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国庆档之“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国庆档之“卷”

电影市场终于走过了被流量艺人“支配”的阶段,尤其是头部影片中,已经很少见到流量艺人的身影。

文|镜像娱乐 栗子酒

编辑丨李芊雪

从假期时长来说,国庆档是唯一一个可以与春节档相媲美的档期。但对比两个档期近几年的票房来看,国庆档的票房潜力其实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

2015年,国庆档与春节档的票房几乎持平,而在之后的波动曲线中,两者的差距渐渐拉开。春节档大致呈现出每两年增长20亿票房的态势,而国庆档则伴随着影片质量浮动和疫情影响,时涨时跌。

不过,从整体趋势来说,春节档目前已经出现相对饱和的态势。2021年,春节档拿到近72亿票房更多是因为平均票价的增长。而对比出票量来看,2021年为1.6亿张,与2018、2019年1.4亿张上下的出票量并没有拉开太大差距。但是,目前国庆档出票量最多的年份也只达到1.18亿张,且根据猫眼数据,今年国庆档平均票价较去年同期增长约4.2元。这意味着今年国庆档有望拉出新的票房高潮。

或许是看到了这一态势,今年国庆档几乎集齐了所有头部玩家。博纳携《长津湖》重磅入场,中影主控《我和我的父辈》,光线手握《十年一品温如言》《五个扑水的少年》,华谊也推出战争片《铁道英雄》,万达则与央视动漫合力推出《皮皮鲁与鲁西西》,“传统五大”无一缺席。但似乎正因他们集中入场,今年国庆档也开始“卷”起来了。

题材“卷”,主旋律vs青春vs动画

若从题材上划分,今年国庆档影片集中在主旋律、青春片、动画电影三大类别。

2019年,国庆档票房出现了一次大幅度增长。当时,《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两部主旋律电影在档期内撑起近40亿票房,这样的市场爆发潜力奠定了国庆档至今的内容基调。而在主旋律的大方向下,随着《八佰》交出31亿的票房答卷,《金刚川》的票房也达到11亿的体量,围绕历史事件改编的战争题材电影也开始“卷”起来。

猫眼数据显示,今年国庆档中,战争片《长津湖》的想看人数已经超过70万,与档期内其他影片拉开断崖式的差距,大概率会成为国庆档最先点燃票房高潮的影片。

和《金刚川》一样,该片同样聚焦抗美援朝战争,但其所描绘的长津湖战役被很多人视为“一场必败的胜利”。在种种不利条件之下,战士们突破身体极限扭转战局,更容易触动日渐高涨的民族情绪。而在《长津湖》一边倒的市场优势下,同属战争片的《铁道英雄》并没有太多存在感,目前猫眼想看人数仅4万。

此外,主旋律影片《我和我的父辈》也有较高的市场期待值。该片目前已成系列化,接过“祖国”、“家乡”的交接棒之后,影片仍将透过小人物视角,呈现重大历史事件演进中的时代脉络。

相比之下,青春片高调入场多少让人感到意外。在此之前,国庆档中并不常见青春片、爱情片的身影。而今年,《十年一品温如言》入局国庆档,该片改编自同名小说,原著是很多人心头的白月光,甚至被誉为“言情小说界的扛把子”,截至目前,影片在猫眼的想看人数位列国庆档第二位,热度可见一斑。另一部青春片《五个扑水的少年》则将视角聚焦于5个男生,目前猫眼想看人数也达到10万以上。

不过,要说国庆档题材最“卷”的,还是动画电影。据镜像娱乐统计,目前已定档的影片中,动画电影占比过半,且以低幼动画为主,对准亲子市场。但就目前的热度来说,国产动画还是不及引进片《拯救甜甜圈:时空大营救》。且在国产内容中,热度更高的还是集中在“情怀IP”,《大耳朵图图》《老鹰抓小鸡》等都曾是一代人的记忆。

主创“卷”,“200亿票房影帝”将诞生

如今,电影市场终于走过了被流量艺人“支配”的阶段,尤其是头部影片中,已经很少见到流量艺人的身影。但与此同时,在市场评估中,影片票房潜力开始逐渐与实力派演员挂钩,“含腾量”、“含京量”、“含译量”……成为很多人关注的关键点,影片在演员选择上也开始呈现出“内卷”之势。

今年国庆档,同时参演两部影片的演员非常多。例如,吴京在《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两部影片中都担任主演,同样参演这两部影片的还有欧豪、黄轩、耿乐。而张涵予同时参演《长津湖》和《铁道英雄》,魏晨则同时参演《我和我的父辈》《铁道英雄》。同类型影片扎推,正造成频繁的演员重合,这可能会在潜移默化中加速市场审美疲劳。

上:《长津湖》 下:《我和我的父辈》

而这些演员在多部影片中同时出现,除了角色契合度外,他们各自的票房号召力也是“内卷”之下的一个重要参考维度。

根据猫眼数据,目前,沈腾、吴京、徐峥、张涵予、欧豪等实力派演员,都已有超百亿的票房傍身。其中,截至国庆档之前,沈腾、吴京参演影片的累计票房分别达到197亿、172.89亿。随着今年国庆档大幕拉开,“200亿票房影帝”也将随之诞生。票房之于演员,固然能够证明其实力。但票房的集中也在无形中加剧演员选择的集中,进而造成行业越来越“卷”。

这样的现象在导演中同样存在,最直观的是“导演抱团”越来越常见。今年国庆档中,《长津湖》由陈凯歌、徐克、林超贤三位导演执导,《我和我的父辈》背后,则站着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四位导演。

“导演抱团”能够实现知名度叠加,为影片造势。导演分工合作也能缩短影片创作时间,对投资方而言更易于把控市场风向。但是,一方面,导演擅长的内容各有差异,同题材之下容易造成内容参差不齐,这一点在短片合集式的《我和我的XX》系列中体现得最为明显。

另一方面,导演风格各有差异,将不同风格的内容融合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此前,《金刚川》虽打出多视角叙事的旗号,但多导演执导造成的重复叙事也让影片显得混乱,最终影片豆瓣评分落在6.5分。《长津湖》如果不能很好地平衡这个问题,也将为影片票房埋下隐患。

大厂“卷”,一起在国庆档“下重棋”

今年国庆档竞争之激烈,不只在于集齐了博纳、中影、光线、华谊、万达“传统五大”,更在于这些头部影视公司都拿出了自己的“重头戏”。

自2014年《智取威虎山》拿下近9亿票房起,博纳的发展方向逐渐显出轮廓,之后《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分别将票房体量抬至10亿、30亿量级,“博纳式主旋律”也成为其内容创作的一条主线。而今,博纳主控的《长津湖》进入国庆档,无论影片导演还是演员,都是当前电影市场的“顶配阵容”,足见其对国庆档的重视。

比起博纳“孤注一掷”,中影似乎“野心”更大。此前,《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两部作品票房都在30亿上下,或许是出于对市场的看好,中影主控的《我和我的父辈》并没有引入其他资方,且中影同时参与了《长津湖》《铁道英雄》的出品,多片布局之下,扩大自己的赢面。

相较中影对主旋律内容的信任,光线在国庆档则全盘押注自己更擅长的青春片,《十年一品温如言》《五个扑水的少年》都是光线主控的作品。题材上的差异,决定了影片必然能找到自己的市场,若这两部影片中能跑出“黑马”,或将拓宽国庆档对青春片、爱情片的包容度。

相比之下,华谊兄弟则选择布局两条赛道。不过,其主控的战争片《铁道英雄》与《长津湖》撞个满怀,预计赢面不大。而其引进的动画电影《拯救甜甜圈:时空大营救》,也将与万达的内容布局直面对战。国庆档期间,万达参与出品《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该片改编自“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作品,在受众面上与低幼动画分割的是同一个市场。

整体来看,国庆档从题材、主创到投资方的全面“内卷”,也让这个档期最终的发展走向有了更多悬念。随着头部影视公司纷纷“亮剑”,今年国庆档的竞争注定是场酣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