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界面创智工业论坛】埃森哲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工业X业务主管江崇龙:埃森哲助力制造企业明智转型,打造负责任的价值链

9月16日,由上海报业集团 | 界面新闻主办的2021【创智工业论坛】(第23届中国工博会官方重点论坛之一)在上海虹桥康得思酒店举办。埃森哲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工业X业务主管江崇龙强调了数字化变革的力量,同时埃森哲提出企业数字化明智转型价值模型,帮助制造企业迈向高质发展。

以下为演讲实录:

早上好!非常感谢界面新闻的邀请,有机会在这里分享埃森哲对于中国制造业可持续发展与数字化转型的一些见解。今天的主题是“碳中和”或者更大范畴来讲的话“可持续发展”,其实最近这几年,作为制造业,包括特别在中国,我们探讨的更热的话题,就是数字化转型,我们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跟我们数字化转型中间到底什么关系?

我在埃森哲负责的是工业X业务,整个团队的目标,是协助我们工业企业,推动数字化转型,这其实有两个层次,第一是核心业务流程的数字化转型,我们企业非常传统的研、产、供、销、服,端到端业务价值链的数字化。第二是企业如何利用数字化的技术实现智慧化,并基于智慧化的产品,来构建数字化的平台,进而以数字化平台为核心构建新业务类型。

去年以来,“双碳”成为制造企业的热门话题。今天跟大家探讨三方面的话题:我们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到底为企业带来了哪些机遇和挑战;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如何跟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或者构建负责任的企业相协调;我希望为我们中国的制造业推进可持续发展,推进数字化转型,提出一些我们想法和建议。

一、企业转型的大趋势,过去40年,经历了两轮比较重要的转型,第一轮是1980年到2000年,这一段时间,全球企业非常重要的主题是全球化,非常多的企业,从国内的企业,从一个区域性的企业,变成了全球性的企业,或者跨国的企业,包括埃森哲公司,包括马牌这样公司,已经成为全球化的企业。

第二轮的转型,是由模拟技术向数字技术驱动下的互联网的转型,或者说我们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一轮转型,主要的推动力量是信息技术跟数字化技术的推广,所以说从2000年开始,我们的互联网,特别是过去20年的消费互联网的出现,以及我们目前比较热的,工业互联网、工业4.0,这些新的互联网的技术,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技术,推动企业生产经营方式的变革,推动行业价值链革命性的变化。未来第三轮的转型,从现在开始,未来20年,我们更多看到企业从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从对能源大量消耗,对环境带来很大冲击的发展模式,向可持续的发展模式转变。可持续发展模式,不仅仅是环保,不仅仅是能源革命,还包括其他的业务模式,或者说我们企业增长方式的变化。

谈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联合国在2015年的时候,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17个目标,包括消除贫困,教育公平,清洁的水,当然也提出了,更多的去使用可获得的,而且清洁的能源。这些目标其实不仅仅是国际社会的发展目标,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把它们变成自身的目标。我们做了一个全球跨国公司的调研,71%的高管认为,自己的企业当在推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发挥关键的作用。

那么,企业从哪几个方面,可以推动可持续发展呢?首先是环境方面,越来越多的企业,生产过程当中考虑节能节水,很多企业做了投资,降低生产经营当中对环境的影响,保护环境是企业非常重要的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指标体系。

第二个是我们社会的发展,如何承担企业的责任,实现社会的公平,体现社会的责任,包括男女平等,种族的多样化,种族的包容性,这些领域自豪地讲,埃森哲走在全球跨过企业前列。

另外公司治理,企业如果构建透明的治理体系,承担我们社会的责任,包括税务透明,反腐败、反贿赂,这是一个企业,成为跨国企业,成为一家受尊重的企业,成为一家消费者可以信赖的企业,必不可少的考量维度。

很多领军企业把可持续发展作为自身的目标,对他们来说是挑战,他们也愿意迎接这个挑战,承担他们的社会责任。

刚刚Ferdinando Hoyos先生提到马牌宣布2050年成为碳中和的企业,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目标。其实我们看到很多比较领先的企业,像联合利华,他在7万多款产品上,都打上碳排放的标签,让消费者能够明确的知道,我购买这一件产品,它的整个生命周期中,排放多少碳。微软承诺2030年之前,实现负碳排企业的发展目标。非常传统的西班牙能源公司REPSOL,给自己制定了非常激进的目标,2050年实现零排放,别的制造业企业,相对比较容易达到,对传统的能源企业,这是非常非常有挑战的目标,把可持续发展作为职业的责任,我们很值得尊重。

还有另外的企业,不仅仅把可持续发展作为发展的挑战,更多看到企业业务发展的机遇。像Orsted这样的传统装备企业,现在转为全球绿色能源的企业,对我们国内上海电气这些企业带来很大启发。联合利华刚才提到过了,跟可持续相关的品牌增长速度,比其他业务板块快69%。金融行业也有清晰的投资指引,未来会更多向低碳环保的企业技术倾斜。

作为一个企业要实现企业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承担社会的责任,从整个企业的产品运营的价值链去看,如何体现全价值链的责任,全价值链的零排放,全价值链的可循环利用,这是作为一个企业,实现我们可持续发展目标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二、之前一部分介绍可持续发展面对的挑战,可持续挑战的机遇和业务的转型。具体怎么操作呢?更多企业谈数字化转型,企业的可持续化到底什么关系?更多这一部分分享。构建企业价值链的创新,首先从产品创新开始,马牌的Ferdinando  Hoyos先生提到,马牌在轮胎产品上非常多智能化的创新,很多工业企业都在发生类似的事情。80年代的产品更多以机械为核心的产品。2000年之前的产品,更多是机电产品,大部分产品由电子元器件来决定机器性能。而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软件定义的产品,无论是汽车还是家电行业,一个产品的性能价值,不是由原来的物理构建组成的,而是软件决定的——产品变成消费者获取数字化服务的终端。

举例说,海尔的各种家电,不仅是一种电子产品,甚至不仅仅智能化电子产品,而是网器,是网络的终端,消费者将通过电冰箱、微波炉、洗衣机等终端获获取海尔提供的各种各样的数字化服务。

这跟现在比较普及的智能音箱一样,谁也不会考虑智能音箱值多少钱,什么材质,甚至音箱本身功能并不太重要,而是音箱背后带来什么样的音乐、资讯等数字化服务,而音箱跟家居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又将开启新的服务场景和体验。

再以汽车行业为例,以前的汽车制造商5年就要推出新一代产品。但现在是不是也要这样更新换代呢?要,但可以通过软件,以OTA(空中下载技术)的形式提升产品性能,这个对社会可持续发展带来很大价值。

我们很多消费者以前3年换一辆车,现在可以不换车,但依然体验最新的技术和服务,这是对环保、对排放,对社会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的价值。

数字化还会变革我们企业端到端的业务流程,我们从研发、从制造,从我们的供应链体系,甚至到我们的销售跟售后,我们数字化技术带来非常大的变革,我们以前开发一辆汽车5年周期,从产品开发项目立项,到车量产生产线下线5年时间的。新的开发技术,大量应用仿生技术,协同设计的技术,开发一辆汽车时间大大缩短。

新的技术,对企业很多流程带来很多变革。制造领域机器人的技术的使用,工业互联网技术的使用,大大降低我们人员的成本,提升制造过程的质量,减少制造过程当中的材料浪费,能源的消耗。这也是数字化技术跟我们所谓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很好的互动的关系。

数字孪生技术有很多场景。比如大型制造企业的设备是分布在全球各个不同的地方,甚至有非常偏远、人迹罕至的地方,通过数字孪生,加物联网的技术,可以实时知道产品的现状,对产品未来发生故障可能性,可能原因提前预判,实现产品智能化的运维。

简而言之,无论在产品端还是企业核心业务流程的数字化,一方面大大提升企业效率,提升企业市场竞争力,同时可以帮助企业实现我们的社会责任,实现我们整个社会的可持续的发展。

中国企业过去几年推进数字化转型也是如火如荼,我的团队核心工作,帮助我们国内制造企业,推动数字化转型工作,我们做了一个总结,国内企业数字化转型,目前的现状,首先营销数字化国内走在全球前列。疫情期间可以看到,非常多的工业产品制造企业,不仅仅是2C的产品制造企业,营销的线上线下融合的渠道,通过数字化的营销手段,这已经司空见惯了,即使2B的企业,比如中联重科,他都是一些企业客户,使用装备设备,但是他也在疫情期间,建立了网上商城。

在制造领域,现在很多企业往工业4.0的变革。什么是工业4.0?在自动化、信息化的基础上,如何发挥端到端的数据作用,通过实现数据的融合,通过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来实现更加智能化的生产运营的决策,甚至更加前瞻的业务管理的预测。但目前,我们更多看到的还是局部的单点的场景应用。比如,疫情期间,很多企业通过机器视觉做质量检验,或者做关键设备预防性维护,或者关键设备的能耗管理,来降低设备的能耗,这方面我们看的比较多,但是还没有说非常多的企业,真正实现基于大数据的端到端的数字化运营的发展目标。

最近,我们看到很多企业,也开始尝试上云,利用大数据跟人工智能技术,建立大数据平台,或者人工智能分析平台,但是这更多还是在领军企业的尝试阶段,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就是我们自主工业软件,工业软件的替代,这方面投资发展非常快。

所以,我们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还面临着比较多的挑战:

1、点状的场景比较多。目前只有少数的企业,是通过顶层推进全面的数字化转型。对大部分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还是点状的,我们如何做到全面规划,与点状试点平衡是非常重要的挑战。

2、很多企业希望通过数字化,不仅仅提升自己的业务效率,而且希望能实现业务模式的变革。但实际推动起来,并不那么容易。

3、没有实现端到端的业务域数据的打通。企业数据更多在单点、单业务链当中发挥作用,而没有得到工厂级、或者企业级、系统化的整合。

4、非常多的智能应用遇到挑战,有的人懂大数据的应用,有的人懂工业机理。但是这两个人是不同的人,我们缺乏具备综合技术的人,或者能很好融合应用这两方面技术的人,我们智能运用和工业机理之间融合,机理还不是很清楚,这是非常多智能化应用不能很好的推广,或者推广好以后效果不是很好的原因。

5、企业数字化转型投入产出核算比较难,我们服务很多企业,老总第一个要问,我数字化转型投入产出到底多少,但是很难核算,或者有的数字化投入,很难用短期效应核酸,非常多的企业,不愿意做投资,或者投资以后,没有看到价值的非常主要的原因。

6、人才的问题,很多行业都在推动数字化转型,但是数字化人才比较缺的,特别能把数字化的技术,更好应用到行业里面,这方面人才还是比较欠缺的。

埃森哲对企业推动数字化转型,我们有一个方法论,就是我们叫“明智转向”的数字化转型方向,我们从两次曲线看。

第一次曲线如何通过数字化技术,变革企业核心的价值链,研、产、供、销、帮助企业提供效率,帮助企业提升我们盈利能力,通过利润的增长,对二次曲线进行投资,二次曲线是什么呢?企业通过更多的技术投入,实现产品的创新,服务的创新,甚至通过构建我们平台,实现业务模式的创新。

对微观企业来讲,推动数字化转型有几个建议,首先战略因列,明确数字化转型对企业的价值定位,一定要有很好的顶层规划;第二个构建企业的具体的业务场景,规划企业数字化转型具体路径。第三个梳理数据资产,建立数字化转型的数字平台基础。很多企业忽视了这一方面,或者很多企业数字化转型,都是相对比较短期的,短视的做法,这是不可取的。

数字化转型最大的价值,还是通过端到端的数字融合,能够实现整个企业业务管理模式全面性的变革,而不仅仅是单点的智能化的应用。

当然,有了顶层规划,我们企业在事实的时候,可以是一个敏捷实施快速迭代的方式,而不是非常传统的瀑布式的,这样的话,企业很难看到短期的价值,这个对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也是有很大的挑战。

最后,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要建立数字化的组织和保障能力,这个应该是很多企业面临最大的挑战,非常多的制造企业,规模还不是那么大的时候,你如何构建你的数字化团队,我们企业要有一个新的思路,我们作为制造企业,不能奢望所有的数字化人才,都由我企业自己培养构建,企业要有开放转型的心态,我这数字化转型,一定要打造一个生态合作伙伴的体系,有一些核心能力可以自己构建,有一些外包技术借助合作伙伴,这样我们更加有效推动数字化转型的工作。

我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埃森哲

1.9k
  • 埃森哲在印度哥印拜陀设立先进技术中心
  • 埃森哲第三财季全球营收达到162亿美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2021【界面创智工业论坛】埃森哲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工业X业务主管江崇龙:埃森哲助力制造企业明智转型,打造负责任的价值链

9月16日,由上海报业集团 | 界面新闻主办的2021【创智工业论坛】(第23届中国工博会官方重点论坛之一)在上海虹桥康得思酒店举办。埃森哲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工业X业务主管江崇龙强调了数字化变革的力量,同时埃森哲提出企业数字化明智转型价值模型,帮助制造企业迈向高质发展。

以下为演讲实录:

早上好!非常感谢界面新闻的邀请,有机会在这里分享埃森哲对于中国制造业可持续发展与数字化转型的一些见解。今天的主题是“碳中和”或者更大范畴来讲的话“可持续发展”,其实最近这几年,作为制造业,包括特别在中国,我们探讨的更热的话题,就是数字化转型,我们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跟我们数字化转型中间到底什么关系?

我在埃森哲负责的是工业X业务,整个团队的目标,是协助我们工业企业,推动数字化转型,这其实有两个层次,第一是核心业务流程的数字化转型,我们企业非常传统的研、产、供、销、服,端到端业务价值链的数字化。第二是企业如何利用数字化的技术实现智慧化,并基于智慧化的产品,来构建数字化的平台,进而以数字化平台为核心构建新业务类型。

去年以来,“双碳”成为制造企业的热门话题。今天跟大家探讨三方面的话题:我们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到底为企业带来了哪些机遇和挑战;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如何跟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或者构建负责任的企业相协调;我希望为我们中国的制造业推进可持续发展,推进数字化转型,提出一些我们想法和建议。

一、企业转型的大趋势,过去40年,经历了两轮比较重要的转型,第一轮是1980年到2000年,这一段时间,全球企业非常重要的主题是全球化,非常多的企业,从国内的企业,从一个区域性的企业,变成了全球性的企业,或者跨国的企业,包括埃森哲公司,包括马牌这样公司,已经成为全球化的企业。

第二轮的转型,是由模拟技术向数字技术驱动下的互联网的转型,或者说我们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一轮转型,主要的推动力量是信息技术跟数字化技术的推广,所以说从2000年开始,我们的互联网,特别是过去20年的消费互联网的出现,以及我们目前比较热的,工业互联网、工业4.0,这些新的互联网的技术,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技术,推动企业生产经营方式的变革,推动行业价值链革命性的变化。未来第三轮的转型,从现在开始,未来20年,我们更多看到企业从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从对能源大量消耗,对环境带来很大冲击的发展模式,向可持续的发展模式转变。可持续发展模式,不仅仅是环保,不仅仅是能源革命,还包括其他的业务模式,或者说我们企业增长方式的变化。

谈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联合国在2015年的时候,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17个目标,包括消除贫困,教育公平,清洁的水,当然也提出了,更多的去使用可获得的,而且清洁的能源。这些目标其实不仅仅是国际社会的发展目标,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把它们变成自身的目标。我们做了一个全球跨国公司的调研,71%的高管认为,自己的企业当在推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发挥关键的作用。

那么,企业从哪几个方面,可以推动可持续发展呢?首先是环境方面,越来越多的企业,生产过程当中考虑节能节水,很多企业做了投资,降低生产经营当中对环境的影响,保护环境是企业非常重要的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指标体系。

第二个是我们社会的发展,如何承担企业的责任,实现社会的公平,体现社会的责任,包括男女平等,种族的多样化,种族的包容性,这些领域自豪地讲,埃森哲走在全球跨过企业前列。

另外公司治理,企业如果构建透明的治理体系,承担我们社会的责任,包括税务透明,反腐败、反贿赂,这是一个企业,成为跨国企业,成为一家受尊重的企业,成为一家消费者可以信赖的企业,必不可少的考量维度。

很多领军企业把可持续发展作为自身的目标,对他们来说是挑战,他们也愿意迎接这个挑战,承担他们的社会责任。

刚刚Ferdinando Hoyos先生提到马牌宣布2050年成为碳中和的企业,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目标。其实我们看到很多比较领先的企业,像联合利华,他在7万多款产品上,都打上碳排放的标签,让消费者能够明确的知道,我购买这一件产品,它的整个生命周期中,排放多少碳。微软承诺2030年之前,实现负碳排企业的发展目标。非常传统的西班牙能源公司REPSOL,给自己制定了非常激进的目标,2050年实现零排放,别的制造业企业,相对比较容易达到,对传统的能源企业,这是非常非常有挑战的目标,把可持续发展作为职业的责任,我们很值得尊重。

还有另外的企业,不仅仅把可持续发展作为发展的挑战,更多看到企业业务发展的机遇。像Orsted这样的传统装备企业,现在转为全球绿色能源的企业,对我们国内上海电气这些企业带来很大启发。联合利华刚才提到过了,跟可持续相关的品牌增长速度,比其他业务板块快69%。金融行业也有清晰的投资指引,未来会更多向低碳环保的企业技术倾斜。

作为一个企业要实现企业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承担社会的责任,从整个企业的产品运营的价值链去看,如何体现全价值链的责任,全价值链的零排放,全价值链的可循环利用,这是作为一个企业,实现我们可持续发展目标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二、之前一部分介绍可持续发展面对的挑战,可持续挑战的机遇和业务的转型。具体怎么操作呢?更多企业谈数字化转型,企业的可持续化到底什么关系?更多这一部分分享。构建企业价值链的创新,首先从产品创新开始,马牌的Ferdinando  Hoyos先生提到,马牌在轮胎产品上非常多智能化的创新,很多工业企业都在发生类似的事情。80年代的产品更多以机械为核心的产品。2000年之前的产品,更多是机电产品,大部分产品由电子元器件来决定机器性能。而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软件定义的产品,无论是汽车还是家电行业,一个产品的性能价值,不是由原来的物理构建组成的,而是软件决定的——产品变成消费者获取数字化服务的终端。

举例说,海尔的各种家电,不仅是一种电子产品,甚至不仅仅智能化电子产品,而是网器,是网络的终端,消费者将通过电冰箱、微波炉、洗衣机等终端获获取海尔提供的各种各样的数字化服务。

这跟现在比较普及的智能音箱一样,谁也不会考虑智能音箱值多少钱,什么材质,甚至音箱本身功能并不太重要,而是音箱背后带来什么样的音乐、资讯等数字化服务,而音箱跟家居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又将开启新的服务场景和体验。

再以汽车行业为例,以前的汽车制造商5年就要推出新一代产品。但现在是不是也要这样更新换代呢?要,但可以通过软件,以OTA(空中下载技术)的形式提升产品性能,这个对社会可持续发展带来很大价值。

我们很多消费者以前3年换一辆车,现在可以不换车,但依然体验最新的技术和服务,这是对环保、对排放,对社会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的价值。

数字化还会变革我们企业端到端的业务流程,我们从研发、从制造,从我们的供应链体系,甚至到我们的销售跟售后,我们数字化技术带来非常大的变革,我们以前开发一辆汽车5年周期,从产品开发项目立项,到车量产生产线下线5年时间的。新的开发技术,大量应用仿生技术,协同设计的技术,开发一辆汽车时间大大缩短。

新的技术,对企业很多流程带来很多变革。制造领域机器人的技术的使用,工业互联网技术的使用,大大降低我们人员的成本,提升制造过程的质量,减少制造过程当中的材料浪费,能源的消耗。这也是数字化技术跟我们所谓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很好的互动的关系。

数字孪生技术有很多场景。比如大型制造企业的设备是分布在全球各个不同的地方,甚至有非常偏远、人迹罕至的地方,通过数字孪生,加物联网的技术,可以实时知道产品的现状,对产品未来发生故障可能性,可能原因提前预判,实现产品智能化的运维。

简而言之,无论在产品端还是企业核心业务流程的数字化,一方面大大提升企业效率,提升企业市场竞争力,同时可以帮助企业实现我们的社会责任,实现我们整个社会的可持续的发展。

中国企业过去几年推进数字化转型也是如火如荼,我的团队核心工作,帮助我们国内制造企业,推动数字化转型工作,我们做了一个总结,国内企业数字化转型,目前的现状,首先营销数字化国内走在全球前列。疫情期间可以看到,非常多的工业产品制造企业,不仅仅是2C的产品制造企业,营销的线上线下融合的渠道,通过数字化的营销手段,这已经司空见惯了,即使2B的企业,比如中联重科,他都是一些企业客户,使用装备设备,但是他也在疫情期间,建立了网上商城。

在制造领域,现在很多企业往工业4.0的变革。什么是工业4.0?在自动化、信息化的基础上,如何发挥端到端的数据作用,通过实现数据的融合,通过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来实现更加智能化的生产运营的决策,甚至更加前瞻的业务管理的预测。但目前,我们更多看到的还是局部的单点的场景应用。比如,疫情期间,很多企业通过机器视觉做质量检验,或者做关键设备预防性维护,或者关键设备的能耗管理,来降低设备的能耗,这方面我们看的比较多,但是还没有说非常多的企业,真正实现基于大数据的端到端的数字化运营的发展目标。

最近,我们看到很多企业,也开始尝试上云,利用大数据跟人工智能技术,建立大数据平台,或者人工智能分析平台,但是这更多还是在领军企业的尝试阶段,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就是我们自主工业软件,工业软件的替代,这方面投资发展非常快。

所以,我们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还面临着比较多的挑战:

1、点状的场景比较多。目前只有少数的企业,是通过顶层推进全面的数字化转型。对大部分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还是点状的,我们如何做到全面规划,与点状试点平衡是非常重要的挑战。

2、很多企业希望通过数字化,不仅仅提升自己的业务效率,而且希望能实现业务模式的变革。但实际推动起来,并不那么容易。

3、没有实现端到端的业务域数据的打通。企业数据更多在单点、单业务链当中发挥作用,而没有得到工厂级、或者企业级、系统化的整合。

4、非常多的智能应用遇到挑战,有的人懂大数据的应用,有的人懂工业机理。但是这两个人是不同的人,我们缺乏具备综合技术的人,或者能很好融合应用这两方面技术的人,我们智能运用和工业机理之间融合,机理还不是很清楚,这是非常多智能化应用不能很好的推广,或者推广好以后效果不是很好的原因。

5、企业数字化转型投入产出核算比较难,我们服务很多企业,老总第一个要问,我数字化转型投入产出到底多少,但是很难核算,或者有的数字化投入,很难用短期效应核酸,非常多的企业,不愿意做投资,或者投资以后,没有看到价值的非常主要的原因。

6、人才的问题,很多行业都在推动数字化转型,但是数字化人才比较缺的,特别能把数字化的技术,更好应用到行业里面,这方面人才还是比较欠缺的。

埃森哲对企业推动数字化转型,我们有一个方法论,就是我们叫“明智转向”的数字化转型方向,我们从两次曲线看。

第一次曲线如何通过数字化技术,变革企业核心的价值链,研、产、供、销、帮助企业提供效率,帮助企业提升我们盈利能力,通过利润的增长,对二次曲线进行投资,二次曲线是什么呢?企业通过更多的技术投入,实现产品的创新,服务的创新,甚至通过构建我们平台,实现业务模式的创新。

对微观企业来讲,推动数字化转型有几个建议,首先战略因列,明确数字化转型对企业的价值定位,一定要有很好的顶层规划;第二个构建企业的具体的业务场景,规划企业数字化转型具体路径。第三个梳理数据资产,建立数字化转型的数字平台基础。很多企业忽视了这一方面,或者很多企业数字化转型,都是相对比较短期的,短视的做法,这是不可取的。

数字化转型最大的价值,还是通过端到端的数字融合,能够实现整个企业业务管理模式全面性的变革,而不仅仅是单点的智能化的应用。

当然,有了顶层规划,我们企业在事实的时候,可以是一个敏捷实施快速迭代的方式,而不是非常传统的瀑布式的,这样的话,企业很难看到短期的价值,这个对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也是有很大的挑战。

最后,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要建立数字化的组织和保障能力,这个应该是很多企业面临最大的挑战,非常多的制造企业,规模还不是那么大的时候,你如何构建你的数字化团队,我们企业要有一个新的思路,我们作为制造企业,不能奢望所有的数字化人才,都由我企业自己培养构建,企业要有开放转型的心态,我这数字化转型,一定要打造一个生态合作伙伴的体系,有一些核心能力可以自己构建,有一些外包技术借助合作伙伴,这样我们更加有效推动数字化转型的工作。

我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