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漫画平台的尽头是奈飞?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漫画平台的尽头是奈飞?

有妖气向左,快看向右。

文|VCPE参考 李子璇

编辑|马里奥

2014年诞生的快看,成立六年多获得七笔融资,最近一笔融资2.4亿美元,估值高达160亿元人民币。其App不论是用户量还是活跃度排名都长居首位。

上一代的行业「一哥」,是漫画阅读平台的开荒人有妖气。过去,漫画平台的实力在于版权数量。有妖气耕耘6年,手握40000版权和四大IP,最终却只作价9亿元卖身给奥飞动漫。

有妖气和快看分别抓住了互联网PC端和移动端的机遇,靠着独特的优势站稳脚跟,资本入局助其巩固壁垒。可惜有妖气没有选对队友,也缺乏独立运营和开发IP的能力,在商业化的路上折戟。

幸运的快看诞生于新时代,但如今也面临同样的挑战。

漫画平台的边界究竟有多大,终局会是迪士尼还是奈飞?

01

盛大资本是有妖气的贵人,成全了团队的创业梦想。

有妖气的三位联创,周靖淇、董志凌、于相华曾同在游戏公司Tom工作,他们对二次元内容很了解,并有着丰富的游戏运营经验。

2007年,三人打算创办原创漫画平台,弥补漫画发表渠道的匮乏。但漫画太小众,且商业化模式不明朗,VC不敢投,只有文娱公司为了储备版权而投资。

彼时,完美时空刚刚上市,创始人池宇峰准备投资建立数字阅读平台纵横中文网,想借此抢夺游戏上游的版权资源。该项目负责人曾葛对有妖气团队很感兴趣,便邀请他们加入了完美时空,负责网站旗下的纵横综合动漫频道。

经过一年半的运营,纵横动漫影响力超过了纵横小说。这时,周靖淇提出可以把漫画平台做大,池宇峰反问他「你给我举一个例子出来,谁做好了?」,周靖淇举不出来,只说理论上可行。他无法说服池宇峰,只好带着团队离开,走之前,池宇峰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总有一天你会知道错在哪儿」。

2009年,他们投入盛大的怀抱。彼时,通过投资并购,盛大搭建起一个横跨音乐、影视、游戏、文学、视频的娱乐王国。王国的核心是盛大文学,其手握起点、红袖、晋江、榕树下四大网文原创平台的版权,并在不断向上下游延伸,打造网络文学产业链。

关于有妖气如何进入盛大的视野,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彼时前盛大网络COO陈大年仍兼管部分盛大文学的业务,他注意到有妖气在内容和网站制作上都很有想法,建议盛大投资团队和周靖淇接触。

另一种是,原盛大资本副总裁周冀发现用户对漫画的诉求很大,而起点的漫画频道维护得并不好,国内也缺少能提供优质原创漫画的平台。2009年3月底,她监测到纵横中文网的流量异常飙高70%,打听后得知是有妖气团队所为。

总之,盛大很快就决定投资,还帮团队注册了公司「四月星空」,安排了临时的办公地点。

出于在完美世界的教训,周靖淇向盛大提了两个条件:3 年内不能要求盈利;独立运作,不能变成盛大的一个频道。盛大接受了,又在之后进行了多轮数千万元的投资。

然而盛大处于绝对控股的地位,根据奥飞收购有妖气时公布的法律意见书,2010年,盛大出资800万元,持股比例竟然达到99.63% 。因为周靖淇不懂股权结构,而且能找到投资方已经不易。

好在后来创投机构入股,周靖淇趁势收回了部分股权。但团队对资本的陌生也为有妖气最后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02

有了盛大的投资,有妖气迅速搭建起海量版权的护城河。

与其他平台拿融资买国外版权不同,有妖气的定位是国内原创漫画。当时出版业和漫画比赛门槛较高,能发掘的作品有限。这给了有妖气生存空间,草根作者成为平台初期的创作主力。

草根作者画技普通,但上线后却意外圈到部分高活跃度的受众,拥有自己的粉丝群体。周靖淇意识到,网络漫画的核心优势在于讲好故事。有妖气甚至将部分画技略粗糙的作品,配上极致精美的封面,就为了吸引读者点进来,也许看一眼就会喜欢上。

包容、自由的创作氛围有利于吸引创作者,但扩大影响力还得投入真金白银。在盛大的资助下,有妖气的操作在漫画平台里也算财大气粗了。

2009年,有妖气把刚融到的钱撒向了营销:在各大网站建立起推广专区,先后与新浪共同发起新浪原创博客漫画大赛,与网易邮箱和装机量数百万的金山毒霸合作,还与用户群体高度重合的AcFun互推。平台筛选出的优秀作品展现在网络的各个角落,极大地激励了创作者的热情。

同年,有妖气开启一系列奖励计划,改善作者收入,一年发出一百多万元。有妖气还模仿盛大开启月票、VIP、付费阅读等。2011年2月,有妖气平台首部付费漫画《死神的阴谋》月收入过万,单日最高收益曾经达到近2000元。原创作者们看到了用漫画养活自己的可能。

上线半年,有妖气就已收到3000部作品,网站点击量破200万。一周年时,平台上的作者已经过万。几年后,有妖气坐拥数以万计的版权作品,并孵化出《雏蜂》、《端脑》、《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四大IP。

这些积累也使有妖气得到创投机构的青睐。彼时二次元文化进入大众视野,投资人围绕这一领域的产业链进行投资,版权多的平台有着更大的想象空间,2014年,在动漫领域出手密集的创新工厂投资有妖气数千万。

03

在有妖气得到市场认可的这一年,快看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更像互联网公司的运作模式,一出生就获得了红杉中国的投资。正如「快看」的名字,「快」是其一大优势。

快看巧妙地躲开了囤积版权的慢活儿。其避开大平台的优势,从女性向彩色条漫切入,并凭借陈安妮的个人影响力(微博粉丝800万)和年轻化的内容,迅速起量。

2014年,快看App上线的前一天晚上,创始人陈安妮用微博账号「伟大的安妮」发布短篇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宣布快看漫画的诞生。姚晨、赵丽颖等明星纷纷转发宣传,当天,这条漫画的热度,在微博上仅次于「王菲离婚」。第二天,App上线,到下午已经有30万的下载量。

很多投资人投来橄榄枝,快看最终拿到了沈南鹏给的300万美元。

拿到投资后,陈安妮把钱重点砸向营销。2015~2016年单用户成本2~3毛钱,今天变成100多块,快看吃到了时代红利。不到一年,快看用户总数突破1500万。

那时快看平台作品只有上千部,作者也并不多,投资人看中的是快看的切入点和高速增长的用户数据,流量至上,IP在其次。

昆仑万维的周亚辉看到数据后,连陈安妮的面都没见,直接把几百万美金打到快看账户。同期投资的还有红杉中国和嘉兴大马投资,快看就这样完成了B轮投资,总金额1亿人民币。

这轮融资完成后,快看马上开始向产业链下游延伸,做IP开发、广告营销、周边商城……仅IP开发一项就涉及图书出版,动画、影视项目和游戏开发。《零分偶像》《你好!!筋肉女》《快把我哥带走》等作品的网剧、电影化项目也已上马。

快看作品求精不求多,平台连载的优质漫画有1000多部,其中热度上亿的近300部,关注人数超百万的130多部,还签约了使徒子、幽·灵、郭斯特等自带流量的知名作者。到2016年年底,快看用户达7150万、月活2460万。

做到这些,快看只花了两年,天图资本因此进行了投资。

天图资本合伙人邹云丽认为,快看在掌握流量的同时,还拥有孵化并运营IP的机制,再加上快看团队高效的运作,未来有无限的想象空间。2016年12月中旬,快看完成了2.5亿元C轮融资,由天图资本领投,红杉资本、今日头条、光信资本、亦联资本跟投。

融资顺利的快看将「快」诠释到极致。靠算法和大数据,快看解放了大量人力,让创作、内容分发和IP运营都能更加精准、高效。

条漫画面简单,技术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快看采用AI上色、AI翻译等技术,减少了人工创作环节,帮助作者提高更新频次,并将更多精力放在剧情上,创作出更多故事IP。

作品的创作也可以由技术指导。在创作之前,系统给出市场趋势分析和选题建议,帮助作者创作出更「懂」市场的作品;作品上架后,系统还可以指导作品的修改和IP运营,延长作品的生命周期。在快看漫画平台TOP 30中的作品里,有60%接受过AI辅助。

2019年,快看继续升级,陈安妮宣布要用算法来分发漫画,几乎要变成漫画界的抖音。

值得一提的是,快看的技术研发部门拥有工程师250多人,占到快看漫画全司员工的一半。

04

有妖气和快看各有优势,如果有妖气继续独立经营,也许大家能看到开创者和后起之秀的精彩对决。但2015年,有妖气突然宣布被奥飞收购。

奥飞一直高喊打造「中国迪士尼」的口号,有妖气鼎盛时期也被媒体冠以「东方迪士尼」的名号。大量开发IP,打造动漫产业链,是双方共同的梦想。

2014年,有妖气就变成了香饽饽,不少公司都看中其IP资源提出收购,也包括以玩具、衍生品起家的奥飞。但周靖淇觉得奥飞做的都是低龄向的产品,跟有妖气不搭,便拒绝了。此后,奥飞互娱CEO陈德荣在广州和北京之间飞了17个来回,最终靠奥飞的产业链打动了周靖淇。

奥飞在玩具领域深耕多年,渠道、生产、研发能力都很强,刚好弥补有妖气线下的短板。后来,奥飞开始布局游戏、动漫、视频等领域,投资了AcFun、斗鱼、布卡漫画、剧角映画等,对有妖气的IP开发有很大帮助。

奥飞向有妖气开出了丰厚的条件,承诺在动漫、电影、玩具、游戏领域为有妖气IP开放产业链条,并允许其独立运营。有妖气接受了。

发布会上,双方雄心勃勃,宣布了三大计划:有妖气的漫画家和漫画数量翻10倍,漫画家将达到17万人,月更漫画数量达到60万页,存量漫画作品超过40万;开发「妖气三大漫」(《端脑》、《雏蜂》和《镇魂街》)的真人电影;未来3年,推出20部动画电影、15部动画和50款游戏产品……

奥飞对影业开发尤其期待,CEO苏志鸿在发布会现场算了笔账:有妖气的40000部IP作品,以1%的保守转化率,将可拍成400部电影,一年拍4部,也得100年才能完成。似乎漫改电影可以源源不断地为奥飞贡献收入。

然而2017年,奥飞影视类的营业成本从2016年的3.12亿增长到5.08亿,营业收入只增加数百万元,毛利率比上年同期减少32.82%。几部根据有妖气IP制作的真人剧、动画和游戏等衍生品里,只有《镇魂街》真人剧有些影响力,其他作品并不出圈。有妖气的几大IP不仅没有带来可观的收入,反而影响力逐渐走低。

一同走低的还有有妖气平台的影响力。「嫁入」奥飞后,有妖气将精力大量放在IP开发上,忽略了IP的孵化。2017年有妖气原创作品数量增长至44000,累计有2万名漫画作者持续更新。距离两年前的计划还差着一个数量级,即便只与有妖气过去6年的增长比较,有妖气也几乎陷入停滞。直到今天,有妖气平台的明星IP还是那几个。

有妖气也错过了移动端的用户争夺。2017年,快看、漫画岛、哔哩哔哩漫画和腾讯动漫等App的下载量和MAU等数据已经远远超过有妖气。各家平台都大量买入版权、补贴作者,并进行大规模投放为App导流。更重要的是,各大平台新的人气作品不断涌现,而有妖气App上位于排行榜前几位的还是老作品。

2017年9月,有妖气创始团队集体离职,此后有妖气营收连年下滑,人气作者跳槽,有妖气成为奥飞手里中看不中用的烂摊子。2019年,奥飞宣布正在为有妖气引入战略投资人。「迪士尼」之梦告一段落。

有人评价,资本之于有妖气,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有妖气因盛大的投资而强大,又因奥飞的急功近利而衰落。《十万个冷笑话》的火爆只能属于动漫时代的前奏,有妖气商业化还为时过早。

然而,有妖气从2012年就开始商业化的尝试,一来因为融资环境不好,二来与盛大「三年不盈利」的约定期限要到了。

有妖气在平台广告、游戏联运、周边产品、漫画付费和授权上都做了尝试。由于人们还没有形成内容付费的习惯,付费漫画在2013~2014年收入分别只有121万元和279万元。其他方面收入加起来也只有几百万。在2014年之前,有妖气都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商业化最大的希望就在IP开发上。根据三文娱的报告,2014~2015年,《十万个冷笑话》IP带来4269万元的营收,而有妖气2014年全年的营业收入只有3985万元。2015年上半年,有妖气终于扭亏为盈,虽然净利只有100多万元。后来的事,只能说奥飞组了个大局,但缺少操盘的能力。

05

快看也在各个方面探索商业化模式,不过相比有妖气「嫁入豪门」,快看则选择始终牢牢把握控制权。陈安妮讲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每次去跟一鸣聊业务,他老是说「内涵段子」涨得比你们快。我说,我们跟「内涵段子」能比吗?我跟他讲动漫IP价值,很激情讲了很多,一鸣还是一脸困惑地问我,「内涵段子」还是涨得比你们快。我发现说不下去了。

字节跳动在快看A轮就投资了,但陈安妮认为张一鸣并不懂快看要做的事,后来张一鸣提出增持,陈安妮没有同意。

在E轮融资的时候,腾讯入场,字节跳动退出。腾讯看中了快看平台活跃的社区生态,更重要的是其社区中的00后受众,通过快看,腾讯离Z世代又进了一步。以腾讯对文娱产业的理解和布局,也是更适合快看的。

不论是有妖气卖身奥飞,还是快看引入腾讯投资,都是商业化进程中重要的一环。

快看数据做起来后,快看联合创始人李润超提醒陈安妮,「公司不能这样继续烧投资人的钱,必须有可持续商业模式」。成立三年的快看开始尝试商业化。

IP授权、影视化、周边、联名等都是传统的商业化路径,陈安妮也为快看定下了「中国迪士尼」的宏大目标。2018年,快看平台原创漫画《快把我哥带走》被改编为真人电影上映,影片成本2000万,票房达到3.74亿元。但电影的火爆很大程度上受张子枫、彭昱畅两位青年演员影响,IP后续的开发没有什么亮点。

曾经不被看好的漫画付费如今却成为一种可行的尝试。2017年,快看在平台上推行付费模式,经过几年的市场教育,用户已经渐渐习惯内容付费的形式,这是快看的幸运之处。

2018年初,各大漫画平台漫画付费规模已经有3~5亿元。通过广告、付费阅读等,快看的漫画板块也在2019年实现盈利。目前用户阅读中90%的漫画内容已进入了付费模式,陈安妮表示,未来这一比例将达到100%。

快看还推出了「漫剧」这一新的表现形式。其实跟其他平台上很早就有的动态漫画差不多,不过快看漫剧中人物比较美型,整体制作相对精致,3~5分钟一集,可以跟小视频争夺用户的碎片时间,还能为平台上的漫画增加人气。

官方数据显示,快看在漫剧方面投入了2亿,自有IP全部漫剧化,漫剧权益新增3000多部。其中《养敌为患》漫剧使漫画收入增长了324%,《雕塑》更使原漫画月收入惊人地增长了1158%。截至目前,快看的漫剧全网播放量高达15亿,为平台拉新数百万。

目前漫剧主要的作用是为平台和漫画作品导流,但随着漫剧人气高涨,日后不知会不会也被纳入付费内容。

快看还发起「哥伦布」计划,将原创漫画输送到海外。2020年,快看漫画累计输出海外作品101部,流水近一亿元;漫画产品覆盖欧美、日韩和东南亚,拥有数亿读者。其中《女巨人也要谈恋爱》、《甜美的咬痕》两部海外收入破百万。

未来,快看计划推出视频会员、全网分发付费、包括游乐园酒店音乐会在内的衍生授权等商业模式。

陈安妮说,未来的快看,会成为一个优质内容付费平台,越来越像「动漫版奈飞」。

主要参考资料:

快看漫画陈安妮:做CEO和我个性太违背了

【特写】复制网红

奥飞动漫: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关于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法律意见书

《十万个冷笑话》诞生记:一个「对不起观众」的伟大成功

二三四五投资基金周冀:我为什么投资“有妖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Netflix

4.1k
  • 纳指跌幅扩大至2%,奈飞、亚马逊跌超3%
  • 反垄断压力之下,谷歌与奈飞进行广告合作会有什么利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漫画平台的尽头是奈飞?

有妖气向左,快看向右。

文|VCPE参考 李子璇

编辑|马里奥

2014年诞生的快看,成立六年多获得七笔融资,最近一笔融资2.4亿美元,估值高达160亿元人民币。其App不论是用户量还是活跃度排名都长居首位。

上一代的行业「一哥」,是漫画阅读平台的开荒人有妖气。过去,漫画平台的实力在于版权数量。有妖气耕耘6年,手握40000版权和四大IP,最终却只作价9亿元卖身给奥飞动漫。

有妖气和快看分别抓住了互联网PC端和移动端的机遇,靠着独特的优势站稳脚跟,资本入局助其巩固壁垒。可惜有妖气没有选对队友,也缺乏独立运营和开发IP的能力,在商业化的路上折戟。

幸运的快看诞生于新时代,但如今也面临同样的挑战。

漫画平台的边界究竟有多大,终局会是迪士尼还是奈飞?

01

盛大资本是有妖气的贵人,成全了团队的创业梦想。

有妖气的三位联创,周靖淇、董志凌、于相华曾同在游戏公司Tom工作,他们对二次元内容很了解,并有着丰富的游戏运营经验。

2007年,三人打算创办原创漫画平台,弥补漫画发表渠道的匮乏。但漫画太小众,且商业化模式不明朗,VC不敢投,只有文娱公司为了储备版权而投资。

彼时,完美时空刚刚上市,创始人池宇峰准备投资建立数字阅读平台纵横中文网,想借此抢夺游戏上游的版权资源。该项目负责人曾葛对有妖气团队很感兴趣,便邀请他们加入了完美时空,负责网站旗下的纵横综合动漫频道。

经过一年半的运营,纵横动漫影响力超过了纵横小说。这时,周靖淇提出可以把漫画平台做大,池宇峰反问他「你给我举一个例子出来,谁做好了?」,周靖淇举不出来,只说理论上可行。他无法说服池宇峰,只好带着团队离开,走之前,池宇峰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总有一天你会知道错在哪儿」。

2009年,他们投入盛大的怀抱。彼时,通过投资并购,盛大搭建起一个横跨音乐、影视、游戏、文学、视频的娱乐王国。王国的核心是盛大文学,其手握起点、红袖、晋江、榕树下四大网文原创平台的版权,并在不断向上下游延伸,打造网络文学产业链。

关于有妖气如何进入盛大的视野,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彼时前盛大网络COO陈大年仍兼管部分盛大文学的业务,他注意到有妖气在内容和网站制作上都很有想法,建议盛大投资团队和周靖淇接触。

另一种是,原盛大资本副总裁周冀发现用户对漫画的诉求很大,而起点的漫画频道维护得并不好,国内也缺少能提供优质原创漫画的平台。2009年3月底,她监测到纵横中文网的流量异常飙高70%,打听后得知是有妖气团队所为。

总之,盛大很快就决定投资,还帮团队注册了公司「四月星空」,安排了临时的办公地点。

出于在完美世界的教训,周靖淇向盛大提了两个条件:3 年内不能要求盈利;独立运作,不能变成盛大的一个频道。盛大接受了,又在之后进行了多轮数千万元的投资。

然而盛大处于绝对控股的地位,根据奥飞收购有妖气时公布的法律意见书,2010年,盛大出资800万元,持股比例竟然达到99.63% 。因为周靖淇不懂股权结构,而且能找到投资方已经不易。

好在后来创投机构入股,周靖淇趁势收回了部分股权。但团队对资本的陌生也为有妖气最后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02

有了盛大的投资,有妖气迅速搭建起海量版权的护城河。

与其他平台拿融资买国外版权不同,有妖气的定位是国内原创漫画。当时出版业和漫画比赛门槛较高,能发掘的作品有限。这给了有妖气生存空间,草根作者成为平台初期的创作主力。

草根作者画技普通,但上线后却意外圈到部分高活跃度的受众,拥有自己的粉丝群体。周靖淇意识到,网络漫画的核心优势在于讲好故事。有妖气甚至将部分画技略粗糙的作品,配上极致精美的封面,就为了吸引读者点进来,也许看一眼就会喜欢上。

包容、自由的创作氛围有利于吸引创作者,但扩大影响力还得投入真金白银。在盛大的资助下,有妖气的操作在漫画平台里也算财大气粗了。

2009年,有妖气把刚融到的钱撒向了营销:在各大网站建立起推广专区,先后与新浪共同发起新浪原创博客漫画大赛,与网易邮箱和装机量数百万的金山毒霸合作,还与用户群体高度重合的AcFun互推。平台筛选出的优秀作品展现在网络的各个角落,极大地激励了创作者的热情。

同年,有妖气开启一系列奖励计划,改善作者收入,一年发出一百多万元。有妖气还模仿盛大开启月票、VIP、付费阅读等。2011年2月,有妖气平台首部付费漫画《死神的阴谋》月收入过万,单日最高收益曾经达到近2000元。原创作者们看到了用漫画养活自己的可能。

上线半年,有妖气就已收到3000部作品,网站点击量破200万。一周年时,平台上的作者已经过万。几年后,有妖气坐拥数以万计的版权作品,并孵化出《雏蜂》、《端脑》、《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四大IP。

这些积累也使有妖气得到创投机构的青睐。彼时二次元文化进入大众视野,投资人围绕这一领域的产业链进行投资,版权多的平台有着更大的想象空间,2014年,在动漫领域出手密集的创新工厂投资有妖气数千万。

03

在有妖气得到市场认可的这一年,快看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更像互联网公司的运作模式,一出生就获得了红杉中国的投资。正如「快看」的名字,「快」是其一大优势。

快看巧妙地躲开了囤积版权的慢活儿。其避开大平台的优势,从女性向彩色条漫切入,并凭借陈安妮的个人影响力(微博粉丝800万)和年轻化的内容,迅速起量。

2014年,快看App上线的前一天晚上,创始人陈安妮用微博账号「伟大的安妮」发布短篇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宣布快看漫画的诞生。姚晨、赵丽颖等明星纷纷转发宣传,当天,这条漫画的热度,在微博上仅次于「王菲离婚」。第二天,App上线,到下午已经有30万的下载量。

很多投资人投来橄榄枝,快看最终拿到了沈南鹏给的300万美元。

拿到投资后,陈安妮把钱重点砸向营销。2015~2016年单用户成本2~3毛钱,今天变成100多块,快看吃到了时代红利。不到一年,快看用户总数突破1500万。

那时快看平台作品只有上千部,作者也并不多,投资人看中的是快看的切入点和高速增长的用户数据,流量至上,IP在其次。

昆仑万维的周亚辉看到数据后,连陈安妮的面都没见,直接把几百万美金打到快看账户。同期投资的还有红杉中国和嘉兴大马投资,快看就这样完成了B轮投资,总金额1亿人民币。

这轮融资完成后,快看马上开始向产业链下游延伸,做IP开发、广告营销、周边商城……仅IP开发一项就涉及图书出版,动画、影视项目和游戏开发。《零分偶像》《你好!!筋肉女》《快把我哥带走》等作品的网剧、电影化项目也已上马。

快看作品求精不求多,平台连载的优质漫画有1000多部,其中热度上亿的近300部,关注人数超百万的130多部,还签约了使徒子、幽·灵、郭斯特等自带流量的知名作者。到2016年年底,快看用户达7150万、月活2460万。

做到这些,快看只花了两年,天图资本因此进行了投资。

天图资本合伙人邹云丽认为,快看在掌握流量的同时,还拥有孵化并运营IP的机制,再加上快看团队高效的运作,未来有无限的想象空间。2016年12月中旬,快看完成了2.5亿元C轮融资,由天图资本领投,红杉资本、今日头条、光信资本、亦联资本跟投。

融资顺利的快看将「快」诠释到极致。靠算法和大数据,快看解放了大量人力,让创作、内容分发和IP运营都能更加精准、高效。

条漫画面简单,技术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快看采用AI上色、AI翻译等技术,减少了人工创作环节,帮助作者提高更新频次,并将更多精力放在剧情上,创作出更多故事IP。

作品的创作也可以由技术指导。在创作之前,系统给出市场趋势分析和选题建议,帮助作者创作出更「懂」市场的作品;作品上架后,系统还可以指导作品的修改和IP运营,延长作品的生命周期。在快看漫画平台TOP 30中的作品里,有60%接受过AI辅助。

2019年,快看继续升级,陈安妮宣布要用算法来分发漫画,几乎要变成漫画界的抖音。

值得一提的是,快看的技术研发部门拥有工程师250多人,占到快看漫画全司员工的一半。

04

有妖气和快看各有优势,如果有妖气继续独立经营,也许大家能看到开创者和后起之秀的精彩对决。但2015年,有妖气突然宣布被奥飞收购。

奥飞一直高喊打造「中国迪士尼」的口号,有妖气鼎盛时期也被媒体冠以「东方迪士尼」的名号。大量开发IP,打造动漫产业链,是双方共同的梦想。

2014年,有妖气就变成了香饽饽,不少公司都看中其IP资源提出收购,也包括以玩具、衍生品起家的奥飞。但周靖淇觉得奥飞做的都是低龄向的产品,跟有妖气不搭,便拒绝了。此后,奥飞互娱CEO陈德荣在广州和北京之间飞了17个来回,最终靠奥飞的产业链打动了周靖淇。

奥飞在玩具领域深耕多年,渠道、生产、研发能力都很强,刚好弥补有妖气线下的短板。后来,奥飞开始布局游戏、动漫、视频等领域,投资了AcFun、斗鱼、布卡漫画、剧角映画等,对有妖气的IP开发有很大帮助。

奥飞向有妖气开出了丰厚的条件,承诺在动漫、电影、玩具、游戏领域为有妖气IP开放产业链条,并允许其独立运营。有妖气接受了。

发布会上,双方雄心勃勃,宣布了三大计划:有妖气的漫画家和漫画数量翻10倍,漫画家将达到17万人,月更漫画数量达到60万页,存量漫画作品超过40万;开发「妖气三大漫」(《端脑》、《雏蜂》和《镇魂街》)的真人电影;未来3年,推出20部动画电影、15部动画和50款游戏产品……

奥飞对影业开发尤其期待,CEO苏志鸿在发布会现场算了笔账:有妖气的40000部IP作品,以1%的保守转化率,将可拍成400部电影,一年拍4部,也得100年才能完成。似乎漫改电影可以源源不断地为奥飞贡献收入。

然而2017年,奥飞影视类的营业成本从2016年的3.12亿增长到5.08亿,营业收入只增加数百万元,毛利率比上年同期减少32.82%。几部根据有妖气IP制作的真人剧、动画和游戏等衍生品里,只有《镇魂街》真人剧有些影响力,其他作品并不出圈。有妖气的几大IP不仅没有带来可观的收入,反而影响力逐渐走低。

一同走低的还有有妖气平台的影响力。「嫁入」奥飞后,有妖气将精力大量放在IP开发上,忽略了IP的孵化。2017年有妖气原创作品数量增长至44000,累计有2万名漫画作者持续更新。距离两年前的计划还差着一个数量级,即便只与有妖气过去6年的增长比较,有妖气也几乎陷入停滞。直到今天,有妖气平台的明星IP还是那几个。

有妖气也错过了移动端的用户争夺。2017年,快看、漫画岛、哔哩哔哩漫画和腾讯动漫等App的下载量和MAU等数据已经远远超过有妖气。各家平台都大量买入版权、补贴作者,并进行大规模投放为App导流。更重要的是,各大平台新的人气作品不断涌现,而有妖气App上位于排行榜前几位的还是老作品。

2017年9月,有妖气创始团队集体离职,此后有妖气营收连年下滑,人气作者跳槽,有妖气成为奥飞手里中看不中用的烂摊子。2019年,奥飞宣布正在为有妖气引入战略投资人。「迪士尼」之梦告一段落。

有人评价,资本之于有妖气,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有妖气因盛大的投资而强大,又因奥飞的急功近利而衰落。《十万个冷笑话》的火爆只能属于动漫时代的前奏,有妖气商业化还为时过早。

然而,有妖气从2012年就开始商业化的尝试,一来因为融资环境不好,二来与盛大「三年不盈利」的约定期限要到了。

有妖气在平台广告、游戏联运、周边产品、漫画付费和授权上都做了尝试。由于人们还没有形成内容付费的习惯,付费漫画在2013~2014年收入分别只有121万元和279万元。其他方面收入加起来也只有几百万。在2014年之前,有妖气都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商业化最大的希望就在IP开发上。根据三文娱的报告,2014~2015年,《十万个冷笑话》IP带来4269万元的营收,而有妖气2014年全年的营业收入只有3985万元。2015年上半年,有妖气终于扭亏为盈,虽然净利只有100多万元。后来的事,只能说奥飞组了个大局,但缺少操盘的能力。

05

快看也在各个方面探索商业化模式,不过相比有妖气「嫁入豪门」,快看则选择始终牢牢把握控制权。陈安妮讲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每次去跟一鸣聊业务,他老是说「内涵段子」涨得比你们快。我说,我们跟「内涵段子」能比吗?我跟他讲动漫IP价值,很激情讲了很多,一鸣还是一脸困惑地问我,「内涵段子」还是涨得比你们快。我发现说不下去了。

字节跳动在快看A轮就投资了,但陈安妮认为张一鸣并不懂快看要做的事,后来张一鸣提出增持,陈安妮没有同意。

在E轮融资的时候,腾讯入场,字节跳动退出。腾讯看中了快看平台活跃的社区生态,更重要的是其社区中的00后受众,通过快看,腾讯离Z世代又进了一步。以腾讯对文娱产业的理解和布局,也是更适合快看的。

不论是有妖气卖身奥飞,还是快看引入腾讯投资,都是商业化进程中重要的一环。

快看数据做起来后,快看联合创始人李润超提醒陈安妮,「公司不能这样继续烧投资人的钱,必须有可持续商业模式」。成立三年的快看开始尝试商业化。

IP授权、影视化、周边、联名等都是传统的商业化路径,陈安妮也为快看定下了「中国迪士尼」的宏大目标。2018年,快看平台原创漫画《快把我哥带走》被改编为真人电影上映,影片成本2000万,票房达到3.74亿元。但电影的火爆很大程度上受张子枫、彭昱畅两位青年演员影响,IP后续的开发没有什么亮点。

曾经不被看好的漫画付费如今却成为一种可行的尝试。2017年,快看在平台上推行付费模式,经过几年的市场教育,用户已经渐渐习惯内容付费的形式,这是快看的幸运之处。

2018年初,各大漫画平台漫画付费规模已经有3~5亿元。通过广告、付费阅读等,快看的漫画板块也在2019年实现盈利。目前用户阅读中90%的漫画内容已进入了付费模式,陈安妮表示,未来这一比例将达到100%。

快看还推出了「漫剧」这一新的表现形式。其实跟其他平台上很早就有的动态漫画差不多,不过快看漫剧中人物比较美型,整体制作相对精致,3~5分钟一集,可以跟小视频争夺用户的碎片时间,还能为平台上的漫画增加人气。

官方数据显示,快看在漫剧方面投入了2亿,自有IP全部漫剧化,漫剧权益新增3000多部。其中《养敌为患》漫剧使漫画收入增长了324%,《雕塑》更使原漫画月收入惊人地增长了1158%。截至目前,快看的漫剧全网播放量高达15亿,为平台拉新数百万。

目前漫剧主要的作用是为平台和漫画作品导流,但随着漫剧人气高涨,日后不知会不会也被纳入付费内容。

快看还发起「哥伦布」计划,将原创漫画输送到海外。2020年,快看漫画累计输出海外作品101部,流水近一亿元;漫画产品覆盖欧美、日韩和东南亚,拥有数亿读者。其中《女巨人也要谈恋爱》、《甜美的咬痕》两部海外收入破百万。

未来,快看计划推出视频会员、全网分发付费、包括游乐园酒店音乐会在内的衍生授权等商业模式。

陈安妮说,未来的快看,会成为一个优质内容付费平台,越来越像「动漫版奈飞」。

主要参考资料:

快看漫画陈安妮:做CEO和我个性太违背了

【特写】复制网红

奥飞动漫: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关于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法律意见书

《十万个冷笑话》诞生记:一个「对不起观众」的伟大成功

二三四五投资基金周冀:我为什么投资“有妖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