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金字火腿卖身“牛散”,背后“92派”大佬十年挣扎终离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金字火腿卖身“牛散”,背后“92派”大佬十年挣扎终离场

“牛散”大佬接盘“火腿第一股”,金字火腿闹的是哪一出?

图片来源:金字火腿官网

文 | 野马财经 刘洋

编辑丨蔡真

有“火腿第一股”之称的金字火腿(002515.SZ)迎来了它的新主人。近日,宁波企业家、知名“牛散”任奇峰,采用“股权受让+定向增发”模式入主了金字火腿。

任奇峰以9.93亿的价格,受让原控股股东安吉巴玛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安吉巴玛”)所持20.3%股份,同时以11.92亿认购上市公司新发行股份2.93亿股。交易完成后,任奇峰合计持股比例达38.69%,成为金字火腿新的实控人。

拥有中国香港籍的任奇峰,在资本市场上往往通过任氏家族抱团出击,其家族成员包括其妻子、儿子、表弟、岳父等。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末,任奇峰为美康生物、普丽盛、大恒科技前十大股东,分别持有上述3股1.02%、1.42%、4.52%股权。其中,在大恒科技十大股东中持股比例位列第二。

有宁波网友称,近年来任奇峰在工业区的大块厂房因城市开发和地铁修建被政府收储,获得大量现金,故有控股上市公司的想法。

此前8月23日午间,金字火腿发布5个交易日的停牌公告,金字火腿原实控人施延军及一致行动人安吉巴玛,正在筹划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

1992年,施延军在“中国火腿之乡”浙江金华创立了金字火腿。金字火腿于2010年登陆深圳中小板,成为国内首家以火腿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在近三十年的企业发展史中,金字火腿市场占有率连续多年位居行业首位。

对于此番金字火腿“易主”的背景,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金字火腿前几年战略定位比较摇摆,回归火腿主业之后,也推出包括植物肉在内的一些新产品,业绩有所复苏。但是整个火腿业务板块还存在很多待解问题。这个时候,金字火腿急于引入实力雄厚风投来接盘。

2019年,因为实控人施延军及其他高管借“人造肉”概念减持套现,上市公司收到监管函。此后,金字火腿又因高比例质押融资并展期引发关注。

易主背后的股权质押危机

7月17日,金字火腿发布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安吉巴玛累计质押股公司份数5525万股,占其所持股份27.82%,占公司总股本的5.65%;持有公司8798.7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8.99%的实控人施延军累计质押4581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52.06%,占公司总股本的4.68%。

至于大股东安吉巴玛和施延军大比例质押金字火腿股票,资金用途为何?金字火腿方面一直未有披露。

而且,7月16日金字火腿曾对外公布,安吉巴玛所持公司5525万股质押业已展期到2021年12月24日。

貌似安吉巴玛暂时缺乏资金赎回质押股份。此番金字火腿谋求卖身,是否也与实控人施延军的股权质押融资有关?目前还不得而知。

图源:金字火腿官网

“92”派浙江富豪套现离场

金字火腿卖身”牛散“任奇峰似乎表明,投身火腿生意将近30年的施延军已经套现离场。1979年,土生土长的浙江金华人施延军参加工作,那年他16岁,在供销社做火腿、卖火腿。

1980年代,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个朋友从金华买了4条火腿带去深圳看岳母,花了120元钱。120元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当时施延军作为供销社员工端着铁饭碗,一个月工资只有27.5块钱。施延军被震撼了,看到了火腿里面蕴含的商机。

1992年,在供销社工作的施延军再也坐不住了。1993年,施延军拿出了家里全部4万元积蓄,再加上从银行贷款所得的30万元,开始了他的“火腿梦”。在这之前,他已经在供销社卖了14年火腿。可以说施延军也是一位“92派”企业家。

创业之初,怎么样打开市场极为艰难。施延军经常半夜12点装货凌晨1点出发,驱车8至10个小时送货到南京,自己装车自己卸货,再连夜开车8至10小时返回金华,就这样一车车打开市场。源

正当金字火腿顺风顺水之际,1990年代末,一位欧洲的教授告诉施延军,“中国火腿生产工艺研发水平落后国外50年”。施延军深受刺激。

此后,经过一系列的远赴欧洲取经之后,施延军决定用十年时间将金字火腿“鸟枪换炮”:引进欧洲设备、技师,并建造高标准的窖藏库。

然而,火腿生意始终是一门传统生意,业务成熟之后,面临增长乏力与业绩放缓。金字火腿在2010年上市后,接踵而至的是长达十年的业绩停滞期。在此期间,施延军多方尝试,却始终找不到解决方案。

主营业务业绩下滑

金字火腿一直聚焦肉类产业,包括火腿、特色肉制品、个性化定制品牌肉类三大业务,其中,火腿在其营收占比多年来都在90%以上,最近的2020年这一比例是96.04%。

2020年、2019年和2018年,金字火腿分别实现营收7.1亿元、2.82亿元、4.26亿元,三年净利润分别为0.59亿元、0.33亿元、-0.97亿元。

高度依赖火腿生意的金字火腿,营收已现颓势。

而从2011年开始,金字火腿的扣非净利润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到了2017年首次出现扣非净利润亏损261万元,2018年再度亏损1900万元。

金字火腿业绩下滑与主业没增长有关。2015年至2020年,公司火腿销量分别为156.87万公斤、129.43万公斤、141.15万公斤和149.34万公斤、138.9万公斤和119.87万公斤。

同时,火腿业务的收入和毛利率增速也在出现停滞和放缓,2016年至2020年,火腿板块收入分别为1.4亿元、1.73亿元、1.81亿元、2.49亿元和6.81亿元,火腿毛利率一度从2015年的38.69%降至2018年的29.56%。

多元化大手笔布局大健康的迷梦破碎后,2018年金字火腿回归主业。此后公司业绩有缓慢回升,2019年度、2020年度及2021年一季度净利分别增长497.94%、76.78%及23%。然而外界也注意到,这一增长势头也在持续减弱之中。

多元化并购之殇

火腿主业利润出现下滑后,金字火腿就一直在通过多元化并购试图拓展业务范围,除了动静最大的大健康产业,金字火腿还涉足过矿业、金融、电商等领域。

2012年,以稀土为首的涉矿概念成为弱市中的一道靓丽风景,次年1月7日,金字火腿斥资8775万元收购浙江创逸67.5%股权,从而间接拥有了煤矿公司神宝1.15%的股份。神宝拥有的采矿权矿区总面积达65.46平方公里。

在金字火腿2013年年报中,浙江创逸还处于“主要子公司、控股公司”的显著位置,对整体业绩影响1639万。而此后三年,这一数字越来越少,2016年这一数字腰斩为770万。到了2017年,浙江创逸已经在主要控股公司行列消失。

2015年前后,互联网金融成为新的风口。2015年6月25日,浙江网商银行开张,蚂蚁金服、复星、金字火腿等六家为发起股东。开张的当天,施延军还有些激动的表示:“一个做火腿的小商人,虽然只有3%的股份,也参与见证了国内首批民营银行的诞生。”

2016年,新能源汽车热渐起。当年5月30日,金字火腿全资子公司金字食品以200万收购浙江东润新能源有限公司10%的股权。后者的主营业务包括,新能源汽车研发、汽车、租赁,汽车零部件销售等。

此后,金字火腿又将多元化经营的目标锁定大健康行业,而且是通过收购私募机构的方式。

2016年,金字火腿收购了PE机构中钰资本51%的股权。金字火腿的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施延军让贤董事长,随着中钰资本实控人禹勃入主金字火腿担任董事长兼总裁,中钰资本迅速推动旗下项目注入上市公司。

2018年4月,在中钰资本运作下,金华火腿拟以现金10.56亿元收购中钰高科、鄞州钰乾、中钰泰山、鄞州钰华、中钰恒山合计持有的晨牌药业81.23%股份。上述五家大健康领域公司,都是中钰资本旗下的产业基金。因高溢价及构成关联交易引来监管层关注,最终以失败告终。

同年5月,同样是在中钰资本运作下,金字火腿拟斥资1.84亿元收购瑞一科技75.91%的股权。瑞一科技同样是由鄞州钰瑞和鄞州钰祥通过对外收购而来,均为中钰资本控制的企业。这次收购因高溢价及构成关联交易问题,同样以失败而告终。

2018年8月,金字火腿和中钰资本分道扬镳,以“重返”自己最擅长的火腿主业。施延军将金字火腿将持有的51%中钰资本股权出售给相关回购方。中钰资本要拿出约7.3亿元来回购股份。其后,金字火腿迟迟未能收回资金。

后来,中钰资本“哭穷”,经过双方协商,将这笔款项降至5.9326亿元。即使这样,截至目前,施延军也只是从中钰资本拿到1.49亿元,后面款项似乎“烂尾”。

而早在2018年4月,施延军还曾想通过引入广东国资解决金字火腿面临的一系列问题。金字火腿公告,施延军计划出售控股权给广州国资旗下的恒健控股公司,转让价格为6.17元/股,交易作价14.42亿元。

很快,这场股权收购告吹。2018年5月9日,金字火腿表示,未能与恒健控股就收购具体安排达成一致意见,交易终止。

布局大健康的迷梦破碎后,2018年金字火腿回归主业。此后公司业绩有缓慢回升,2019年度、2020年度及2021年一季度净利分别增长497.94%、76.78%及23%。

但是,这几年,开始陆续出现施延军和高管花式“套现”、施展资本运作财技、高比例质押融资等新闻,现如今终将金字火腿卖身“牛散”任奇峰,大致可以判断,早在几年前,年近70岁的施延军可能已经萌生退意。

任奇峰此番受让金字火腿股权的价格为5元/股,以此计算,施延军将通过安吉巴玛持有的占金字火腿总股本20.3%的总计19862.53万股出售给任奇峰,此举总计套现9.93亿元。

你吃过金字火腿吗?对”牛散“任奇峰接盘这家企业的未来怎么看?欢迎评论区留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