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骗商家、坑用户......谁来拯救共享充电宝?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骗商家、坑用户......谁来拯救共享充电宝?

野蛮生长的共享充电宝行业,已步入下半场。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深氪新消费 王怜花

手机没电了?“扫”一个共享充电宝吧。

在智能手机续航问题总被吐槽的当下,共享充电宝的发明,可谓直击年轻人出行、逛街时的充电痛点。

根据艾媒咨询统计,2020年,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已达到2.29亿人。这些人群中,有超过三分之二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

但看似便捷生活的一项伟大发明,其实正在慢慢成为一部分人的心头之恨。

中国网就曾报道,某些共享充电宝乱扣费现象层出不穷,“充电一小时,扣费99元”等情况屡见不鲜。

以号称用户过亿的街电为例。中国网曾援引第三方投诉平台数据表示,标记为该品牌的投诉已近2800例(目前已增至2900多例),其中多数投诉为“恶意扣费、乱收费、霸王条款”等。

骗商家、坑用户、价格涨得没道理,谁来拯救共享充电宝?

除此之外,街边共享供电宝盗取个人隐私的情况令人发指。

乌鲁木齐晚报全媒体就曾报道,据当地反诈骗中心工作人员介绍,国内已出现充电宝骗局,当你使用的共享充电宝一旦被植入木马程序,插入手机后,可能就会盗取你的个人隐私信息,包括通讯录、照片、视频等。

2020年末,公安部网安局微信公众号更是提出,上述充电宝主要来源于三个地方:一是购物场所里的可租赁移动电源,二是火车站里叫卖的满电充电宝,三是扫码免费送的充电宝。

在带来便捷的同时,共享充电宝也可能在你随手一扫之间布置了无人知晓的陷阱。一个表面新兴光鲜的行业,正为普通消费者笼罩上一层恐怖气氛。

01 卖你的隐私可能成了一种赚钱方式

针对乱扣费的问题,市面上有着各方的解释。

自动扣费的技术不稳定、网点信号异常等问题,似乎都能解释2000多位用户的遭遇。毕竟,在全国每天数以亿计的订单量而言,这几乎属于小概率事件。

但在媒体采访中,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则认为,乱扣费属于公司运营、管理问题,不排除相关企业商业道德不达标、故意作恶。

他表示,乱扣费相当于电商刷GMV数据,扣了用户费用可增加自家的流水和利润,增加交易次数,进而增加自身业绩,甚至滞留大资金形成资金池,通过资金滞留牟利。

多赚点钱,是每家共享充电宝公司心中所想。为此,整个行业不惜在这两年大幅涨价。据中商情报网统计,2016-2020年,共享充电宝复合年增长率达到156.1%。按此趋势,预计2021年其市场规模将达到138亿元。

爱企查信息显示,其中企业名/注册号、经营范围含“共享充电宝”的企业数量超270家。加上头部三电一兽及美团等巨头的挤压,大量的中小品牌挣不到钱。

骗商家、坑用户、价格涨得没道理,谁来拯救共享充电宝?

因此,更为旁门左道的赚钱方式就出现了。

此前,央视3·15晚会就曾公开揭秘,当一个正常的充电宝拆开后,如果有不法分子对其进行改造,就很有可能在内部加上芯片。当用户租借到被动过手脚的充电宝,包括手机唯一标识码、通讯录、照片甚至应用的账号密码等信息会被立刻盗取。

从用户角度来看,个人隐私一旦泄露,轻则受到广告骚扰,重则有可能踏入“套路贷”等诈骗陷阱,面临财产安全等风险。

而中国网财经记者的那篇报道中,还谈到了扫描二维码弹出中奖广告的诱导行为。

据介绍,某充电宝租借完成后,小程序均会推送诸如“砸出大红包、赠送话费、领取赠险”等广告,诱导用户填写个人隐私信息,包括姓名、手机号码、身份证、地区、地址等。

但实际上,从业内人士口中得知,这些奖品“根本不存在、不可能抽到的”。这本质上就是一个获取用户隐私的工具,然后会卖给保险、教育等中介机构,为他们提供销售线索。

这一方式下,共享充电宝品牌方会根据打开页面的人数或是填写信息的人数,拿到相应了广告费用。

02 坑用户、骗商家一线代理商的生意经

为证实上述问题,深氪新消费约聊了一位在共享充电宝行业辗转了几家公司的朋友阿盖。

其表示,关于个人隐私的交易问题,业内知名的仅有街电曾被媒体报道过,其他的都是一些规模较小的品牌。

“在这个行业里,品牌商对于商家和用户的服务本质上没有问题,他们主要向代理商销售充电宝和提供后台运维,更多行业黑幕都是一线代理商做出来的。”

首先是骗商家。

行业最具潜规则的,就是代理商为街边商户设置的虚拟后台。

在中国新闻周刊的一次调研中发现,有商家反映自己符合分成比例为50%的商务条件,但当商铺出借一笔5元的订单时,自己并没有拿到2.5元的收益,而是2元。

而客服的回应是,公司提到的分成比例会根据单量浮动,订单量越高分成比例就越多,但每笔订单都会扣点。具体为什么扣点、扣点比例等,该客服没有做更多解读。

骗商家、坑用户、价格涨得没道理,谁来拯救共享充电宝?

对于这样的现象,阿盖的解释是会有个税的代扣,但这是在月度固定日期的综合结算中才会显示。从案例看来,这应当是代理商的虚拟后台出了Bug。

据他介绍,共享充电宝品牌商都会给代理商承诺一定比例的分成,比如三七开、四六开等。但代理商再去找商户谈时,自己中间需要赚钱,所以在同样营收下,商户看到的分成数据已经被代理商做了手脚。

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商户手机上的后台,并不是品牌商提供的后台,而是代理商制作的虚拟后台。

同样10元营收,代理商分得7元。但这笔钱不能让商户看到,代理商给到的后台里,只有4.9元,也就是7元的70%。

但这个虚拟后台最容易做手脚。订单量较多的商户,他无法注意到每一个订单的数据反馈,在这种情况下,代理商就会在后台篡改数据以谋取利益。

其次是坑用户。

品牌、代理商、商家,各个环节的利益关联,都来源于用户的一笔付款。作为一线经营者,大代理商如何让用户掏更多的钱,成为了行业成长最关键的一环。

常用的套路是,让用户使用时长更久一点。

一般,代理商配发给商户的共享充电宝都会比充电仓多几个。比如一个12仓充电设备,商户会拿到15个充电宝。

一旦用户租借取走之后,代理商就会要求商户将多的充电宝放入充电仓。而当用户前来归还时,就会发现满仓充电,没有可以归还的地方。

这样一来,他就必须寻找其他归还的地方,从而拖延了租借时间。

在KTV、酒吧等人流集中的地方,共享充电宝的价格也会从普通的两三元每小时涨到10元以上,全天最高费用也会从20、49等价格,上升到99元等。

在这种场景下,甚至有代理商故意屏蔽掉充电宝SIM模块,导致喝醉酒的用户一直还不上,最终只能到第二天返还。

这样一来,代理商就能够拿到最高费用。据阿盖表示,这些操作几乎在每个品牌都会出现,这也是代理商赚到钱的不二法门。

而还有少数代理商的做法,更为不人道。

对于一些快到使用寿命的充电宝,行业一般的做法是回收。但这对于代理商而言,就意味着再次向品牌方采购充电宝,设备投入一直在持续。

为此,小部分代理商会将这些充电宝人为转移到特殊商户,促使用户租借后因为还不上而无奈地直接购买。

这些商户大多是火车站、机场等地。

于商户而言,他们并不知道,单个充电宝售卖之后,自己其实是拿不到分成的。

于用户而言,超过使用寿命的充电宝,其实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此前,福建就曾报道有共享充电宝爆炸,导致外观全部损毁、用户手指烧伤。

03 资本游戏下的模式原罪

共享充电宝行业正在经历野蛮生长的初期阶段,资本游戏还是主角。

当前,主要的几家共享充电宝品牌,几乎都将这个赛道视为了可以做出上市公司的风口。如何抓住这个风口、如何快速上市,成为公司内部最关心的事情。

以至于,一个恶心循环悄然而至。品牌为获取资本助力,则需要用户数据的爆发式增长,这背后潜藏的则是高流量点位的激烈竞争。

这个时候,KTV、酒吧、商场等强势点位开始哄抬入场费、高分成。各个品牌则将融资而来的钱砸到这些点位上,甚至有媒体报道,某共享充电宝企业与万达院线签订了协议,当时入场费月付高达百万。

此前,小电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9-2020年,公司一年的进场费由1.41亿元猛增至3.02亿元,同比暴涨114.5%;分成费用由5.74亿元增至7.1亿元,同比增加23.7%。

骗商家、坑用户、价格涨得没道理,谁来拯救共享充电宝?

高企的入场成本和分成费用,最终只能由资本和用户来埋单,于是品牌方涨价、中间环节滋生灰色利益,成为了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很少人能够理性回归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的本质上。如何满足商户的需求?如何解决用户的痛点?如何优化配置各个环节的资源?资本游戏下,这些似乎都不再重要。

对于一线代理商等中间环节滋生灰色利益,少数品牌方也曾做出过行动。比如小电科技,截止2020年末,其投放充电宝近600万个,直营与第三方渠道的占比为93.6%和6.4%。

重自营轻代理,这似乎能够有效规避中间环节的灰色影响。然而,这样的模式下,小电科技一年亏了1个亿。

目前,从小电科技的BD在微信群、朋友圈等频频转发直营转代理的相关政策海报来看,这个品牌也在加速“直营转代理”——毕竟,小电同样是一家亟待登陆资本市场的品牌。

上述业内人士阿盖给出了这个行业的良性商业模式:

第一,应该是自营为主,品牌方与终端商户直接链接,设备运维等由品牌方负责。

第二,中间环节应该是小代理商模式,比如出租车司机、小商户、社区KOL等,让他们帮助品牌方拓展市场获得相应分成,运维与售后问题都交给品牌方。

可惜的是,当下还没有一个知名品牌在往这样的模式靠拢。

据阿盖介绍,唯一与此类似的品牌,是一家深圳充电宝厂商推出的项目,名为闪葱。这个项目还是市面上第一个采用快充的品牌,极速充电比一般充电宝快3倍。

从这个层面上讲,充电更快用时更少,用户所支付的租借费用应当会更低。

分成方面,该品牌只取净利润的10%。其余九成,由商户和小型代理商自由分配,建议比例为3:7。

大致是,如果商户以批发价购买闪葱设备摆在门店,订单收益就能拿到90%。如果他能够多买几个,摆到其他门店,可以按照3:7或是其他比例,与这些门店分配9成利润。

没有大代理商存在,中间环节不掌控运维,利益操纵的动力和工具就此消失。

只是,当前该品牌尚处于初期阶段。在资本涌入、三电一兽及美团等巨头的挤压下,这个小品牌是否能够完成从0到1的成长?又能否掀起波澜推动整个行业的改变?

无论如何,野蛮生长的共享充电宝行业,已步入下半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