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4.8亿订单飞了,华自科技惹“做局”质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8亿订单飞了,华自科技惹“做局”质疑

在股价上涨期间,华自科技控股股东和部分大股东还完成了减持。

文|大摩财经

9月15日,华自科技(300490.SZ)突然宣布子公司精实机电与宁德时代约4.81亿元订单已经取消,引起资本市场一片哗然。

公告显示,精实机电与宁德时代签订《订单变更协议》,称因项目实施地变更、技术条件变化及精实机电产能档期原因,精实机电与宁德时代两项2.31亿元、2.51亿元订单终止。

本次取消订单总金额达到4.81亿,而华自科技2020年总营收不过11.62亿,以此计算,取消订单的金额占到去年营收四成还多。

8月26日披露的半年报中,华自科技还称上述订单不存在无法履约的重大风险。半个多月的时间,到手的订单突然“飞走”,是否存在“猫腻”引发外界热议。

搭上宁德时代的“顺风车”,华自科技可谓是今年的大牛股。自去年12月华自科技首次披露中标宁德时代合同以来,股价从10.7元最高涨至取消交易前的37.3元,涨幅达到249%。如果从年内低点7.41元计算,涨幅更是超过400%。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价上涨期间,华自科技控股股东和部分大股东还完成了减持。

9月16日凌晨,深交所火速向华自科技下发关注函,发出了三点“灵魂拷问”:信息披露是否及时?是否炒作公司股价并配合股东减持?是否存在内幕信息泄露及内幕交易?

9月16日华自科技一字跌停,最新市值67亿元。

搭上“宁王”东风

华自科技实控人为现年54岁的黄文宝和53岁的汪晓兵。截至8月初,华自科技控股股东为华自集团及一致行动人黄文宝和汪晓兵。其中,华自集团直接持有华自科技35.29%持股,黄文宝和汪晓兵直接持股1.27%和0.89%,二者分别持有华自集团30%和21%股份。

1989年,黄文宝从浙江大学毕业后通过“双向选择”进入了广东一家中外合资电子企业,但由于分配关系没有转过来,黄文宝在广东落不了户,在这家企业工作两年多后只好回到老家湖南,进入长沙河西电器设备厂。

在这家企业中,黄文宝结识了之后二十几年一直并肩作战的汪晓兵。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下海潮中,黄文宝和汪晓兵二人与几个好友共同创办了长沙华能电器制造公司,瞄准当时电力系统颇为先进的科技新产品集中电路和微处理器。凭借当时的水电站建设热潮,二人赚到了第一桶金。1996年,黄文宝和汪晓兵又共同成立了华能自动化控制,也就是后来的华自集团。

2009年,华自集团出资设立华科科技的前身华自科技有限公司,并在2011年完成股份制改造。此后,华自科技一直深耕水利水电自动化领域,2015年底,华自科技登陆创业板。

华自科技2017年才开始涉足锂电业务。2017年11月,华自科技通过发行股份和现金的方式,以总对价3.8亿收购了精实机电100%股权。华自科技收购精实机电时,后者账面净资产为5663万元,通过采用收益法评估,最终的评估增值率高达573%,达到3.81亿。

精实机电被收购时曾作出对赌承诺,2017-2019年扣非归母净利累计不低于9600万,但三年时间精实机电仅实现9563万扣非归母净利,2020年实现盈利2979万。

精实机电的主要客户就是宁德时代。数据显示,2017年11月、12月,精实机电来自宁德时代及其控股公司的销售收入为1087万,2018年、2019年分别为6639万和1.23亿。

早有取消预兆

此前华自科技上涨的最主要动力来自宁德时代的两份合同。

4月28日,华自科技发布公告表示,精实机电收到主要客户宁德时代及其控股子公司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中标通知,合计中标锂电池生产设备约2.3亿,占上年经审计主营业务收入的19.83%。

5月18日,华自科技再次发布公告称,精实机电收到宁德时代的中标通知,合计中标锂电池生产设备约2.51亿,占上年度经审计主营业务收入的21.58%。

当时的公告同时表示,自2020年12月7日至今年5月18日,精实机电累计收到宁德时代及其控股子公司其他中标通知书金额15.28亿。

由于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车赛道受到市场追捧,作为行业龙头宁德时代的股价水涨船高,成为宁德时代供应商的公司往往也容易受到市场追捧。

今年2月初,华自科技披露因一系列股权变动,导致控股股东华自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由53.9%下降至44.16%。由此引发股价大幅下跌,达到7.41元的五年内最低点,随后华自科技多次披露与宁德时代的合同,股价也一路上扬,到9月15日达到37.3元的历史最高,涨幅超过400%。

不过华自科技股价借着宁德时代的东风高歌猛进之余,对于交易能否执行并未打下“包票”。

华自科技在中标公告中表示,接到的中标通知是宁德时代通过发送电子邮件定点的方式发送的,公司尚未收到宁德时代正式纸质订单(即PO单),最终交易金额以PO单为准。虽然电子邮件为双方共同约定的下单方式,但存在未来不能如期收到客户正式PO单及未来因客户需求变化订单发生变更或取消的风险。

在8月26日披露的半年报中,似乎已经为这两笔订单取消埋下伏笔。半年报显示,华自科技4月和5月披露的精实机电与宁德时代的2.51亿和2.3亿合同,均未收到预付款,且累计销售收入均为0。

值得注意的是,精实机电与宁德时代的其他合同能否顺利执行,也是个疑问。

2020年,精实机电与宁德时代相关公司的合同总金额达到5.3亿,到今年6月末,上述合同累计实现销售金额达到3.17亿,收到货款1.6亿;此外,精实机电与宁德时代的今年2月确认的一笔5亿元订单,虽然收到了1.5亿元货款,但到6月末累计销售收入为0。

对于已经取消的两笔订单,华自科技给出的理由之一是精实机电的产能不足,那么目前还剩下的超过7亿的订单,精实机电的产能能吃得下吗?

大股东提前减持

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中,除了要求华自科技说明本次合同取消的问题,还要求其说明是否炒作公司股价并配合股东减持?是否存在内幕信息泄露及内幕交易?

早在华自科技暴涨时期,大股东们就开始减持。

7月2日,华自科技公告控股股东华自集团计划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315.2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3%。

三天之后,华自科技再度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广州诚信创投、董事苗洪雷、副总经理唐凯将减持。其中,广州诚信创投计划减持股份不超过49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401%。董事苗洪雷拟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1.29万股、副总经理唐凯拟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5万股。

7月27日,苗洪雷和唐凯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截至9月7日,股东诚信创投减持股份的数量已达到计划减持数量的一半。

而控股股东华自集团在减持0.92%持股后,出现“乌龙”操作,错误买入公司股份2.6万股,构成短线交易,减持计划提前结束。

9月8日,华自集团收到湖南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监管函显示,除了上述短线交易的问题外,华自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华自投资作为华自科技持股5%以上股东,在合计减持股份比例累计达到5%时,未停止买卖华自科技股票。湖南证监局据此决定对华自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去年12月以来,华自科技多次披露签订生产经营合同的公告,特别是今年公布的三笔与宁德时代的合同更是直接推高了华自科技的股价。

因此,深交所要求华自科技核实说明公开披露的合同是否达到强制性披露标准,“是否存在发布利好炒作股价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同时,深交所要求华自科技说明相关减持股东是否属于终止订单事项的内幕信息知情人,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情形,华自科技是否存在不及时披露进展信息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