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鱼丁糸发布首张专辑《池堂怪谈》,讲了个“百分之百”的苏打绿故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鱼丁糸发布首张专辑《池堂怪谈》,讲了个“百分之百”的苏打绿故事

“我们过去几年的人生经历,确实有够怪的。”

图片来源:环球音乐

917日,“新人乐团”鱼丁糸发布首张专辑《池堂怪谈》,并于同日宣布专辑预售数量达到7万张以上。

时隔多年,新专的预售量与2015年苏打绿专辑《冬·未了》持平。虽然太久没有发布新专辑的乐团成员们不确定这个成绩是好是坏,但是能够在大多数观众还不认识鱼丁糸团名时获得这样的预售数量,鱼丁糸成员表示感觉非常欣慰。

近年来,“苏打绿”和“鱼丁糸”两个团名背后的故事屡见报端。2016年,乐团的伯乐兼前经纪人林暐哲擅自宣布苏打绿休团三年,此后与乐团关系逐渐恶化,并因版权和商标纠纷对簿公堂。由于林暐哲私自注册了“苏打绿”商标,在对方不同意转让商标的情况下,乐团也无法继续使用“苏打绿”这一团名。乐团争取取回“苏打绿”团名的诉讼至今还在进行中。

2020年,“苏打绿”微博正式官宣“鱼丁糸”为“苏打绿”的分身乐团。新团名来源于“苏打绿”繁体字的拆解,乐团创立初期向音乐节提交demo时也使用过这个团名。一年多以来,鱼丁糸陆续发布了《沙发里有沙发Radio》等单曲,《池堂怪谈》是六人以“鱼丁糸”为团名发表的首张专辑。

主唱吴青峰介绍,“我们以前的专辑写四季、写战争,但这张专辑真的百分百在写我们自己的故事”。鼓手小威亦坦言,乐团的心理状态就是这张专辑的主题,“我们过去几年的人生经历,确实有够怪的”。

吴青峰提到,乐团其实有一阵子没有方向,歌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也不知道主题是什么,可写来写去发现,最应该写的就是人生的原生态,“不如就把它写成一张戏剧化的专辑”。

具体歌曲的创作顺序已经不可考,因为有的曲调用到了十几年前的demo。乐团根据听感排列曲序后才写了歌词。鼓手小威表示,在编排曲序时,乐团觉得整张专辑听起来有起承转合,“像是一部音乐视听的剧或电影”。这也带来了与后续导演刘伟豪拍摄《池塘怪谈》剧集的合作。

透过歌词和情绪的变化,或许可以揭开《池堂怪谈》“戏剧化”的一角。新专辑共有11首歌。第一首歌《起点终点》仅有130秒,无缝衔接《我就奇怪》,接续“风雨前的宁静”的《蜂蜜人参》,最终走到“理不开恨与爱”的《Joyful Day》,嘶吼出“曾说过要一起走/漂流尽头我已不再宽容”的《在世界的尽头大声地说我恨你》,将情绪带到高潮。

进入第六首歌曲《Sorry青春》,歌曲节奏变得缓和起来。吴青峰表示,这里正好是专辑中间,“想要回头望一下过去的自己为什么有这么浓烈的情绪”。而专辑后半程的情绪也逐渐走向戏谑,并在第十首《星月花火》中展望“当太阳升起后/我们就要一起走过”,最终落到《终点起点》,再衔接回专辑的第一首歌。

图片来源:环球音乐

在词作上,相比于之前的含蓄悠远,《池堂怪谈》中的歌词显得直截了当。例如,《在世界的尽头大声说我恨你》中就写道“世界如此之大/也容不下他那狭隘的一颗小心眼哪”,用词又直白又任性,颇有放飞自我的感觉。

这是鱼丁糸集体创作的成果之一。在创作《在世界的尽头大声说我恨你》时,吴青峰让五个人想着最想骂的东西写随笔给他,用这些素材汇聚成歌词。

新专辑风格的变化不仅体现在歌词作上,也体现在音乐元素上。正如专辑名《池堂怪谈》,这张专辑的确有些“怪诞”。除了乐团很少尝试的Lo-Fi、电子乐等流派,专辑里还运用了贝斯手馨仪的口白、泡澡、狗狗玩具等“奇怪”的音源。将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元素放到它们不应当在的场景中,“有点怪,但是又很有趣”。

专辑上线后,吴青峰也表示关注到一些反馈或评论。有人表示很喜欢,也有人觉得“天地崩塌”。不过他觉得观众已经习惯乐团每次都有不一样的转变。“我们一直都是属于定义自己风格的风格,就是好玩、开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