亏损的状态”,已严重影响到了蒙西地区电力市场交易的正常开展,并对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及电力平衡带来重大风险,因此,允许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可以上浮不超过10%。

中金公司研报分析,蒙西地区率先明确电价上浮空间,将帮助火电实现盈利边际改善,此次调整也是2017年以来“降电价”和浮动电价政策推出后,首次放开电价管控。

8月,云南省电厂平均交易价同比提升9.38%;宁夏发改委发布通知,允许煤电月度交易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可上浮不超过10%。

随后,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关于开展2021年上海市电力用户(含售电公司)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工作的补充通知》,明确进一步完善“基准价+上下浮动” 电力市场价格形成机制, 取消燃煤标杆上网电价“暂不上浮”的规定。

9月1日,上海市发改委发布关于印发《进一步规范本市非电网直供电价格行为工作指引》的通知提出,非电网直供电终端用户用电价格按照基准电价+上浮幅度确定,最大上浮幅度不得超过10%。

国泰君安研报表示,当前电力供需紧张叠加高煤价的形势,有望推动电价机制改革提速,还原电力商品属性。市场化交易价格有望成为改革的抓手,允许市场电价上浮的政策有望在其他省份陆续推出。

2019年9月,中国提出自2020年1月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此前的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

基准价按各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具体电价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通过协商或竞价确定。

但当时政策规定,2020年暂不上浮,特别要确保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只降不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