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风雨40年:李东生的眺望与抉择

TCL即将迎来40岁生日。

历经40年,昔日广东惠州一个生产磁带的小厂已经成长为一家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科技集团,业务覆盖160多个国家和地区,横跨智能终端、半导体显示、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三大核心产业。

最新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TCL(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152.4亿元,同比增长89%;净利润107.2亿元,同比增长460%。

“全年整体应该过了世界五百强的门槛了。”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表示。

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

李东生与TCL的成长息息相关,他被公认为TCL的灵魂人物,掌舵者。也正是在TCL这个舞台,李东生完成了从一名普通职员到一位企业家的蜕变。

在TCL数位高管眼中,这位老板 “拔得高 ,沉得深”,既有对行业和公司前景的前瞻性,也有推倒重来的决断力—— 更有魄力,带领企业走过 40年的历程 ,历经5次变革 。

李东生1957年出生于惠州东江边,因此得名“东生”。1978年,高考恢复,上百万青年如过江之鲫般涌入刚刚打开大门的大学,李东生进入了华南理工大学的无线电专业,同时的还有陈伟荣和黄宏生,三人日后分别创办了TCL、康佳和创维,被誉为“华工三剑客”。

1982年,大学毕业的李东生放弃了体制内分配的工作而选择加入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这便是TCL的前身。从此,李东生和TCL缘定终生,掀开了中国企业发展史上波澜壮阔的一幕。

探索产权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1992年TCL初具规模,很多外企也相继进入到中国,市场环境大变,很多个体户、小企业逐渐被淘汰。

1996年,39岁的李东生接过帅印,出任TCL集团董事长,彼时的李东生已经意识到,随着国家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公司要想更进一步发展,必须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于是,TCL开始学着做预算、做品牌。

1998年,在李东生的带领下,TCL做了第一轮的变革创新,主要是学习通用电气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的管理方法。

“勇于变革才能以新换旧”,被誉为“全球第一CEO”、执掌通用电气20年的杰克·韦尔奇的这句话被李东生不断引用,似乎也是多年来他身体力行一个变革者人生的最佳注脚。

李东生后来回忆,这一轮变革创新支撑了公司的快速发展,“如果以增长率来讲,90年代是TCL历史上发展最快的”。这一阶段一直延续到2001年,以TCL成为“电视大王”“手机翘楚”作为标志。

过去40年,曾是地方国企的TCL通过几次股权改制和制度变革,激发了企业内在的发展动力,成为其走向成功的关键要素。

1996年以前,TCL还是个地方国有企业。搞活体制机制,是国企改革的难题之一。

1997年,TCL开始尝试体制改革,李东生做了一个为期5年“授权经营,增量奖股”的企业改制方案,得到了惠州市委、市政府的批准。以李东生为代表的经营团队在完成考核指标后得到的利益不能立刻兑现,要转成公司股份。

1997年至2001年五年的授权经营,TCL的销售收入增长了3倍,利润增长了2倍,品牌价值增长了4倍,实现了由地方小企业向中国消费电子领先企业的历史跨越。

2002年,党的十六大明确提出国有资本要逐步从竞争性领域退出。台下,作为党的十六大代表的李东生听到这番话后,暗暗萌生出下一步企业体制改革——集团整体上市。

2004年1月,TCL集团实现集团整体上市。

通过实施管理层持股等体制改革,产权改革的红利不断释放,同时也为李东生团队大刀阔斧地参与市场竞争扫清障碍。而这种制度上的优势,在日后企业遇到经营困难时,作用格外明显。

涅槃重生,迈出中国企业全球化的重要一步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向世界敞开了大门。

技术出身的李东生认为,技术创新是企业发展源动力,科技是无国界的,消费选择也是无国界的,不到全球化舞台锻炼,倒逼自己的能力,别说成为世界级企业,就是守住本土市场也是困难。

日本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也验证了一点:但凡大企业都是全球化企业,固守本土的都已萎缩成了专业性或者配套支持性的公司。

李东生对TCL的期望显然是到一个更大的舞台。

2004年,李东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力排众议,主导TCL先后并购了传统CRT(显像管)电视鼻祖,生产出世界第一台彩电的世界500强企业法国汤姆逊的彩电业务,以及另一家世界500强企业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

2004年4月26日,李东生与阿尔卡特集团董事长谢瑞克签署谅解备忘录,组建合资公司

这两宗并购直接把TCL推到了国际舞台。TCL也迈出了中国企业全球化的重要一步。

李东生的个人声誉在当年达到顶峰,他登上了《财富》杂志封面,被授予年度“亚洲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称号,还被美国《时代》周刊等媒体评为“2004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25名商界领袖”。

然而,就在李东生光环加身的同时,一场LCD(液晶显示器)技术发起的革命,正在悄然颠覆CRT原有的庞大市场。

2000年左右,日本、韩国厂商就已经在研发LCD技术。2004年,拥有“超薄”、“高清”等卖点的LCD电视一经推出,便迅速占领市场。传统CRT厂商遭到严重冲击,拥有CRT技术专利最多的汤姆逊瞬间失去了竞争力,重金投入该项技术的TCL也未能幸免。

同时,作为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先行者,TCL跨国并购后的整合问题也扑面而来,对欧洲法律、文化、风俗以及市场的了解,TCL都面临重大挑战。

2005年,即李东生的第四个本命年,TCL并购来的两家企业出现巨亏,公司遭遇了20多年来的首次亏损,损失高达9亿元。

2006年,TCL继续巨亏。2007年,TCL被戴上ST,昔日的明星企业成为众矢之的。《福布斯》中文版将那一年“中国上市公司最差老板”第六名直接留给了李东生。

从顶峰突然坠入谷底,陷入困境的李东生,半年时间暴瘦20多斤。那段日子,他甚至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但一个企业家的坚韧往往要在逆境中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李东生没有被击垮,而是实现了涅槃重生。

2006年,针对TCL集团的困境,李东生在内部论坛发表了《鹰之重生》反思文章,深入探讨了国际化失败的原因及如何绝地重生。

文中指出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但在40岁时,它必须做出困难却重要的决定:要么等死,要么经过一个十分痛苦的更新过程,完成蜕变。

借用鹰在40岁时脱喙、断趾、拔羽以获重生的故事,李东生号召TCL全体员工团结一心应对危机,共同推动组织流程和企业文化变革,坚定推进国际化企业战略的决心。

多年走过来,在目前整个TCL业务中,有50%销售收入都来自海外市场。

在新冠疫情经济衰退,贸易保护主义等诸多因素影响下,作为一家中国的制造业公司,海外业务反而保持了增长,TCL身上的全球化标签愈发明显。

实业报国,掌握制造端话语权

李东生选择无线电专业,是因为高中班主任曾说过“学理工科能投身实业,建设一国之基础”。后来李东生手握多家上市公司,也始终未脱离实业。

从最早的磁带起家,到电话机称王,再到做电视、手机雄踞榜首,最后从to C领域转到to B领域,押注半导体显示、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40年里,TCL一直在实业中稳扎稳打。

2000年以后,液晶显示技术兴起,日本品牌电视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下降得很厉害,而韩系企业增长得很快。在李东生看来,最重要的原因是韩企拥有上游的显示屏资源。彼时,中国的显示屏几乎都要进口,而整个产业链的利润也主要在上游。

“日韩企业正是凭借上游液晶面板技术和产业能力,才能在全球液晶电视市场上大展拳脚。”因此,李东生把第二步棋落在了液晶面板上。

2009年,TCL与国资背景的深超科技合资成立深圳市华星光电公司,新建第8.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从终端业务拓展到核心基础技术。这是深圳建市以来的单笔最大投资额工业项目。

华星光电的发展,被评价为“中国液晶面板产业的史诗性崛起”。连续10年,累计在华星光电项目上的投资额超过2400亿元。

TCL华星深圳t2研发中心

不负众望的华星光电,成为了TCL业绩最重要的增长引擎 ,被称为TCL的“利润奶牛”。从2011年投产后连续盈利10年,2020年TCL科技 60 %的营收都来自于此。而且,华星是全球显示面板行业内唯一一个从投产到现在,没有出现过年度亏损的企业。

有人说,这一次,TCL“赌”对了。

然而,李东生并不认为这是一场“豪赌”,这看似冒险的孤注一掷,除了破釜沉舟的勇气、天时地利人和的机缘,背后也有转型的考量以及托底的准备。李东生坦承,在做决定的过程中是反复论证,华星的建设方案也经历几次来回。

2020年,TCL华星在TV面板市场份额提升至全球第二。量子点技术的专利数量目前在全球排第二,仅次于三星。TCL终于在半导体显示LCD领域做到全球领先。

研究机构评论说:“通过华星光电,TCL已成为国内唯一一家打通彩电产业链的企业,从此,中国彩电企业彻底摆脱过往电视成本受制于上游厂家的局面,从产业链上游层面掌控了电视市场价格话语权。”

在半导体显示领域站稳脚跟的TCL,并没有满足于现状,企业发展的第二赛道随后被提上日程。李东生提出了面向未来5年的“全球领先战略”。

2019年,TCL得知中环集团要混改。中环的核心是中环半导体,它的主要业务是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从产业经营逻辑来讲,和华星的半导体显示很相像。同时,李东生认为在经营管理能力方面是可以输出的,于是新的产业赛道瞄准了中环半导体。

竞标中环的前一夜是攸关TCL 未来10年业务方向的夜晚,李东生通过电话会议,拍板在现有竞价基础上再加价5亿,只为一举拿下。当时公司的经营效益并不算强势,但是要实现“全球领先”,这是必须要走的路。

2020年7月15日,TCL以125亿元拿下了中环集团 100%的股权,这家拥有半个多世纪历史的“老国企”完成改制,成为TCL旗下的公司。

天津中环半导体园区

如今,半导体显示、半导体光伏和半导体材料乃至芯片产业,才是如今TCL身上最重要的标签。

为了确立了TCL的“科技”核心战略,2020年1月13日,TCL集团发布公告称,将公司的名称从“TCL集团”更改为“TCL科技”。

直到今天,和李东生为同窗的昔日彩电大佬黄宏生、陈伟荣都已退居二线,而他还坚守在制造业的前线,坚守着他的实业报国梦。

为进一步加强生态布局,9月9日,TCL宣布未来5年将投入超过200亿人民币,围绕智能终端、半导体显示、半导体光伏三大核心产业赛道,在半导体功率器件、半导体芯片设计、新材料、智能制造等前沿领域加大投资。

一生一事

从改革开放初期初试合资企业,到把握时机进行国企改制,再到“走向全球”,建立起在制造端的话语权,李东生带领下的TCL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国制造企业变革的缩影。在中国当代企业发展史的坐标系中,都有其显著位置。

1997年,李东生曾被推荐为惠州市副市长候选人,但他拒绝了。他说“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TCL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TCL的发展之路并非一番风顺,面临的挑战并不比任何一家企业少,但每每都能成功涉险过关,从诸多的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

李东生总结其背后的核心动力为“变革创新,超越自我”、“放眼世界,征战全球”和“战略牵引,坚韧不拔”。

过去40年,TCL的发展依次经历了抢占先机、敢想敢闯的十年;建立现代企业体系,实施多元战略的十年;大胆开展国际化经营,从中国走向世界的十年;开辟第二发展曲线,企业转型升级的十年。

展望下一个十年,李东生称:第一个目标是全球领先,在半导体显示、半导体光伏、智能终端这三个产业领域里面做到全球领先;另外,争取培育出2个五百强企业,即TCL科技和TCL实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