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旅游规划资质退出历史舞台,影响几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旅游规划资质退出历史舞台,影响几何?

大尺度的市域、省域、国家级的旅游发展规划日益减少,而小尺度的景区规划与设计等成为主流。

文|新旅界

日前,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印发《关于不再开展旅游规划设计单位资质认定和备案工作的通知》,明确不再开展甲级、乙级旅游规划设计单位资质认定和复核工作,同时不再受理丙级旅游规划设计单位资质备案工作。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通知

这一消息对旅游业者而言并不意外。旅游规划资质的诞生源自于200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旅游局令第13号发布的《旅游规划设计单位资质认定暂行办法》,该《暂行办法》第五条明确规定:“旅游规划设计单位资质分为甲、乙、丙三级。”但早在2013年,按照国务院简政放权要求,全部甲级、乙级旅游规划设计单位资质认定相关工作就已暂停。

为什么规划资质审核被暂停?

资深旅游专家王兴斌对新旅界(LvJieMedia)指出,现在旅游业已经基本成熟,总体发展与某时某地的经济发展规划不可分割,不可能另搞一套,因而旅游总体规划与城市建设规划和地区发展规划已融为一体,不必单独做。至于景区、街区、乡村旅游的建设规划设计,可以结合城乡的修建性详规一起做,即使单独做也不一定非要有旅游资质的规划单位做,更适合由建筑设计规划机构来承担。

不谋而合,早在2018年深圳大学旅游与新业态发展研究中心刘杰武就曾撰文《旅游规划企业:请做好资质取消的准备!》刘杰武对新旅界表示,如今文旅规划资质从法理上根本没有存在必要,因为没有空间审批权,所有空间审批权限归于自然资源部。

2018年自然资源部诞生,其重要职责之一即“负责建立空间规划体系并监督实施,同时设立自然资源开发利用司、国土空间规划局、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对国土空间资源和国土空间规划统一进行管理。刘杰武指出,在空间规划归于自然资源部的背景下,空间规划“多规合一”成为趋势,这必然倒逼旅游规划的空间规划部分也统一于“多规合一”之中,最终归于“一张蓝图”之中,完全没有必要单独进行部门性规划,这种趋势已倒逼旅游规划区域空间规划的剥离,而旅游规划空间规划剥离后,无论从《旅游规划通则》还是《旅游法》的视角来看,以旅游空间规划为根基的旅游规划资质就完全是无本之木。伴随着“多规合一”深入,旅游部门失去对旅游空间及旅游资源分配与处置的话语权,计划性成一纸空谈。这也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旅游发展规划或旅游区规划变成“墙上挂挂”的重要原因所在。

而从当年设立旅游规划资质的目的来看,旅游规划资质是计划经济产物,其重要目的是用计划手段对旅游空间资源进行分配。彼时,旅游开发做的更多的是从0到1,在旅游资源主导的时代,为旅游资源开发做辅助的旅游总体规划也非常流行,因为要利用旅游总体规划在城市规划中谋得旅游资源开发所需的空间及配套,例如道路修建、旅游基础设施等。

但2013年后中国进入到经济增速“新常态”,旅游规划进入到以市场为导向的时代。旅游开发须跟着市场需求走,人们不再满足于看景区、吃饭、购物、睡觉的简单旅游方式。新业态和各类产业资本纷纷进入旅游产业后,传统的资源型景区开发以及旅游总体规划的业务已大为缩减,而新业务并未获得市场认可。“文旅融合背景下,一家传统旅游规划单位愈发难以满足文化、历史、自然、科技等多学科融合规划设计需求。”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教授李柏文认为,在旅游规划中规划的作用和地位下降,需求方、本土专家和社会公众对规划的影响越来越大。同时,旅游规划中的前期策划和后期建设、运营、营销日趋一体化,传统的规划业务已独木难支。

刘杰武还指出,传统旅游规划院(公司)普遍重业务获取,而轻技术探索,无论是在基础性研究还是产品研发上都显不足。“其结果是大家一窝蜂追政策热点:特色小镇风潮来了,就改头换面,是特色小镇的行家;农业旅游来了,就改称农业旅游的行家……旅游规划院(企业)永远在追风,如同大浪涌来的泡沫,一直在上面浮着,在整个规划设计行业中正成为边缘性存在。”

取消资质认证利好文旅高质量发展?

而从国外的旅游规划发展趋势看,大尺度的市域、省域、国家级的旅游发展规划日益减少,而小尺度的景区规划与设计等成为主流,他们并不需要旅游规划资质加以区分,也没有对旅游规划资质进行认定。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首都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厉新建指出,旅游规划人才的流动,使得部分具有高等级资质的单位与其实际的规划力量不一致,一些实力显著增长的旅游规划企业或受限于资质问题,影响业务拓展,不利于文旅行业高质量发展,因此,改革旅游规划设计单位资质认定工作是大势所趋。

正如北京巅峰智业旅游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刘锋所言,没有了旅游规划资质不代表旅游规划不重要,他相信文旅高质量发展,必然是规划先行。刘锋坦言此次政策调整,在给旅游规划企业带来新挑战的同时也带来新机遇,真正有实力、有口碑的旅游规划企业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刘杰武相信,伴随着旅游规划资质认证取消,旅游规划市场会越来越细分而专业,越来越多的旅游规划院(公司)愿意在产品上深耕,去实实在在地研究整个产业链,去研发踏踏实实的产品。“现在的旅游开发多姿多彩,农旅、工业旅游、文化旅游……这还是大类,如果更进一步,像农旅这样的小类,还包括花海旅游、茶旅、农业综合体……每一个品类都可以让一家旅游规划院(公司)生存得很好。”田园东方创始人兼CEO张诚告诉新旅界,旅游规划行业偏“散文”,工程属性不强,不要资质也罢!文旅行业需要的是产品、运营,而不是策规划。而隐居乡里创始人陈长春更直言不讳,“取消认证是好事,这样大家就用能力去比拼,规则越少越有利于竞争。”

绿维文旅旅游综合创意分院院长杨凯则对新旅界指出,取消资质认证将加速旅游咨询行业的洗牌,疫情背景下,旅游产业整个上下游本来就坚挺难熬,咨询服务都在思辨怎么转型续命,资质一取消,对于小微企业可能是机遇,而对于头部品牌企业冲击不小。

“一切旅游规划设计单位的优胜劣汰最终由市场决定,不再由旅游主管部门的审核来决定其命运,是市场经济的必然法则。”王兴斌指出,旅游规划设计单位必须适应行业发展趋势,自主选择转型、转行,发挥自身优势,开拓更广泛、多向的经营活动,或成为经济咨询型的,或成为建设建筑规划设计型的,或成为市场营销型的,或成为专业型研究单位,或成为综合性的企事业单位。

市场经济时代,金杯银杯不如客户口碑。能否脚踏实地,一门深入地扎根到细分文旅品类研发、景区运营提档等文旅高质量发展的有需求市场,将决定传统旅游规划设计单位能否继续存在于市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