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随着“抗糖化”概念的流行,它们开始成为热门成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随着“抗糖化”概念的流行,它们开始成为热门成分

抗糖化的护肤理念要如何落实?

文|聚美丽 诗 诗

在消费者端,“抗糖化”逐渐成为一个新的流行词。不断有品牌将抗糖化与抗氧化相结合,作为产品的主要功效宣称,红人/KOL也在教育消费者,抗糖化能够对抗皮肤衰老、肤色暗黄。

记者在小红书上搜索“抗糖”关键词,相关笔记数量已经达到23万+,相关商品的数量有1700+。根据方正证券研究所的数据分析显示,含抗糖化功效的成分有望成为下一个关注重点。因为消费者对功效的关注也会折射到相应成分的追捧,比如热门成分烟酰胺,其同时具备抗糖化功效。这几年,烟酰胺产品备案数量快速增长,该成分如今已成为主流的抗糖化和美白成分之一。

抗糖化与抗衰老、美白之间存在关联

糖化反应是指甘氨酸与葡萄糖混合加热时产生褐色物质的化学过程,这个概念由法国化学家Louis Camille Maillard于1912年提出,因此也称为美拉德(Maillard)反应。

人体内也会发生糖化反应,多余的糖类和蛋白质或脂质作用产生AGEs(糖基化终产物),此物质的积累会影响细胞稳态和蛋白质结构,与多种皮肤状况有关,包括皮肤的暗沉和衰老。而且,AGEs的形成是不可逆的。

现有对糖基化的研究中发现,AGEs与糖尿病、皮肤光老化、黑色素的产生等都存在关联。比如,2018年发表在《日本化妆品化学家学会杂志》上的研究表明,非交联AGEs的CML(Nε-羧甲基赖氨酸)会积聚在表皮角蛋白和最外层的角质层中,其通过AGEs受体介质诱导成纤维细胞组织的凋亡,影响到皮肤老化,而且这个积累过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1]。

截图自相关文献[1]

2016年的一项研究中则发现,在不暴露紫外线或α-黑素细胞刺激激素(α-MSH)的情况下,AGEs仍然能够刺激黑色素合成,而且AGEs诱导的黑素生成可导致皮肤上出现棕色斑点或雀斑。因此,文章认为管理AGEs可能与紫外线防护一样重要[2]。

此外,通往糖化的通道也有很多,比如蛋白质、多元醇和葡萄糖的氧化等途径,这意味着能够在不同途径阻断这一过程。而化妆品中的抗糖化成分就是在AGEs生成的不同阶段加以阻止,以达到“抗糖化”效果。

从这些科学研究中可以看出,过度的糖化反应对于皮肤或者机体的损害是毋庸置疑的,从抗糖化这个角度切入,预防和阻止AGEs的形成,确实能够为开发抗衰老和美白产品提供一条思路。

化妆品中常用的抗糖化成分

2021年,北京工商大学的李汇柯等人发表在《日用化学工业》上的一篇综述中提到,尽管抗糖化是个热门概念,但目前仍然需要更多的机理研究和功效验证。一方面,功效研究的方面较窄,无法体现抗糖化的必要性;另一方面,部分原料的抗糖化功效机制较为模糊,同时缺乏人体试验[3]。

此外,文中还提到,除了热门的活性成分之外,化妆品通常也会使用植物来源的抗糖化功效成分。

表格信息来源于相关文献[3]

1)肌肽

肌肽又名为β-丙氨酰-L-组氨酸,是一种由β-丙氨酸和L-组氨酸两种氨基酸组成的二肽,两位俄国化学家于1900年在牛肉提取物中发现了这一物质。

事实上,肌肽也天然存在于人体内,且在肌肉和脑部的组织中浓度较高。在化妆品领域,它是一种具有代表性的抗糖化、抗氧化功效成分,主要通过化学或生物合成工艺制得。

肌肽的抗糖化机制与它自身的化学结构相关,它含有一个活泼的氨基,能够迅速地与还原糖反应,抑制机体的糖化反应。同时,肌肽可以作用于糖基化的蛋白质产物,阻止其发生交联,从而抑制AGEs的产生。曾有研究表明,化妆品中0.2%的肌肽就可以起到抗糖化的功效[4]。

在长期应用中,证实了该成分的安全性和功效。因此,肌肽也成为各大品牌青睐的功效成分。在大部分产品中,肌肽扮演复配成分的角色,比如至本的多元优效系列、EVM的寡肽系列、珀莱雅的双抗水乳等。

但也有少数主打抗糖化、抗氧化概念的产品将肌肽作为主要成分,比如国内护肤品牌HFP推出的肌肽原液,使用的是一种名为肌肽PRO 的组合抗糖化配方,含有肌肽、阿魏酸、甲基硅烷醇甘露糖醛酸酯这三种抗糖化成分。据称,肌肽PRO 采用生物酶催化技术得到,且产品通过了COSMOS有机认证。

除了肌肽之外,还有一种脱羧肌肽同样具有相似的效果。相比肌肽,脱羧肌肽的结构中少了一个羧基,并且保留了肌肽所有活性基团。因此,脱羧肌肽的稳定性和抗糖化能力会更强。

2)硫辛酸

硫辛酸最初是在20世纪50年代发现的天然抗氧化剂,少量存在于人体细胞的线粒体中。它与肌肽之间有相同之处,两者都能通过内服来减轻糖尿病、阿尔兹海默症等疾病的症状。而硫辛酸同样在化妆品中发挥较为出色的抗氧化、抗糖化作用。

正是因为硫辛酸具有内源性抗氧化作用以及对体内维C、维E、谷胱甘肽的循环作用,促使其发挥抗糖基化的功能。美国著名皮肤科医生Nicholas Perricone曾在采访中说道:“硫辛酸的巧妙之处在于,它是一种强大的蛋白质糖基化抑制剂。”

有双盲对照试验表明,5%的硫辛酸可以显著降低皮肤粗糙度,改善光老化的迹象[5]。此外,化妆品中的硫辛酸与其它抗糖化成分联合使用,还能够强化其它成分的抗糖功效。不过,这个成分的缺点在于皮肤的生物利用度不高,且稳定性较低。

由Nicholas Perricone医生创立的美国功效护肤品牌Perricone MD曾推出高效经典面部紧致精华液,其中的主打成分之一就是α-硫辛酸,这款精华液以前通过皮肤科医生才能购买。除了α-硫辛酸之外,该产品中还含有透明质酸,以及该品牌的标志性成分DMAE(二甲氨基乙醇),这是一种可由人脑产生的成分,具有较好的抗皱功效。

3)革糖素Glycoxyl

在抗糖化成分的最新研究中,革糖素Glycoxyl 是由宝洁公司研发的全新成分。其在化妆品成分表中的名称为“白睡莲提取物”,是一种通过特定提取方式,从白睡莲中获得的植物活性成分。目前,这个成分的研究和应用主要由宝洁公司进行。

革糖素的抗糖化机制较为特殊。2020年宝洁发表在《欧洲皮肤性病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将革糖素称为“自噬激活剂”,并证明其能够激活自噬蛋白质的酶,以减少皮肤中积累的糖基化产物[6]。

另外,当革糖素与烟酰胺共同作用时,能够放大烟酰胺抑制黑色素转移能力的功效,因此宝洁将其与5%烟酰胺、酰本胺联用,并在最新升级的“OLAY小白瓶”中使用了这个组合。该产品在传统的烟酰胺美白基础上,加入了抗糖化的概念,并配合维C、维E等抗氧化成分,增加美白通路。

4)原料公司开发的其他植物提取物

一些原料公司也陆续推出具有抗糖化效果的植物成分,比较知名的包括:BASF的Collrepair(含有烟酰胺与丹参提取物)、Croda禾大的Prodizia(合欢树皮提取物)、Sytheon公司的诃子果提取物、日本丸善的南高梅提取物、日本宝丽自主研发的紫云英提取物和魁蒿提取物等。

部分原料已经在国内外的产品中得到了应用。比如,优时颜焕白修护精华乳等产品中使用了Prodizia合欢树皮提取物;珀莱雅双抗精华、城野医生377精华等则添加了BASF的Collrepair[7]。另外,诸如EGCG(儿茶素类)、水飞蓟素、白藜芦醇等植物活性成分,也在研究中表现出不同的抗糖化作用机制。

综上所述,抗糖化的背后存在着美白和抗衰老的科学依据。从整体上看,在产品的功效研究和消费者端的认知上,目前抗糖化与抗氧化等热门护肤理念尚且无法比拟。对于并不清楚是否具有必要性的“抗糖化”,更多消费者或许更愿意去尝试“早C晚A”。

不过,将抗糖化与抗氧化结合,以达到更强效的美白和抗老化效果,已经是很多产品的惯用方式。像这样的产品开发理念,未来是否也会成为一条主流思路?关于这个问题应该还有探索的空间。

参考文献:

[1] Skin Aging: Oxidative Stress and Glycative Stress[J]. Journal of Society of Cosmetic Chemists of Japan, 2019, 53(2):83-90.

[2] Melanin synthesis induction by advanced glycation end-products (AGEs) without α-melanocyte stimulating hormone (α-MSH) or UV exposure[J]. Glycative Stress Research, 2016.

[3] 李汇柯, 冯楠, 王闻博,等. 皮肤糖化反应发生机制,影响因素及抗糖化在化妆品行业中的发展现状[J]. 日用化学工业, 2021,51(2):8.

[4] Mridvika, Narda, Laurent, et al. Novel Facial Cream Containing Carnosine Inhibits Formation of Advanced Glycation End-Products in Human Skin.[J]. Skin pharmacology and physiology, 2018.

[5] Sherif S, Bendas ER, Badawy S.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cosmeceutical application of liquid crystalline nanostructured dispersions of alpha lipoic acid as anti-wrinkle. Eur J Pharm Biopharm. 2014 Feb;86(2):251-9.

[6] Laughlin T , Tan Y , Jarrold B , et al. Autophagy activators stimulate the removal of advanced glycation end products in human keratinocytes[J].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nd Venereology, 2020, 34(S3):12-18.

[7] 最全的肌肤抗糖化的处方,请看这里https://zhuanlan.zhihu.com/p/137616136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